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战能决定中美竞争的胜败吗?

打印 (被阅读 次)

拜登政府把包括新闻自由在内的美国价值观视为治理国家、指导外交政策的关键。但其面临的一个最大挑战是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一方面在国内各个领域实施前所未有的严厉控制,另一方面在国际上充分利用美国和西方提供的自由环境肆意破坏现有的国际秩序。

周三(4月28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与外国媒体记者就新闻自由等问题举行线上圆桌会议。他指出,美国真正关切的是中国对内对外采取的截然不同的“两手策略”。布林肯指出:“北京通过国营媒体企业和平台在海外进行宣传和造谣,其目的是在一定程度上干涉或破坏民主,而同时又在中国限制新闻和言论自由。”目前美中双方媒体的布局是很不对等的。中国利用美国的自由空间这是肯定的,到美国来把他想散发的信息用自由的媒体把它散发出来,自由世界的自由媒体当然允许,这是自由媒体的本意。而相反的你要是美国的《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到中国把它的信息散发到中国去,那是根本不可能,根本不可能。所以,这是个绝然不平衡的一个情况。

美国在其最近通过的法案《战略竞争法案》中,就提出“每年拨款3亿美元成立‘对抗中国影响力基金’,并资助媒体对抗假讯息,投资能避过言论审查的技术”,是为了打破中国的互联网长城。美国也开始相信,新闻战是决定中美竞争的最重要的战场,而在这场战斗中,美国占有更大的优势。

无论你对美国有多大的不满,但其言论自由是得到保证的。在微信群中,有个同学质问我,你在美国敢说政府的坏话吗,你只有胆呆在美国骂中国。但对于这个问题,所有在西方国家的同学都给了一个肯定的回答,你呆在美国骂美国总统,骂得再难听也没事,也绝对不会出现你透露了总统女儿长什么样被判15年徒刑的事,你挖出总统的情人,即使是错的也没事。

另一个同学用发生在美国的事来驳斥:你说中国搞种族灭绝,你美国不是灭绝了印第安人吗?你说中国搞奴役,你美国不是欺负黑奴吗......这些事都发生过,但中美的区别是,美国对这些问题没有搞文字狱,你可以在教科书上,文献上甚至畅销电影上看到这些丑恶往事。甚至一些不明真相的事,也可以自由发表观点,有部叫“华氏911”的电影,就认为911事件是CIA干的,“肯尼迪”电影也认为是约翰逊杀了肯尼迪,这些事都没根据,但不影响这些电影的放映!

相反,在中国,别说那些没根据的事,就算铁板钉钉的历史事实,也不让说。中国学出来的大学生100%不知道64的事,即使一年前中国抗疫的故事,已经有了官方版本,有人把当初网上的消息存在硬盘上,就被判了刑。中国又在搞“反历史虚无主义”的运动,甚至把“污蔑英雄,歪曲历史”当作刑事罪,有人怀疑中国在和印度冲突中死亡的士兵的数量,就被判了刑。

中国这个做法很奇怪。记得邓小平在回答记者关于可不可以写反对共产党文章的提问时,落地有声地回答道,可以,共产党是骂不倒的!在习近平以前的时代,对历史和当权者的负面言论不绝于耳,特别是老江时代,我记得有个买鱼的,见了一条鱼说,不买,这鱼傻乎乎的像老江,至于老江和宋国母的绯闻传得沸沸扬扬,网上到处是他俩仿“泰坦尼克号"搂腰展臂剧照。既未见有人因此被捕,也未见被封的,当然,江泽民的威望也未见受到什么影响。中共承认了文革中的错误,一些反映文革残酷往事的作品都得到共映,这并不影响中共的执政地位。

有人拿苏联崩溃的事,说历史问题的公开化会毁国于一旦。细细分析,也不见得正确。公开斯大林的罪行,是1956年赫鲁晓夫干的,虽然在国际上引起了一些风波,但未影响苏联的发展,苏联以后又生存了几十年。解决了历史问题的苏联,开始了其最辉煌的一段历史。60-70年代的苏联,经济发展,文化繁荣,政治也不那么残酷。总书记勃涅日列夫对一个政治局委员不满,但那人至死,勃也未能将他治罪。政治生活中还是有点民主作风,不是一个人说了算的。苏联的崩溃的主要原因是经济和民族问题,而不是公开化!

