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骤然落幕:永别了,亲爱的

打印 (被阅读 次)

七月十八日,我的好友陈敏博士离开了这个世界,她的生命定格在了四十二岁。陈敏走在繁花似锦的夏季,她如一朵怒放的玫瑰,永恒地盛开在我的心里,她将从此超越时光与岁月,永远年轻美丽,灿烂我关于她的所有记忆。

 

陈敏有过靓丽的人生和闪光的名片。她毕业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地球和空间科学系,2001年到美国,在加州理工(Cal Tech)地球物理和行星科学系读博士学位,毕业后到麻省理工(MIT)与莱斯大学(Rice University)作博士后和研究科学家。2017年,她得到密西根州立大学助理教授的职位,并获得了美国自然科学基金的杰出青年基金(Career Award)。陈敏离世前留下遗言,希望她的葬礼同她的婚礼一样,全程在网上直播,她选择在公众的见证下,走完自己尘世上的最后一程。人们在网上悼念这颗学术上的新星,为她的英年早逝唏嘘不止。

 

陈敏生前的同事朋友和学生,回忆她工作中的点滴,她才华横溢,在科研和教学上认真努力,事业上一路高歌。其实,陈敏不仅是位优秀的教授和博导,也是位暖心的朋友和妹妹。几年前,我去密西根州立大学商学院(Eli Broad College of Business, 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参加金融界的会议(Finance Society Meeting), 期间正是中秋节,在本校任教的友人邀我去他家赏月,并同时邀请了他的几位华人教授同事。在聚会上,我第一次见到陈敏,那时她到密西根州立大学不久,在计算数学,科学和工程系以及地球和环境科学系任双聘助理教授(Assistant Professor)。

 

那天陈敏带来一盘冰皮月饼。餐后人们到院子里赏月时,我和她恰巧坐在一起,有机会聊起各自的工作,家庭和业余爱好。陈敏打开手机相册,给我看她四口之家的照片,讲述照片背后有趣儿的经历和快乐的往事。她的手划着屏幕,一张张照片闪过,最后是七月四号国庆日一家人看烟火的照片,我分享着她作为妻子和母亲的快乐,感受到家庭在她心里至高无上的位置,以及她对家人忘我的爱。中秋之夜,月亮又大又圆,仿佛挂在不远处的树梢上,月色下的院子里,我和陈敏一见如故,一起品茶吃月饼,欣赏着天上皎洁的明月,享受着人间圆满的幸福。

 

陈敏感性率真,她说她现在的业余爱好是做饭,因为她的家人喜欢吃她做的食物。她在网上找来各种菜谱,工作不忙时便尝试着做,她调侃自己从前不做饭,毫无烹饪基础,结婚后为了家庭,才自主开发了这个业余爱好。我称赞她带来的冰皮月饼,问她如此晶莹剔透,花纹儿独特的月饼是咋做的。她给我讲制作流程,从月饼模子,馅儿的调制,到烤箱焙烤的温度和时间,怕我记不住,她加了我的微信,把制作方法发给了我。密州的中秋夜,天气有些凉,我穿的薄,微微打了一个寒颤,细心的陈敏见状,起身到她的车里,拿了一件外套要我披上。

 

第二天她到我开会的地方取外套时,因担心我昨晚着凉,特给我带来一盒维生素C和一个柠檬,嘱我泡水喝预防感冒。那天她有两节课,时间紧赶不过来送我去机场,我们相互拥抱就此别过。我送她出来,看着她穿过马路,原以为来日方长,岂料,那竟是我和她的最后一面,我们再见的约定因疫情受阻,曾经设想的未来尚未开始,便已结束。那天我带着她给我的柠檬回家,它温暖了我一路,陈敏如妹妹般的贴心感动着我。三个多月前,密西根大学传来她的死讯时,我正在店里买食品,当看到货架上的柠檬,我忍不住心中的巨恸,泪流满颊。。。

 

