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的十万亿芯梦

发发牢骚,解解闷,消消愁
打印 (被阅读 次)
中国从百年耻辱中学到了什么?不是自由、权力,不是民主,是工业革命,更是科学,科学能让一个普通人力顶一个大汉,所以几百万人的大不列颠把几亿人的大清帝国打了个落花流水。去年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把科技放在八项重点任务的第一项【1】,在此之前科技从来就没被单独提出来过,这不仅反映了科技在现代经济发展中,在中国政府眼中的重要性,也是美国过去几年利用其在高端科技的垄断地位把中国整惨了的结果,在这点上,中国政府得感谢美国。
 
中国的科学梦上百年了,无数成就,更多的挫折。就芯片,也已经尝试了一阵子了,从909工程开始,一开始发现还真不容易。多年前有句话,“汉芯龙芯中国芯,芯芯造假”(算是冤了龙芯【2,3,4】),汉芯成了改革开放后中国政府渴望向高科技迈进,独立自强而缺乏长久持续,脚踏实地一步步打造自己的技术的毅力,又拒绝接受现实的一个缩影,只是这一丑闻实在见不得世人,见不得祖宗,才让各路真真假假江湖好汉好多年放弃了尝试以芯片为代表的高端半导体产品。可把陈进当成中国芯片十年无为的原因只是一个借口,根本的原因是芯片太难,门槛太高,中国底子太差,二十几年前政府也缺乏财力支助低端产业链之外的项目,所以大家都采用从外围渐渐建立自己阵营的策略,就是把精力放在西方升级后觉得油水不多的领域,或者是对高端技术要求不那么高的产品,从山寨到原创,这方面中国很出色,从联想的计算机组装到手机发展,核心部件都是西方(和日韩)的,但产品本身也不是简单组合,也有科研、创新,目前中国手机占据着世界(销售)大部分市场不是廉价、数量那么简单。但这也反映了中国产业界的另一面:绝大多数核心科技包括航空发动机和半导体产业在技术上都引进,因为自己研发不仅仅是难,而且资金多,研发周期长,初期根本无竞争力,实在说风险太大,失败率高,即使政府机构指定采购也不行,因为其他企业,包括国企都拒绝购买,“造不如买”绝对是行业界的常识,即使政府三番五次又拉又推他们还是抵触,拒绝放弃这条既能拿到轻松利润又稳定的生意之路,这就是精英们的心态,如果有一条稳定可靠的生财之路,很少人会专门去把现有的机会和资本拿去冒险。
 
 
这种局面直到美国大规模使用实体清单后才开始转变,中国政府十几年没做到的,美国一两年就搞定了,现在中国科技界和整个产业链的共识是中国任何一家企业随时都有可能被美国上黑名单,不需要理由的,自己的生存随时是个疑问,不自足,自强就没有出路,核心产品只依赖美国,或者元部件只有一个来源就是风险,这种人人自危的感觉把中国高技术产业界的命运和和政府的利益连在一起,这是为什么中国政府要感谢美国。
 
 
中国为什么落后?第一中国底子差,就是落后,两百年前还不愿意与人分享老祖宗那套神功,担心什么“阴真经”给别人偷学去了,之后百年外侵内乱,再跟着就是修回老祖宗统治的真功,自己折腾自己,越折腾越来劲,越折腾功力越深,深到心里无欲无望,活都没劲了才发现这神功并不神。后来好些了,算是想通了,开始接受引进外来的先进技术,也开始重新尊重科学、教育,不过解决了历史上的内因只是第一步。
 
在核心技术上,每一个国家都把自己垄断的技术从零和的角度守护着,而整个西方更是通过《瓦森纳协定》把中国排挤在外【5】,中国通过引进学习的途径被堵死了,所以在2008年前后当中国意识到必须在高端半导体、芯片投资,也初步具备产业、科研和财政能力时,却面临一个自身没有能力,外界又不允许学习的环境,一点尝试都遭到台积电打杀【6】,直到奥巴马重返亚太布局已有雏形到时候,才有了2014年的国家大基金,芯片终于成为每日话题的一部分,不久前又祭出中国制造2025,芯片也成为核心技术之一。可就在中国渐渐意识到芯片和核心技术的重要性的同时,美国也开始对中国全面扼杀,川普当局针对性的禁运枷锁收缩得越来越紧,在任最后一个月,天天来一个制裁(实体清单),最后中国都没脾气了【7】。
 
