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龙为何关闭精英学校ENA?

这是国华对读过的书,看过的电视/电影,听过的音乐,访游过的地方,和经历过的事物的感想或点评.
打印 (被阅读 次)

世界知名高校中,广为人知的是美国的哈佛、耶鲁,英国的牛津、剑桥。法国当然也有同样历史悠久,人才荟萃的名校,但国家行政学院这所名不见经传,仅有几十年历史的学校,却是最为法国知识分子看重的一所。根据2013年《泰晤士报高等教育排名》(The Times Higher Education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法国国家行政学院列为世界第六。可就是这样一所法国屈指可数、世界排名前列的知名高校,今年的4月8日被正式撤销了。这是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在4月8日正式宣布的。

国家行政学院

国家行政学院(Ecole Nationale d'Administration,简称伊娜(ENA),是一所位于斯特拉斯堡的小型高级公务员进修学校(下图 structurae)。国家行政学院是根据法国政府1945年10月9日政令创建的公共机构,隶属于总理办公厅。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时任法国总统戴高乐将军决定成立一所培养行业精英的学校, 以确保法国社会在政治领域有一支任何力量无法撼动的强大的中坚力量,不间断地拥有一批德才兼备、完全忠诚于法兰西共和国价值观并具有欧洲及全球视野的后备军。选择性、通识性和少技术性是国家行政学院的特点。选择性意味着对学生选拔极其严格 – 报考者只有通过严苛的考试才能进入国家行政学院。

国家行政学院考试分笔试和面试,由170名招考评审委员负责选拔学生。笔试包括五门课程——法律、经济、公共权力机构解析、社会问题、公共财政问题,每一门考试要在3到5个小时不等的时间内完成一篇小论文。进入面试的候选人则需面对评审员回答欧盟、国际、个人背景等方面的各种挑战性问题,还要经历集体互动测试、外语口试的折磨。据说这其中的面试是最令人恐惧的部分,考生会被要求谈论一个围绕技术、政治,甚至是电影类的特定话题。“这是考试中最紧张的时刻之一……他们必须拥有非常广泛的知识储备。”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的人类学家艾琳·贝列尔(Irene Bellier)表示,为了考试人们经常要训练好几年的时间,“你需要充分展示自己,有点像是在表演,但学生们又不是演员,所以场面通常非常紧张。”

每年国家行政学院的成百上千的报考人中,包括巴黎政治学院(下图 STUDY ABROAD)、师范大学校等法国名校、和其它大学的毕业生,以及更多的有8至10年工作经验的40岁以下的名校毕业生(中国大陆的中央党校在这一点上是不是与国家行政学院类似)。通常,只有大约10%的申请人能通过最后的筛选。国家行政学院学制总共27个月,包括15个月的在校学习,和12个月在法国和外国的高级职能部门的实习。课程结束时,他们会根据在校学习和职能部门的实习成绩得到自己的排名。而这个排名决定了毕业生可以申请的工作类别。如果毕业生排名高的“学霸”,她/他可以申请,并很可能会得到法国行政法院、审计署等最抢手的好职位,而那些排名靠后的毕业生则可以进入普通些的公务员职位。在学生甄选,以及毕业/结业后的工作去向方面,中国大陆的中央党校是否近似法国国家行政学院,即录取已有若干年从政经验的年轻官员,定向培养政府精英。

法国现行共和政体制度的政权,是1958年10月4日由夏尔·戴高乐(下图 amazon)主导的法国第五共和国宪法施行后建立,故称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现任第五共和国总统马克龙是过去六任总统中第四位从国家行政学院走向总统大位的——他的三位校友及前任分别是瓦尔·瑞吉斯卡·德斯坦(Valéry Giscard d’Estaing),雅克·希拉克(Jacques Chirac)和弗兰索瓦·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国家行政学院在法国政治经济生活中的影响从以下数字可见一斑:自1945年以来建校后,三分之一的法兰西共和国总统都是国家行政学院毕业生;毕业生中有7位总理以及众多部长;此外,国家行政学院毕业生中还出了无数的商界巨头和外国元首。

撤销国家行政学院

戴高乐当年创校的初衷是希望能争取用人唯贤,招生民主化,培养有能力,而非有关系、个人背景、家族功绩和财富的法国公务员。但研究显示,很多国家行政学院学生的父母常常本身就是高级公务员或者大公司的总裁。现总统马克龙的经历可以说是很有代表性 - 马克龙出身于法国北部城市亚眠(Amiens, France),父亲是一名大学教授,母亲为医学博士。他高中就读于当地有名的私立学校神意中学(Lycée la Providence)和意味着一只脚已经踏入了名(大学)校的亨利四世中学(Lycée Henri-IV)。大学则在培养精英的“大学校”体系中的巴黎政治学院学习公共行政学。国家行政学院学生中,真正来自低阶家庭的学生少之又少。曾经在国家行政学院学习,现在也任职于这所学院的让-米歇尔·埃梅利-杜桑斯教授(Jean-Michel Eymeri-Douzans)说,“它是一所精英学校。”