陈敏的死因令我痛惜不已。自去年以来,她的个人生活发生了变故,只因她是理想主义者,是唯美并追求完美的人,那变故犹如一座大山压得她难于呼吸。我曾在电话里劝慰并开导她,她似乎释然,我以为她终会把那痛苦的一页翻过去,她终能挺过来,把过去留给过去,让那些美好的继续美好,岂料她却她选择了离开。我多愿时光倒流,陈敏还活着,那样的话,我要拼命阻止她离开的脚步,挽住她的生命,因为生命太宝贵,而人的一生难免会有挫折和不测,我们应该学会接受,接受意外,接受变节,接受努力了却得不到回报,接受人性的残缺,甚至丑恶。

 

人已去,意难平,一切已成千古恨,如今惋惜陈敏的选择已经没有了意义,而我也不能够用笔蘸着眼泪,在此诉说那要了她的命的“虐梗”,因为这不是陈敏想要我做的。冰清玉洁永不染尘的她呀,宁可自己是一朵飘落的花,凄美地凋零;宁可自己是一首婉约的诗,苍凉地感人,所以她选择了她之选择,如一颗闪亮的彗星划过夜空,在璀璨中消失。“伤心千里江南,怨曲重招,断魂在否?” 我只能吟诵这古老的词句,将万般伤悲化作这篇悼文,为了伤逝的陈敏,也为了人间那些为情所困,在痛苦的深渊中挣扎的人,更为了陈敏离世百日将近,我想对她说:

 

永别了,亲爱的!今晚天气微寒,院子里的夏花犹在,空中又是一轮明月。我仰望你曾看过的星空,寻找初见你时你脸上的笑容,还有你留在风中摇曳的身影。。。情景依旧人事已非,只剩古月照今尘,月色中的我,怀念尚未走远的你,以及你短暂的一生:一九七八年九月八日---二零二一年七月十八日。

 

 

 

 

縱橫客 发表评论于
美國的助教授壓力山大,要拿到終身教職,光有才華不夠,每年要出版很多有份量的論文,重要的是拿到funding. 替學校掙錢、爭名氣。否則把你解僱,沒有情面可言。她老公只是博士後,收入菲薄,幫不了她。意大利人風流成性,出軌只是時間問題。這兩條夠過去一帆風順的她受的了!最可憐是這兩個孩子。為了他們,再苦也要活下去。生活不會一直波平如鏡。
恩朵 发表评论于
一个优秀的人突然整个的改变,而且无能为力,那种绝望,只有死亡能够解决
当我的精神医生强烈要求急诊科的医生千方百计地抢救我哪怕最后只是一个活着的躯体。
36个小时以后我活过来了,可是消化不好的我居然把我吃的药都消化了,我面临着从血液中从身体中的全面排毒。。。
我佩服美国的医学
恩朵 发表评论于
作者没有说原因,但是我想这个原因肯定足以改变她人生的,那个梗,很容易让人走向死亡。
我不是还活着吗?当然我没有她优秀,我们不是在一个层面上,但我们共同的都有一个足以改变人生的一个梗。
可千万别说我活着就说我坚强。
TYTOU 发表评论于
冰皮月饼不需要烤箱吧?
ialord 发表评论于
看了文章和讣告,猜个大致情形。这些年来我身边有几个认识的人也以这种方式告别人生。令人痛心。我甚至希望事先有预知和他们谈谈,拉他们回来。读书的终极目标不是做学问或挣钱,而是做一个明白人。特别是不要做亲者痛 仇者快的事情。
mobamo 发表评论于
第一次聽說美國四年前的助理教授居然升級到教授,又升級到美國並沒有的博導這麼一回事
mobamo 发表评论于
第一次聽說美國四年前的助理教授居然升級到教授,又升級到美國並沒有的博導這麼一回事
自导的人生-18 发表评论于
处女座 喜欢追求完美 RIP
岸沚汀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亮亮妈妈' 的评论 : 是的,太可惜的,令人扼腕唏嘘。。。美好的人生刚拉开序幕,便骤然落幕。生命没有回车键,有时一念之差,千古恨。这两年疫情困扰,日子变得不容易,加上个人生活中的变故,悲剧发生。。。

