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王朝的那些事(四)!

博文主要是怀旧文章,以及时事评论。谢谢!
打印 (被阅读 次)

红色王朝的那些事儿(四)!

太平湖--老舍最后的归宿!

提起老舍是谁?如今知道他的年轻人,或许不是很多。但提起他的作品“茶馆““四世同堂“和“骆驼祥子“这些名著,名剧来,或许不少人都看过,至少也是听说过!在1966年8月的一天(史称文革中的红八月)身为北京市文联主席,享有极高国际声誉的中国作家老舍,遭到了北京“女八中“红卫兵的揪斗和欧打。当遍体鳞伤的老舍回到家里后,又被妻子冷酷的拒之门外,就这样当一个落难的人失去了家庭这个最后的港湾时,人也就真的生无可恋啦!

红八月那一天的傍晚,老舍一个人来到了积水潭附近的太平湖边,他在湖边坐了整整一夜,最后留下了一地烟头后,老舍便毅然决然的把头扎进了湖水中,太平湖成了他的最后归宿、、、!如今太平湖早已消失不见了。在城市化的进程中,那片昔日的水域已被填废,在原址上修建起了承载着巨大人流的地铁列车站。如今这一切都已物是人非,当年那些欧打老舍的“女八中“的红卫兵,有的变成了身居北美豪宅后院中“摆弄花草“的富婆,有的伴随着“小萍果“的节奏,演变成了跳广场舞的大妈。

回首起往昔的峥嵘岁月:说起昔日的“广阔天地“,这些“红卫兵“们都是“青春无悔“!都是“情系黑土地“!或是“梦回黄土高坡“!就是他妈的没有一人忏悔过,道歉过!当年在“红八月“毛主席在天安门广场接见百万“红卫兵“时,一个年轻的女孩子给伟大领袖戴上了“红卫兵“的袖章,领袖问她:娃娃叫什么名字?她回答说道“宋彬彬“,是彬彬有礼的“彬“!领袖听后对她说到“要武“嘛!从此之后,这个女孩子就改名叫“宋要武“!领袖为自己改名:这是最大的幸福!

红色基因代代相传,生生不息!这个论断:只耍你看看“宁可台湾不长草,也要解放台湾岛“的那些个小兔崽子身上,以及“宁可华夏遍地坟,也要杀光日本人“的义和团后代身上,就能够强烈的感觉到!若从这个意义上讲“文革“就从来没有真正的结束过,一个不懂得反思的民族,一个不能够总结教训的民族,怎么可能会有未来?有的也只不过是昙花一现而已!我越想越觉得冯小刚那一句“危言耸听“的话说的有道理“再来一次文革的话,就不是戴高帽,撅着挨斗了,丫非得弄死你“!

曾有人把老舍的悲惨结局,归纳为他选错了路,如果从根子上讲:这句话说的没有错!做为一个基督徒,是老舍他自己选择了“魔鬼“!是他自己选择的这条不归路!抗战胜利后,中国的著名学者26人受到美国政府的邀请,这其中除了知名的大学教授比如:费孝通,严济慈等人,也还有知名的老舍,曹禺等文学艺术家,他们受邀赴美讲学,同时:苏联政府也邀请了中国的郭沫若,丁西林等左翼知识份子访问苏联,随着二战的结束,东西方的二大阵营己初步形成、、、

到了风雨漂摇的1948年初,那时候共产党已经兵临北平城下,先总统蔣公也展开了与共产党的“抢夺人材“计划,就在蒋先生派飞机到孤城接胡适,要他赶紧南下之时,毛泽东也托人帶来口信,希望胡适留下来,并许诺以北大校长以及北平图书馆长的职务。胡适对来劝说他的人说:美国人来了:有面包也有自由,苏联人来了:有面包没有自由,他们来了:即没有面包,也没有自由!因此:胡适选择了追随蒋公离开大陆,毛泽东得知后对周恩来说道:这个胡适真顽固!

