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兄弟轶事

打印 (被阅读 次)

   这些天,海内外纷纷扬扬,都在议论薄熙来。

  从报道上看到薄熙来的简历,北京大学本科、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研究生,跟我算是两重校友。只是他长我十多岁,我进北大、社科院念书时,他刚好离开,照不上面。但我在社科院研究生院念博士时,却听到一些他弟弟薄熙成的轶事。

  八十年代,薄家炙手可热的人,老子是薄一波,儿子是薄熙成。前者是八老之一,掌管中顾委,那可是可以定夺总书记上下的角色;后者是北京市身兼两个局长(旅游局和轻工局)的政治新秀,天子脚下,风光无限。那时薄熙来远在辽宁当金县县委书记,尚寂寂无名。

  北京人应该记得,在那高档日用品缺乏的年代,安定门内的二环北面,出了一个可以同友谊商店媲美的“白孔雀”中心。那友谊商店是洋人消费的地方,中国人只能凭出国护照才能进去。要知道那时要申请到一本护照,是要盖大大小小一百多个公章的呀!这白孔雀时髦洋电器,要啥有啥,就是比友谊商店贵些,可人家把门的,不会见了中国人,就瞪眼要护照。立马门庭若市。

  这白孔雀,就是薄熙成的杰作。

  去过那里的人都知道,它的地理位置有点别扭,虽在交通便利的二环上,但并不在马路边,而是隔了一条护城河(二环地铁沿线原是北京老城墙),要绕道附近的大路口,才能进到河北沿,很不方便。薄熙成是什么人啊,人家楞是又建了一道横跨护城河的行人天桥,让白孔雀的大门,直接连到二环马路沿子。

  那时北京的老字号餐馆,大名鼎鼎国营北京饭店,合资的长城饭店,大门口都钉了一个大似国徽大徽章,上书“北京市旅游局指定商家”。如果没有被薄某“指定”,那商家的日子该怎么混呢?不得而知。

  我那时在社科院念博士,听哲学所的人说,薄熙成在老爸文革复出后,曾被安排到所里打杂,干了一段,又消失了。这种事在社科院是家常便饭,那里不光藏龙卧虎,也收留一些勉从虎穴暂栖身的名人,如前总书记张闻天,刘少奇前妻王前,林彪女儿林立衡。社科院人再次听说薄熙成,他已是北京两个局的局长了,政治前途,十分看涨。

  可薄熙成仕途上再上一个台阶,象陈毅陈云的儿子那样上位副市长,却有一道难迈的坎儿。那是老邓掌舵的胡赵新政时代,讲究接班人需“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前两条好说,后两条就太没戏了。薄熙成只有中学学历(初中或高中,不详),好在那时北京市府是北京四中的天下,市领导陈昊苏、陈元都是他的校友,自然一帆风顺。当时传言,北京市机关里,只认四中学历,不认大专文凭。以致市面上有人伪造四中学历(文革中该校混乱,易鱼目混珠),没听说伪造北大学历的。但如果想晋升副部级,那得中组部考察,说中学程度就已“知识化、专业化”,恐怕太牵强了。这是硬伤,那年代光靠拼爹,难平众议

  有天午饭桌上,硕士毕业留校任学生工作处处长的郑秉文师兄,透露给大家一个新闻:薄熙成要以同等学力,申请上社科院的博士生,导师都找好了。我们好奇:何谓同等学力?中学毕业,跨过大学本科、硕士,直接上博士,邪门!郑师兄说,那也不是不可以,我们这不是有个把这种能人吗?但按国家规定,他必须通过大学、研究生课程的考试。这下这位薄兄可得头悬梁,锥刺股了!

  又过了几个星期,郑师兄又坐到我们饭桌上。有人问起此事。他说,这家伙肚里那点墨水,怎么可能进得了考场应付考卷呢?这不,正在四处托人走路子呢。这几天院里接到的尽是中央大员来的电话,谢院长烦死了!

  五一节研究生院惯例加餐,每人发几张餐卷,可以在大饭厅的窗口多打几个菜,大家聚在一起打牙祭。大家热热闹闹正吃着,忽然见谢韬院长进来,要大家安静。研究生院当时就两三百人,大饭厅兼作礼堂,听报告、联欢,都在这里,靠里端有一个主席台。

  谢院长站到主席台上,用洪亮的四川话说:同学们,打搅你们加餐的雅兴。这几个月来,社科院上上下下都在议论薄熙成要来我院上博士生的事情。我嘛,是首当其冲。今天我给我们师生一个交代。进我们研究生院,必须通过入学考试,任何人都不得例外。他想不通过考试就上博士生,有中央的大干部替他通融,说凭他身兼两个局长所做的改革开放实践的成绩,可以替代课堂考试。我可以负责任地说,教委文件上没有这种规定,也没有这样的先例。我们研究院也决不会开这个先例。我跟他们说,你们的官都比我大,既然你们都觉得他可以上博士生,那么录取通知书上就盖你们的公章好了!盖我研究生院的公章,只要我还是院长,休想!    