第一次大跃进
 
2014年6月国务院印发了《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明确提出到2020年,集成电路产业与国际先进水平的差距逐步缩小,封装测试技术达到国际领先水平,关键装备和材料进入国际采购体系,基本建成技术先进、安全可靠的集成电路产业体系,实现跨越式发展。到2030年,集成电路产业链主要环节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一批企业进入国际第一梯队【8】。
 
大家如何应战呢?积极响应的包括如下地区:
长三角地区
上海
江苏,无锡南京苏州昆山徐州
浙江,杭州宁波绍兴
安徽
合肥池州
环渤海经济区
北京
天津
河北,石家庄
山东,济南青岛
辽宁,沈阳大连
珠三角地区
广东,深圳广州珠海
福建,厦门泉州晋江
中西部地区
陕西,西安
四川,成都
重庆
湖北,武汉
湖南,长沙
 
中国这一幅芯片产业图也够可观,只是并不体现实力:
 
怎么说呢?稍微有自尊心的(名字不是张三李四的),有事业心(野心)的地区都上了,说是计划到2020年集成电路产业规模将达14000亿,目前安徽、江苏、上海、浙江、北京、福建、湖北、湖南、陕西、重庆等十余省市制定了集成电路产业规划或行动计划,并明确了相关目标,2020年上半年,已有21个省份落地半导体项目超140个,仅统计披露投资额的项目,上半年落地项目总投资额已超3070亿元。
 
各路好汉给自己的目标都很明确:
2020年中国各省市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目标和定位汇总【8】
 
各种规模从数字上看上去也成形:
各种开发区更是应运而生:
2020上半年中国各省市半导体项目签约金额排名(亿元):
 
可以说下了力气了。
 
这个计划可是落空了,2020年中国芯片的自给率只有6%,总的集成电路自给率16%【12,13】,而且大部分是外资。为什么落空?
 
 
芯片代表的高端半导体是对人力和国力的考验,需要金钱、人才和时间,即使有金钱,缺乏人才,时间不够去慢慢积累经验都无法打造一个独立,大体自足的产业链。在“造不如买”的时代,搞硬件的一直不吃香,消息里华为常有年薪2百万的博士,但“一位于2018年拿到华为海思公司录用通知书的员工对北青报记者表示,‘我是博士毕业,薪资是单独谈的,公司给我月薪在2万元左右,加上年终奖,年薪可能在40万元左右。’他说,‘不过,本科生、硕士生就远不及这个数字’”【14】,也许这才是实情。不是每个博士都是天才,但这年薪博士低了点吧?华为如此,其他能好到哪里?可见急功近利的心态是商业主导思维,即使是有了2014年的《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大家也宣了誓,立了状,投下巨资,但并没有那种兢兢业业一步一步实干的敬业精神,并没有真正地投资到最重要的资源,人才上,这么一种心态,怎么可能打造芯片产业链?
 
中国企业界还有一种风气,没有基础的产业,只是在政府定下政策后才上,而且一上是一窝蜂,因为政府定下政策跟着就是财政支持,也就是政府的无偿投资,同时有政策融资就容易,银行也好说话,这些资金都是无风险的,因为不是自己的,创业失败一个破产就了事,这是个巨大的浪费。在大家一窝蜂上之后,政府又倾向一种打造冠军企业的做法,大力扶植个别有希望的企业,这都是严重扭曲市场回报奖赏机制的行为,非常不利于鼓励大范围市场对资本和人力的调节,对于新兴的,没有基础的产业,这事实上打击了其他人的积极性,也损害了他们的利益,自然打击了一大部分人创业的热情。反过来,政府这种选择行业的做法对有些产业是必要的,也很关键,但中国政府政府主导的意志太强,遏制了市场自发的调节,人为地歪曲了个人的能动性,间接失去了民间的智慧,对经济发展也是个障碍。
 
