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埃及行(2):上帝的赠礼

走遍千山万水,只为寻找初心。
打印 (被阅读 次)

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说:“埃及是尼罗河的赠礼”。而我说,埃及是上帝的赠礼。这个上帝,并非基督教中的上帝,而是宇宙中人类用智商无法解释,或者不愿解释的神灵。虽然今天的埃及似乎是不受上帝待见之地,但万千年前的古埃及却是除了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外,另一处上帝最钟爱的地方。如果美索不达米亚平原是上帝的女儿,那古埃及则是上帝的儿子。

尼罗河

尼罗河

不像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四周皆漏风”的一马平川,古埃及被上帝赐予了天然屏障。西部是漫漫沙漠,东部是滔滔红海,北部是时而平静,时而怒吼,与欧洲隔海相望的地中海,而南部是水流湍急,船只很难通过,并非传统瀑布意思的六大瀑布,只有东北部开了一条狭长通道可以到达美索不达米亚平原,让上帝的儿女能够携手相牵。在这似乎“风吹不到,雨淋不着”的屏障内,上帝赠送给本该是荒漠遍地的贫瘠古埃及一条世界上最长的河流。这条河流自南向北贯穿整个古埃及,给一年到头降水量极少的它送去了绵绵不息的生命线。

当蜿蜒的生命线流经上下埃及分水岭的孟菲斯(Memphis)时,上帝用他的手指轻轻一弹,这条生命线随即像突然绽放的百合花,分出无数支流,形成扇形的冲积平原。这个平原内,沼泽密布、河道纵横、水源充沛,气候温和,是天然的水乡和农业区。就在这一片水乡之中,生长着古埃及独有的纸莎草,那是下埃及的象征,也是纸的原料。

古埃及地图

这条生命线,像妈妈的乳汁,哺育着古埃及人。他们用之灌溉,也用之航行。既可以自北向南顺流而下,到达出海口,也可以因盛行的西北风逆流而上,回到南部的第一瀑布。尽管这条生命线的源头来自非洲内陆的白尼罗河和埃塞俄比亚高原的青尼罗河,但在到达古埃及的尼罗河河水中,84%来自埃塞俄比亚高原。当夏季的季风吹向埃塞俄比亚高原时,高原也迎来了雨季。大量倾盆而下的雨水,携带着从高原的火山山脉上冲刷下来的火山土和有机物,滚滚流进青尼罗河,一路奔腾,冲向埃及境内的尼罗河,使其水位于秋分日达到极致。此时,澎湃的洪水像一头暴怒的狮子,再也不受堤岸的限制,漫向尼罗河两岸泛滥,洗净土地上的有害盐分,而这有害盐分正是美索不达米亚古代水利文明的长期羁绊。当上帝用他温柔的手安抚这头暴怒的狮子后,河水也归于平静,古埃及的泛滥季结束,古埃及人在微风习习中迎来了耕种季。

上帝对古埃及这个儿子如此宠爱。他让尼罗河定期泛滥,并在泛滥后没有让古埃及的土地千疮百孔,而是留给它由优质沉积物和矿物质层组成的肥沃土壤,还赐给古埃及人种子和种植技巧。在上帝的关爱下,古埃及人广泛种植大麦、小麦、棉花、亚麻、萝卜、香菜、白菜、生菜、芹菜、黄瓜、洋葱、韭葱、大蒜、豆子、生菜、小扁豆、卷心菜、西瓜、甜瓜、无花果等,今天我们习以为常的青菜和水果在古埃及已经常见。在没有自然灾害的耕种季后,古埃及人轻轻松松地等到了收获季。上帝给予古埃及人这些还不够,他又教会了古埃及人驯养山羊、绵羊、牛和猪,也教会了他们渔猎和纺织,及如何酿造啤酒和葡萄酒,烘培面包和饲养蜜蜂并制作蜂蜜等。在被上帝搭建起来的伊甸园里,古埃及人就这样过着吃穿不愁、宁静安详的幸福生活。