自从自媒体崛起后,出现了严重的假新闻问题,这在去年的美国大选期间尤其明显。最后美国各大自媒体集体封了川普的号,电视台也停止播送代表他的白宫新闻发言人的讲话。现在,有人建议美国对中国也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封禁任何中国媒体,对任何亲华言论进行打击。

我认为这不是一个好办法。麦卡锡主义是个教训,那时候美国到处抓共产党,演员卓别林因为有亲共言论被驱逐,无数人被捕,当时当演员的里根也被调查过。这段往事,被认为是美国的黑暗历史之一。记得有个人说过,如果我们为了反对专制,结果自己变得专制,那是最悲哀的!

对于故意散布的虚假信息必须加以控制,但是,要控制这个局面,不是不让它发言,是让他发言,然后拆他的台,让大家知道这是说谎。以后他继续说谎的话,美国和世界老百姓会对他有一种免疫力,知道这个很可能是胡说八道。这个方法我觉得比禁止他说还更好。这个方法不但适用于国内的假消息,也适用于国外的宣传!

用严禁对手说话的方法,反而让听众产生好奇心,想尽方法去听对方的说法,千辛万苦听到了就信以为真。更差的办法,就是故意隐瞒自己的坏消息,一旦被人揭露,读者还从多方来源得到证实,那更破坏了自己的信誉。

中共这样做,技术上自以为得计,但其实是处于劣势的。自己那些真实的黑暗历史一定要藏着掖着,因为它们是真的,让人知道了,还得到多个来源的证实,这样就严重打击了其宣传机构的信誉,以后再说什么事,真的别人也不信了。比如64,从来不知道此事的中国留学生从国外来源知道了这件事,有图有真相,他还会再相信中国的宣传吗,就像赵婷那样,在2013年一段接受美国电影杂志《电影人》(Filmmaker)的采访中,赵婷回顾自己的童年时表示,当时的中国是“一个遍地谎言的地方”。因为这件往事,荣获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的中国的骄傲,一夜成了中国的耻辱。这样做,能给中国加分吗?

而美国,真因为其一直秉持的新闻自由的原则,人们对其是有更大的信任度的。一个新闻,允许多家报道,有时观点南辕北辙,但读者可以利用自己的常识,综合不同来源的观点,从而得出自己的观点。这也是英美法庭的陪审员实践的基础。这样得出的结论,虽然难以说是100%的真相,但是实践中最接近真相的东西。

因此,美国正确的做法,应该不禁止,但限制中国媒体在美国的运营。限制的地方,是不允许其采用恐吓等方法控制美国的作者和读者。比如有人威胁某作者,如果再写某些内容的文章将被中国惩罚,这是要限制甚至治罪的。同时,应该采用技术性手段,打破中国的互联网长城,让消息渗透到中国。马斯克的星链,谷歌的星际网,如果成了,中国现在的金盾长城就成了一堆废铁,必须得耗资巨大去构建新的长城,劳民伤财还不一定成功,那才是最有力的攻击手段!

布林肯国务卿在圆桌会议上指出了在对待新闻自由上的“两个不可持续”,即,中国的政策与西方世界的做法“完全不对等是不可持续的”;而中国的媒体可以“在自由和开放的媒体环境中运营,”同时却“拒绝让其他人受益,实际上也是不可持续的。”

 

美国如何应对北京对内对外截然不同的“两手策略”确实是美国面临的一大挑战。外交关系协会东南亚问题资深研究员约书亚·库兰兹克(Joshua Kurlantzick)在特朗普政府把中国国营媒体定为外国使团后撰文指出,“对中国官方媒体采取如此强硬的措施可能适得其反。华盛顿可能夸大了中国官方媒体的影响力,并且有可能冒似乎不关心新闻自由、不要建立一个开放社会的风险。”

我认为,新闻战并不是决定中美竞争的决定性方面。但如果一定要打的活,开放是战胜封闭的不二法宝!