就在与此同时:周恩来也向身在美国的老舍拋出了“橄榄枝“,除了许以老舍丰厚的侍遇外,周恩来还动员郭沫若,茅盾,周扬,丁玲,田汉,冯雪峰等30多人给老舍写了一封联名邀请信,经过特殊渠道将信传递到了这位“中国的托尔斯泰“手中,周恩来总理甚至还搬出了在“抗战陪都“时期老舍在重庆的“情人“赵清阁女士,这个终身未嫁的赵女士,是周总理在“中央特科“时期的老部下,由她给老舍写信“晓之以民族之理,动之以私人之情“!就这样老舍踏上了回大陆的轮船!

不得不承认:在历史的重大转折关头,能够像胡适这样具有远见卓识的知识份子,实在是太少太少啦!而更多的是像老舍这样,被共产党的谎言所“迷惑“的学者!他们从欧洲,美州,大洋洲,匆匆忙忙的赶回来送死,这不仅是他们个人的悲哀,也是中国知识份子的悲哀,更是这个民族的悲哀!

说到这里:我觉得有必要穿插进笔者的一段“心历路程“!在很多很多年之前,当我还是一名小学生的时候(64年)那一年的北京上映了一部新拍摄的电影,名叫“烈火中永生“,当影片演到重庆山城即将获得解放,解放大军马上就要入川前夕,渣子洞看守所的特务们也要对江姐,许云峰执行枪决了,当时电影演到这里时,急的我都快哭啦,解放大军怎么还不快点来呀、、、!

转瞬间时间又过了十几年,也就是上世纪80年代的某一天,那天我正在家看新拍摄的电视剧“上海的早晨“,当剧情演到“华东野战军“就要攻入大上海,就在这即将“改朝换代“的前夕,一群上海滩的民族资本家们正凑在一起,鸡一嘴,鸭一嘴,的争辩着“到底是走?还是留?“的利弊关系,此时已经历经过“文革“的我,急的都替他们直跺脚:傻逼们,还他妈的不快跑、、、!

毛泽东主席与北京市文联主席老舍的留彰!

如今回过头来看看:不得不佩服胡适的前瞻性和抉择。事实证明了他超人的智慧,当年那些还自以为是的讨论“是走?是留?“的资本家们,最后一个个的选择了“跳楼“!那时候任上海市长的陈毅,每天早晨一到办公室就问秘书“今天又有多少空降部队呀“?这下子明白为什么我看电影“烈火中永生“时,与后来看电视剧“上海的早晨“时的反差那么大的原因了吧!我是喝着共产党的奶水长大的,我常说在30岁之前不感谢共产党,那是没良心!30岁之后再信共产党,那就是没头脑!

还有那些“飞娥扑火“般赶回大陆去的精英,他们在随后几十年的时间里受尽了折磨吃尽了苦头,甚至像老舍一样“死无葬身之地“!这其中包括著名画家陈半丁,如果说你不知道这个人?那么你去网上看看他的代表作“赤壁夜游图““莫负此生“你就该知道了,如果说你还不知道?那好:中国人现在不是都认钱吗?那么我告诉你:如今在拍卖会上陈半丁的作品(成交价)就是上亿元!就是这样一个大师级的人物,在70年的1月29日,医院方面以其是“反动画家“为由不予医治,就这样一个国宝级的画家就这样死在了医院的走廊上,这样的名单还有长长的一大串!

我们再将“话题“拉回到老舍身上,接着再说“文革“:1966年8月23日这一天,北京市文联接到了一个电话,说市文化局的造反派小将们要在孔庙里焚烧宣传“封资修“的道剧和戏服,并要在孔庙批斗京剧团那些“牛鬼蛇神“,就这样一群气势汹汹的“女八中“的红卫兵们开来了一辆大卡车,她们押着老舍等一批“反动学术权威“前往雍和宫附近的孔庙去现场观摩,孔庙院里燃起了熊熊大火,京剧团的主要演员都被迫跪在地上、、、30多年后陈凯歌在电影“霸王别姬“中,十分逼真的重现了老舍在孔庙被欧打批斗的场景,而那个逼真的场景,就是根据当事人的回忆再现还原的、、、!

