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这张照片火了?

从大陆来到美国,至今在东西方度过的时日大致各半。愿以我所见所闻触及一下东西方的文化和制度。也许能起一点抛砖引玉的作用。
打印 (被阅读 次)


参议员助手抬着装有选举人票的箱子在去参议院的路上。

这几天,一张参议员助手们抬着装选举人票的箱子的照片在网上火了(见上图),说如果不是这几个勇敢的助手在1月6日暴徒冲进参议院之前及时抢救了这些箱子和选票,后果不堪设想。而我看到这张照片的第一反应是,这不是证明了选举是合法的,是可信的吗?

其实,上面的信息有误。这张照片是在这些选票去参议院的路上拍的,不是暴乱后逃离的时候。暴乱发生后,是Senate parliamentarian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抢救下了这些箱子和选票。因为他们勇敢的举动,当晚一切又重新正常后,选举认证过程能够继续有条不紊地进行。

选举人票被抬进参议院时是这样被欢迎的。

我不知道这里的parliamentarian应该如何翻译,但是Senate parliamentarian这个职位的意思就是参议院的律师,我们暂且称为参院律师吧。其职责范围是负责参议院所有事物的法律程序,也负责解答所有参议员与法律相关的问题。参议院对选举人票的认证程序,也由参院律师办公室负责。

这张照片会火,至少说明了(1)在仓促离开的时候,有人会带上这些箱子和选票,可见这些东西的重要性。同时也说明了,对选票负有责任的人把选票看得和生命一样重要。(2)网民也认为选票非常重要。

而这也印证了一句话:选举是一件神圣的事情。

 

因为选举是神圣的,没有人敢真正颠覆选举的结果

川普去年11月败选后,一直说有选举舞弊,不认输。又是打官司,又是胡萝卜带大棒地试图要各个级别负责选举工作的人推翻选举结果,负责郡一级选举的工作人员,州长,州务卿,充当州选举人的投票人,副总统等等,都是川普要说服的对象。这些人当中,有的只是担当走形式的角色,并没有真正改变选票的权力,比如副总统。但也有法律上允许改变选举结果的,比如投票拜登的州,州长就有权力召集一个共和党人的选举人团,然后该州采用这个团的投票结果。

佐治亚州的州务卿共接到川普18个电话。如果不是最后那个1小时长的电话内容被曝光了,可能还会有更多。佐治亚州长也是在极大压力下坚决拒绝了川普用共和党人的选举人团的建议。要知道,他们都曾是川普坚定的支持者,甚至可能现在依然是。

不知道有多少人认真思考了这样一个现象:虽然为川普说话的共和党人不少,包括参众两院都有议员在选举人票认证时唱反对票。但是,能够实质性改变选举结果的人都没有按照川普的意愿去做,而是维护了选民的意志,维护了整个体系。为什么?

我认为我有一个答案:因为选举是一件神圣的事情。这种神圣是靠制度来维持的,也是靠印入每一个工作人员心中的那份庄严感。靠制度是因为这是一个自带监督的系统,任何行动都是在两党的共同监督下进行的,一般人们不敢越雷池一步。而州长如果擅自作主推翻选举结果,也一定会被告上法庭,最后落得个身败名裂的下场。靠工作人员心中的那份庄严感的最好例子大概就是上面说的那个了——参院律师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在生命面临危险的情况下,也不放弃装有选举人票的选票箱。

那些最后还站在川普一边的议员,当然是为了作秀。但我甚至怀疑,如果他们的确能够改变选举结果,如果他们必须个人来承担改变选举结果的责任,恐怕他们也会像那些维护选举结果的人一样,拒绝走出那关键的一步。他们不敢亵渎了那份神圣。

 

真正参与过就知道大规模舞弊实在是不可能

今年读到不少有关投票站工作经历的文字,经常看见“神圣感”这样的词汇。也在投票站工作过的我,非常认同,因为“内部”人都会发现这是一个科学设计,严格操作,合理监督的系统,要大规模舞弊真的没门。

我这里要特别说明一件事情。不少人,尤其是共和党人,承认选举结果的时候经常会这样说:没有发现能够翻转选举结果的大规模舞弊。这种说法有可能给人一个错误印象:舞弊并不少,只是还没有多到改变选举结果。这就非常误导。

在投票站做过的人会知道,要投票舞弊不是完全不可能,2020年大选不是就抓住一个冒充死去的母亲投票川普的人吗?但是,要冒充真的不容易,并不是说靠对名字,对签字就能杜绝舞弊,而是整个程序里面有很多相互牵制的设计,经历过的人凭常识就可以体会到,哪怕有漏网之鱼,也只是极个别的几条。那些依然不相信这个体系的人,不妨申请去做选举工作人员,亲身体验一下,很可能就改变对系统的怀疑态度了。虽然报酬不高,让更多的人在这样的场合看见华人面孔也是好事情。

