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无法呼吸”——同为少数族裔的美国华人,检验我们的时候来了

从大陆来到美国,至今在东西方度过的时日大致各半。愿以我所见所闻触及一下东西方的文化和制度。也许能起一点抛砖引玉的作用。
打印 (被阅读 次)

“我无法呼吸”——同为少数族裔的美国华人,检验我们的时候来了

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图片来自推特)

 

自本周一(5月25日)非裔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警察用膝盖抵住脖子最终致死后,明尼苏达州的明尼阿波利斯南部就爆发了抗议浪潮。起初还是和平抗议,但周三下午抗议方式转向暴力,频频出现抢劫、纵火焚烧,到周三夜里,部分地区已经是一片火海。

 

根据警察方面的报告,周一发生的事件是,弗洛伊德不配合警察对某案的调查工作,并且有抵抗行为。但是,现场录像显示,弗洛伊德非但没有抵抗,而且在被压在地上时,一次次乞求“我无法呼吸”(I cannot breathe!)和“不要杀了我”(Don’t kill me!)。但警察不予理会,甚至当旁观者指出弗洛伊德快不行了时,警察依然不为所动。

 

弗洛伊德的死并不是孤立的事件。不要说新近发生的非裔Ahmaud Arbery在街上跑步无辜被杀,更因为“我无法呼吸”这句话早已成为了一种象征——2014年在纽约的史泰登岛,非裔Eric Garner就是死于几乎一模一样的原因——不由人不联想,不质问,为什么这样的事情会一次次发生?

 

必须提一句的是,这是在手机时代,有视频为证。以前发生这样的事情,差不多都是警察怎么说就怎么是了,别人都是空口无凭。所以,现在非裔对这种现象经常说的一句话是,“I told you so.(我早就告诉过你了。)”

 

白人修改法律,非裔上街游行

 

初来美国不久就曾听人说,遇到不公平待遇时,非裔与白人的应对方式不同:非裔上街示威游行,甚至暴动;白人修改法律。

 

这是一种非常简单笼统的说法。但我不得不承认还真是比较确切的。

 

记得第一次听见此说时,我心里“哦”了一声,有点震撼。当时没想到的是,这样短短一句话,需要我十多年的学习、思考和领悟去真正理解其背后的内容。

 

这种不同的反应,体现了非裔和白人对改变法律这一过程所拥有的能量不同。但更深一层的原因是对法律的信任度不同,而这才是最根本的原因。试想,如果非裔完全相信法律,相信司法系统,那就走法律程序,何必上街抗议呢?

 

“我无法呼吸”——同为少数族裔的美国华人,检验我们的时候来了

民众走上街头为乔治·弗洛伊德呼唤正义。(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非裔的这种不信任体现在两方面,一是不相信法制是以公平为出发点的,二是不相信执法的人是公平的。这些年来揭露出的警察栽赃或蒙骗的案例更是使非裔的这一信念愈加牢固。(见 《当警察做伪证时????,《又一次命案警察不被指控——揭开警察正当自卫的“科学”面纱????)看最近的,Ahmaud Arbery被杀后,没有任何人被捕,直到Ahmaud Arbery生命最后时刻的一个视频公开之后,警察局才采取了行动。还有,近年发生的Eric Garner,Philando Castile和Michael Brown死于警察之手的事件,尽管都有视频显示受害人完全无辜,最后,却没有一个警察被定罪。非裔社区相信,如果他们现在不做任何事情,这一次的最终结果也不会不同。

 

华人你在哪里?

 

非裔从来就是弱势群体。历史上承受的凌辱之残忍让人难以直面。

 

华人在美国也是弱势群体,现在更是因为新冠疫情,再次成为部分人明显的歧视、攻击对象。

 

这个月是亚太裔传统纪念月,美国公共电视台(PBS)特意为此推出了大型五集历史纪录片《亚裔美国人》。影片公映后,在中文自媒体读到了无数观后感,大都一致呼吁,亚裔必须与其他少数族裔联合起来才能有足够的抗争力量。

 

但是,华人是不是还应该更往前走一步:不只是在自己利益受到侵害时才提出团结的口号,而是在别的族裔——特别是非亚裔——利益受到侵害时,自己主动站出来支持?