孔庙“批斗会“结束的第二天,老舍就在太平湖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中国文坛的一代大神,就这样画上了人生的句号。老舍的结局之所以如此悲惨,这与他的亲人都变得恩断义绝,不让他进门有着直接致命的关系,亲人的冷漠应该是压倒老舍的“最后一根稻草“!(这样的例子在文革中屡见不鲜,像薄熙来在文革中踢断了他爹肋骨的壮举)老舍在临死之前在太平湖边上呆坐了一整夜,在这一夜里他都想了些什么?没有人能知道,但我写到这里脑海中却突然冒出来老舍写的“茶馆“中的人物,也就是“茶馆“中常四爷说的那一句世纪之问“我爱这个国,可是谁爱我呀“!

在谈到到底是谁?把老舍逼进太平湖这个问题上,历史学者温相例举了二个例子:一个是北影厂的导演李文化,70年代有一部由王心刚主演的电影“侦察兵“就是他导的。李文化在回忆录中说:在文革初期他也被批斗挨了打,他也想不开,但当他回到家后他老伴把他扶到屋里,三个年幼的孩子围在他的身边,哭着,喊着,抱着他,又看到老伴那种可怜他,担心他,想保护他又不知所措的样子、、、李文化说这时候他心里面突然有一股说不出的暖流就涌上了心头,在接下来这2年多挨批斗的日子里,无论遭受到再大的折磨,一想到家里这四口亲人,他说什么也不会再有走“绝路“的念头了!

他还引用了王蒙(后任文化部长)的一句话,王蒙说在“文革“当中自杀的那些人,除了政治上的迫害之外,在家庭中肯定也没有温暖。因为一个人最怕的,是社会压力和亲情的同时冷漠,悲剧往往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发生的,所以不管社会上是怎么样的残酷无情,只耍亲情在这个人就可以依靠这一点点温暖生存下去。然而再看看胡絜青(老舍的夫人)舒乙(老舍的儿子)的所作所为,当自己的丈夫,自己的父亲处於人生逆境时,她的夫妻情呢?他的父子情呢?

当时文联有个作家名叫浩然,是小说“金光大道“的作者,他在“文革“期间是个小红人,这人在老舍遭受到毒打的时候是出面保了老舍的(浩然就住在我哥们“葱头“家的对门月坛6号楼)据浩然讲:在通知胡絜青(老舍的夫人)和舒乙(老舍的儿子)去派出所认领尸体时,这娘俩推托的干干净净“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办“!就这样:他们让老舍真的做到了“尸骨无存“!后来到了“文革“结束后,为老舍召开追悼大会的时候,骨灰盒里只有一个老舍戴过的眼镜和一只老舍用过的钢笔!

在前二集的“红朝往事“中,我们曾谈到过二位“名人“之死,一位是国家主席刘少奇,他获得的补偿就不必细说啦,儿子获得了“上将“军衔,本想还挤身於副国级,只是由於“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原因未能如愿、、、另一位就是“文革“中最早被拿来“祭旗“的北京市副市长吳唅,“文革“结束后吳唅这位曾经“助纣为孽“的帮凶,似乎也获得到了回报!

这位曾经拆除掉了“半个古都“的“明史专家“,主管文物的副市长,除了最早获得平反之外,官方还斥资在清华大学“近春园“的荷塘旁为他修建了一座“唅亭“,这对於在“文革“中惨死的吳唅似乎是某种意义上的一种补偿,那些善於“察言观色“的文人们,为“迎合上意“再一次的露出了他们那无耻的嘴脸,他们捕风捉影的廉价赞扬吳唅,诸如“伟大的历史学家“!“品质永垂青史“!以及“人民永远怀念他“!那么为了保护古都与吳唅“针锋相对“的梁思成,林薇因夫妇呢???