中国基础科学研究的比例远低于美国
 
 
更关键的,在习近平时代,中国很多能人不愿意留在国内(当然美国联邦调查局处处抓老鼠运动可能扭转这一局面,华人不容易,两边都不痛快),因为科研创新如果受政府条例限制,那只有冠军项目有机会成功,如果集资、建造都只能在政府的框架内,那创造的动机和灵感岂不受限制?难道所有人的天才都跟着习近平转?中国现在高校科研机构都很讲究实效,如果能投放到市场,大学教授都与创业者无异,但这种风气过甚,大家都到了投机的地步,项目也不再以研究为主,而是以创业获利为主,难的课题也就不再是研究者主要的动机。再说了,中国多说一句屁话都约谈,再不好一个寻衅滋事给你抓起来,谁乐意?美国去年做了一份调查【15,16】,人工智能这个行业,美国人才鼎盛,但中国是美国第一外来人才产地,甚至不少是国内教育培训的尖子也愿意来美国,绝大多数在美的博士生不愿意回去,虽然这不是直接跟半导体和芯片有关的领域,但从此可见中国是有个留不住人才的问题,越是人才越是有自己闯天下的本事,你这个环境不好,那天外有天,难道没有更能一展身手之地?中国三四十年前开放初期失去了一大批人才(相信很多潜水的都是身怀绝技的高手),现在环境有了巨大的改善,机会也多了,但中国在争夺人才上并不具备优势,千人计划,高薪高基金聘请国外的专家,其实很浪费,这些专家不给你三心二意两边吃就够意思了,实际的效果很差。
 
第二次大跃进
 
去年,在美国制裁的隆隆声中,中国、习近平为了稳住半导体产业局面,直接回应美国政府日益公开的对中国的扼杀,希望在5年内不受美国禁运的威胁,10到15年与美国摆平,下了狠劲,押下10万亿(人民币)【17】,全民造芯。与半导体有关的公司不愁集不到资,与半导体有关的的股票不愁不涨,半导体躺着赚钱成了真实写照,投资机构们争先恐后地抢人抢项目,合同刚打出来,投资金额还空着就急着签字,有公司不到半个月收到了25亿元。这还只是新的资本,之前,全国十几个省市已经各自有动作,抢先占领滩头,各级省市区都要建立自己的半导体产业链,拥有自己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现在,不论你做什么都没人在乎,担心的不是做砸了,而是力度不够,在这个环境下,如果有人质疑上一阶段的成就,质问新的投资能不能带来结果,谁有时间听呢?
 
2020年中国芯片进口额攀升至近3800亿美元
进口原产地
 
为什么习近平押下如此巨大的注?首先这有巨大的经济价值,芯片是中国第一大进口产品,2020年达3800亿美元,已经是家喻户晓了【18】。其次这是新的国际环境所迫。美国新一届政府大抵继承了上届政府关于美国和中国已经进入敌对地步这么一个历史阶段的判断,美国和中国是在抢夺世界经济的领导地位,这自然也包括科技、高技术产业链的领导地位,在这种指导下两国的合作已无可能,双方不是退到能合作则合作,不能合作则竞争的阶段,而是除了不得不合作的,美国要跟中国全面竞争,在芯片这一卡脖子技术,美国绝不会放松。如果说美国和中国到了一个意识形态较量的阶段,那就是中国觉得美国已经把中国视为一个意识形态上的竞争对手【19,20】,中国的崛起就是对美国在世界上绝对地位的威胁,不论在那一个领域双方有可能妥协,绝对地位是个零和事件,美国不会也无法接受,一旦你有这种判断,不论王毅和外交部怎么说中国无意挑战美国,不论美国今后的政策会变成什么,中国都不会接受潜在的风险,芯片不只是美国打击中国的一个手段,而是美国打击中国的象征,在这个只能上不能下的世界,一旦被制,可能几代人都没有翻身的机会。
 
在这种新的国际关系下,全球化合作共赢,取长补短分工合作的产业链已经成为每一个国家的国安隐患,这一点在整场冠疫中显得很突出,虽然西方在国内的防控政策往往是草菅人命,可一旦涉及本国人民生命安危的物质的事,面临物资缺乏时,没有那个国家牵头出面号召大家分工合作,而是各自关闭边境,禁止急需品出口,西方民主国家彼此之间也如此,中国一直没有对医疗物资有任何限制的行为,可疫情初期因为缺乏物资而无力出口也受到质疑,全球化不会消失,但全球化在消退,以前那种全世界人民亲密无间自由交往的历史瞬间,就在同一代人眼里消失了。所以中国不能退,全世界大国没有那个国家能退。
 
10万亿不算高。
 
可10万亿有用吗?
 