至于说为什么不保证绝对没有漏网之鱼,第一,世界上没有100%的保证。第二,这是只看见问题的一面而忽略了另一面。像南方某些州设立严苛的证件要求,使得相当多的人无法投票,因为他们可能没有任何合格的证件。不该投票的人冒充投票是选举舞弊;设立过分严苛的投票标准让合法选民投不成票也是选举舞弊,而且这样的做法轻易就限制了很多人,后果更严重。如果只在乎前者的几条漏网之鱼却无视后者大量的选民压制,是无法原谅的双标。每一个选民投票的权利都是神圣的。

2020年的大选折腾了个天翻地覆:全国范围征求舞弊举报,一遍遍盘查,一次次重新计票,官司也打了大概60个,最后一无所成,不是证明了选举舞弊少之又少吗?更讽刺的是,拼命叫嚷选举舞弊的是共和党,抓住的可怜的几个舞弊案还都是投票共和党的选民。共和党的目的就是要压制民主党的选民投票,这个早就是公开的秘密了。

 

尊重选举体制和选举结果才是真正的热爱民主

有关投票舞弊的文字我写的不少了,今天想说点新鲜的想法。

公平和自由的选举是民主制度的基石。这里面有两层意思:一个是选举必须公平和自由;另一个是大家都认可选举结果,保证权力的和平移交。这里两者是相辅相成的,一个又保证了另一个。

那么,如果选举出了问题怎么办?是不是就可以不接受选举结果?不是。就是真的错了也要接受,只要这个民主制度还在,可以下回再来。

2000年高尔和小布什的对决可谓惊心动魄,官司一直打到最高法院。当时,关键的佛罗里达州还在重新计票,小布什领先几百票的差距越来越小。后来高院将重新计票叫停,等于是把总统交给了小布什。事后有机构出资完成了重新计票,高尔得票数超过小布什。但这是后话了。(顺便说一下,此案后来法律界基本达成共识,联邦最高法院不应该接这个案子,因为选举法是州法,只要不存在违宪的问题,联邦法院就不该也无权判案,就应该按照州最高法院的判决,继续计票。)

当时,高尔知道联邦最高法院不应该接案子,也知道其判决不合理。但是,考虑到一般人们都把联邦最高法院视为最权威的法庭,如果挑战这个权威的话,会让不懂得其中法律区别的人以为法庭的判决不再作数。这个后果太严重,会动摇到司法系统的根基。为了大局,高尔决定吞下这个苦果,无条件接受高院的判决,因为他认为维持这个制度比一次总统选举更重要。他个人可能不会再竞选,但民主党可以重新再来。

那么,今天,哪怕川普真的相信选举结果出差错了,也应该接受这个系统给出的结果。否则,就是在动摇民主制度的根基。民主制度的根本意义就是大家无论如何都接受制度的制约,避免走暴力的道路。这也是为什么,尽管佐治亚等州的民主党选民遭遇了极大的选民压制,他们还是以超人的努力用选票来说话,没有走暴力这条路。

有人说,这个制度已经从根子上烂了,必须推翻才行,否则没有下一次了。但是,4年前也是这个体制,川普赢了,难道他当了4年总统后把体制搞烂了?如果真是这样,那可真是不应该让他连任了。不是吗?!


参考资料:
https://hellogiggles.com/news/senate-aides-saving-ballot-boxes/

本文由作者授权原创首发于“加美财经”网站。

Mike和我 发表评论于
法律上讲的是证据,没有大规模作弊的证据,结论就是没有大规模作弊。

零不是数2021-01-14 05:14:34回复悄悄话 我没有大规模作弊的证据,也不信没有作弊,或不可能作弊的结论。
XLD 发表评论于
老姐 发表评论于 2021-01-13 17:24:34
自从川普当道之后,造谣传谣都不算耻辱之事了。这么多粉儿至今还在拎不清的争论大选是不公平的。岂不见1/6日去DC的已经是被定义为叛乱者,你们在此鸣冤叫屈的是不是想一同进大狱?州里州里闹过了,法院法院争过了。输了就是输了。要推翻选举结果,大牢的门敞开着,你们昂首向前走进去。
---------------------------------------------
老姐呀,敬重!敬重!!!
零不是数 发表评论于
博主不承认rachel rodriguez是选举作弊的议员吗?除了津津乐道的那一个死人投票,两起了吧?受这个影响的恐怕不止一票。 我没有大规模作弊的证据,也不信没有作弊,或不可能作弊的结论。
海淀网友 发表评论于
》雪风万里 发表评论于 2021-01-13 19:14:05 【哪】个外国学生会去登记成选民?会冒着被驱逐的风险去投票?真是杠精一个