妹妹一定也在大学工作,对学校的情况比较了解, 谢谢分享!
岸沚汀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oldmansea' 的评论 : 没关系,no worries!
亮亮妈妈 发表评论于
她这个年龄如果在Assistant professor的位置上会压力非常大。加上孩子尚小,没有超人的抗压能力会很容易被击垮。如果是在tenure track第三年的话,也是系里评估的关键阶段。一般系里如果不太想留一个人的话,第三年会的评估会写出来。有些看着形势不对就会找下一家,不然到第五年拿不到tenure也得走人。越是大的学校压力越大。太可惜了,孩子还小,希望能有爱她们的人照顾。谢谢你写出她的故事,希望她在天上安好。
岸沚汀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围城里的故事' 的评论 : 哦,谢谢告知!
岸沚汀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严惠姗' 的评论 : 谢谢慧珊,祝安好!
岸沚汀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园姐姐的话充满人生智慧,确实,与生命相比,其它都不重要!
岸沚汀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笑薇.' 的评论 : 是的,正如雅士教授所说,“人追求完美的同时,也必须学会接受生活中的不完美”,因为有时人生会有变数,一生不变,完美如初,太不容易了。
岸沚汀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鸿鹄生而有翼' 的评论 : 她其实是个乐观热情洋溢的人,很好的家庭教养。工作之外,人缘儿也特好。。。她的选择令所有熟知她的人非常非常震惊。只是突然个人生活发生了变故,纠结,不能接受。可能疫情中,见不到父母亲人和好友,坏情绪积压在心里太久,一个坎儿过不去,一念之差。。。
岸沚汀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heidi876' 的评论 : 听陈敏的大学同学说,她上学时非常开朗活泼,歌儿也唱得好,是那种多才多艺,令人仰慕得学霸。
岸沚汀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Ally' 的评论 : Well, 也许世上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本身,包括人的感情,所以必须学会接受变化,move on...
岸沚汀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山韭菜' 的评论 : 谢谢韭菜亲爱的!你的留言也令我有些泪湿。我看到你的qqh了,没事儿,别放在心上。你又有出新书的话,请发个链接给我。take care!
山韭菜 发表评论于
岸沚的博文看得我,泪眼婆娑!有什么能比生命更珍贵?难道不考虑孩子和父母的感受吗?太令人惋惜了!
岸沚汀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oldmansea' 的评论 : 谢谢,祝安好!
岸沚汀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tst123' 的评论 : 确实让人痛惜!难以相信。谢谢!
岸沚汀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麦姐' 的评论 : 是的,一个那么美好的人儿,突然就不在了。。。谢谢麦姐!
岸沚汀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眸影摇红' 的评论 : 是呀,令人无限痛惜
岸沚汀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heidi876' 的评论 : 同感,如果没有疫情,不是整天只能在家里,身边没有亲近的朋友和父母姐妹,肯定不是这个结果。。。
岸沚汀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她2008年博士毕业后,到MIT作博士后,2011年到 Rice U 任“Research Scientist", 2017年8月到密西根。。。