因为这又是一个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的大跃进的时代,你不能不怀疑这不仅仅大跃进,而是2014年一个大跃进失败了,2020年又一个大跃进跟上来。
 
Chart showing number of groups registering as semiconductor companies
 
怎见得?全国与半导体有关的公司一下子大增,几乎到14000个,一下子谁都是专家,谁都在为国分忧。可这14000个,只是《金融时报》【21】的盘点,《中国经济周刊》【22】说“从2019年至今,转产‘集成电路、芯片、半导体’的企业已将近2万家”,而且“即便是西藏也有公司在经营范围中新增了‘集成电路、芯片、半导体’。再细究,这些‘转行’的芯片公司有不少隶属于科技行业,也有部分企业来自建筑或建设工程、人力资源服务、生物医药、服装、水泥、医疗美容、跨境电商等各行各业”,而且中国过去两年对芯片的爱,让以前被冷落的做硬件的一下成了香馍馍【23】,可是这人才抢夺战之后却暴露了了产业界的内幕:
 
“趁热进入行业的创业公司,李晨认为都是为了融资。许博也持相同意见,‘研发尚未取得成功的情况下,仅通过概念上的包装与宣传,其实是为了拉到更大投资方。’”
 
很多公司是创业,自己不具备条件,根本不会造芯片,但造芯片的热情不比谁差,而且在举国一片芯潮热的大环境下,所有人想的都跟你一样,各级政府想的也跟你一样,关键不是你有没有这个技术、能耐,关键是你有没有这个胆,有了几个能拿得出手的人才,更能包装起来,没胆也有了,你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企业?没关系,大家一哄而上,你硬着头皮跟着就行。
 
 
这可不仅仅是一大帮非法商人欺骗政府和投资者那么简单,因为各级政府是积极的参与者,可以说如果不是政府推,这也成不了一个大跃进,大家都说芯片就是芯“骗”,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绝大多数是骗经费”,如上所述,大家担心的不是做砸了,而是力度不够。这场运动的佼佼者当然是武汉的弘芯。
 
弘芯的故事很多【24,25,26,27,28,29,30,31】,简单地说,就是由一个小学文凭的叫曹山的拉起的这么一个厂,“他身上常揣多张名片,身份包括‘台积电副总’、‘宏碁驻美国纽约第一任副总’”等等,真敢,可不是他敢,而是武汉政府敢,“通过另一个关系龙伟,在其穿针引线下,弘芯敲开了武汉市东西湖区政府的大门”。大部分人不信,但有人信,而且是很多政府信。曹山一伙身无分文却许诺18亿,董事兼总经理的李雪艳是个卖过烧酒、开过饭店的普通人,尽管如此,“短短一年内,弘芯迅速成为武汉市的明星项目。2018年起,弘芯连续两年入列为湖北省重大专项的项目。对外,弘芯都介绍自己是一个投资额200亿美元/1300亿人民币的项目”,在武汉市发改委的《2020年市级重大在建项目计划》红头文件中,武汉弘芯半导体的总投资1280亿人民币,真的,弘芯没骗人。首期投资占到了先进制造业项目的最大头,而持股九成的大股东光量蓝图实缴资本为零,本来以为不需要出资,无风险而获大利的东西湖区政府此刻却成了唯一往里押钱的机构,曹山成功地解脱了自己出资的承担,而东西湖区政府仅仅因为一句大话,弘芯将是“成为仅次于台积电和三星的晶圆厂”就往里跳,为什么?因为武汉东西湖区一心想着打造“芯、屏、智、网、新”的产业集群,“想做一个晶圆厂把产业链上下游串联起来”,着急到连核实工厂是不是有这个能力的审核过程也免了。
 
骗子之所以成为骗子,因为有被骗的人,而且有人急着往上扑,骗子都不好意思退,真是皇上不急太監急,那需要什么“芯芯造假”?
 
