神秘的故巴(9):成就切·格瓦拉的小镇-圣克拉拉

打印 (被阅读 次)

神秘的故巴(9):成就切·格瓦拉的小镇-圣克拉拉:

 

几个小时后我们顺利到达圣克拉拉(Santa Clara)这是旅程的第八天, 路上看到了圣克拉拉(Santa Clara)的醒目路牌,油漆工正在刷新油漆。

 

 

 

首先我们参观了阿根廷人切·格瓦拉(Che Guevara)纪念碑,他的遗体的陵墓也在那里,随后在维达尔公园Parque Vidal)广场及附近街道游览,切·格瓦拉率领的游击队在1958年革命的最后一个战役攻破了该城,推翻了富豪巴蒂斯塔政权,从而彻底改变了古巴。

 

我们的导游芭比的家乡就在圣克拉拉,她与哥哥和侄儿约好,在维达尔公园见了一面。

 

 

圣克拉拉是古巴维拉克拉拉省的首府。地理上它位于该省和古巴的中心位置,是古巴人口第五大城市,属“内陆”地区了。

 

圣克拉拉于1689 年7月15日由175人共同建立。其中 138 人代表的是已经居住在该地区很久的两个大家庭,他们在新城旁边拥有土地。另外37人来自另外7个家庭,其中包括一名牧师和总督,这37人均来自沿海地区雷梅迪奥斯小镇,1689年初,他们到达一座小山,加入了已经在该地点的另外两个本地大家庭。根据传统,人们在一棵罗望子树下举行弥撒,圣克拉拉就此诞生。这座城市的建设从洛马德尔卡门附近开始,遵循西班牙标准,开发了带有中央广场(市长广场,今天称为维达尔公园Parque Vidal)的完美方形布局。

 

切·格瓦拉纪念碑和陵墓与圣克拉拉之战

 

切·格瓦拉纪念广场是纪念恩斯托·切·格瓦拉(Ernesto "Che" Guevara)的地方,切·格瓦拉与菲德尔·卡斯特罗一起在古巴革命中扮演了关键角色, 他本身是一名医生, 追随卡斯特罗,与西恩富戈斯三人成了古巴搞共运的三巨头(有点像毛朱周)。

 

三巨头之一当属卡斯特罗,之二就是切·格瓦拉,这是一位国际主义者,一位阿根廷人,一位老马主义的追随者—即所谓的革命家。本人是一位医生,后来改行,于1956年加入了卡斯特罗领导的反对前任巴蒂斯塔政权的游击队,并在游击战中起到了重要领导作用,他是20世纪拉丁美洲最为著名的革命人物之一。他不远万里,从阿根廷来到古巴,参与了古巴革命,并在古巴革命成功后成为古巴政府的重要成员。切·格瓦拉在革命战争期间展现出的毅力和领导力使他成为古巴人们心目中的英雄。他主张拉丁美洲的统一和解放,后来他离开古巴,支持其他拉丁美洲国家的革命运动,1967年在玻利维亚被俘并被处决。

 

 

(感谢Mimi拍的照片)

纪念广场上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巨大的切·格瓦拉铜像,由古巴雕塑家恩里克·阿维拉创作。这座雕像高22英尺(7米),切·格瓦拉戴着标志性的贝雷帽,目光坚定,右臂伸展, 拿着长枪, 左臂弯曲内收。这座纪念碑洋溢着我们曾经熟悉的革命热情和象征意义,向人们展示切·格瓦拉对老马主义理想的忠诚和在古巴革命中的重要作用(这语言太熟悉了)。

 

纪念碑前面,肖像之下,刻着他们的口号—永远向着胜利前进(hasta la victoria siempre), 让我想起毛爷爷的从胜利走向胜利, 还有一首少先队歌词“向着胜利永远前进, 我们是……接班人“, 他们都如此的相像。

 

纪念广场旁边是切·格瓦拉生平和遗产的博物馆。博物馆展示了与切·格瓦拉的革命活动、他在古巴革命中的角色以及他后来在世界其他地方的游击战役相关的各种文物、照片和文件。

 

广场本身也是一个用于集会和社会活动的公共空间,经常举办与古巴革命和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相关的政治集会和纪念活动。它已成为切·格瓦拉的仰慕者和世界范围内左翼运动支持者的朝圣地。

 

好了,那应该提提圣克拉拉之战了。圣克拉拉是 1958 年底古巴革命最后一场战役的所在地。有两支游击队参与了袭击这座城市;

 

一支由切·格瓦拉领导,另一支由卡米洛·西恩富戈斯领导(巨头之三)。

 

