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n校长因为反犹风波辞职

打印 (被阅读 次)


哈佛、MIT和Penn的校长们在美国国会失言之后,各方要求她们辞职的压力增加。美国国会多达70多位国会议员联名要求她们辞职,社会不满情绪也在加大,今天终于出现了一个突破。

宾大校长Liz Magill从华盛顿回来就感知潜在的风险, 不仅大金主们已经几个月以来在呼吁她辞职,甚至宾州的犹太州长Josh Shapiro都要求Magill辞职,Shapiro宣誓就职州长的议式是将手放在犹太圣经上进行的。

Liz Magill急忙发视频扑火,但是损害已经达到无可挽救的地步,她在今天几个小时前宣布辞去宾大校长的职位,这位耶鲁本科毕业生成为近期罕见的短命常春藤校长。

耶鲁即将卸任的校长Peter Salovey说,如今的学校事务让他们越来越难胜任美国名牌大学的校长。耶鲁长期是保持校长职位稳定的大学,Richard Levin担任耶鲁校长的20年,哈佛校长象走马灯地更换。

朋友告诉我,MIT校长是犹太人,我觉得她是在听证时表现相对好的一位,毕竟是科学家出现。现在我们可以说,最先牺牲的是爱尔兰或苏格兰后裔Liz Magill。MIT的犹太和哈佛的黑人校长,还没人敢动她们。

宾大董事会对校长不满的地方是什么?就在我昨天的博文中:“她回答众议员提问时的微笑显得极不恰当,宾大捐赠正以上亿美元的规模失血。她还在摆大律师的谱,这位斯坦福法学院前院长太不靠谱了“,“我理解耶鲁出身的宾大校长不喜欢回答“是”与“不是”,因为他是律师出身”。

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宾大董事会主席Scott Bok今天对记者说:“Over prepared and over lawyered given the hostile forum and high stakes, she provided a legalistic answer to a moral question, and that was wrong.” (ChatGPT翻译官:“因为场面针锋相对,风险高,她做了过度准备,过分依赖律师,对一个道德问题提供了一个法律化的回答,这是错误的”)。

美国常春藤训练学生在任何场合都不说错话,不能在生或死的境地选择正义,这种文化确实应该改一改了。Liz Magill在她的救火视频中还在谈美国宪法赋予的言论自由,学生们都在喊种族灭绝的口号,难道杀人也是自由的一部分。我经常嘲笑家里的耶鲁人:“你如此遣词造句到底累不累啊?”

宾大董事会主席Scott Bok也跟着辞职,并且是立即执行,而Liz Magill会在临时校长出现前过渡,她也会留任宾大的终身法律教授。她是耶鲁本科,UVA法学博士。我始终认为Scott Bok是哈佛的传奇前校长Derek Bok的亲戚,查了却没有发现他们的关联。

耶鲁是相当自由的美国名校,但是耶鲁也是多元的,耶鲁培养出的保守派的思辩能力惊人,这就是为什么里根的保守派革命都是以耶鲁校友William Buckley为理论基础的。

我的博文后时常遇见这位保守派的耶鲁校友的留言,已经很多年了。他从一开始就是写流利的英文,在没软件的时代,他的英文语法都很少出现错误。从他的留言中展现出一个很明显的社会现象,那就是反犹的黑人名人。

在美国马丁路德的民权运动中,很多美国纽约的犹太人去南方为黑人争取权力,他们是左派里的盟友。但是我在美国见到的最反犹的人士是在芝加哥的黑人领袖Louis Farrakhan,我们可以从穆斯林宗教来解释他的极端反犹立场。另一层社会原因,左倾博爱导致黑人家庭解体,使他们陷入贫穷,而犹太人的宗教始终支持着他们的家庭价值观。犹太人反歧视是因为自己的苦难深重,索罗斯培养的极端自由派的火已经烧到自己了,我们看他们再怎么收场或自圆其说。

让我们看文学城耶鲁校友elfie的留言,观点是他的,我只是转述。当然我不能完全保证他或她是耶鲁校友,也有可能记混。

“Those women are stupid, or bigotry, especially the black woman in this midst. Everybody remembers Kanye West or Ye is antisemitic and many blacks are the same as him. I have read many books about Holocaust and loath antisemitism.

I love Jewish people, The stereotype of Jews being rich and greedy and so on is wrong. They have good principles in leading an upright life and raising good children. They have many virtues, merits and wisdom that lead to many success stories. It's abhorrent to hear what these three women said on the hearing. They either refused to make a clear stand or simply dodged the questions because of cowardice. When facing bullies and mobs, one of the worst behaviors is to be a coward, or to step back into the shadows watching the tragedy unfold. Even though they probably wouldn't stand up on the podium to call for genocide to the Jews, it's no less treacherous to be the silent backers. That's what happened in Nazi Germany and occupies Europe. Without the complacency and cooperation of the majority Holocaust wouldn't happen in such a massive scale.”

