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仍然相信美国的民主制度

In this world and this life, I still remember......
打印 (被阅读 次)

最近看到不少同情川普总统的文章,很多写文的网友表示开始怀疑美国的民主制度。如果你好好读一读美国历史,就会知道美国的政治历来如此,今天的美国政治和选举制度比过去进步很多。

且不说过去女人和黑人没有选举权,自华盛顿总统以后,大选时就丑闻不断,政客之间互相攻击谩骂是家常便饭。美国第二任总统约翰·亚当斯在连任败选之后,拒绝出席新总统杰佛逊的就职典礼。 有其父必有其子,后来亚当斯总统的儿子,小亚当斯总统步其父之尘,也拒绝出席新任总统的就职典礼。川普总统说他的胜选被窃取,从亚当斯到希拉里,所有的败选人大概都深有同感。

说起美国政治的腐败,在早期的美国历史,实行的是分赃制度,猎官主义、党人任用制(spoils system)。 胜选者滥用自己的亲友,很多人拿着政府的薪水,从来不上班。这种现象比比皆是,一直沿用至1883年美国国会通过彭德尔顿法案(Pendleton Civil Service Reform Act)。政治分肥制度一直沿用至今。政府里很多高官位置依然是胜选者的战利品。你如果给共和党或民主党捐一大笔款,在其党胜选后,就可以捞个驻外大使或者某部门的副职。

人们心中理想的民主政治和现实生活中的民主政治的差别是天渊之隔,这只是人性而已。选民们只关心自己的利益,竞选人为了当选不择手段。虽然大家都不满意现实中的民主制度,大多数人都不愿意牺牲自己的利益改革现存制度,也想不出更好的新制度替代目前的制度。