说的是学校发的学生证,良莠不齐,不能与政府发的身份证件等同。所以您说的“持枪证算有效ID而学生证不是就是很明显的选民压制”不成立。

假如我拿个克莱登大学的学生证去投票。您是投票站工作人员。您会允许我投票吗?
not4any 发表评论于
“为啥那个从桌子下把假选票拿出来的照片主媒没人敢转呢”
第一,是否有任何选举规定选票是不能放桌子底下的?第二,如何判定从桌子下拿出来的就是假选票?第三,在严格监控的环境里,能产生出成箱的假选票吗?如果这三点不成立的话,不要说主流媒体,任何负责任的媒体都不会转。如果转的话,这不成了转播谣言了吗?除非是那些别有用心唯恐天下不乱的宵小们。再说,时至今日有人仍然相信如此拙劣的编造,那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雪风万里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零不是数' 的评论 :
那个外国学生会去登记成选民?会冒着被驱逐的风险去投票?真是杠精一个
Truth999 发表评论于
老姐说得好!
老姐 发表评论于
自从川普当道之后,造谣传谣都不算耻辱之事了。这么多粉儿至今还在拎不清的争论大选是不公平的。岂不见1/6日去DC的已经是被定义为叛乱者,你们在此鸣冤叫屈的是不是想一同进大狱?州里州里闹过了,法院法院争过了。输了就是输了。要推翻选举结果,大牢的门敞开着,你们昂首向前走进去。
Yangtsz 发表评论于

依照你的逻辑,如果我们认为有人犯法,就是怀疑法律制度?

注册很麻烦 发表评论于 2021-01-13 13:26:26
谢谢好文,灯塔国如果出现选举舞弊那么可以断定民主就到此为止吧?所以认为选举舞弊的人,只能说是怀疑民主制度
Mike和我 发表评论于
这个问题你要去问川普团队,这么有利的证据,为什么不交给FBI,不提交给法庭?

ahhhh 发表评论于 2021-01-13 10:09:55
为啥那个从桌子下把假选票拿出来的照片主媒没人敢转呢?
Mike和我 发表评论于
每个县的选举委员会都由两党党员组成,尤其在红州的县,共和党成员比民主党成员占比例大。那些造谣说大选舞弊的川粉,要么从没在美国投过票(包括非法居留),要么就是翻墙来的。
忧国忧民一屁民 发表评论于
写得好, 赞一个!
行者陌言 发表评论于
川普不是职业政客. 奥巴马和民主党当年天天就忙乎变性议题,结果时势造英雄,出了个川普总统, 在他任内 他真做了非常多的事情, 结果怎么样见仁见智. 任内的最后一个月 感觉他有些事做的出格了. 这次大选看出这个体制的一些严重的漏洞, 但体制内的政客都不愿意去正视. 现在让他这么一闹, 得罪了这么多年来所有体制内的政客和利益集团. 他必须离开, 这个体制容不下他这样的人.
零不是数 发表评论于
外国学生也有学生证,都是选民?要求投票时必须有ID证明自己的身份就是压制?政府颁发的ID才有效,有错吗?没有驾照,有护照吗?都没有用什么注册选民?
雪风万里 发表评论于 2021-01-13 12:15:09
.在德州,持枪证算有效ID而学生证不是就是很明显的选民压制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相信也是一种幸福。
注册很麻烦 发表评论于
谢谢好文,灯塔国如果出现选举舞弊那么可以断定民主就到此为止吧?所以认为选举舞弊的人,只能说是怀疑民主制度
balancedview 发表评论于
> ahhhh 发表评论于 2021-01-13 10:09:55
> 为啥那个从桌子下把假选票拿出来的照片主媒没人敢转呢?

如果这是作弊,Trump有没有在法律诉讼中包括这个事实?如果没有,为什么?如果有,但是被拒绝了,这又是为什么?
Yangtsz 发表评论于
不明白此股文的逻辑:因为在参众院唱票中有两党共同监督,所以全美国的选举程序都是共同监督下的,所以质疑选举程序是破坏美国民主制度?
海淀网友 发表评论于
》雪风万里 发表评论于 2021-01-13 12:15:09 很多老人太老了并不开车.城市中心也有大量依靠公交系统的人群.大学高中里也有很多到了投票年龄但没有驾照的学生.在德州,持枪证算有效ID而学生证不是就是很明显的选民压制

