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特利尔的灿烂阳光(九)诱惑 · 诱惑

打印 (被阅读 次)

 

      包里面好几捆现金,看面额该有几万元的样子。小微下意识地替巴莜合上包,怕被别人看见,小声问:“拿这么多钱干什么?巴莜抑制不住的兴奋,高嗓门压了又压说: 下课了去给我买车,马萨吉来学校接我。

      小微也跟着兴奋起来,问:“买什么车?巴莜的嗓门又高起来,说 新车,新车。小微笑了,示意她压低嗓门,说:“我知道是新车,什么牌子?巴莜摇摇头说: 还不知道,反正是日本车。

      小微想着带这么多现金终究有风险,就说: 带个银行卡就好了,带现金多不安全!巴莜摇摇头,说:“马萨吉不相信银行,我们所有的钱都放在家里。小微惊异不已,人人有卡的塑料年代,竟有人仍百分百依赖现金!

      巴莜继续说: 马萨吉买捷豹(Jaguar)车,也是带着现金去的,只是背包比这个大一点儿。” 说完就哧哧地笑。

      小微脑子里又开始演戏:……马萨吉背着背包进了车行,在 Jaguar 中徜徉,在一辆深绿的 Jaguar 前驻足细观。须臾之后,他阔步走进了车行老板的办公室,把包里的现金往桌上一倒,拿了钥匙,在老板惊愕目光中,加大油门轰然去……那是怎样一个场景!

      之后的数年,随着数据化智能化的不断发展,社会越来越走向“无现金”时代,不知巴莜一家是否有所改变,这是后话。

      已经过了上课时间,还不见小辫儿老师的踪影。急匆匆冲进来一个女老师,一边道歉晚了,一边解释说小辫儿老师有事儿,她来代课。女老师叫伊内斯(Ines), 三十多岁,带着眼镜,不修边幅的样子。

      照例是大家做自我介绍,老师介绍自己是单身,喜欢看电影。轮到小微,她说我也是单身也喜欢看电影,问老师有什么好电影可以推荐老师说: 下课我写给你。

       刚一下课,巴莜就跑过来,说想去洗手间又怕背包里的钱丢了,小微建议带着去两人护送着背包进了洗手间,出来时,突然被人挡住去路。小微脑子里飞快闪过几个劫财的场面,正在思忖对策,抬头一看,黑黑一座塔,原来是大安

      小微松了口气:“有何贵干?大安一边揉肚子一边说: 昨天吃多了,不消化,今天连早饭也免了。接着先低头干笑了两声,然后说: 昨天也说多了,保密呀!小微笑着说: “昨天你说了什么?现在已经不记得了!”

      大安大笑,走了两步,又转回来说 : 正事给忘了,下周六我毕业典礼,我那个师兄,跟你说过帮我特多的那个,出差,赶不回来,所以多出个位置,你要不要来参加?”  

      小微想到自己得到穗大喜讯没人及时分享的遗憾,就说:“一定来。巴莜站在旁边听不懂中文,大安一走就急着问:“说什么说什么他是不是找你约会?小微拍拍巴莜的头,笑着说: 你的小脑袋怎么这么复纯洁的友谊呀!

      回到教室,伊内斯递给小微一张纸,小微一看,大大地震撼反正面,密密麻麻地写着一些法语电影的名字,总共一百多部!而这么多的电影里,居然没有一部流行的好莱坞大片。伊内斯解释说: 这些大部分是魁北克影片,少数是法国片。

      小微知道魁北克的法语和法国法语虽是同宗,在发音和用词上略有不同,就问魁北克电影和法国电影有没有区别?