类似的成长背景让人们不知不觉中形成“圈子文化”,讲究同门同道,产生“门第观念”。虽然20世纪末时,法国高等教育即开始普及化和社会化,但同样的大学毕业生会因为毕业于不同的大学而命运迥异,于是便滋生出“龙生龙,凤生凤”的(学历)血统谬论,给裙带关系大开绿灯。如1978-1980年这一届的同学中(下图1 网易),奥朗德后来成为法国总统(下图2 FRANCE 24),多米尼克·德维尔潘(Dominique de Villepin)当上了总理,奥朗德的前女友塞格林·罗雅尔(Ségolène Royal)在2007年总统选举中闯入最后一轮,虽然最后输给了萨科齐,但一直在政府担任部长等要职;还有亨利·德·卡斯特(Henri de Castries)后来坐到了全球最大保险集团安盛公司(AXA)CEO的位置。这正是为法国民众所诟病的以行政学院为代表的精英学校、马克龙总统不得不推进相关改革的根本原因。

包括国家行政学院毕业生在内的法国的精英们也看到了改革的需要和必要。2002-2004届毕业当天,排名第一的玛格丽特·贝拉尔(Marguerite Bérard) (下图 网易),在跟校长握手后,一反惯例的没有领取她的成绩,而是将一份长达20页的文件交给校长。文件题为“国家行政学院:改革的紧迫性”,由134名同学中的132人签名,包括排名第五的马克龙同学。文件根据该届同学的学习、观察和政府实习经历,详细论述了学院的种种不足,呼吁学校改革。

2019年1月,“黄背心”运动(下图 Getty Images)已经在全法蔓延开来。斯特拉斯堡的“黄背心”们的抗议游行一直进行到国家行政学院的门口。抗议者们认为,国家行政学院毕业生的发展轨迹证明,法国向上社会流动的大门早已关闭。自此“取缔国家行政学院”进成为“黄背心”运动的诉求。他批评学校招收的工人阶级学生比上世纪末要少。2019年2月,马克龙总统表示,法国的“社会电梯”(sociallifter)——即来自较贫穷背景的人升迁到显赫职位的过程——比50年前效果差。2019年4月,马克龙在公开讲话中提出了要关闭国家行政学院。2021年4月8日,他最终正式宣布取消国家行政学院。这时,他的民意支持率徘徊在37%左右,通过这一决定,马克龙希望能够与“人民”重新建立联系。因为他明(2022)年将参加总统选举。

参考资料

文翰. (2019). 精英官僚领导不了法国人民.  搜狐. 链接  https://www.sohu.com/a/313956084_354194

全现在APP. (2021). 马克龙对母校痛下杀手,但这改变不了只有精英才能做官的法国现实. 网易. 链接 https://www.163.com/dy/article/G83RLFL50534MZG7.html

AFP/The Local. (2019). What is ENA and why is Macron scrapping it? THE LOCAL. 链接 https://www.thelocal.fr/20190425/what-is-frances-elite-college-ena-and-why-would-macron-want-to-close-it/

BBC. (2021). ENA: Macron scraps French leaders' elite training school. 链接  https://www.bbc.com/news/world-europe-56674726

Dodman, B. (2021). Macron announces closure of ENA, the elite ‘school for presidents’ that France loves to hate. FRANCE 24. 链接  https://www.france24.com/en/france/20210408-macron-announces-closure-of-ena-the-elite-school-for-presidents-that-france-loves-to-hate

Wiki. (2021). École nationale d'administration. 链接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3%89cole_nationale_d%27administration

国华P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古树羽音' 的评论 : 显然,各国都有自己的"黄埔军校" "中央党校"培训接班人。确保事业后继有人,兹事体大。

"日本的松下政经塾有些近似,但是企业办的。培养教育出日本政治及财经界的众多領袖人物,对日本現代政治有很大的影响力。感谢分享。"
古树羽音 发表评论于
日本的松下政经塾有些近似,但是企业办的。培养教育出日本政治及财经界的众多領袖人物,对日本現代政治有很大的影响力。感谢分享。
国华P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井观天' 的评论 : 高卢雄鸡一直以来自视甚高,所以处处与众不同。

"法国有一些国立专科大学,确实与多数西方国家不同。中国的国家行政学院大概是以法国这个为蓝本的。"
井观天 发表评论于
法国有一些国立专科大学,确实与多数西方国家不同。中国的国家行政学院大概是以法国这个为蓝本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