============

学生证不是政府颁发,而是学校颁发,在正式场合作为ID不完全可以信赖。我几年前上社区大学,有个学生证,上面没有照片,也不是我的真名。
雪风万里 发表评论于
另外,是否请详细说明“像南方某些州设立严苛的证件要求,使得相当多的人无法投票,”中严苛的证件是指什么?ID?相当多的人没有ID? 那么他们如何开车?如何买烟酒?
——————-
很多老人太老了并不开车.城市中心也有大量依靠公交系统的人群.大学高中里也有很多到了投票年龄但没有驾照的学生.在德州,持枪证算有效ID而学生证不是就是很明显的选民压制
零不是数 发表评论于
另外,是否请详细说明“像南方某些州设立严苛的证件要求,使得相当多的人无法投票,”中严苛的证件是指什么?ID?相当多的人没有ID? 那么他们如何开车?如何买烟酒?
零不是数 发表评论于
关于非公民投票的事情,一直都有,你非不肯承认,说是不可能。至于数量多少,是否影响到此次或任何一次选举的结果是另外一个话题。我所在的州办理驾照时就可以注册选民,不需要出示护照或出生证。你自己只看到一例死人投票作弊,不代表只有一例作弊。你若说不多,我不反驳,你说没有,则忽略的数量远远超过你所关心的一例。
溪边愚人 发表评论于
破例再来一次留言答复,谁还要脑洞大开,随便了,不再奉陪。喜欢信谣的人,你根本就没办法帮。

文章里面说过了,“这是一个自带监督的系统,任何行动都是在两党的共同监督下进行的。”所以,共和党人也是“内部人”,没有任何事情,任何动作对他们是保密的。

没有人能够单独做任何事情,这也包括电脑系统的处理等等。而且,稍稍有数据库常识的就知道,如果有人改数据,必定会留下“手印”,包括谁改的,什么时候改的,从什么改成了什么,这也是设计之中的,谁都无法抹去“手印”。

很多话都是不动脑子说的,连基本常识都不会用一下。就好像银行工作人员,即便有处理钱款的权限,就是身边没人,也不敢把钱划拉给自家人是不是?系统里面都设计好了监督,谁也不敢。类似的系统多得是了,选举是多重要的事情,怎么可能没有考虑到。

“从桌子下把假选票拿出来的照片”的故事不知道有多少辟谣了,你不知道就应该问问自己,为什么正经信息不知道只知道谣言。
westshore 发表评论于
这是关于选举程序的问题,不论川普还是暴动的川粉也都懂。
假如这些各州认证的选举人票有丢失,整个国会的最终认证程序就不得不终止,必须返回相应的州重新进行选举人投票认证,这个过程会有多长时间不知道,毕竟历史上没有过。
而因为认证程序没有完成,拜登也就不能上任,川普就还是总统。
昨天朱利亚尼在认证期间给共和党参议员的电话留言被透露了,要求尽可能拖延认证,这就很有意思了。因为拖延并不能阻止认证最终完成,但却可以给川粉冲入国会破坏提供时间。
而如果在川粉冲入后认证还没有完成,就存在破坏选票的机会,让整个认证程序失效。
你不能不说这是一种可能。
民主的核心是尊重程序,如果程序不能完成,也就不能走下一步。因此对民主体制的操纵也是集中在对程序的操纵上。
海淀网友 发表评论于
楼主只讨论了在投票站舞弊,没有讨论选票收割。

有些州在近两年允许的选票收割,允许选举工作人员和选民之外的第三方收集选票并代替选民投票。选票收割是比舞弊更厉害的、合法的对选票的亵渎。这些州在让选票收割合法化以后,选举结果马上就出现和以往不同的统计趋势。現在民主共和两党都想要在今后的选举中禁止选票收割。希望这种恶行以后不再出现。
locke 发表评论于
大规模选举舞弊当然是可能的, 从算法到人为操纵有很多途径.你决口的否认,至少是很不严谨,因此严重缺乏可信度.
溪边愚人 发表评论于
“你知道有多少人因为在没有成为美国公民之前投票而被拒绝同化为美国公民吗?” -- 共和党抓了几十年都搞不出几个案子(零星的几个舞弊案还都是共和党人做的),偏就还有人信有大量舞弊,真不知是什么脑子,什么逻辑。最不敢舞弊的就是还没有成为公民的人。是为了亲爹亲娘还是为了亲儿子亲女儿要这样冒着丢身份的危险去舞弊?还只有一票!无论是非法移民还是合法移民,拿到身份之前,都是最守规矩的人,这个既符合常识,也是事实。

因为时间精力有限,也因为太多留言简直就不是人话,我一般不答复留言。不是人话的,就放在那里晒给大家看看。但是,对很多朋友的好言鼓励,我的确是不礼貌了,在此一并致歉!

志同道合的朋友:非常感激大家的认可和鼓励,握个手吧!
选民 发表评论于
写得好, 赞一个!
ahhhh 发表评论于
为啥那个从桌子下把假选票拿出来的照片主媒没人敢转呢?
MoatCity 发表评论于
川普可以说是美国历史上对民主制度的最大威胁 - 绝对不能允许他逍遥法外!
零不是数 发表评论于
你知道有多少人因为在没有成为美国公民之前投票而被拒绝同化为美国公民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