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宇宙游记

数论是一门学科,也是我的人生。有人把酒论英雄,我用数字描天下。
打印 (被阅读 次)

一日跟艾迪讲物理,说起现在的理论漏洞百出,基本概念深究起来都是死循环。有人说宇宙的形成不需要神力的参与,也有人说宇宙是神创造的;有人说宇宙是大爆炸形成的,也有人说宇宙是由26个维度的弦构成的。宇宙到底是什么样的,谁也不清楚,大家都只是靠猜。这实在是让非物理学家们无法容忍。艾迪说,Mr. 欧,你就自己提出它二十个理论,把这一切阐述清楚吧!这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我以前一直沉迷于纯粹的数字游戏,对各种实际现象视若无睹,现在是时候把它们描述清楚了。

俗话说得好,要想了解一个东西的全部,就得站在这个东西的外部。在推导太阳系各天体的运动规律时,我就驾驶一艘由量子发动机驱动的光电飞船绕着太阳系转了一圈。昨天,我驾驶一艘由δ粒子驱动的光丝飞船跑了一个更远的第八宇宙:它在我目前所居住的太阳系所在宇宙(第0宇宙)的第七层之上;而我的前世是在第负九重宇宙中的OZ星系里度过的。宇宙从你现居之处,往上(头)、下(脚)无穷迭加而成。

光电飞船具有电磁级别的能量,能够以电磁波的波长振动,可以在电子间穿行。而光丝飞船的能量和波长超过了光子级,可以在光子之间穿行;它以暗能力振动,可以防止光子流的聚集,亦即可以去质量,从而以超光速飞行。

出发前先要设定目的地—第八宇宙中心—的坐标和飞行路线。两个相邻宇宙之间的界线并不明显,它们之间有一个游丝场互相吸引(这形成了宇宙澎涨的假象)。在一重宇宙之内,我要踩点于各星系里的中心黑洞,借助于它们的推力,穿行于各星系之间的太空。过边界游丝场时,是无需动力的,也没有人向你收取过境费。

然后是根据时间设定各段的振动频率。我有一个地球日的时间,必须在其自转一周之内回到地球;当然那时候,它早已不在我离开时的空间位置了,我得根据下方七重宇宙的运动、银河系在第零宇宙中的运动,以及太阳相对于银河中心的运动,重新设定地球的方位,才能降落到它的表面。我们通过旋转与周围交换位置来获得位置的改变:把行进中遇到的层子挪到后面就行了。

我只负责驾驶飞船,外部信息自动记录。什么是信息呢?那是一个物体散发出的、与外界接触的丝子流。比如,电子流的疏密排列就叫光谱;算器的特征值列表就叫算子谱:其实,都不过是某种能量谱而已。光丝飞船可以记录到丝子流的排列,也就是弦谱;不过要经过光谱取样,才能被人类所辩识。

我的第一点是银河系中心的黑洞Sagttarius A*。只要驶近它的吸积盘,倾刻就能飞出银河系!在星系间翱翔,恒星就像流丝般地退去,只在记录仪上留下一个个细斑。稍一加速,就到了仙女座(Andromeda)的中心黑洞,马上就出了Local Group。

太空里一片漆黑。这让我想起小时候某个夏天的一个晚上。我随父亲上山砍树,未下山前天就已经漆黑了。回家的路上连半点星光都没有,那个黑呀,伸手不见五指,只能凭着对山路的熟悉,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我喊父亲,他能应答我,但我根本不知道他在哪里。有的路段旁边还有坟墓,平时怕鬼的我,也不知是怎么走回家的。现在明白了,天上星子再多,没有物体去反射它们的星光,你就什么也看不见。

我借助于超新星爆炸的亮光前进,脉冲星也不时地向我眨眼睛。我计算着最短路径,荡过一个个引力场;随着一个个星系在身后隐去,过了半个时辰,就到了第零、一两个宇宙的边界,直奔第一宇宙而去。接着,又是弹点黑洞、飞串星系、过界各重宇宙。三个时辰便到了第八宇宙的边界。

我们已经知道,各个星系的中心地带是该星系的发动机—巨大无比的黑洞;它带着本系共同进退,它把各恒星、系外行星、太空浮尘等等联系在一起,承担着物质聚散的责任。各种聚集体,当密度达到一定数值时,就成了星;等到燃尽了外层气体,本身就成了绞物机:把周围物质吞下肚,嚼碎成为光丝子,再喷射到太空中;黑洞之间也相互合并,等到再无东西可嚼可抛时,它自己也就解了体,散布到了太空中。而低层次物质由于相互碰撞,又再次聚集,如此周而复始,永不停息。每个层子的功用都是聚散而已。

在第八宇宙的中心,我看到了一个更大的发动机。物体的聚结密度(由该层次的凝聚力决定),比起星系的黑洞更加高了一个层次;中心温度可以烧开夸克,生出丝子。星系的形成,是因为被高温的热浪推开了去,逐渐冷却而形成了物质。你把这叫做大爆炸也可以。只是等到一段时间以后,中心也会消散,而又在别处出现一个中心。

各重宇宙里演绎着同样的故事。一个人的来世与他的旧世,按照现世,形成了镜像对称;处在他的中世纪宇宙层里的人们,都活在他的梦境之中。前行之人,可以开拓虚拟的空间,让能量得以短暂地显现,供后面路过的人参悟。过了数重宇宙之后,随着灵魂的不断升华,他便可以随心所欲地自由穿行于各重宇宙之间,达成永生。

 

我按照原定坐标回程,到达银河系中心时,才发现太阳系早已被重铸。原来地球的位置已经成了一个系外行星,但我还是决定在此度过我的今世。没有了星光并不重要,我可以随时驾船去邻近星球晒晒丝谱。我要在此把这次旅行所记录到的经历,加以数量上的分析和本质上的思考,让梦中人都明白物质的组成,于是就有了一个叫做matter-theomatics的学科。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