切·格瓦拉的纵队首先占领了福门托。切·格瓦拉的士兵使用推土机摧毁了铁轨,使巴蒂斯塔运送的部队和物资的火车脱轨。是不是很熟悉?铁道游击队的歌曲《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歌词:“爬上飞快的火车,像骑上奔驰的骏马。车站和铁道线上,是我们杀敌的好战场。我们扒飞车那个搞机枪,撞火车那个炸桥梁,就像钢刀插入敌胸膛……”

 

与此同时,西恩富戈斯的纵队在距城镇不远的亚瓜哈伊战役中击败了一支陆军驻军。 1958 年 12 月 31 日,格瓦拉和西恩富戈斯(以及威廉·亚历山大·摩根领导下的其他革命者)联军到了下午,就攻克了这座城市。

 

这场胜利被视为卡斯特罗领导的古巴革命的决定性时刻,因为不到12 小时后巴蒂斯塔就逃离了古巴,从此古巴变成了赤色。

 

参观完切·格瓦拉纪念广场后,我们去吃午餐,午餐都是在涉外酒店或度假村里面餐厅吃的,虽然不能住,但吃是可以的。 这是唯一次自助餐。午餐后到市中心参观维达尔公园。

 

维达尔公园(Parque Vidal)是圣克拉拉市中心的一个主要广场,也是来此必去的地方。周围环绕着许多历史悠久的建筑物。维达尔公园以列昂西奥·维达尔 (Leoncio Vidal)上校名字命名,他是19世纪古巴第一次反对西班牙殖民统治的独立战争—十年战争的英雄, 他在圣克拉拉牺牲。

 

以下是维达尔公园里及周围一些知名建筑物和雕像的名称:

 

— 莱昂西奥·维达尔 (Leoncio Vidal): 这座半身像是为了纪念莱昂西奥·维达尔上校而立, 1896年3月 23日, 他就在这个地方与西班牙军队作战时牺牲。 公园以他的名字命名。 

 

— 方尖碑 (fāng jiān bēi) (Obelisk): 这是公园里竖立的第一个纪念碑,用来纪念前面介绍的一位带领其他家庭从沿海小镇雷梅迪奥斯移民并建立该城市的那位牧师 (小男孩后面)。

 

— 圣克拉拉男孩和靴子(西 El niño de la bota , 英 The Boy with the Boot, 上图方尖碑前面,正面)。

 

一位小男孩右手提着一只靴子。关于圣克拉拉男孩和靴子雕像的来历,并没有一个确切的故事。 这反而增添了几分神秘感。 以下是几种流行的说法 :

 

1)年轻的报童:  这个故事说它描绘的是一位不幸溺水身亡的年轻意大利报纸销售员。

2)富有同情心的鼓手男孩:这个说法认为它代表了战争期间的一位年轻美国鼓手男孩,据称用他的靴子运水并帮助受伤的士兵。

3)乐于助人的消防员:  第三种说法则认为它描绘的是一名年轻的消防员。 他可能用他的靴子在吊桶链中灭火,或者在事故后清空靴子里的水。

 

 

— 玛尔塔·阿布鲁·德·埃斯特维兹雕像

 

玛尔塔·阿布鲁·德·埃斯特维兹(Marta Abreu de Estévez),一位深受爱戴的本地的女儿,被称为“城市的恩人”。

 

阿布鲁和她的家人因做慈善事业而闻名,旨在改善圣克拉拉公民的生活。他们是古巴独立战争期间反对西班牙的古巴叛军事业的著名同情者和贡献者。 (这是美西战争的初始阶段;美国开始参与支持一些寻求从西班牙殖民独立的势力)。

 

阿布鲁的遗产包括遍布全城的机构:一座发电厂大楼、几所学校、一家庇护所、贝利科河沿岸的公共洗衣站(其中两座仍然存在,但状况不佳)、距离维达尔公园一个街区的消防站以及洛马德尔卡门附近的火车站。

 

 

---一位牧师Father Alberto Chao的雕像,查不出生平:

 

雕像上西班牙文英译是:Father Alberto Chao, Gave to the poor,All he had in 1927

汉译是:阿尔贝托·齐奥神父,于1927年将他的所有财产捐赠给了穷人。

 

 

--公园的中心亭,叫做格罗列塔凉亭(Glorieta gazebo),长凳、花园和人们。公园内是人们休闲的好地方,也有免费公共Wi-Fi。

 

 

 

 