全球战略 发表评论于
Do governments and the public in the West really have stomach for censorship? If so, who should do it---governments or firms? According to whose rules? In the absence of government actions, social media firms had to take the matter into their own hands. In response to the assault on the US Capitol on January 6, 2021, social media firms such as Facebook and Instagram, Google-YouTube, Reddit, Snapchat, and Twitter all suspended the accounts of Donald Trump and his allies. It was unprecedented for private firms to impose censorship on a sitting president. Worldwide, Facebook employs 7,500 content reviewers, working in 40 languages. The mandarins in Beijing would smile at such “content reviewer” positions, which would be called “censors” there.
井观天 发表评论于
赫鲁晓夫清算斯大林,虽然当时没导致苏联的危机,但九十年代新旧帐一起算,苏联就悲剧了。邓否定文革,但不清算毛,就维护了中共的合法性,六四就没倒。我写的《清算的艺术》分析过这个。
红米2019 发表评论于
我国内老娘90了,近一年学会了用手机,天天看她老姐妹转发的微信,现在居然开始怀疑新闻联播。我说那国内这言论也还是有一定自由的。
基多山人 发表评论于
新闻战能决定中美竞争的胜败吗?-楼主文章的标题不合适-中美竞争是全方位的,新闻战当然不能决定金融战科技战商业贸易战等的输赢。不要用模糊的文字为北京利用文明社会的 新闻自由,天天发布攻击文明社会人权自由民主价值的 谎言权利站台!过去的八年,用国家财力,北京输出海量的谎言,为当代的马克思主义者习近平歌功颂德,为独裁有理鸣锣开道,在国际新闻界就中国一家独大,而且横行霸道!和平时期宣传第一。北京和文明社会的不平等的新闻交流必须改变-这也是为维护世界和平,和维护世界普世价值的必须!
lzr 发表评论于
"对于故意散布的虚假信息必须加以控制,但是,要控制这个局面,不是不让它发言,是让他发言,然后拆他的台,让大家知道这是说谎。"
说的很好,比如Kraken, 德国服务器,就是让大家知道自媒体是多么的没有下限。我们可能不知道新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如果一个媒体整天传播Kraken德国服务器的,我们就知道新疆的消息大概和Kraken德国服务器差不多。
老同盟II 发表评论于
强盗流氓可以赤裸裸的语言威胁行为强奸,在某些黄皮奴才眼里就是言论自由、言行一致、光明磊落!
周8皮 发表评论于
猪头丙可不是理想主义者。是受旧式家庭和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想毒害的不坚定者,偶尔也会显露出其所受的多年的红色教育,变成共产主义的同情和辩护者。简而言之,一只白里透红的蝙蝠。(狗头)
iced91030 发表评论于
回复 'westshore' 的评论 :

别和老朱争。 老朱是个少见的中国人里的理想主义者。

咱们都看了太多世态炎凉了。
iced91030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朱头山' 的评论 :

您老把共产党想的太好了。

攥紧手里的枪,管住大家的嘴,继续挣你的钱。 三位一体,一个不可缺少。永远不会变。
iced91030 发表评论于
民主是个好东西。可不能耽误做事。 感觉现在美国什么都做不了。就剩下民主了。