岸沚汀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江南雅士' 的评论 : “人追求完美的同时,也必须学会接受生活中的不完美” 是这样,因为生活中难免会有意外, 有不完美,必须学会接受,学会无论发生什么都要/也能接受。
岸沚汀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妈妈的故事' 的评论 : 确实,人生骤然落幕,孩子没了母亲,一切好像噩梦一般。。。
岸沚汀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Highage' 的评论 : 谢谢到访,祝好
岸沚汀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竹野' 的评论 : 生命只有一次,太宝贵,所以不能放弃
岸沚汀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是这样!假如过了这个坎儿,再回头一切都会风淡云轻,可现在没有假如了。。。
岸沚汀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林海平兔' 的评论 : 悲剧性的结局
岸沚汀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弄弄说的对,这也是我难过不已的原因, 如果不是疫情,能亲自帮她过了这个坎儿,也许。。。
岸沚汀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江南一朱' 的评论 : 是呀,非常优秀的一个人,多才多艺。。。
江南雅士 发表评论于
一颗学术上的新星,如此美好的人生骤然落幕,令人嘘唏不止。。。确实,人追求完美的同时,也必须学会接受生活中的不完美。问好汀兰。
严惠姗 发表评论于
惋惜。估计是抑郁症吧?
围城里的故事 发表评论于
她在领英上还有用户号呢
Dalidali 发表评论于
您的博文里说:”自去年以来,她的个人生活发生了变故“!也部分解答了我的另一个疑问。
-----
她来美16年(博士毕业大概9年)后于2017拿到Michigan State Tenure track 的助教职位,从拿到助教职位到她去世前的3年多里,她的工作应当很忙很忙! 如果再有"个人生活发生了变故", ...!
RIP!
Dalidali 发表评论于
'简翎' 之前写了博客,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78495/202107/36224.html。

我读完”简翎“的博文后有许多疑问,您的博客解答了一个疑问,谢谢分享!
中国科大毕业后2001来美,2008博士毕业开始做博士后等,2017年拿到Michigan State Tenure track 的助教职位......!
RIP!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她的决绝而去给所有做父母的提出一个重大课题,爬藤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培养孩子的坚强毅力,斗志和勇气,禁得住摔打和磨难。
笑薇. 发表评论于
惋惜!! 一个年轻的生命! 同情! 有你这样的朋友,对逝者也是安慰!! 看来学会 problem solving 很重要。
鸿鹄生而有翼 发表评论于

太遗憾了,这么美好的一个生命。 不知到是从小家庭不幸福,感情突变触发了她的绝望感,还是因为从原生家庭到恋爱都顺利,没有受过感情挫折,一个坎就过不去。因为感情就求生欲望这么不强烈,她还有孩子和好工作呢。像她那么优秀的女子,在美国离婚带孩子也找得到很好的爱人。

heidi876 发表评论于
其实,只是这一段时间的无比痛,如果有家人和朋友紧盯着,熬过去了之后就慢慢走出来了,回头一看是用别人的错误惩罚了自己。真的不值。没有经过的人是不会体会的。她是78年出生的,应该是看的开的,比起60后和之前出生的人。可能科大毕业的人比北上广学校毕业的要正统。
眸影摇红 发表评论于
姐妹情深。。唉,太可惜,正直英年,还有一双儿女啊。要是战胜了心中那个魔就好了。逝者安息!
麦姐 发表评论于
情深意切的文,太可惜了,希望天堂没有烦恼。RIP。
tst123 发表评论于
情真意切。文章写得好感人!这么年轻有才华,太可惜了!
oldmansea 发表评论于
逝者安息。刚才跳出来4个问号,不知何故
oldmansea 发表评论于
逝者安息????
Ally 发表评论于
太可惜了。不想猜,但愿不是因为渣男。
妈妈的故事 发表评论于
太可惜啦!还有失去母亲的2个孩子,该是多么忧伤。。。
Highage 发表评论于
有教会帮助没有?
竹野 发表评论于
可惜了,什麼人值得你捨去自己的生命
竹野 发表评论于
可惜了,什麼人值得你捨去自己的生命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聪明又温暖的理工才女,可惜没有再坚持一下,为了俩娃也要硬挺,再回头,也无风雨也无晴。
林海平兔 发表评论于

无法弄 发表评论于
可惜她要是坚持一下,熬过这个坎,就会淡忘她认为的大难了
江南一朱 发表评论于
真性情的女子,英年早逝,可惜。人生变故,扼腕叹息。
岸沚汀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是呀!我一直恍如梦中,今天才能写这篇悼文。
岸沚汀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是的!悲伤难过。。。
BeijingGirl1 发表评论于
还以为我的沙发呢。 才女啊, 这么年轻。 真可惜。 问好汀兰。
晓青 发表评论于
太可惜了,还这么年轻。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