—慈爱剧院(Teatro La Caridad):公园周围最著名的建筑,这座剧院建于1885年,是圣克拉拉最著名的建筑之一。它曾经是一个慈善机构,现在是一个重要的文化场所,经常举办音乐会、戏剧表演和其他艺术活动。该剧院以古巴守护神 La Virgen de la Caridad – 慈善圣母命名。从维达尔公园的一角可以看到剧院。 阿布鲁是该项目的唯一财务赞助商。她监督了剧院的设计和建造。虽然它不像西恩富戈斯市的托马斯·特里剧院那么宏伟,但剧院的收益已指定用于支持阿布鲁为该市贫困儿童创办的两所学校(一所女子学校,一所男子学校,位于剧院后面)。慈爱剧院是古巴殖民时期至今仍屹立不倒的七大剧院之一。

 

 

—马尔蒂省立图书馆暨省人民政府大楼(Provincial Palace and José Martí Provincial Library):阿布鲁还将她自己的宫殿捐赠给了这座城市。它曾被用作省政府宫殿,后来改建为公共图书馆。如今即是马蒂图书馆 (Biblioteca Martí),也位于维达尔公园 (Parque Vidal)。它是新古典主义建筑的典范,内部装饰精美。圣克拉拉大学以阿布鲁命名。她被安葬在哈瓦那的科隆公墓。

 

这座图书馆是圣克拉拉的重要文化中心之一,收藏了大量关于古巴和其他主题的书籍、文献和资料。省人民政府大楼-圣克拉拉省政府的所在地,是行政管理的中心。

 

--Casa de la Cultura(文化之家):这是一个文化中心,提供各种艺术和文化活动,包括音乐、舞蹈、绘画和手工艺课程, 还有无线电台。

 

这些建筑物与维达尔公园共同构成了圣克拉拉市中心的重要景点,吸引着许多游客和当地居民。在这个充满活力和历史氛围的地区,人们可以感受到圣克拉拉的文化魅力和独特之处。

 

—自由圣塔拉拉酒店(Hotel Santa Clara Libre):因其与古巴革命及革命时期的关联而具有历史意义。该酒店建于巴蒂斯塔统治时期的1950年代。该酒店最初名为Hotel Santa Clara,在当时被认为是该地区最豪华的酒店之一。在古巴革命期间,酒店被巴蒂斯塔政府官员和军人使用。卡斯特罗革命成功后,酒店更名为Hotel Santa Clara Libre,"Libre"在西班牙语中意为"自由",象征着古巴从巴蒂斯塔政权下解放出来。Hotel Santa Clara Libre 保留了其作为古巴革命事件见证的历史意义。它不仅是游客居住的地方,还是古巴革命历史的象征。酒店的建筑和氛围反映了其建造时代,为游客提供了古巴历史的一瞥。

 

 

切格瓦拉部队夺取圣克拉拉时, 酒店墙上还保留了当时子弹打在墙上的许多弹孔(放大照片便可看到)。

 

---其他建筑:

 

 

 

 

 

 

独立大道(Independence boulevard)

 

圣克拉拉的独立大道(Independence Boulevard)是该市具有历史和文化重要性的主要大道。它是一条中央动脉,贯穿圣克拉拉市中心。名字源自于古巴19世纪末摆脱西班牙殖民统治的独立。圣克拉拉在古巴独立战争(1895年至1898年)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特别是1898年的圣克拉拉战役,这也是是战争中最后、也是决定性的一场对抗。

 

沿着Independence Boulevard,有许多纪念碑和地标,纪念古巴的独立斗争和其革命历史。一个著名的地标就是上面说的切·格瓦拉陵墓。

 

Independence Boulevard不仅是历史重要性的地方,也是圣克拉拉的一个充满活力的文化中心。这条大道两旁有商店、餐厅、咖啡馆和娱乐场所,是当地人和游客的热门去处。

 

 

 

 

酒柜的酒是满的,但药店柜台里的药基本是空的, 古巴食品,药物奇缺。

 

 

街上的人们, 谈股票?聊政治? 论物价?八卦?

 

 

 

 

 

 

 

 

 

 

 

 

 

 

看完圣克拉拉之后,我们在天黑前,赶回到哈瓦那,约四小时车程。第二天,也是我们行程的第九天,早餐后,全队合影,航班稍后的几个又去国会山附近街拍。

 

然后离开了哈瓦那回到美国,这是在哈瓦那马蒂国际机场排队Check in,机场的瓶装水是2.5美元一瓶:

 

当飞机落地迈阿密机场的那一刻,乘客们都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我们知道,这是对回到自由富足世界一种发自内心真诚的表达。再见了,古巴, 祝愿那里的人们终有一天也能自由富裕起来,不再为停电而烦恼,不再为没有干净的饮水而苦恼,不再为缺乏药品和食物而挣扎, 把美丽的殖民地建筑好好地维修保养起来。同时也祈愿美丽国不要朝着美丽坚古巴国的方向走。

风城黑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海风随意吹' 的评论 : 不客气,谢谢!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谢谢分享文图并茂的古巴游记,长见识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