埃及

埃及

在衣食无忧的物质文明得到保障的境况下,古埃及人开始在上帝的协助下,向精神文明进发。跟对美索不达米亚平原这个上帝的女儿“散养”出来的城邦文明不同,上帝对古埃及这个儿子另眼相待,使其最晚在公元前3100年左右就建立了世界上现存最早的中央集权制国家。虽然托勒密王朝的祭司兼历史学家曼涅托(Manetho)在公元前3世纪把古埃及划分成了前王朝、早王朝、古王国,中王国、新王国、后王朝及王国过渡期的三个中间期,共31个王朝,但因为原稿的丢失,古埃及的真正历史实际上是一本没人说得清的糊涂账,这让它的史前文明扑朔迷离,而古埃及的史前文明正包含了古埃及精神文明最不可思议的重要部分。据知,在距今7000多年的前王朝时期,古埃及就出现了政治统一、王权、文字、纪念性建筑、农业、大规模灌溉、艺术表达模式和社会组织。此时,文明的曙光已冲破黑暗的羁绊,照亮了古埃及的大地。

在上帝的调教下,古埃及人不知从何时起,就开始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以万里马拉松的长度,从日常生活到科学技术领跑全人类。他们发明了香水、牙膏、剃刀、化妆术、去皱法、保龄球、人字拖、肚皮舞、理发业等;他们饲养家猫,对星座津津乐道;他们发明了农业用的犁、汲水器和水渠;他们可以集国家力量修建非凡的神庙和殿宇;他们在纳尔迈调色板上刻下国王是如何统一上下埃及的故事,那是世界最早的历史文件;他们创造了基本用于纪念碑或建筑物铭刻上的象形文字,后出现僧侣体和世俗体文字,再后来出现代表语言的单辅音符号,经腓尼基人改造成为西方字母的源头;他们发明了质轻、易造并可卷折的莎草纸,这保证了古埃及文明可以源远流长向外传播;他们最早使用十进制,之后出现几何学和代数方程及数列;他们率先建立了医院并留有肿瘤记录,开创了解剖学,精通脑科、胸腔和接骨术,还实施了世界上第一次外科手术及知道如何使用原始抗生素;他们知道如何测试怀孕、拥有避孕处方、甚至发明了避孕套;他们发明了玻璃制作,最早掌握花岗岩切割和测量技术,等等,古埃及文明遍地开花。

开罗博物馆

萨卡拉博物馆

当然古埃及留给后人最津津乐道的是他们木乃伊的制作、金字塔及狮身人面像的建造,还有精准的历法和神秘的天文学知识。在众多领域都取得令人匪夷所思成就的古埃及很难让人相信没有上帝之手的推动。如果不是上帝,为什么古埃及人连磨面粉的精致磨石都做不出,以至于古埃及人吃的面包里常常含有细小的砂石,造成人人一口坏牙呢?因为上帝不吃人间的食粮,所以没教古埃及人这个。在上帝的悉心教导下,古埃及文明以开挂的方式,全方位影响它其后“徒子徒孙”的文明,像奔腾不息的尼罗河水,替上帝延续人类的“香火”,生生不息。

如同尼罗河最终注入地中海一样,上帝一把手调教出的古埃及文明也注定会跨越地中海,开启还在混沌之中,却是欧洲文明的源头-米诺斯文明和之后与它一脉相承的古希腊文明。在古埃及第11和第12王朝诞生出的米诺斯文明无论从小雕像的制作、还是服饰和发型都有古埃及的影子。而米诺斯文明的所在地,地中海克里特岛上米诺索斯宫里据说是世界上最早的迷宫仍然能在古埃及找到祖宗。在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的笔下,古埃及曾经建造过让人眼花缭乱、错综复杂的迷宫,这才是人类迷宫的祖师爷。

阿拜多斯神庙

卡特那神庙

虽然那场人类史上少有的火山大爆发埋葬了很多古埃及文明对米诺斯文明影响的印记,但古埃及文明对古希腊文明全方位的影响却是有迹可循。在古希腊,今天我们耳熟能详的很多伟大哲学家、 科学家和史学家都曾到古埃及进修考察过。在吸收了古埃及文明的养分后,他们让古希腊文明这颗橄榄树枝繁叶茂。被称为“哲学之祖”的泰勒斯认为万物始于水,复归于水的理论与古埃及关于宇宙为水神的宗教传统相似,亚里士多德也认为世界最早的哲学家在古埃及;发明“勾股定理”的数学家毕达哥拉斯长期在古埃及学习数学,他在数学上的成就深受古埃及数学的影响;“历史学之父”希罗多德遍游埃及,搜集大量史料,写下了西方第一步历史学巨著《历史》,实事求是分析了古埃及文化对古希腊文化的影响。古希腊人还从古埃及人那里学会了量地法和几何学,连梭伦立法中规定每个公民必须从事一种手艺的条文,也来自法老的立法。在古埃及文学的启发下,古希腊人在诗歌和散文方面取得了辉煌的成就,进而影响了欧洲近代和现代文学。 而在艺术雕刻上,古希腊早期雕刻大都与古埃及雕刻一样, 正面造型呆板,发式也与古埃及的相似。不仅如此,古希腊人的一些宗教祟拜,如对酒神的崇拜、宗教仪式中的占卜、节日集会和游行行列等都来自古埃及。