再有令人不可思义的:那就是当年对老舍“孤情寡意“甚至是“恩断义绝“的胡絜青(老舍夫人)舒乙(老舍儿子)这母子俩,“文革“结束后老舍获得了平反,在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位於北京东城的老舍故居,成为了北京市文物局的保护单位,时间到了90年代的时候,又由东城区政府出资修缮此院,并在此基础上成立了“老舍纪念馆“历史的诡异之处就在於:当年对自己亲生父亲“袖手旁观“的舒乙,此时成为了“老舍纪念馆“的馆长,后来四处演讲借着老舍的余晖照耀着自己!

话长字短:请继续关注(红色王朝的那些事)第五集!

老舍的故居!

百万庄大侠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晨兴' 的评论 :
看到了,理解和支持你!
一般来说“五毛“有二种:一种是被“洗脑“给洗残废啦!
另一种是为了一根肉骨头,不得不经常的“汪汪“叫几声,否则会断了狗粮!
这种现象对於个人来说-是悲剧!对於国家来说-是恶性循环的开始!
晨兴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百万庄大侠' 的评论 : 也可直接点击我的账号,然后点击唯一的这篇文章。
百万庄大侠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晨兴' 的评论 :
尝试了二次,均打不开!
晨兴 发表评论于
我引用了博主的贴: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78375/202104/11534.html

请指教!
百万庄大侠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家园赏花人' 的评论 :
对不起:
谢谢你小妹妹,握手!
家园赏花人 发表评论于
大侠,
不是兄弟, 是姐妹。哈哈哈
百万庄大侠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家园赏花人' 的评论 :
致谢赏花人:
你说的太对啦!人性中有“善“与“恶“二个方面!
我们回顾历史的目的,就是为了牢记历史,是为了防止那惨绝人寰的悲剧再一次重演!
谢谢兄弟!
家园赏花人 发表评论于
博主的这个系列写的太棒了。一直都在潜水跟读, 今天浮上来说一声赞!

我觉得人性中有天使和魔鬼两个部分, 大多数人还是天使成分占大部分。但共产党的数次政治运动就是把人性中的恶给发挥到极致, 所以当时的中国大陆也就变成如人间地狱一般。

虽然我很幸运没经历过那个年代, 但每每听父母谈起或是看到文字描述那些生活, 我都能感到切肤之痛, 也为我父母的那代人悲哀。希望我们中国人永远不要再过那种练狱一般的生活。

