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辈的陈村往事 (12)

打印 (被阅读 次)

作者: 阿强 

光绪卅三年,公元1907年,开腾刚满十八岁,奉父母之命,娶了陈好。新婚没几天,开腾告别新婚的妻子和父母,踏上了来回南洋的路,当上了走水客。

通常,走水客一年走六趟来回,称为“帮”,而六帮当中,分为“大帮”和“小帮”,而一帮来回大概一个月的时间。大帮是在正月、五月、九月启航,而小帮是在二月、七月、十月启航。走完大帮回来,接着就要继续走小帮,之间没有间歇;而走完小帮返航回到侨批局,就会作几天的休整,可以回家看望家人。休假后回来,就去收集邮件和包裹,收集后才走下一趟的大帮。所以,走水客一年到晚,几乎都在外面奔波,与家人团聚的时间很少。

水客船通常有特定的标记,就是把船头油漆成特定的颜色。不同的颜色代表属于不同的侨批局,例如汕头侨批局的水客船,船头是红色的,称为“红头船”,而福建侨批局的水客船,其船头是绿色的,也就称为“绿头船”。

开腾走的路线是汕头到东南亚各国,主要是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文莱、和菲律宾等国,其中走汕头到马来西亚居多。去程的路线通常是从汕头出发,途经香港,进入公海,再进入北部湾,然后进入南太平洋,最后到达那些国家。

这一天,是开腾的第一次出海,目的地是马来西亚。

水客船还没启航,开腾已经很兴奋。当水客船驶入公海,这个刚刚十八岁的青年,第一次看到外面的世界,感觉特别地清爽。他看着眼前蔚蓝辽阔的海空,尽情地呼吸着迎面而来的清新空气。这时,他心中有着无尽的遐想,憧憬着美好的未来。

水客船进入了南海水域。开腾正在欣赏着大海的风光,突然,一艘渔船驶近,船上几个大汉敏捷地跳上水客船,唧唧呱呱不知喊些什。这突然其来的不速之客,开腾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时愣住了。身边一个老走水客,小声告诉开腾,遇上海盗了。开腾一听是海盗,顿时傻了眼,不知所措。

那时,南海上的海盗很猖獗,主要是活动在北部湾海域的泰国海盗和马来亚海盗。而海盗有两种,一种是渔民海盗,另一种是职业海盗。渔民海盗,平时是渔民,在公海上捕鱼为生,但当在海上遇到商船,就趁机抢劫。他们常常只是抢劫金钱财物,并不伤人。而职业海盗,他们在海上以抢劫为生,通过抢劫来牟利。这些人作案手段凶残,不但抢劫财物,而且还杀人毁船,弃尸于大海,无恶不作。所以,如果遇到渔民海盗,那只是钱财损失,不至于有性命危险,而遇到职业海盗,那就性命难保。

开腾楞楞地站在船上,老走水客小声提醒开腾:“镇定,别作声,见机行事。”

另外一个老走水客就跟那几个海盗唧唧呱呱说着些什么,开腾也没听懂,只是觉得心在怦怦直跳,手心冒着冷汗。开腾傻傻地注视着眼前的一切。

经过一番交涉,几个海盗也没抢劫,在船上敲敲打打巡视一番,然后就回到自己的船上,慢慢地离去。幸好,这只是虚惊一场,毫发无损。海盗离开后,开腾才慢慢定过神来。

原来,这几个海盗是马来亚的渔民海盗,他们唧唧呱呱说的是马来语。老走水客用马来语跟他们说,看看船头的标记,这不是商船,而是一艘邮递船,船上载的都是些信件,也没有值钱的包裹,船员都是邮递员。他们看了看船头的特定颜色,然后在船上翻了几下,来证实是不是真的邮递船。当他们相信后,就自己撤退了,临走时还微微一笑,可能表示误会了。

老走水客对开腾说,幸好是去程,如果是回程,那就难说能不能逃过一劫了。

通常,从中国大陆出发的航程,都是些信件和小包裹,并没有值钱的东西。那时中国国内的人穷啊,没有值钱的东西也没有汇款可以寄给海外的亲人,而反而常常要靠海外的亲人节衣缩食寄侨汇和物资回来帮补生活。因而,如果是返航,那就可能有大麻烦。船上会载有海外华侨的汇款和值钱的包裹,如果被抢劫,就要赔得惨。走水客是要讲信誉的,财物损失了,不管是什么原因,即使是天灾抑或是人祸,都要自己全部赔偿。这也是为什么当走水客要有担保人和实物抵押的原因。

老走水客告诉开腾,这种事情经常会发生,航行的时候要多加小心,而遇到海盗时千万别慌张,要见机行事。有些渔民海盗其实并不那么坏,他们只是穷之过,通常他们都只打劫那些商货船,对水客船常常会网开一面,当然打劫水客船的也有可能发生。不过,如果懂得他们的语言,能和他们沟通好,他们也会手下留情。

上了岸,开腾学着去投递信件和包裹。

马来西亚靠近赤道,属于热带雨林气候,终年炎热多雨,气候潮湿,沿海地区还受到西南季风和东北季风的交替影响。开腾身上背着重重的信件和包裹,日晒雨淋地走街过巷不停奔波。开腾感到,这里的天气,比在顺德和新会的夏天更加炎热,日照更加猛烈,通常没走多远,就身水身汗的,热得难受。这个酬志满怀的年青人,这时开始感受到当走水客的艰辛。

走水客找到收件人之后,要核实收件人与寄件人的信息和关系是否一致,才能把邮件交给收件人,不能把邮件随便在门前一丢,走人了事。当收件人收到邮件后,走水客还要记下回邮的信息,表示邮件已收到而且内容无误,回到中国后,要把回执交给投寄人。这才算一宗邮递完成。

这里的华人,大多都能说中文,虽然说的是各种不同的方言,其中说客家话和潮汕话的居多,但这对开腾来说,并不是个问题。可是,那些不说中文的客户,大多都不说英文,而是说着另外一种语言,那是马来语。开腾只能用英文加上各种手势和这些客户沟通。这迫使开腾要尽快学会最基本的马来语。

开腾有着极好的语言天赋,经过一番努力,他很快就掌握了基本的东南亚主要国家的语言,如泰国语、马来语、印尼语、和菲律宾语。开腾发现,原来马来语和印尼语竟然非常相近,可以互通,而说菲律宾语的人很多都能说英文。

 

(根据前辈叙述整理改编,未完待续。原创文章,请勿转载。)

6651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曾在庄里' 的评论 : 暂时改不了,在首页的帖子都不允许更改,要等帖子出了首页才可操作。谢谢你的指正!
6651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曾在庄里' 的评论 : 谢谢指正,将改过来。
曾在庄里 发表评论于
挑个错,不是南太平洋,是南中国海,或南海。南太平洋在澳洲附近。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