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住民宿,就遇纠纷

打印 (被阅读 次)

  我家孩子在今年年初的时候,找了一份暑期实习的工作。

  公司位于离家两个小时车程的一个极小城,人口不多,附近既没大学,也没大公司。他在网上搜了一阵,短期租约的公寓根本没有,与人合租或者捡漏暑期转租也都没什么可能,只能租民宿。民宿的选择也不多,后来终于找到一家位置合适的,网站上说属于rare find,评价中等偏上。他跟房东联系来几回,感觉还容易沟通,就赶紧定下来。总共需要租住九十天,五千五;先付定金,余款分两次付清。

  到了五月中,我们帮他搬家。到的时候,看到一位像是来自南美的老太太在整理院子。她自称Grace,热情地跟我们用西班牙语打招呼,但听不懂英语。Grace就是网上房东的名字。孩子猜测,也许她一直用翻译软件在民宿网站上交流 ,怪不得时不常感觉个别语句有些奇怪或不顺。

  这是一个袖珍三室两厅的老旧房子,我家孩子占据其中最迷你的一间,六、七十平方英尺,家具有一张床,摇晃的床头柜和一个五斗橱。来之前,听有经验的朋友介绍说,民宿的不粘锅都是粘的。可这个厨房除了基本电器,根本没有厨具,幸好我们自备了所有的锅碗瓢盆和被褥。

   卧室的窗户打不开,修理工David五分钟就到了。他爱聊天,主动告诉我们,他是Grace的女婿,只负责维修;他老婆Sherry 负责所有与民宿公司和游客打交道。又说,岳母是这个房子的房主,但她住在离这里隔两条街的女儿女婿家,这里的三间屋全部用于做民宿。通过这番聊天,我们总算理清了主人的姓名之谜。

  三个星期平静地过去,第一次房款已取走。孩子说,旁边两个房间偶有人出入,一切良好。直到有一天打电话说,Sherry告诉他,房子卖了。

  这样一说,我想起来,搬家那天,好像前院大树下是靠着一块歪歪扭扭的木板,上面手写着“屋主自售”,当时没有放在心上。

  对于唯一的这位房客,Sherry的解决办法是去住到她自己家里。我们并没有租住民宿的任何经验,也没有想到原始签约的房子已经不在,换了一个地方是不是应该另签一份合同。当时觉得只要孩子的住处解决了就好,附近也没有更多的选择,就同意了,而且嘱咐他要跟房东及其他家庭成员搞好关系。

  这个新家是两层母女屋,分门出入。楼上三间,Grace和外孙女住一间,另外两间用于民宿;还有一条小狗,两只猫。楼下是房东Sherry夫妇加儿子,两只大狗。我们家从来不养宠物,对于别人家猫狗的反应是不怕,不反感,但也不碰不逗,保持距离。房东家有狗,虽然不尽如意,但可以勉强接受。

  搬家一个星期后,恰逢国庆长周末。我们过去看孩子,顺便跟房东打个招呼,送给她家一些水果和一个节日大蛋糕作为礼物。进到屋里,我发现孩子把耳机当耳塞用。他解释说,那条狗一天到晚叫个不停,充满攻击性。他除了使用厨房和卫生间,只能一直待在自己房里,天天关着门,塞上耳塞,降低噪音。我们进门的时候,确实听到狗叫,院子里围住的两只大的很安静,楼上笼子里小的反而气势汹汹。我们当时以为是因为生人的气味,熟了以后就会好。

  又过了一个星期,第二次,也就是最后一笔租金,也被取走了。忽然,某周日下午,孩子打电话过来,他被狗爪子给抓了。

  我赶紧让他照张像寄过来,看一下伤势。从照片上看,腿肚子上有三道长长的红色爪印,没有出血。他说当时他正想出门走走,路过客厅,狗就跟过来对着他狂吠。孩子说,这种情况其实天天发生,狗只是在我们去的那天,被关在笼子里一小会儿,其他时间都是散养。往常房东家里的人会出声制止,这次家里只有主人十岁的儿子在,这只狗就猖狂起来,直接扑上来了。他不确定会不会再次受到狗的攻击,也 为了得到片刻清净,躲到附近一个公园去了。

  事情到这一步,我们决定出面与房东沟通一下,商量怎么解决。电话打过去,Sherry说她已经知道了,正在外面买套狗嘴的东西,差不多过一个小时回去;她会给孩子打电话,以后就把狗一直关笼子。我们听了,觉得有点放心,转念一想,孩子又不是被咬是被抓的,总不能给四个爪子穿鞋穿袜吧。再说长期关笼子,别说不现实,即使实行了,狗或主人,必有一个得忧郁症。房东需要控制的不是狗头或狗身,而是它的攻击性。 我们又把电话打过去,提议把狗放在楼下,远离租客,一劳永逸。Sherry满口答应。

