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是悲剧的一代!--- 微信群里的讨论 之12

白熊,达拉斯人。干科研的,是个爱运动的基督徒,也爱唱歌,热爱生活,愿我的博客能交很多朋友!
打印 (被阅读 次)
我们不是悲剧的一代!
                                        --- 微信群里的讨论 之12
 
 
2020年的年初,刚刚跑完了休斯顿马拉松的一群中国老知青,趁着马拉松完赛的喜悦,畅谈着对人生的感悟。

汤先生说,我们这一代人不能老忆苦思甜,苦有,老忆苦就忆出毛病来了,也没有甜过的时候,刚安顿就老了。所以要向前看,专心跑完人生的最后六迈。
 
 
 
邢先生说,人过70古来稀,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人,保护好自己,就是对社会做最大的贡献。
 
沈先生说,关键是六十七岁了,在国内很多人都住进养老院了,而我们还能顺利的跑,这是最让人高兴的事。一跑步,要学习的东西太多了,…..

汤先生继续说, 这就是岁月静好,心目中今天总是起点。
 
房先生说,这岁数了,不设目标,一切顺其自然,在现在的基础上,保持或前进半步都是可喜的。
 
 汤先生再次发言,人生就像跑马拉松,每一迈都是起点,最后六迈也最难跑,要克服在能量全部耗尽的情况下,继续跑完六迈。即使是冲力十足,也就是前13迈,像年轻人,13迈到20迈像中年,20迈之后就是老年人了。
 
在微信群里,看着这群 “小伙伴们 ”激情洋溢的谈论,真让我感到振奋,跑步不仅仅能够健身,还能够健 “心”,让人的心志坚强!同样是在知青群里,前些日子不是有一种议论说,知青一代是悲剧的一代,垮掉的一代吗?看看我的这群跑马的“小伙伴们”,他们悲剧吗?
 
说到知青岁月,同样都是知青,一种是积极向上的态度,一种是悲观阴暗的情调。他们之间的争论,在知青微信,在百度网上的知青乐园,延绵不断,从未停息。只有到了这一代人彻底离世之后,方才罢休吧?
 
从知青跑友们用行动证明了我们是不是垮掉的一代,想起了几年前在百度帖吧知青乐园的一场讨论。《 说说咱的 -- 幸,还是不幸 》,一位网名叫“承上启下”的知青网友发了一个帖子,引起了一场争论。
 
简单地回顾一下他的看法:
有人说我们是不幸的一代,从某种意义讲的确如此:阶级斗争为纲——受父母出身影响;遭遇“三年困难时期”——身体发育受影响;“文化革命”、“上山下乡”——求知学习受影响;计划生育——繁育后代受影响;企业破产“下岗”——生活生存受影响;企业改制——收入分配受影响等。但事物都是一分为二的。从我来讲也是幸运的:“上山下乡”算工龄,专业学习未花钱;先苦后甜任“中干”,五十三岁喊让贤;“老骥千里时不待,等候社保把门开。

我也谈了自己的看法: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幸”与“不幸”,但要是纵观历史和人的一生来说,幸应该是主流的。

如同《岁月甘泉》组歌中所唱的,我时常想起知青年代死在农村的战友,他们的生命化作了在荒草里掩埋着沉默的土堆,大山里静静的站立的石碑。在那个年代里,多少花季里的中国男女知青,像天上划过的流星陨落了。他们和我一样,也有理想,也曾热血沸腾地要去解放全人类。可惜他们没能再往前走一步,就永远把生命定格在十几岁,二十几岁。我呢,从那时一路走来,经历了风风雨雨,如今六,七十岁了。年轻时想象着要改变整个世界,到头来,我没能改变世界,到是世界把我改变。但我仍然认为我是幸运的,因为我看到了今天的中国和我小时候的中国大不一样了。而他们短斩的一生,当睁开眼睛,懂事以后看到的世界和他们闭上眼睛前,看到的有什么不同呢?和他们相比,我不是幸运的吗?
我说我是幸运的,还因为和我有相同经历的千千万万知青战友,谁不梦想着上大学?而我上了大学,还是北京大学。与中学同学相比,我都不是最优秀的,而我的很多中学同学没有上大学。是他们没有实力考吗?不是。每个人具体情况不同,现实不容许。