 

本人以为,华人(或任何族裔)融入美国社会的终极标准应该是价值观的认同:人皆生而平等。只有这样层次的目标才是值得所有族裔共同去奋斗。这同时也意味了,凡是违背了基本价值观的事情都必须去抗议,不管发生在什么人身上。

 

这一次,弗洛伊德被警察压着脖子8、9分钟,眼看着他从一个大活人到没有动静,真的是难以直视。对这样的行为能够无动于衷,不站出来说话,你怎么指望在自己的利益被侵犯时,别人也会站出来维护你的权益?说要大家团结起来,不应该只是对别人提要求。生活中不是这样交朋友的吧?

 

这是检验我们的时刻

 

近些年华人参政意识越来越强,特别是在抵制学校的AA(Affirmative Action,平权法案)方面,可以说是一呼百应,紧急的时候,可以在一两天内从全国动员到丰富的物力、财力、人力,把某些听证会现场堵得水泄不通,主动参加听证发言的人多到超出听证会的承受能力。

 

最近,华人给人印象最深的就是这次新冠抗疫中,克服了重重困难,以各种渠道,甚至以蚂蚁搬家的精神,从国内搞到大量医护人员的防护用品,捐赠给各个战斗在第一线的机构和工作人员;美国华人组织UCA也在全美发起“爱心中餐日”活动,给医护人员和受疫情影响的民众送上美味的中餐????,获得广泛好评。

 

“我无法呼吸”——同为少数族裔的美国华人,检验我们的时候来了

UCA组织的“爱心中餐日”活动获得好评。(图片来自公众号《北美新视界》)

 

华人如此强大的行动力与“我无法呼吸”事件再现时表现的沉默,不能不说是一个鲜明的对比。

 

华人不妨学学犹太人。他们在经历了歧视后,不是只为自己族裔抗争,而是致力于提携所有族裔的地位。在特朗普政府推出歧视穆斯林的政策时,犹太人立即主动喊出了“今天我们都是穆斯林!”的口号。

 

在特朗普抛出“中国病毒”(Chinese Virus)一说后,在美国的华人群体再次遭遇歧视和敌视的时候,也是犹太人社区站到了华人身后表示支持。几十个犹太人团体组织联名发表公开信声援华人社区。

 

“我无法呼吸”——同为少数族裔的美国华人,检验我们的时候来了

犹太人组织声援华人社区的公开信。

 

是历史教训让犹太人懂得了,维护所有人的权利,才是最有效地保护自己权利的手段。帮人就是帮己的道理,在这里应该是得到了最好的诠释。

 

这次弗洛伊德死亡事件已经在全国范围内造成非常大的影响。对华人团体、华人社区来说,这是一个检验我们的时刻。所谓团结非裔的力量,以伸出援手的方式去团结才是最佳、最真诚的。

 

此时此刻,我们最需要的是华人社区的领袖带头站出来,引领华人社区与其他少数族裔肩并肩,手携手,为了共同的权益,为了一个更好的社会,共同努力。平权的道路依然漫长,作为《民权法案》最大受惠族裔之一的华裔,在继续维权的路上,我们不仅不应该缺席,而且有义务勇为人先。

 

相反,如果这样的时刻不主动公开站出来支持,此处无声胜有声。以后再要说团结非裔社区,难了!

 

希望看见华人朋友,华裔领袖和华人组织出来说话,无论是个人还是组织,加入非裔社区的抗议活动,用行动证明我们与非裔及所有少数族裔同属一个联盟。

 

 

本文由作者授权原创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

 

更多博文

亲爱的同学,有你,是上海人的福气

我的文章系列
美国大学AA平权法案的前世今生及亚裔的何去何从
真的希望你过得好!
鲜为人知的癌症新说 – 正确解读统计数据
如果当初嫁给他?
70年代大舅眼里的上海
有这样两种中国人
什么是民主,我们真懂了吗?