最后曹山一伙怎么把弘芯越吹越大,让武汉市区政府成为全国、全世界的笑柄?那是他们的天才一举,招来了原来台积电的蒋尚义,几乎弄假成真,一下子真的很多人才来投军,阵容一下子强盛起来,武汉政府脸也亮起来了,可除了一群拿着高薪的人才,弘芯连个厂房都建不起来,那能生产芯片?可武汉政府不是唯一被愚弄的,蒋尚义确实给弘芯带来了假象,连荷兰光刻机制造商ASML都给骗懵了,夸弘芯是他们“在中国大陆看到的最好的团队”,才把光刻机卖给了弘芯,也许是弘芯唯一的贡献(限于美国制裁,不知道谁能使用这台光刻机),当时为了欢迎光刻机落户,弘芯还打上“弘芯报国、梦圆中华”的标语,大概算是武汉政府唯一风光的时刻。
 
中国就是这么一个骗子的乐园,曹山已于2018年离开弘芯,可他相继成立珠海逸芯、云芯国际、湖北天芯、济南泉芯……即使在弘芯爆雷后,曹山依然在济南将“泉芯”项目搞得风生水起,用和弘芯同样的套路,撬动了济南当地拿出上亿资金建厂。据称,济南泉芯总投资598亿元,将建设12英寸12纳米逻辑集成电路制造线,建成后可年产多媒体芯片48万片,你想想,中芯国际现在12纳米都不能量产,济南政府居然相信他们能,相信一群“一块芯片都没有造出来,竟然敢说自己仅次于三星”的人。
 
大家在想什么?想这个,在2020中国集成电路制造年会上,这些神人:
魏少军:芯片设计很重要,要多投钱。
赵海军:芯片制造很重要,要多投钱。
尹志尧:芯片设备很重要,要多投钱。
顾文军:投钱没啥用,没人真正在做。
其他人:来互相交换个名片,以后有机会投钱
 
与曹山有一比,名声没那么大的,是李睿为。南京德科码董事长李睿为是比曹山更“卓越”的短跑冠军,就是开个头,拿了钱,不等结果就跑到下一个项目,为各个城市的“造芯”事业奔波,三年内,李睿为分别在南京、淮安、宁波三市相继落地半导体项目。三个项目,全都烂尾。2016年,李睿为计划与江苏淮安市政府合作投资成立淮安德科码,但李睿为一直没有注资,1分都没有。后来,李睿为退出项目,还起诉淮安政府,要求不得使用德科码这个名字。德科码改名为德淮半导体项目,当地政府耗资了46亿元。2019年初,李睿为召集部分人前往宁波注册了“承兴半导体”,在获得700万元政府资金后销声匿迹。
 
今年7月被裁定破产的“南京德科码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成功吸引到南京政府后,长袖善舞的李睿为又与淮安方达成合作,跻身为江苏省重大项目名单,出尽风头
 
 
这场“造芯”运动,也是一场“全民”运动会。谁都没闲着【34】
所以,这两年,我们看到:
半导体产业园在各个角落开花;
上千亿的半导体产业规划和激励政策密集出台;
各地的产业投资基金纷纷设立;
动辄成百上千亿的半导体项目快速上马;
名目繁多的补贴和奖励政策出台;
各种半导体、集成电路的研讨会、峰会马不停蹄地召开;
芯片专家在上半年几乎把国内各大机场都打卡了一遍;
两个月前,隔壁老王还在做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现在摇身一变成了半导体公司创始人......
 
曹山李睿为一类是毁了中国半导体大业的罪魁祸首吗?其实他们只是替罪羊,中国这个社会需要这些骗子,因为更阴险的人聪明得很,从中捞财,不会自己出面,巴不得有人出头,为什么政府、银行(资本,他人的资本)、精英界(科技到笔杆子)一开始没有人出头指出这是弥天大谎,有的,少数那几个也是被排挤不予理睬呢?因为大家都意识到这里有金子可挖,是不是可行无关紧要,大家当前的利益才是主要的,这个闹剧悲剧只是在无法隐瞒、无法持续下去的状况下才不得已收场。
 
芯片项目爆雷,属于地方政府的“家丑”,大多不愿意继续追究,只能吃哑巴亏。2020 年10月,国家发改委称,对于芯片项目烂尾的现象,将引导地方加强对重大项目建设的风险认识,按照“谁支持、谁负责”原则,对造成重大损失或引发重大风险的,予以通报问责。发改委的“谁支持、谁负责”予以问责,问谁了?
 