ChatGPT翻译官:“对那些女人来说,她们很愚蠢,或者充满偏见,尤其是这群当中的那位黑人女性。每个人都记得康耶·韦斯特或Ye是反犹太主义者,许多黑人和他一样。我读过许多有关大屠杀的书籍,憎恨反犹太主义。我喜爱犹太人,犹太人被刻板印象认为富有、贪婪等是错误的。他们有着引领正直生活和培养优秀子女的良好原则。他们拥有许多美德、优点和智慧,这些导致了许多成功故事。听到这三位女性在听证会上说的话真是令人厌恶。她们要么拒绝明确表态,要么因为懦弱而故意回避问题。面对恶霸和暴民,最糟糕的行为之一就是懦弱,或者退到阴影中看着悲剧发生。即使她们可能不会站在讲台上呼吁对犹太人进行种族灭绝,但作为沉默的支持者同样是背信弃义的。这就是纳粹德国和占领下的欧洲发生的事情。如果不是绝大多数人的默认和合作,大屠杀不会以如此大规模发生”

从他的留言可以看出,美国保守派是铁了心支持以色列,而犹太人的大本营却是民主党,犹太人在美国是左右阵营里都有盟友。

当年天主教控诉犹太人出卖耶稣的时代早已过去,主义真的人们对犹太人是一面倒地支持。自由派的哈佛老爸还惊奇为什么保守派在以巴冲突时那么铁板一块,从教堂到家庭的教育能不培养出意志力坚定的人们吗?

其实传统上,耶鲁是远比哈佛保守的学校,为一批不满哈佛偏离基督传统的哈佛校友创办的。在1968年的哈佛对耶鲁的“29:29,哈佛胜”的著名球赛上,耶鲁都是比哈佛更保守的学校。

这次以巴冲突,再次显示耶鲁相对于哈佛保守的特色。虽然耶鲁也有游行支持巴勒斯坦,校园也出现过反犹或反巴勒斯坦的标语,但是远没有哈佛那么疯狂。在10月7日恐袭当天,就有几十个哈佛极左团体声明谴责以色列和支持巴勒斯坦,我实在不明白哈佛这所大公校是如何办学的?

在哈佛与耶鲁的橄榄树赛上,我与一个祖父辈的耶鲁校友讨论过耶鲁的教育哲学。他重点强调耶鲁太难进了,耶鲁严入政策使他的孩子与孙子都比哈佛legacies更难读自己的母校,所以无关自由与保守,耶鲁都能出杰出的人才。

Antisemitism翻译成中文是反犹主义或者简称反犹,Semitic是一种语系,存在于中东和北非的广泛地区,使用这种被称为闪族语言的包括阿拉伯人,犹太人,亚述人,马耳他人和亚兰人。

可见ChatGPT对Antisemitism或反犹主义的解释:

“反犹太主义,尽管用词如此,但并不仅仅局限于犹太人。它的历史根源来自对犹太人的偏见,但也可以包括对其他说闪族语的人群,包括阿拉伯人、亚述人等的偏见。

“反犹太主义”一词在19世纪末特别流行,具体指对犹太人的敌意、歧视和偏见。它被创造出来以描述和谴责对犹太人的歧视行为。

“然而,由于像大屠杀这样的历史事件以及全球各地对犹太社区的持续歧视,反犹太主义对犹太人的关注是最广为人知的偏见方面。因此,当人们提到反犹太主义时,他们通常特指对犹太人的偏见和歧视,而不是该术语的更广泛范围,即也包括其他说闪族语的人群。”

 

luren_1970 发表评论于
说点题外话,今天博客精选中有一位医生贴了一篇文章,讲到了一名患者反复感染肺炎的。题目如下
微侃医林 143:肺炎反复发生的原因?
这个病例正好符合我的推测,新冠病毒打击T HELPER细胞环节,导致免疫缺陷。
cowwoman 发表评论于
好像媒体很多支持巴勒斯坦民众的,一个著名女演员也支持巴勒斯坦,结果电影经纪人公司把她解约了。犹太人在罗马和欧洲地区游离两千年都被欺辱,现在回老家还是矛盾重重。从巴解到哈马斯,巴以冲突出来没停过。说心里话我挺喜欢拉宾的。现在这个犹太领导太亢进了。要我说以色列既然这么厉害,把巴勒斯坦人赶走算了。省着巴勒斯坦人那么屈辱的活在祖辈生活了两千年的土地上。欧洲解决不了的以色列问题,巴勒斯坦人更没本事解决。其他人对待巴以问题就不该有任何立场。人类两千年没解决好问题,放谁家也解决不了。历史上凡事犹太人聚聚地方,都被人欺辱过。不要小看人类的恶,有政权的多数人总会欺负外来的和少数族裔。中国人根本不抱团,要是抱团了有了识别度,和犹太人类似一样被欺负。
紫萸香慢 发表评论于
昨天也看见elfie的留言了,很惊讶一个non-native speaker用词这么sophisticated。对比之下,实在惭愧。
在三位女校长都回答了要看context后,议员其实可以再问同一问题,只是把犹太人换成黑人或穆斯林就行了. 让她们回答 If calling for the genocide of Blacks or Muslims violates the respective school’s codes of conduct.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这些极左派反人类,反人性,反文明,祸及美国未来。
luren_1970 发表评论于
希望左倾的高校能重新审视优先招收黑墨木的原则。这些黑墨木如果上名校将来会成为一股邪恶势力,左右美国政局。
ahniu 发表评论于
right is always right
left is always not right.
華西車城 发表评论于
步後塵的,當是哈佛與麻省理工校長,她們很奇怪的都是女人,國會上硬,董事會上乖乖的象孫子,被趕下台,也是自找的,看看這些年培養的年輕人,估計想讀長春藤校的家長們已經醒悟過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