今天早上开会,我和另两个division的头头扯皮,最后MD一锤定音,民主可鬼。
朱头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westshore' 的评论 : 你真是到了彼岸,新闻或宣传学的人是要学技术,比如谎言重复一百遍就是真理,技术上这是对的 ,但并不能使谎言成为真理。言论自由的目的是保护平民不受政府或广告的欺骗,美国政府实施言论自由,并不是政府愿意,而是这个体系强迫的。中国政府如果没有一个压力,也是永远不会同意言论自由的。现在面临美国的压力,如果其封锁技术被打破,因为一直以来的欺骗,就会使其失去信用,宣传机构破产。但光信息战并不能使其战败,但至少失去了优势。而中国对抗的方法,恰恰是准许言论自由,言论自由并不会让中共失去政权,这就是本文的一个中心论点
westshore 发表评论于
其实这事情多少应该知道一些常识性的概念,第一个就是西方流行的一句话,truth is the first casualty of war,说明在对立争斗的情况下,不论是什么形式的对立,真相并不是最重要的,那么撒谎,误导,掩盖,就都是具有合理性。而墨菲定律解释了,这种事是一定会发生的,并不在于你是什么社会体系。
第二概念就是perception is truth,这个概念是世界上所有骗子所依赖的工具。当你认为专制体系一定会种族灭绝的时候,自然就会相信新疆在发生种族灭绝,因为那是中国。
并不在乎这个说法全部是出自八个郑国恩采访的在德国的维族人,其中四个是在中国有案底被通缉的。
这些概念是不论政府也好,还是媒体本身也好,处于不同目的操纵社会的基础。有时候也许就是为了卖钱,并没有政治目的。
第三个概念是,不论民主还是独裁,政府做的都是同样的事情,please the mob。
不难发现这三个概念在某种情况下是互相矛盾的,但就看具体如何运用了。美国有一句政界名言,人民都是愚蠢的。
朱头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ree_fair' 的评论 : 现在上网能控制和监控,是因为通过光纤的,入口可以控制,就像有线电话。以后如果卫星网络成熟了,上网就像无线收音机,没有固定入口,要查也是非常困难的。除非让中国网络采用不同的接入协议,那就成了局域网,和世界不接轨了,技术麻烦很大!而卫星技术,从技术角度讲,已经可行了,只是成本问题了。防堵的成本很高,而进攻方也在进步,理论上进攻比防守容易!
Free_fair 发表评论于
我不认为可以打破中国的互联网长城。中国可以直接给浏览禁止网站的人定罪
westshore 发表评论于
这个事情其实是关于强势文化问题,在强势文化下人们是自觉服从主流的,也就是新闻自由的原则其实对弱势一方没意义。
在学校学过information lost概念的人都知道这个特点,我并不在乎你把真实信息,尤其是我政府不喜欢的信息透露出来,但我可以用information lost的方式让人们不去注意,只需要我具有强势地位就可以做到。
这类方式典型的例子就是广告,你会自觉不自觉的相信主流广告。
但如果你不具备强势文化,这种方式就是给他人作嫁衣裳。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主流文化一向提倡公平竞争的概念,有谁认为竞争是公平的?在同样看分数进大学的中国高考体系里,一个北京海淀区的孩子与西部山区的孩子的竞争是公平的?谁具有强势地位?
具体在中国高考上强调公平自由竞争就是虚伪。
同理在新闻自由问题上。而国家的作用是保护资源,包括一切资源,信息也是资源,因此中国这种关于新闻管制的做法就有一定合理性。
回到information lost的概念,指的是当使用大量垃圾充斥时,真正的信息也就被淹没,人们不再感兴趣,放弃自己的思维,只相信政府说的,前提是你认为政府在世界上代表强势,就与你相信名牌产品类似。
如果不信,可以做一个生活中简单的检验,比如有谁认为普通美国人对不论美国还是世界上的事情非常敏感?或者像中国人那样敏感和关心?
没有吧?愿意是什么?
心理学上有关于人们对待信息心理疲劳的概念,information lost就是利用这个概念,而这是任何骗子能够成功的前提条件。
等到中国足够强大,不再担心外来影响,中国人和社会的自我定位就不同了,也会走到这种信息管理方式。这是文化问题,更是经济发展水平问题。
朱头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lao-fei' 的评论 : 英语里,诽谤slander、造谣liar、污蔑demonise、煽动fuel,都有相对应的词,美国人和中国人的差别不大,都是人,你骂美国人的祖宗,他也要和你拼命
lao-fei 发表评论于
由于言论自由,在英语中是没有诽谤、造谣、污蔑、煽动这些词的。美国人没有这些概念。所以蓬佩奥、布林肯等说话时想怎么说就怎么说,美国人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那个小布什时代的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鲍威尔拿着一瓶白色液体,说的啥,美国人也无所谓,随便说。但是中国人不一样,如果你骂他祖宗三代,他会和你玩命。文化,理念,国情不同,无法比较孰是孰非。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