      伊内斯说: “比起好莱坞电影,魁北克电影和法国电影很相似,多爱讲人的情感,人的挣扎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要说它们两个之间的区别,魁北克很多电影描述魁北克人的生活和意识形态,比起法国片,我更有认同感。

      好莱坞影片在这里,年轻人看的多一些,但总体上没有那么流行。小微回头找几部看了,果然是写人性与家庭的多一些,是那种以人物为主,徐徐道来的风格,比起心惊胆战,扑朔迷离,以情节取胜的很多北美影片,真是大相径庭。

      有一部是写生活在蒙特利尔的一个少年和他蓝领阶层家人的故事, 还有一部写两个流浪街头的哲学家寻找旧友的种种遭遇,在挖掘人物内心的同时,都非常具有魁北克的特色。

      当办报,罗太太说起这周末是她母亲的生日,还不知该买什么礼物。接着又叹口气说 : 不想去,也得去,好在一年一次。小微想着可能是她和容姐不说话,在母亲的生日会上见面难免尴尬。

      后来霍叔叔说起此事,感慨道 : 罗太太不想见的何止容姐一个!说着就重重地摇摇头,满眼悲悯感叹说 : 罗太太的命好苦呀!

      原来罗太太年轻时,有个初恋男友叫小梁,长得不错。两个人感情很好,罗太太常常带他回家吃饭。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小梁突然得知母亲病危,赶回了老家。

      小梁的父亲在他小时候就去世了,母亲含辛茹苦,把他和姐姐拉扯长大。等他和姐姐都离开了老家,就有人给母亲介绍对象。母亲喜欢一个退了休的中学老师叫老郭,介绍给小梁和姐姐认识。姐姐理解母亲晚年的孤独,表示支持,小梁却过不了这个坎儿,觉得母亲这么多年都熬过去了,何必晚节不保,一怒之下就断了和母亲的联系。

      母亲发现脑瘤,不让姐姐通知他,最后还是老郭说服姐姐。 等小梁赶到时,母亲已经处于昏迷状态。罗太太知道一点儿他和母亲的过结,逢年过节,必请小梁到家里,免去他无家可归的悲凉。

      小梁赶回老家后,和罗太太通报了母亲岌岌可危病情的同时,也自己对母亲缺乏体谅表示后悔。罗太太要去他家探望,小梁万念俱灰地说不必了,一切都晚了罗太太工作忙走不开,恰好三妹的文工团去小梁老家演出,就买了些营养品让三妹捎去。

      三妹在罗太太的姊妹中是最漂亮最妖娆的一个,从小到大,身边男友如走马灯般,更换不断。三妹对学业没兴趣,却很有艺术天份,轻而易举考入文工团,年纪小小就跟团到处演出。

      三妹离开没多久,罗太太就收到小梁电报,说母亲已撒手人寰,他还要留在老家一段时间,筹备葬礼和料理后事。几个星期后,小梁回来了,像变了一个人,垂头丧气的样子让罗太太很心疼。

      罗太太想,可能是母亲病逝的冲击,时间长了就会恢复。没想到,很快收到小梁的一封断交信,短短几行,只说分手,没说原因。罗太太吃惊之余更多的是不解,这小梁脑子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找到躲躲闪闪的小梁,他整个时候头埋在双手里,闷不作声。罗太太问不出所以然,只好作罢,心想着再给他一段时间恢复。

      三妹的文工团在省内转了一圈儿,演出回来,她照例又带了一个新男友回家,叫小武。罗太太家人对三妹走马灯般的男友司空见惯,所以对哪个都不太重视。

      一天在饭桌上,小武趁三妹不在,问小梁是什么人,是不是三妹的前男友?大家都笑了,说你弄混了小梁是二妹的男友。望着小武惊恐的眼睛和停留在空中的筷子,罗太太有种不祥的预感

      她找个机会拉小武进了厨房,问他从哪里知道小梁的名字。小武还在震撼中,哆哆嗦嗦交给她一个纸条,说是在三妹衣兜里发现的。罗太太打开一看,三妹的字迹,赫然写着“亲爱的小梁,今晚老地方老时间见……重温昨夜的缠绵……想你的三妹”。罗太太感觉如雷轰顶,头晕目眩快速把纸条还给小武,说了声不要声张,就会到自己的房间

     罗太太倒在床上,手脚发凉,有些难以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她了解三妹的为人,但毕竟那是她的小梁,她是三妹的亲姐姐呀!还有小梁,怎么能这样背叛她!她感到耻辱,被欺骗和绝望!类似的故事应该出现在冗长的电视剧里,而不是现实生活中…….