没人,因为甲说乙支持,乙是专家、领导、创业者,责任不在我;乙说丙支持,丙是专家、领导、创业者,责任不在我;丙说丁支持,丁是专家、领导、创业者,责任不在我;丁说甲支持,甲是专家、领导、创业者,责任不在我。最后,自然谁都不应当负责。
 
把这归咎为“家丑”,只能吃哑巴亏还只是对事态一个浅陋的认识,说私人政府因私利而让大家迷失了,也还是个浅陋的认识,真正的,是因为这是中国政治的逻辑,中国这个机器的运作,需要这种大家心知肚明的谎言,所以问责只是一句空话,因为这“责”正是要去维持这一谎言。多年前汉芯的陈进尽管被解聘、取消合同,但并没有法律追究,政府部门是承受了巨大的耻辱,但整个事件并没有问责、追究。为什么?应为趟浑水的人太多,从上海政府到中科院,很多院士连派个研究生去调查一下都免了,直接用自己的名声认可,所以不能追究。现在也一样,不能追究。汉芯是几十年前那场大跃进的延续,现在还在延续,只要科学技术、经济活动被政治化,是政治的从属,这种现象就还会发生。媒体一切都要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为主,只允许正能量,只允许厉害,那么媒体也是这场游戏的一个环节。
 
中国的半导体产业会成功吗?我的感觉是成功的几率略高于失败,当然是两个因素,一是美国所逼,美国把中国国家,资本与个人的利益合为一体,美国大概现在也没意识到这是多大的失误,二是巨大的投资和回报,但肯定这1.4万亿(美元),10万亿(人民币),一大部分将会被骗子领走,因为这是中国这个体制的所以然。习近平的体制本身就是矛盾,习需要的第一是忠诚,忠诚和责任,忠诚第一责任就其次,责任就是忠诚。没有责任,只要给出一副听从、跟随中央战略决策的姿态,也无法问责。无法问责,虚假但满足习近平虚荣心,也就还原了这个逻辑。这就是中国的代价。
 
美国的“全民族”反华战争,也引来了中国的“全民族”救亡战争,不一定谁会胜出,也不一定谁就亡了,只是一种黄昏的感觉。
 
 
【资料】
35项卡脖子技术,一项一个10万亿?
【22】《中国经济周刊》哪个省份的芯片大跃进最疯狂 哪些支持烂尾项目的官员已落马?
【23】芯片人才争夺战:2倍工资挖人,岗位太多猎头不够用-虎嗅网 (huxiu.com)
【24】Semiconductor fraud in China highlights lack of accountability - Nikkei Asia
【25】武汉弘芯被政府全盘接管,传蒋尚义6月已离职-电子工程专辑
【26】揭秘多地"芯片热"乱象:千百亿级半导体项目烂尾 资方无从业背景_新浪财经
【27】又是一个千亿大骗局!武汉弘芯是怎样“挖”到蒋尚义的? - 知乎
【28】深度调查:千亿芯片大骗局_新浪网
【29】千亿武汉弘芯:空壳股东障眼法 "芯骗"团伙钻产业空子-新华网
【30】蒋尚义:我在宏芯的经历是一场噩梦 - 电子元件 - 半导体行业观察
【31】弘芯千亿芯片项目暴雷,该如何破局呢?
【32】China’s semiconductor gold rush: A reality check |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33】我先爆个料吧,关于逸芯集成技术的,这里面大家仔细琢磨下_风闻 (guancha.cn)
【34】造芯运动:只要我跑得够快,你就抓不到我article | 华尔街文摘
【35】损失千亿 全国造芯大败局:明星项目集体爆雷 圈钱骗术层出不穷_新浪财经_新浪网
【36】China's quest for chip independence is made in Taiwan | Fortune
 
