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幸福与幸运密码

出生在村子里,走了很多很多年,依然在村子里,村子就村子吧,愿和你分享我的故事。
打印 (被阅读 次)

Luan 花生

 

“Luan 花生,是母亲送给我的幸福与幸运密码”——小满季节

若你知道什么是Luan 花生,说明你与我一样曾生活在中原一带,只少在二十五年前左右,是非常流行的一种农活,尤其对贫瘠的农民,确切地说是缺少花生而又十分贫瘠的农民。

Luan花生,给不了解的人解释清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毕竟这牵涉到大的生活背景和状态。

农民把自己的花生从地里刨出来,装进袋子或者篮子,然后装车拉走,这时地里的花生收拾的基本很干净,几乎没有花生遗漏在地里,但无论农民把自己的地收拾的如何干净,总会有一些花生还在土里没有被发现或者装运过程又一次被掩埋,但这些花生基本默认是主人不再要的花生,这时,外人去其地里Luan 花生,Luan到花生就属于他们自己的。Luan 花生不同于找花生或者刨花生,“找”一般意味着不怎么费力,在地表面找找;而“刨”意味着你知道具体位置有花生,只需要用叉锄或者铲子把花生挖出来或者刨出来。而Luan 则很不同:首先,你知道这是一块已经被主人收拾完收拾干净的花生地,里面遗漏的花生极其稀少,也不知道花生在哪里,就知道土里有一些,但若想找到花生,怎么办?只能硬Luan, 就是怀着一丝希望,用叉锄不停地翻土盲目地找花生,这就是Luan 花生。

我们的地不是沙地,不适合种花生,大多是种小麦和玉米。若我们想吃花生又没有钱买,就去十里以外的沙地去Luan 花生。在我十岁左右(主要集中在8–12岁),每当花生收获的季节,就和母亲一起去很远的地方Luan 花生,因为距离远,我们基本上一去一整天,每年都去很多次,每次我都极其激动和兴奋,主要原因是可以吃到花生这个“奢侈品“。

头天晚上,母亲告诉我们明天她要和邻居婶婶去Luan 花生,“我也要去,我也要去!”我立即大声要求到。“你还小,受不了这罪!” 母亲一边换下刚从地里回来的脏衣服一边看着我说。“我会骑自行车,我也能吃苦,我能行!”我再一次要求到。最后母亲答应了,我激动地欢呼雀跃。

第二天天刚微微亮,我们带一些干粮(主要是馒头和水)就出发了。虽然骑了很长时间的路,但我一路都激动着与期待着。最后,我们到了花生地。

母亲和婶婶领我到一块花生地,说我们可以从这开始了。我很激动,用叉锄很快翻起地来找花生,翻了一阵土,没有花生,我很快就失望了,不想再翻土了。看了看母亲和婶婶一锄头一锄头地翻着,她们似乎习惯了每一锄头没有花生,但还是坚持地翻土寻找着。我去找母亲说,我饿了,母亲给了我一块馍,我慢慢地吃着,看着这空荡荡的花生地,想在地表找到一些花生,就着和馍一起吃,结果没有找到。我就索性蹲在母亲傍边,等着母亲翻出花生来,“花生!”,我一边捡出母亲翻出的花生一边大声叫着,我把捡出的花生剥开,并在裤子上擦了擦由于脏手被剥脏的花生豆,最后开心地填进嘴里和馍一起吃了,来来回回这样几次,我把馍吃完了。又开始自己翻土找花生了,结果兴致勃勃地又干了几分钟,还是没有找到花生。我很是失望也顿时觉得很无聊,就对母亲说,我想喝水,母亲停下来拿出水瓶给我,我无聊地喝了几口,然后就待在母亲身边看她翻土找花生。最后,我忍受不了寂寞和无聊,就吵着母亲要回家。

结果母亲生气地说:“不让你来你非得来,来了不是要吃馍就是要喝水,还没有半晌午又要吵着回家。你不用恒心翻土,怎么能找到花生?” 听了母亲的话,我灰溜溜地再一次去翻土找花生去了,最后找到了三五个花生后就累了,索性就跟着母亲捡她翻出来的花生,并把它放在自己的篮子里,最后,我篮子里的花生当然比母亲篮子里的花生多,我很开心,至少我自我觉得是我“翻”出了很多花生。就这样,一天的Luan 花生结束了!