  说着,他撩起了衣角,露出的腰带上,象挂钥匙串那样挂了一个小袋子。他指着它说,这里面是咱们研究生院的公章。我怕有人经受不住压力,偷偷在他录取书上盖了,干脆把公章拴在腰里,谁也莫得拿!

  这位谢韬院长,年轻时任延安新华总社编辑,随同乡“延安五老”之一的吴玉章创建中国人民大学,后被钦定为“胡风反革命集团”的“骨干分子”,毛泽东批示逮捕,但在毛也敬重三分的吴玉章庇护下,圈禁在吴宅,直到吴去世才进秦城监狱。文革后复出,任人大副校长,退休后被社科院长胡绳返聘为研究生院院长。老来成为李锐、李慎之这样的党内持不同政见耆老,八十六岁还发表《民主社会主义模式与中国前途》一文,提出以瑞典为代表的民主社会主义才是马克思主义的正统,引起中国思想界的震荡。碰上这种骨鲠老人,薄熙成只能学位梦断。

        晚年谢韬(取自网络)

   薄熙成后来出现在研究生院,那是八九风波之后。当时我们哲学所的一位吕祥师弟,被大家推举为对话团的成员。风波过后正赶上毕业,分配上自然碰到麻烦。他太太或女朋友也是我们研究生院的,毕业后就被答应分给房子的首钢什么学校接收了,吕师弟当然也需要分配在北京,否则两地分居,苦不堪言。但上面传来话,象他这种动乱因素,绝对不允许留在北京,至多发还南京原籍。

    四处碰壁,焦头烂额的吕师弟,不知怎么想起了当时北京地面上如日中天的薄熙成。好读金庸的他,据说完全以武侠小说中的口吻,给薄熙成写了一份信,大意是兄弟现在落难了,久闻薄大哥仗义豪爽,气干云天,愿投门下执镫随鞭,效犬马之劳,望大哥收纳。

    信寄出后不几天,据说薄熙成亲自到研究生院,接吕师弟担任办公室主任之类要职,北京户口,自然解决。那气势,颇似养天下死士之战国四公子。

后来听说,八九风波后,老邓痛定思痛,同八老达成协议,从政每家只能上一个孩子。薄家大概最后选择了当时职位虽然低些,但学历好得多薄熙来。

以后,薄熙成据说淡出政界,转身进了生意圈,斩获颇丰。不知这次遭遇兄长薄熙来大风波,他是否可以全身而退?

薄熙来到商务部,特别是到重庆任大员后,似乎有意迎合国内泛起的民粹主义,唱红打黑,真真假假地高声反美。其实,以他为政之雷霆手段,煽惑民众之魅力,假如遭遇类似美国总统大选的机会,挺身而出,凭拉选票逐鹿中原,还真不知道鹿死谁手呢!现在身陷囹圄,为刀笔吏所困,是否更为当年安排儿子远走美国而庆幸呢?

 

                                                       2013年8月26日作于芝加哥西郊橡溪

 

最后的老留 发表评论于
@passyi2 ,

你老兄这理解力, 笑得不行。
**************************************
同笑:-)
老子就不信邪 发表评论于
薄熙来大学就上一年可能一年都没有就以同等学力去社科院上研究生了,这时是谢韬盖的章吗?
诚信 发表评论于
@passyi2 ,

你老兄这理解力, 笑得不行。

wumiao 发表评论于
薄熙来唱红并反美,让世界和江湖都不看好他,太嚣张。但是没想到习上台后,还不如他。
GP2X 发表评论于
怎么也比小学生强啊
wang02 发表评论于
白孔雀好像全名是“白孔雀艺术世界”
薄熙成见过一面,人还是很平易,政坛退出来可能有身体上的原因。
instein 发表评论于
白孔雀中心在我上下班的路上,下班后常去那里转,有不错的商品。
邮政编码279 发表评论于
记得前些年薄熙来三字是屏蔽词,要用不厚来代替,后来不厚也被屏蔽。
longmarch 发表评论于
passyi2 发表评论于 2020-09-13 11:10:41
88年,我拿第一本护照除了护照上的国徽章,其它一个章都没盖。

---------你没看懂作者说的是啥。那么多公章,不是盖在护照上面,而是
准备很多文件,盖了很多公章之后,才能拿到护照。--------------
passyi2 发表评论于
88年,我拿第一本护照除了护照上的国徽章,其它一个章都没盖。
橡溪 发表评论于
此文原发表在《新浪博客》。不知何时,已被新浪网强行封为"私密博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