百万庄大侠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大马哈鱼' 的评论 :
哈哈哈哈-大马哈:
我也曾经听一位对“易经“有研究的人说过:广场上的“纪念堂“正对着宫门,压在中轴线上,实乃是不吉之兆!另外:广场西侧的那个“大坟包“(国家大剧院)更是不祥之兆!
致谢大马哈,你都有“易经“大师的眼光啦!
大马哈鱼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百万庄大侠' 的评论 : 天安门广场的水晶庙,一天不拆国运都好不了。有借尸还魂的,有换湯不换药的。呵呵
百万庄大侠 发表评论于
回复 'UBC混日子' 的评论 :
你说的对:在下一篇“胡风“案的述叙中,老舍的表现,是绕不过去的一环!
致谢光临!
UBC混日子 发表评论于
应该挖一挖老舍在反右时充当绞肉机的罪恶历史,再看文革老舍当肉被绞的惨相。看人要全面。
百万庄大侠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水星98' 的评论 :
致谢水星:
宋彬彬--宋要武,宋任穷还有一个孩子在航天部五院,名叫--宋克荒!
这父子俩的名字起的:任穷--克荒,有意思!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好文!宋任穷之女给老毛戴红卫兵袖章时,激动地跳了起来。我当时看了这个电影。现在她正在美国安享天年呢。
百万庄大侠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致谢王妃妹妹:
我知道文学城最近有活动,王妃妹是评委,大马哈还获了奖,你忙大家的事重要!
愿王妃妹子也获奖!
百万庄大侠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海风随意吹' 的评论 :
致谢海风:
中国的历史教科书,中国的新闻媒体,一直不断的,反复的宣传仇恨教育!党为我们编织了无数的仇恨故事(诸如那个虚构的-白毛女)以及“境内外反动势力“的故事,这种仇恨基因植入了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的肌体,这种“仇恨病毒“会周期性的发作,一旦犯病就是社会动乱、、、
百万庄大侠 发表评论于
回复 'yingjia' 的评论 :
致谢兄弟:
中国历史--像翻拍“历史剧“一样,“文革“刚过去半个世纪,如今就又在翻拍“造神“!又在“定於一尊“的上演,所不同的只是--换了演员而已!
百万庄大侠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致谢菲儿:
这样血腥的故事,对於生活在民主国家的美女来说的确是有些残酷,但这就是历史!
如今:这样的故事仍然在上演,社会环境与党文化的基因仍在,西方的马列洋垃圾,再加上秦始皇的土垃圾,完美的结合起来,就叫“不忘初心“!就叫“重走长征路“!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大侠这个系列我有空慢慢看。最近在王府剑客(我的另一个活动中心)搞活动,忙来着。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好文!谢谢把真实的历史书写出来,让后人知道事实。
yingjia 发表评论于
好文,谢谢分享。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真是触目惊心,谢谢大侠分享,期待续!
百万庄大侠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雨弦' 的评论 :
是的:老舍的确是基督徒,我确认过!
雨弦 发表评论于
读过《四世同堂》,电视剧也看过,不知道老舍是基督徒。如果是,那还是让人挺有安慰的,他只不过歇了地上的劳苦,上帝不会离弃祂的儿女。
百万庄大侠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雨弦' 的评论 :
谢谢你,漂亮小男孩的妈妈!
说句心里话,写这个“文革“系列,心情真的很沉重,同时也很无奈!
看看我朝那位“定於一尊“的所作所为,再听听他说的“不忘初心“!及“不能否定前30年“!再环顾一下遍布华夏的“战狼“,真觉得--这臭包子又离挨揍不远啦!
雨弦 发表评论于

看的真是又气愤又难过…,昨天还跟一个朋友说,很难想象这样的历史还会再重演一次?
会继续跟读,您慢慢写,悠着点儿
百万庄大侠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花似鹿葱' 的评论 :
致谢花姐:
姐说的对,在那个恐怖的年代充满着荒唐,在荒谬的年代里,又把人性中的“恶“--全都给激发了出来,好在我们的后代们--已经远离了那块盐碱地!
百万庄大侠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林向田' 的评论 :
致谢老林兄弟:
你说的对,乔治奥威尔的这本书--难道真的是巧合吗?或许是冥冥之中的天意!
在太平湖的那一夜,我想老舍他一定会想到,也一定会悔之晚矣!
百万庄大侠 发表评论于
回复 'PrimeryColor' 的评论 :
致谢兄弟:
是的,老舍做为一个基督徒,他在物质诱惑的面前,在情人诱惑的面前,他拋弃了上帝,而选择了魔鬼,从这个角度讲:真的是有点咎由自取,也真为他感到十分可惜!
百万庄大侠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曌' 的评论 :
致谢兄弟:
是这样的,说的对!你我这一代人,都经历过那个荒唐的年代,尽管当年的我们年岭还小,但前辈人所遭受到的苦难,以及那些帶着血泪的教训,却依然历历在目、、、
百万庄大侠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大马哈鱼' 的评论 :
致谢大马哈:
不愧为是当过兵的人,敢怒敢言!敢爱敢恨!抱抱不合适,握握手吧!
再次致谢马哈!
百万庄大侠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闲钱想投资' 的评论 :
致谢兄弟:
握握手!
百万庄大侠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石头村' 的评论 :
致谢石头兄弟:
你说的不错,在大粪坑里,想不臭气熏天也难呀!这就是共产党世代相传的--斗争文化!
在“反胡风“运动中,老舍批过胡风,在“反右“运动中,老舍也批过吳祖光,万幸的是:在残酷无情的政治运动中,老舍他还保留住了一份人性、、、
花似鹿葱 发表评论于
那个时代把人变成鬼!
百万庄大侠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致谢梅华:
梅华--大学老师,书香--栏目主持人,名如其人,名如其职。
兄弟真是--有眼无珠,失敬啦!
文学城真乃“卧虎藏龙“之地,无意中得知--小声音,她也是大学老师,我对军人与美女知识份子,向来都是敬重有加,在此一并致敬啦!
再次致谢,握手!
林向田 发表评论于
《1984》刚出版的时候老舍正在美国,恰巧看到了这本奇书。但是老舍看完这本书后有点不屑,觉得《1984》只是一个阴暗的架空故事, 著文批判乔治·奥威尔发表的反乌托邦小说《1984》:“照那位作者说,在未来一点自由都没有,即使你在家里写日记,政府都能用无线电给探查出来。一个人要反抗,给捉去弄死了。全书就是充满了这样的惊险的幻想,充满了阴森的谣言……”还批评英国号称哲学家的罗素竟然给这书写了序。