初期或者早期的Luan 花生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干点活,吃吃喝喝,无聊着抱怨着,再干点活,实际上我没有Luan 很多花生,基本上是一二斤或者三五斤,母亲每次差不多都能Luan三四十斤。

又有一次,和母亲去Luan 花生,在中午时候,我们像往常一样找一个树荫坐下来吃午饭,母亲看了一眼我的袋子,惊奇地问:“咦,你怎么Luan这么多?”,我连忙吞了口中的馍,然后狡黠地笑了一下说:“我看到邻边的花生地里到处都是还没有收走的白花花的花生,我趁他们不注意,偷偷地拿了好几次。”

母亲停住嚼馍轻声说:“妮,我们不能拿别人的,想要就自己去翻,咱们又不是没有手。”听了母亲的话,我的脸一下子红到耳根,没有说话,继续吃馍。这时,婶婶拿着她的馍来了,也看到我Luan 了很多,就说:“满妮是个能干的妮啊,Luan 这么多!” 当时的我只是对她笑了一下继续剥花生和着馍吃。我至今都不知道当时的婶婶是真的是在夸我,还是也像母亲一样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猫腻,只是不点破吧了。

再后来,我也能像母亲那样一天Luan三四十斤花生甚至更多,也能像母亲那样习惯大多数的锄头下并没有花生,也习惯有时翻出来的就是变坏的花生,或者地下大虫子之类的东西,但我也像母亲一样简单地执着着期待着,最后愉悦地享受着丰收的成果。但也有一件事令我记忆深刻。

那是很热很热的一天,我和母亲又一次一起Luan 花生,我们俩像往常一样不停地翻土找花生,基本上一天都没有怎么吃饭,虽然中间喝了几次水,但还是很渴,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我已经好几个小时没有喝水了,我去母亲身边拿水瓶喝水,我刚拿起水瓶,就发现已经不多了,不过我还是本能的打开盖子要喝水,正当我打开盖子时,发现母亲汗流浃背,嘴唇干裂,我假装扬起脖子喝了一口水,然后对母亲说:“娘,喝点水吧,我喝过了,还有一点。” 母亲接过水瓶,立即说:“我不渴,你喝吧!” 原来,水瓶里的水本来就是母亲留给我的,母亲接过水瓶立即察觉我根本就没有喝,就把水瓶硬塞给我。我拗不过母亲,最后就说:“ 你不喝,我也不喝,那我豁了哈。”说着,我把打开盖的水瓶扔在仍在翻土的母亲的面前,水顺着瓶口流了出来,母亲迅速扶起水瓶并骂我龟孙妮子,但看到母亲喝下仅有的一点点水然后抿了抿嘴唇,我还是幸福地满意地笑了。

回家的路上,母亲给我们遇到的第一户人家要了一瓢凉水,我一饮而尽,那个叫甘甜可口,至今难忘!

贫苦出生的我,人生路上几乎没有出路和机会亦如贫瘠的土地上几乎根本就没有花生,可我还是硬Luan 出了她的精彩!就像Luan 花生一样,也一直都有母亲和母爱的陪伴!

备注: 母亲给我的影响是深远的,我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有多深远,随着时间一点点浮出,在过去一年的某一个瞬间突然觉得自己的人生和Luan 花生一模一样。感谢母亲带我Luan 花生,送给我这幸福与幸运的密码!

 

 

(图为Luan 花生用的叉锄)

无法弄 发表评论于
写的真好!父母那代人就是靠他们的luan ,教会我们怎么过生活。那个字怎么发音呢?:)
diaozhi 发表评论于
中原LUAN花生,南国DAO番薯。
同是贫瘠地,一般衍育人。
感母恩深重,经年念水瓶。
日暮归山远,不尽是亲情。
markyang 发表评论于
很感人的故事,人穷志不穷
山里人家168 发表评论于
“馍,…龟孙子”,哈哈,河南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