【后记】最新发展
拜登当局正式启动“安全产业链”,将中国排除在外:
US and allies to build 'China-free' tech supply chain - Nikkei Asia(中文简介:美国要制定供应链战略,摆脱对中依存 日经中文网 (nikkei.com)
拜登圣旨:Executive Order on America's Supply Chains | The White House
Chip shortage can't be used as leverage against us, Biden says - Nikkei Asia
中国超越美日成为世界第二大集成电路产地:
China Surges Past Americas and Japan in IC Capacity (semi.org)
WFF image 1
WFF image 2
(参见:China Surges Past Americas and Japan in IC Capacity | SemiWiki
Chinese Talent, American Enterprise: Five Takeaways of How Chinese Talent Contributes to Biotech Innovation in the U.S. - China Data Lab (ucsd.edu)
Chinese semiconductor design startup AkroStar scores USD 62 million from Hillhouse and Sequoia | KrASIA (kr-asia.com)
在巨大回报的诱惑下,曾在西方工作过的人才纷纷涌到中国淘金
 
中国半导体行业会不会迎来整合潮?|半导体|并购_新浪科技
截图自国务院官网
兵团农工 发表评论于
台积电不是一天造成的。
30多年来,每次台积电从美国拿回来一块材料
或者是工具器械都告知台湾当地业者,
如果你能造出来比美国的性能好便宜,
将来我就用你的。
这种方法制造了一个围绕台积电的产业群,
上百家,还有日本的。
美国政府让台积电到美国去建一个新厂,
光建设成本大概就是台湾的六倍,
围绕台积电的上游下游的厂,
很多已经表态不去美国因为成本太高。
另外,企业文化也不同,
台湾场加班加点,没有人抱怨,
可是你到美国就做不到,
而且有时真是需要加班加点。
夫子 发表评论于
做芯片需要国际协作, ASMIL 的光刻机, 美国的设计软件, 台积电的晶圆加工和日本信越化工等几家的特殊材料。 缺一不可。 没有哪个国家可以单独做得出来芯片。甚至说没有任何两个或三个国家能做得出来。尤其在目前美帝的层层封锁和极力打压之下, 中国大陆想做芯片, 可以说不大可能 (这和造原子弹不一样,不可比。不要动不动拿原子弹说事儿)。 据说去年大陆新上马的半导体企业多达22000家。 连什么甘肃水泥厂也上了半导体。估计要不了两年, 经费骗到手, 全都关门大吉。武汉弘芯就是例子,连光刻机都到位了, 不还是破产? 600 个亿全打水漂。
areYOUsure 发表评论于
要追赶的芯片更多的是工艺,而工艺都是出自市场的竞争, 很难能出自国家的投入。
心之初 发表评论于
科學技術需要安穩的環境。大幹快上一點戯都沒有。提高文化水平從牛牛元首做起。
发表评论于
好多发明创造多是不精意下的副产品,条件是个性思想自由下的百花齐放,
这中集中力量下的攻关不知效果如何?
chinomango 发表评论于
没说到点子上。除PC/server外的芯片不是太难,手机芯片国内可以做。难的是西方或美国有集中了全球的人才和市场。软件比硬件更难,自己做软件没有市场,全球化必须搞兼容,兼容的话硬件的专利绕不开。结论是只能全球化,高端搞不了搞低端的市场也不小,现在是土法炼钢的模式当然有问题。
不过由标题看你是狗粮党?即便搞不成,也没啥,无非是继续买。
hagerty 发表评论于
失败的可能大于成功。中国唯一的优势就是芯片制造的龙头台积电是台湾公司,台湾人毕竟容易挖一些。中芯就是台湾人创办的不是。当然硬说是大陆的也行,张汝京48年生于南京,49年去的台湾。
aChineseBostonian 发表评论于
这世道,做芯片的开始搞挖煤养猪,挖煤养猪的开始做芯片!:)
炒瓜子 发表评论于
这是关键:"中国从百年耻辱中学到了什么?不是自由、权力,不是民主"
只有权力均衡, 互相监督, 政府才不会总被骗子骗。 动辄鼓吹集中力量办大事, 往往是大事办完没经济效益。由中南海里的小学生独裁, 失败的不会只有芯片
想不开1 发表评论于
没有相应的制度保障,再好的目标都是空谈。
jw2009 发表评论于
芯片行业,如果美国应对正确,封锁到位,中国是很难的。
因为这一行业投入巨大,不是什么不成功也无所谓的事。。如果有那么一两次的大投入的失败,以后信心都会崩溃。。
而站在美国的立场看,当中国着手大规模投入芯片行业时,正是美国战略出手的好时机,通过一切手段让它失败。。一旦失败,这不仅仅是芯片的失败,是有着很大经济后果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