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瑞疫苗对Delta突变株的有效率是39%还是88%?

打印 (被阅读 次)

根据最近的新闻报道,以色列的试验显示辉瑞疫苗对抵抗Delta突变株的感染只有39%的有效率。这个新闻经媒体喧染和各方人士的过份解读后弄得人心惶惶,我们需要稍微仔细分析一番。

先说点好的消息,那就是英国研究辉瑞疫苗对Delta突变株的试验。这些结果来自英国的相当于美国NIH的国家机构的报告,他们的结果早就在媒体里展现过,现在发表在最具权威的《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我们不应该相信那些网上的传言,必须关注在权威杂志上发表的科学论文,因为大部分的科学家都是面对事实和凭着良心写研究结论的。

英国科学家发现,注射辉瑞疫苗一针和二针后对Delta突变株的有效率分别是30.7%和88%,牛津疫苗在一针和二针接种后的保护力分别为25-35%和67%。牛津疫苗主要是在第二针比辉瑞差很多,质量是一个方面的问题,我猜测腺病毒载体的免疫排斥效应是可能的部分原因。他们的结论是对于抵抗Delta突变株,二针疫苗接种非常重要,如果只注射一针的疫苗,它们的保护力都相当低。

我们可以看另一个图,英国新冠疫情第三波的50天后的感染人数与第二波几乎相同,波形也类似,具体第三波还更陡些。但是第三波的死亡人数则几乎没有什么增加,大家可以看图右侧的曲线,与第二波绝然不同,这就是疫苗的作用。也就是说,英国的疫苗接种,注意主要还是质量不太高的牛津疫苗,虽然对抵抗Delta感染的效果不佳,但是对防止死亡仍然很有效。

根据以色列健康部门的数据,辉瑞疫苗在预防Delta突变株感染方面只有39%有效,防止有症状的感染也只有41%,但是它们在预防住院和重症的能力很好,分别为88%和91%。我没有查到原始的论文,但是这个39%的有效率是指的几个时间段的综合指标,今年1月和2月份接种的保护率只16%和44%,3月和4月的保护率则都还可以,分别达到67%和75%。

在我看来他们在资料分布如此大的情况下,以39%总体有效率向外面作为头条公布是不恰当的。我不敢肯定这是否为辉瑞与以色列协作的举措,考虑到辉瑞公司的犹太总裁和辉瑞游说过美国FDA和CDC希望打第三针的事实。

这是以色列在6月20日至7月17日的测试结果,他们发现在今年1月份的疫苗接种5-6个月后的保护力奇低,这可能与血清里的抗体滴度降低有关。以前的研究发现疫苗接种6-9月后,抗体浓度会下降,可能降到了不能防止健康人成为无症状感染者的浓度。当机体查觉到病毒入侵后会迅速诱导记忆B细胞和T细胞反应,虽然很快但是毕竟需要时间去合成蛋白和增生T细胞。免疫记忆反应能够阻止感染者发展成为住院和重症,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看到的很多突破感染者,即使出现症状也是轻微的感冒症状的原因。

我开始无法解释为什么英国突破感染这么高,他们7月19日才全开放,比美国CDC放弃口罩令晚多了。我现在还是倾向于从疫苗中找原因,我看了英国接种各种疫苗的比例,相当地混杂,牛津疫苗最多达24%,辉瑞不到10%,还有Moderna和其他疫苗。英国民众接种的疫苗质量比美国的差,这样可以部分解释为什么英国新病例的比例超过美国。

至于为什么以色列那么高比例在疫苗接种者中发现新病例,现在解释起来似乎只能从数学入手。因为大部分人都接种了疫苗,所以现在感染的人也应该是接种的人群。

根据以色列政府对各年龄段的数据分析,注意表格最右边是各年龄段的疫苗接种率。如果仅看新病例,以色列确实是78-95%左右的新病例来自疫苗接种人群,因为他们的79-95%的人已经接种了。

需要说明的是,这不是突破感染率,而是感染人数占接种和未接种人数总和的百分比。我们不能仅看百分比,还要看绝对病例数。以色列仍然是抗疫优等生,他们的曲线几乎是平的,不像差等生的英国,以及科学先进但是民众不听话的美国。

如果Delta突破了辉瑞疫苗,一个刺激的抗体是恢复期病人四倍的优质疫苗,那么现在所有的疫苗都会面临考验。科学家研发广谱和全能新冠疫苗的努力一直没有停止过,需要挑选预测的突变株到混合的疫苗中,希望科学家的步伐能够跟上新冠的突变。

我对战胜Delta突变株的信心还是蛮大的,原因是现阶段疫苗仍然有效,再加上它们的毒性没有增加。

X723 发表评论于
中國大陸的興科疫苗的有効率有沒有統計?
雅美之途 发表评论于
回复 'nightrider' 的评论 : Sorry, I don’t have.
新游客 发表评论于
不反对打第三针,或每年来一针,只要有效就行。每年打流感疫苗还会照样得流感呢。
keke06 发表评论于
两眼紧盯疫苗来对抗这个疾病的思路是狭隘和不可取的,虽然疫苗有一定的作用。你会发现,突破感染的人群拥有同样的健康状况:高血压,糖尿病,肥胖,其他心血管病,还是那样的一群人。媒体会渲染得重症的都是没打疫苗的,但忽略(很可能是有意地)掉另外一个基本事实,那就是这些人的基本健康状况:甭管甚麽病,他们都有全身性的慢性炎症,譬如说肥胖。这个病毒明显地是要“欺负”老化的器官,所以老年人是重点,但很多年轻的也逃不掉,因为他们因为各种慢性病内脏器官提前早衰了。而这些个慢性病中的绝大部分都是可以预防的,无非是吃的健康,睡得着觉,腿脚勤劳,戒除不良嗜好。可是有谁在“推”这些事?
枕寒流 发表评论于
三次以上注射疫苗来持续维持体内新冠抗体高滴度是现实可行,值得追求的目标吗?
nightrider 发表评论于
Do you have any data on Moderna?
voiceofme 发表评论于
对以色列的数据没有讲清楚。最新的文章说39%抗感染,是说接种6个月后抵抗感染下降了吗,还是39%包括了一,二月的感染的收据?即使包括那很早的两个月数据,那时候接种率低,但抗感染率是被接种人数NORMALIZED的。
行道堂主 发表评论于
过半年再补打
大号蚂蚁 发表评论于
信则灵了
Mudan20 发表评论于
根据媒体报道,完整地说,以色列的辉瑞有效率数据是39%抗感染、88%抗住院、91%抗重症。我的解释是,以色列人因较早打疫苗,抗感染的IgA粘膜抗体降低了,而抗重症的IgG体液抗体还有不少。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