1966年8月24日凌晨,被红卫兵打得遍体鳞伤的老舍欲回家,然而,家人坚拒他进门,要其“好好反醒”。他独自来到了太平湖,在湖边坐了整整一天,几乎没动过,最后步入湖水自尽。

老舍先生站在太平湖前面,准会想起他在大洋彼岸第一次读到《1984》的那个下午, 用生命证明了乔治·奥威尔《1984》并不是谣言。
PrimeryColor 发表评论于
老舍不是跟不跟魔鬼的问题。而是跟了魔鬼有没有做魔鬼的问题。历次运动里,也是魔鬼一个。当然比刘贼值得同情。 至于舒乙,在土共的手心里,也不会有其他更好的选择。
上海的资本家,主要是受荣毅仁的蛊惑。希望楼主研究一下荣的历史。荣应该下地狱。
发表评论于
大侠还是一如既往的犀利。我们往往以为一个人读了几本书就有智慧,其实不然。大多数读书人或者知识分子并不比一个普通人在面临选择时更有智慧

———————————-

通过读书得到的智慧往往有限,实践才行,,
大马哈鱼 发表评论于
血淋淋的红卫兵,刽子手们真该读读!
谢谢大侠
闲钱想投资 发表评论于
受教
石头村 发表评论于
大侠还是一如既往的犀利。我们往往以为一个人读了几本书就有智慧,其实不然。大多数读书人或者知识分子并不比一个普通人在面临选择时更有智慧。
老舍的悲剧一方面固然是社会造成的,但另一方面,是否与其在家庭中的为人有关?我对于老舍一家都不了解,不想对这一家人的行为置评。但我读到丛维熙的《走向混沌》一书时,讲到当年反右时,有人向当时身为作协副主席的老舍求助,但得到的是义正词严的回答。所以我对于其遭遇固然感到不幸,但某种程度也许就是咎由自取。
梅华书香 发表评论于
认真在读,大作啊!!
百万庄大侠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十分僵化' 的评论 :
致谢兄弟!
是的:古老的北京城,就像是一个曾经雍容华丽的贵妇人,如今:她已经被自己那些不成器的后代子孙们,给毁容打扮的就像是一个艳俗不堪的老太太,北京城,已经越变越土,越变越陌生,越变越没有乡情啦、、、!
百万庄大侠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声音' 的评论 :
致谢小小妹妹!
在极权专制的国家,从土地主到民族资本家,从书香门第到官吏世家,几乎无一例外的,都遭到过整肃,这就是共产党的斗争哲学!这就是“与人斗,其乐无穷“!这就是“绞肉机“文化!
百万庄大侠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驻足闻香' 的评论 :
致谢驻足兄:
说的对!胡适是知识界的翘楚!李嘉诚是商界的翘楚!我们也要做翘楚!
十分僵化 发表评论于
满清入关杀人无数,但是北京城竟然没毁。红色江山杀人无数,还毁了北京城。
小声音 发表评论于
那个年代,多少人遭受迫害,往事不堪回首,我们家也不例外!
驻足闻香 发表评论于
赞好文!
套用一句话:现在回过头来看看,不得不佩服李嘉诚的前瞻性和抉择!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