      不知过了几个小时,等她再回到厅里,大家都不知去了哪里。门声作响,伴着洋香水的味道,飘进来的是仍然上着妆的三妹。三妹一见她眼中的气,已明白了几分,低下头转移目光。

      罗太太一字一句地: 世界上的男人千千万,为什么要招惹小梁?三妹沉吟了一会儿,小声说 : 他妈妈刚去世,心情不好,我试图安慰…… 罗太太使尽全身解力,一个耳光扇过去……

      余下的都是历史罗太太很快经人介绍,认识了罗先生人都是好人,彼此身上也没有特别不能容忍的地方,相处了一段时间,就决定可以结婚了。罗太太这回吸取了教训,婚礼上,太太的家人才第一次见到罗先生,免去了一场家庭闹剧的可能性。

      小梁渐渐从低迷状态恢复过来,去罗太太工作单位找过她几次,都吃闭门羹。又写了几封长信给她,道歉自己意志薄弱和对她的伤害,请求原谅。罗太太封封都拆开看了,之后便一边流泪一边烧掉。

      偶尔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那段初恋,仍有种心痛的感觉。后来听说小梁也结婚了,女方家有些海外背景。好在艾米很快出生,工作,养娃忙得团团转,没时间舔舐旧日的伤口,人也渐渐变得麻木而快乐了。

      前些年罗太太的父亲去世,她体会了失去亲人痛苦的同时,心里便原谅了小梁小梁本身不是个坚强成熟的人,又加上那样的年纪,那样失去母亲的心情和那样的诱惑。人非圣贤,错的已经错了,除了原谅没有更好别的出路。

      后来,小梁一家准备移居旧金山,临行前他找几个旧日的朋友吃告别宴,托朋友捎给罗太太一封长信,对年轻时的妄为仍感到羞耻,说大家都到了这把年纪,不敢乞求她的原谅,但希望以后还可以做朋友,信尾留了美国的联络方式。

      罗太太来加之后,安顿下来便给小梁去了封信,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欢迎他全家来蒙特利尔旅游。后来爱玛出生,罗先生不适应加国生活,大半年回国避寒,罗太太在感觉与罗先生日益疏离的同时,想起小梁的次数渐渐多起来。

      去年圣诞节,她买了一些煲汤的干海鲜,连同一封长信寄给小梁,信中不免谈到这里生活的不易和对罗先生的隐隐失望。小梁及时回信,还寄她喜欢吃的芒果干儿,信中说了很多理解和关心的话,末尾说一晃儿二十年没有见面,下次如果她有机会美国西岸,一定到旧金山玩玩儿。

      罗先生的表弟在旧金山结婚,罗先生没拿到美国签证,就让罗太太从蒙特利尔飞过去替他参加婚礼。这种耗资耗力的事,罗太太通常是不太热衷的,这次她全力支持,也是存了点儿自己的小心思,想见见多年未见的小梁。

      她接通小梁的电话时,竟激动得有些颤抖,语无伦次地说了表弟婚礼的事。电话另一端的小梁也同样的激动,连声着:“ 欢迎欢迎,到时候我带你逛逛旧金山。

      罗太太特地购置了几件新衣服,头发也做得漂漂亮亮地飞往了旧金山。表弟婚礼一结束,她就跑到与小梁约好的酒楼等候。时间接近了,罗太太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门口,唯恐小梁找不到她便会走掉。

      终于出现了时隔多年的小梁,少了一分稚气,多了一分成熟。比以前是胖了,但还是一样的英俊,罗太太鼻子一酸,站起来使劲招手,招着招着就见她瞪大了眼睛,举在空中的手僵在那里…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