至于我个人,我从没有对美国的民主制度失望过。我仍然相信这个制度,也相信未来会比今天更加美好。

夕阳漫步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项狄' 的评论 : 这个我同意。所谓平等,大概只是精神上的,是一种理念,看不见摸不着。人一来到这个世界,出身,财富,甚至相貌都不平等,这是没办法改变的现实。而且,即使后天努力,也未必会实现自己期望的成功。
注册很麻烦 发表评论于
一直都相信美国的民主,为什么不信
白钉 发表评论于
别太认真。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项狄 发表评论于
我倒是觉得,其实,在这个世界上,人是永远不可能平等、不可能自由的,所以民主,呵呵,不管是美国还是中国,哪都没有。不要自欺欺人了。
北美憨狼 发表评论于
民主的根基是诚信,当许多人怀疑诚信的时候不做调查,一味的想吧提出问题的人整死,这已经不是民主了。
hagerty 发表评论于
我在网上看到一个追捧中国的印度学者,他说印度之所以落后于中国就是因为学了西方的民主。他的观点就是‘民主是社会繁荣的结果,而不是原因’。美国就是最好的例子,当年成为世界霸主的时候,只有白人男性投票。这以后才渐渐的有女性和黑人以及各族裔加入。社会繁荣的结果,不光是开始追求绝对民主,还有加大各种社会福利。
终于有一天,美国有近一般的家庭不交联邦税的时候(当年罗姆尼选前说的大实话,然后他就毫无悬念的败选了)。这个追求绝对民主的系统就崩了。
所以我不看好这个制度,我也不希望中国学美国。中国只需要新闻自由,但不需要美式民主。讽刺的是中国之所以不敢搞新闻自由,是因为马上会有人号召搞美式民主。国内的人不懂呀。我在美国这么多年,真的是对美国的民主失望至极。完全不适应时代了。十个人干活十个人投票我没意见,就四个人干活还十个人投票,只能选烂人。整个系统从里到外都越来越烂。
好在美国还有些老底子,科技发达,地大物博,收入尚好,过小日子还算不错,否则真是后悔来美国了。
westshore 发表评论于
要继续对美国的民主制度有信心,我认为至少需要两件事。
第一就是彻底否定川普,第二是修宪,堵住所有被川普使用的漏洞,两者本质上是一回事。
就是需要恢复民主制度的核心,尊重程序,不能因为一句fake news就可以否定民主程序,比如法院的判决或者选举委员会的认证。
尊重程序,意味哪怕导致的结果是错误的也必须接受,你可以以后改变不合理的程序,但不能改变不合理的程序的结果,不能有中国文化那种诛心轮,不能考虑动机。其实这对第一代华人移民是很难的,第二代就很容易。
尊重程序是法治的性质,民主体制是建立在法治的前提之上的。
川普在竞选和执政期间是不断违反宪法的,比如动辄说他人是fake news,很多美国人认同他的做法,几乎一半的选民投了他的票。宪法第十四修正案要求对事情的定性有due diligence,就是需要经过某种程序,而不能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
如果像川普这样连宪法都可以不尊重,还谈什么民主体制?
夕阳漫步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世事轮回' 的评论 : 我希望两年后,共和党能够夺回众院或参院。我是支持轮流坐庄,权力分散,互相监督(哪怕互相掐战),总比一党独裁好。
世事轮回 发表评论于
希望您两年后中期选举后还能写这样的文章。Rachel Rodriguez has been arrested for vote fraud. Stacey Abrams should be the next.
sandstone2 发表评论于
“我从没有对美国的民主制度失望过。我仍然相信这个制度,也相信未来会比今天更加美好。” 这才是应有的态度,赞!
Mike和我 发表评论于
美国的选举制度杜绝了系统性舞弊的可能。
美国的民主制度杜绝了独裁者连任的可能。
笑薇. 发表评论于
选举人制度只是选举中一个组成部分,民主是个有众多组成部分的程序。再次感谢分享你的感想。
笑薇. 发表评论于
你没有理解我的意思。 网上交流误会经常发生。可以理解。你我说的不是一回事。你可以再读一下我的只言片语,think out of the box. 选举人不是我说的最重要的部分。谢谢你的贴, 以后有机会再商榷。
夕阳漫步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笑薇.' 的评论 : 你说“民众选票之后,赢者拿走所有选票,也就是说,一个人投了落选的人,可是却被计算在赢者身上”。我理解你的意思是在各州选举中,即使竞选人多赢了一票,也能得到全州的选举人团票。此后的层层程序给少数人提供了推翻选举的机会。 但是,因为有选举人团,以后的程序是必要的。你说的现象可能发生的情况微乎其微。在正常情况下,就是选举人团决定谁是美国总统。而选举人团的存在就是为了保护选民人数少的州。
大荣确 发表评论于
民主就仅仅是选举吗?这两天对言论自由肆无忌惮的打压难道没看见吗?没人把1A当回事,宪法顶个球了,还相信美国所谓的民主制度?这次大选及其后的过程清楚地告诉人们谁才是美国的主人,你们应该不好意思再拿什么选票和选举来忽悠别人了。否则的话你又何必在这自言自语说什么自己仍然相信美国的民主制度呢?

最终的逻辑就是错误的选举结果也要接受,即使是作弊得来的。为毛捏?因为选举神圣嘛。

既然选举如此神圣,为什么就不能提前办好个ID呢?结婚也很神圣,你没有ID结不了婚怪政府打压你结婚自由吗?买毒品倒是不需要ID。在美国,正常成年人有几个没有驾照的?不会开车也可以申请一个身份证。选举如此神圣,花点时间精力金钱提前去办个ID很难吗?

这次关于舞弊的争议很多与邮寄选票有关,作者倒是避而不谈。

面对很多异常反常非常现象,大家当然会有质疑,而这次尤其严重。选举如此神圣,舞弊动摇国本。正确的做法,就是成立一个跨党派的独立调查委员会来展开全面彻底地调查。既然凭借捏造的文档就可以对川普展开两年多的通俄调查,而对于如此神圣的选举,就更应该任命全权独立检察官开展独立调查。这样的调查如果查不出来舞弊,大家没有不接受的理由。通俄门查到最后没有证据,你们也就不再说老川通俄了,对吧?可如果当时一口咬定老川是铁杆爱国者,是堂堂大美国大总统,而且有的是钱,怎么可能给普京当间谍?就凭他心中对美国的神圣信念,他决不可能通俄。所以不得调查和继续造谣,你们能服吗?