彼时的古埃及,在古希腊人眼中,是一块风水宝地,那里流着奶和蜜,那里是人间的最佳居住地,柏拉图的《理想国》就是以古埃及为蓝本写就的。

卢克索神庙

康翁波神庙

如果这些大咖在对古埃及艺术准则恒定性和持久性的探讨及对古埃及人在哲学、建筑、数学等领域取得成就的赞叹还不足以让人信服,那古埃及神话对给古希腊文明提供源泉的古希腊神话的影响却是无可争议的事实。古希腊神话中的奥林匹斯12神体系从古埃及神话中九柱神的体系延伸出来;狮身人面的司芬克斯来自古埃及神话;“神人同形同性”的特点来自古埃及神话。古希腊神话中象征长生不老、农业、丰收等多重意义的蛇,在古希腊神话也能找到它的身影。古希腊神话中让人望一眼就会变成石像的女妖美杜莎,因敢跟雅典娜女神比美而让愤怒的雅典娜把她美丽的头发变成了一条条盘旋头顶的毒蛇。还有一个基本能和美杜莎齐名的神兽,长了9个蛇头。宙斯结婚的时候,蛇送来了一支玫瑰花。当宙斯想跟女性行云雨之事时,也会化作蛇。

古埃及神话中的蛇,不仅存在于古希腊神话,而且几乎存在于世界上的每一个文明中。古巴比伦崇拜蛇,叫怒蛇;传说中古印度有一种神兽是蛇的身体,印度神话中有蛇神;玛雅文明敬拜的是羽蛇神;中国文明里最大的两个神,伏羲和女娲,都是蛇精的造型,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蛇。而当今世界差不多人人皆知的基督教里的亚当和夏娃,就是受了蛇的蛊惑,偷吃了禁果,诞生了人类。

国王谷

库努姆神庙

上帝用他的一双妙手塑造出古埃及文明,让它如春雨般,润泽着古希腊、古罗马、犹太等文明,当然也包括中华文明。对比古埃及王朝表和中国历史年表,很难说有些学者认为的中国夏朝就是古埃及没有道理。当古埃及进入动乱的第一中间期,古埃及人拖家带口一路东迁,把文明的火把带入了中华大地。要不然,怎么解释陕西境内发现的梯形金字塔呢?而当掌握着航海、铜器冶金,双轮战车制造等技术的异族希克索斯人在古埃及建立的第十五王朝被推翻后,他们中的一部分人也东渡来到中国,为中国带来了青铜文明,商朝就此建立。

这样的提法估计会让很多拥有极强民族自信心的爱国者气炸了肺。但不可否认的是,如果没有上帝的爱抚,没有一种文明可以在本土原汁原味地“生”出。人类总是自以为是地妄想用自己可怜的智商去解释宇宙的奥秘,但最后得到的答案或许只是冰山一角。对藏着太多谜团的古埃及文明,我不知道人类还要用多长时间能把它解释得“底儿掉”,但我知道,它给人类带来的脉脉温情,随着日出日落,让漫长的时光有了温度。在月儿明,风儿轻的夜晚,它会轻轻敲打我的窗棂,小心地走进我的梦里,让我肆无忌惮地为它,下一场思念的雨。

埃中年表对比

 

 
lily0824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曌' 的评论 : 我试着按照你的期望去做,谢谢。
发表评论于
走万里路,写万卷书。。
lily0824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心中之城' 的评论 : 谢谢。
心中之城 发表评论于
好用心的详细介绍。学习了!谢谢分享。
lily0824 发表评论于
回复 'Lacedaemon' 的评论 : 谢谢你的认可。
Lacedaemon 发表评论于
这篇写的真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