我说我是幸运的,不仅上了大学,还以访学身份出了国做研究。差距就是这么拉开的。几十年就这么过去了。

同学们都羡慕我,以为我有多大的成就呢。其实不过是个科技打工仔。一直是个靠挣工资生活的。近些年来回国看到,那些没有上大学的同学,很多在国内干的比我好。收入是天文数字。房子比我的大,汽车比我的好,口气更是牛。你说命运是眷顾我,还是捉弄我?是一个玩笑吗?若我不出国,是不是也能如此牛逼呢?你说我是幸?还是不幸?

不管怎么讲,我说我是幸运的。

我说我是幸运的,是因为我不能忘记那些死去的知青战友,他们没有机会在这里和大家分享自己的人生体会,而我可以,你说我不是幸运的吗?

只有我时常想起这些,我心里才充满了感恩。人的一生啊,不会像你想象的那么好,也不会想你想象的那样坏。我们不能改变世界,只能改变自己。能认识到这些,我觉得我是幸运的。

人生就像马拉松。在马拉松途中,我看到这位“刀锋”跑友,他年年跑休马。时常想起他也是我要每年都来休斯顿跑马的动力。还有需要有人帮助的盲人跑友。比起他们来,我们健全人是不是“幸运的”?同样要面对马拉松的挑战,他们觉得自己的人生悲剧吗?他们愤愤不平,牢骚不断吗?看来马拉松是一块试金石。我所遇到的马拉松 runner 都是乐观主义者,他们知道牢骚满腹,怨声载道,无济于事。面对苦难,你要有耐心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在申命记33:25,神的话语揭示了一个真理,首先,人的心理要强大,苦难才不可怕。
 
   
                       双腿残疾人跑马         摘自广陵晓阳的博客  
         
                     盲人跑马拉松                   摘自广陵晓阳的博客
 
                                                                                                     摘自广陵晓阳的博客
                                                                                                 摘自广陵晓阳的博客
        
你看这位长着漂亮胡子的马拉松老者,还有步履轻盈的马拉松少年,他们跑得多么潇洒!有这样的老者,就有这样的年轻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只要有这种精神,就不怕千难万险。

所以,我们可以说,知青一代不是悲剧的一代,垮掉的一代,而是励志的一代 !
 
 
 
 
白熊from北京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兵团农工' 的评论 : 你说的对。我的看法仅是个人意见。只代表知青中的一种看法,不能代表所以知青。人所公知,任何一个群体,对同样的经历,同样的事物都会有截然相对的看法。本文仅仅是针对我们知青大群中的悲剧论者而言的。
白熊from北京 发表评论于
回复 'ily' 的评论 : 赞青春活力的人,有青春活力。赞林书豪罕见发飙,怒怼美国政客 !
白熊from北京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西风-西风' 的评论 :
不论东风压倒西风,还是西风压倒东风,人民不应该跟着倒霉。大厦将倾不倾我不在乎,只在乎官员不腐败。国家不衰亡,反而日益强盛。
白熊from北京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兵团农工' 的评论 : 你说的对,我不能代表千万知青,只代表跑马拉松的知青。能跑就不悲剧。
白熊from北京 发表评论于
回复 'polebear' 的评论 : 谢谢评论。文学城里不止一只白熊啊!我不孤独。
兵团农工 发表评论于
你一个人怎么可以代表成千上万的知识青年?

用百分比比较公平。
ily 发表评论于
赞永远的青春活力!
西风-西风 发表评论于
金赞!加油!一点都不羡慕天朝的有钱有权者,看如今,大厦将倾。
polebear 发表评论于
大赞!跑者是生生不息的希望和信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