  这时,孩子已经在公园待了几个小时,手机快没电了。为了省电,我给他送了短信,简单告诉他与房东的通话内容,让他安心回去。没想到,我刚送了短信,房东就打电话过来说,想起来楼下还有两条大狗,会咬这条小狗,所以不可能放楼下,又再次保证,以后不会有类似这样的事情发生。这个逻辑听上去就让人不舒服了,小狗的安全可以靠远离大狗而得到保证,租客的安全难道就靠口头承诺得到保证吗?

  孩子得到这个消息,说他不愿意回去,不想过提心吊胆的日子。这个狗每日狂吠,已经令人心烦意躁;而且对他充满警惕,总是跟在脚边,守住厨房不让进,早上煎个蛋都困难重重,更不要提做晚餐,每天只能用速冻食品解决。我们这才第一次了解到,这狗原来一直是个困扰。

  房东为了表达诚意,又发来了狗戴着新嘴套的照片。这是一只体型偏小的黑狗,我根据她在电话里的发音,上网搜寻Chihuahua,果然是缺乏安全感的狗品种。

  这时天已经快黑了,孩子没有吃晚饭,第二天还要上班。我们决定先解决当下问题,催他回去给手机充电,收拾东西,同时帮他订了两晚旅馆。 房东得知当晚要出去住,放话说,如果退租,算我们违约,剩下还没有住的钱不会退一分的。

  第二天, 我们经过再三考虑,决定还是离开这家民宿,另寻没有狗的住处;房东昨晚的忽然变脸,也让人有些害怕。

 关于费用,总共十三个星期已经全部提前付清,我们要求拿回从搬出之日算起,剩下的五个星期。搬进来之前,她曾经多算了三天,孩子发现后提醒她更改,她一直拖着不改,现在改不了了。我们理解做民宿也是不易,这件事确实对他们的收入有影响,就不计较了。过了一夜,房东的态度有所缓和,同意退回剩余日子一半的租金,同时反复唠叨,损失了两千块,外加一个六十块的狗嘴套。从始至终,我们没有提出任何赔偿,为了尽快和平解决,就又退了一步,只要求退回四个星期,这个条件她终于同意了。

  接下来开始算细账。既然是私了,我们需要自己厘清民宿的费用分项,而复杂程度超出想象,大概有州销售税,州入住费,市政入住税,县旅游税等,以89天为界,包括或不包括清洁费和服务费等。我们本以为房东会经验老道,驾轻就熟,对条款和各项收费都清楚,没想到短信往来没有几个回合,她倒不胜其烦,主动提出交给官方处理,无论怎样的结果,她都接受。

  这样一来,过去三天所有的讨价还价都归零,事件处理状态又回到了被狗攻击的那一天。

  我至今也想不明白,在这个事件中,房东是理亏一方,公了明显对租客有利;但租客让步,私了已经谈妥了条件,为何她还会主动提出公了。难道她真是在与理工男掰扯数字的时候被绕晕了?

  事情交到民宿管理方,从头叙述有些复杂,处理过程反而简单,一切按照程序来。我们再也不需要与房东联系,都由客服代理。过了几天,我们账户里收到全额退款;房东那卖出的房子已经不在民宿单子上了。

 

oceanblue2 发表评论于
abnb似乎有一套专门系统条例应对这种事。毕竟房主租客太多太杂了,各种纠纷可能很多,很多
人到中年的摩羯 发表评论于
回复 'haohao88' 的评论 : 是的,学到了。谢谢!
人到中年的摩羯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白兔妈' 的评论 : 是的。
人到中年的摩羯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笑薇.' 的评论 : 没有流血,所以没去打针。谢谢!
白兔妈 发表评论于
全额退款是指五千五而不是余下的日子吧?幸亏是通过Airbnb,有基本保障。这家也太胡来了。
haohao88 发表评论于
谢谢分享。陌生人还是要公事公办,留一心眼。
螺丝螺帽 发表评论于
谢谢分享!
笑薇. 发表评论于
同情!! 孩子打没打狂犬针?
我一直不敢住民宿,总是不放心和陌生人同住一个house。
感谢分享!!
世界在我心中 发表评论于
谢谢介绍经验教训,我第一次听说这种事情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遇到这种事,应该公了。其实早就可以报告Airbnb,要求换房。
无法弄 发表评论于
实在是麻烦。我们住民宿就挑自己住,没有房东跟着住的地方,就免了麻烦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