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里有什么“江习斗”?不过都是习大的奴才

不惭报国无长策, 唯好含饴弄外孙。 向晚几杯醇白酒, 老妻风韵尚犹存!
打印 (被阅读 次)

    台湾《自由财经》发表文章《反习势力大反扑 新四人帮将接管中共?》,7月18号,中国流亡大亨郭文贵又爆新料,江泽民、曾庆红、王岐山、韩正等反习势力已经大集结,对习近平展开全面反扑,而习近平身体状况不佳,恐撑不过20大,以曾庆红为首的“新四人帮”,极有可能将成为中共的实质掌权者。他认为,习近平在未来两年之内将受到严峻挑战,很可能失去权力被整下台。

    从各方面分析判断,郭文贵利用海外舆论喜欢渲染江习斗,把什么都塞进中共内斗这样一个大筐的特点,投其所好,制造出这么一个大神话。我们不是不能说中共内斗,而是要有分析,有明确的分析论证,起码有着基本的论据支撑,能够自圆其说。

    郭文贵的说法,总的来讲,应该与事实不符。首先习的领导地位不可动摇,说“对习近平展开全面反扑”,危言耸听,言过其实了。习近平的权力基础,已经深入党政军,特别是军队已被其牢牢控制,掌握了中共最高绝对权力,任何人都无法取代。看热闹的不嫌事大,郭文贵有恃无恐,已经看准了海外舆论的胃口,说习近平来日不多,这话在海外很有市场。

    第二,所谓的江习斗应该也是子虚乌有。海外舆论特别喜欢“江习斗”的说法,应该是受了法x功媒体的影响。法x功媒体痛恨江泽民,认为他祸国殃民,因此宣称凡是中共现任的领导人,不论胡锦涛,还是习近平,都以抓捕江泽民为最高责任;中共的政局永远处于抓捕江泽民的前夜,创造出这样一种政治神话,当然这是与事实豪不相干的臆测。

    凡是从中国出来,稍微有些政治常识的人都清楚,江泽民与习近平一个第三代领导人,一个是第五代领导人,他们都是中共的领袖,具有承先启后的血脉关系,彼此政治利益相关,没有权力争夺的强烈动机,不可能视若仇敌,水火不容。没有江泽民点头,习近平不可能被提拔到今天这个位置;没有习近平的忠心维护,江泽民及其全家早就被政治风波和舆论波及,不会到今天江泽民家族还固若金汤,受到舆论上、政治上特别保护。

    事实上,习近平能够达到今天这个权力的顶峰,其实主要还是得到了昔日太上皇江泽民的鼎力支持,才能扫清道路,取得核心地位,拥有了在党内说一不二的绝对权力;没有江泽民,凭习近平自己的能力和实力,是不可能干倒周徐令薄,进而取得反腐重大进展,令所有各派系大佬,所有元老俯首称臣,从而获得空前的权势。而习近平报答江泽民的恩情,江家利益得到彻底的保障,成为反腐的真空地带,都是有迹可循的。这与邓小平生前不惜出卖多年忠心耿耿的杨家将,扫清障碍助江泽民掌牢军权,并进而终身掌握绝对权力的戏码一样,无非是希望自己身后,自家家庭子孙仍然受到保护,不会被未来执政者反攻倒算,陷入不测之祸。而这一点,也被法x功团体视为禁忌,否定江泽民在中共政治中的决定性影响,宣称胡锦涛、习近平就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天生神力,大权在握;江泽民处心积虑,想搞垮这几个中共领袖,因而被视为眼中钉,必欲抓之而后快。总之,对江泽民的偏见,造成了法x功乃至海外舆论对中共政局的误读误判。

    江泽民的垂帘听政最终结束于2017年底与2018年初,以习近平调空军乙晓光掌控的中部战区40万野战军,进入北京为标志。从各方面情况看,这个调兵的大动作应该是江习事先协调好的大动作。因为在此之前,江泽民的军中心腹贾廷安上将已然退休,平安着陆;掌控8341部队的警卫局第一书记由喜贵上将也已离职,中央警卫局最终门户大开,迎接野战军进城。其余的亲密心腹周小川、孟建柱等都得到了最后的安置。江泽民已年逾九旬,再也无力控制局面,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一辈子掌权,总的有个最后的了结,习近平已然羽翼丰满,早退下来,最终交权习近平,时机成熟,不能再拖了。

    我们可以看出,海外媒体宣扬“江习斗”是很乏味与没有想象力的政治口号,是不了解真实情况,缺乏判断力的借口。从另一个角度讲,鉴于江泽民自从1989年掌权,并于2002年开始垂帘听政,一直到十九大的2017年,光党代会就开了七界,所有当今政治势力派别,都是江泽民提拔的,都处于江泽民门下,不论江系上海帮,或是曾庆红系,还是王岐山的党羽,甚至包括团派,广义上都属于江泽民人马,不属于江泽民总派系的其他势力早已死光绝迹。说习近平抓江派,只不过是一种托词,看似那么回事,实际上都是无稽之谈,因此我们说“江习斗”实际上就是无中生有的事,不过是为了填补海外舆论的想象而已。

    所以我们分析当前的中共内斗,应该视其为各派系之间的争斗,是习近平下属各派之间的内斗,他们都应视习近平为共主,其目标无非是搞掉对立派系,争取最高领袖习近平赋予更大的权力,获得习近平的最大信任。

    目前中共高层政治派系,也是继承了以前江泽民垂帘听政的体制,演变发展而来。主要有三个,习近平之江新军,王岐山派系,以及曾庆红的第三种势力。对此,限于篇幅,我想在下篇文章再展开论述。

一唯 发表评论于
习权斗拼命无人敢惹,但习能力有限,用的是老办法,形势下行,最后累死。
shenyang1966 发表评论于
这才是明白人!
兵团农工 发表评论于
感觉博主是体制内出来的,说话靠谱。


江郎山闲话 发表评论于
官场复杂,中国的官场更复杂。谢谢博主的分析。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团派在低谷。“习近平之江新军,王岐山派系,以及曾庆红的第三种势力。” 习的势力独大。
小酒虫 发表评论于
说的非常对,那些误导的人,都是骗子,杂志,傻子。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