1776年到2020年的那个美国已经灭亡了。2021年以后的美国会很不一样,不管你对这个美国的民主信心多足,也改变不了人们对它发自内心的鄙视。
freemanli01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夕阳漫步' 和MoatCity 二位的评论 :
我是看见拜登曲线,觉得一定有问题。这是我的看法,在我的博客有具体怀疑根据。
其实也不能确定具体哪一个环节,但是我是从数据输出(拜登曲线)看,认为就是有问题。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56918/202101/5541.html
----
这是以前写的:
一个人的选票不可能随着时间不增反减!一再发生,而且还只对民主党有利。
...
至于说有人为什么认输,不去复查? 也许是出不起复查的钱,也许人家州务卿用隐私等各种法律阻碍调查签名。
各种原因,无法猜测。
笑薇. 发表评论于
你我说的不是一回事啊。
夕阳漫步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reemanli01' 的评论 : 您先说看得很过瘾,我同意。这次大选也是学习和了解美国政治的好机会。可你后来说的机器作弊,目前还没有确凿证据。
夕阳漫步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笑薇.' 的评论 : 这就是美国建国之父的良苦用心!虽然选举制度对popular votes有利,建国之父并不愿意让拥有大多数选民的州,政党或政客彻底把持美国的政治,选举人团和参议院就是为了让选民少的州拥有政治权利。这些都是通过协商与妥协之后的产物。如果美国政治由人多势众的州选民决定,别的州和少数人怎么过日子。
MoatCity 发表评论于
"freemanli01 发表评论于 2021-01-13 13:56:30 "
真相信数票机器偏向拜登?机器的准确性应该是很容易验证的,和手数的抽查比较就是了。
有点科学头脑的,是不会怀疑机器的。你还以为是第三世界国家呢!
笑薇. 发表评论于
美式民主是个程序。每一个选票过程之后都有一个集中在少数人手中推翻选票结果的机会。民众选票之后,赢者拿走所有选票,也就是说,一个人投了落选的人,可是却被计算在赢者身上。之后,少数几个或者几十个选举人可以有一个机会或者赞成或者推翻几百万选民的结果。这是又一次少数人决定的机会。再之后,最终决定权决定在国会议员手中,副总统手中。这种经过多次少数人做决定的民主程序与普选,popular votes 完全不同。它是一个保证了决定权在少数人手里的程序。
freemanli01 发表评论于
不过觉得这次舞弊和往常不同(没检查过往常,不清楚细节),关键现在是机器舞弊,难以检查。
以后谁掌握投票机,谁就一直台上呆着?这个要能改过来才行。
个人认为拜登曲线单方面偏向民主党,就是舞弊的信号指标,至于具体怎么做的,需要时间调查。
freemanli01 发表评论于
这次大选看得十分、万分过瘾!
美国像个大海,现在看来各路人马都不能被驯服,更不要想着把谁变成党的驯服工具。
一有动静,大鱼小虾兴风作浪。但是大海也不会倾覆。煞是好看!
cowwoman 发表评论于
写的不错!
getstarted 发表评论于
民主制度成功并不据有普遍性,事实上大多数都是失败的。美国体制的成功与其说是是典范,不如说是例外。目前的体制正在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能否度过难关还没有定论。
两湖居士 发表评论于
政治有政治的玩法,上台下台本不必太在意,尘埃落定,烟消云散。
值得注意的是大公司和不甘平庸的媒体,他们介入得太深了,如果说媒体还情有可原,那大公司简直是在玩火!而玩火,最大的可能是引火烧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