70年代上海孩子看青岛 – 看看我们都带些什么!
70年代上海孩子看青岛 – 青岛人生活简单
70年代上海孩子看青岛 – 洗海澡
70年代上海孩子看青岛 – 表哥、表姐们
70年代上海孩子看青岛 – 吃的特殊记忆和老少酒鬼

我家隔壁有点传奇色彩的邻居系列
我家隔壁有点传奇色彩的邻居 – 开篇
我家隔壁有点传奇色彩的邻居 – 后记
我家隔壁有点传奇色彩的邻居(续) – 来自徐家姐妹的反馈

育儿篇系列
与女儿谈恋爱、婚姻、生活
谈海外华人到底该不该逼孩子学琴和中文
到底该不该推娃—老调新谈

美国点滴系列
五角大楼文件事件真相(3)-- 美国媒体在最高法院斗智斗勇
我在美国占便宜的事 (一)戆人有戆福
美国点滴(七)也谈西方的公平概念
美国点滴(二)纽约地铁与上海地铁之比较
在美国,保健品和药品的关键区别是什么?
美国黑人和白人对不公待遇的不同应对方式

美国教育系列
美国专家对聪明孩子与天才孩子的比较
美国高三学生的

北美这点事 发表评论于
"白人修改法律,非裔上街游行"。前段时间,少数白人为了响应‘解放’他们的州的召唤,不顾州的明文法令也上街游行,有的还带着枪。
westshore 发表评论于
华人都应该了解陈果仁事件,这个事件不仅仅是白人对亚裔的歧视和杀戮,更是美国法律对亚裔的歧视和存在的无视。
而如今类似陈果仁的事情因为疫情而在美国发生,从川普开始。
ayk 发表评论于
亞裔有些時候應該站在黑人一邊,亞裔有現在這樣的環境也是沾了黑人不斷抗爭的光
Redcheetah 发表评论于
why is a black again?
Brooks 发表评论于
全国范围打砸抢, 没办法去和他们肩并肩
gladys 发表评论于
这个事情,我们又不知道具体经过,去站什么队?去瞎喊什么?
wujiandao 发表评论于
和黑人一起去打砸抢吗?你看看黑人抗议都干了些什么?这些人配和守法公民享有一样的权力吗?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是值得思考的一个问题,不过不少华人觉得自己就是深肤色的白人。
枪迷球迷 发表评论于
华人受到种族歧视?我问遍微信和文学城:那个老中亲身经历过被歧视的具体事件?没一个老中能说出来。

种族歧视是左派的狗皮膏药,什么事都是种族歧视。
PrimeryColor 发表评论于
作为华裔, 一边倡议反对AA, 一边又要支持非裔平权。 可能吗?
pokemama 发表评论于
难,首先他们对我们不友善!何以回报?
ZheFei 发表评论于
可惜太多的华人目光短浅,而且华人尤其种族歧视:瞧不起黑人,瞧不起印度人 ...呵呵,只看到鼻子尖那点自己的利益。
dong140 发表评论于
好文章。有些白人确实是种族歧视分子
大号蚂蚁 发表评论于
这个警察有十几次投诉。该市是民主党的大本营,市长议员一向都是民主党。居民也是明尼苏达州中最贫穷的。现任州长州律师也都是民主党。联邦参议员也都是民主党。这类事件基本上都是发生在民主党核心区。你说呢?
mikecwu 发表评论于
回复ahhhh:黑人暴徒和黑人受害者不是一回事。我们要求公正,包括对黑人的公正,其实是为我们自己今后的公正做铺垫。有的很坏的白人说,排华法案是对的,因为当时中国那边有金三角黑帮组织,是防止罪犯进美国。你说这有道理吗?
mikecwu 发表评论于
回复ahhhh:黑人暴徒和黑人受害者不是一回事。我们要求公正,包括对黑人的公正,其实是为我们自己今后的公正做铺垫。有的很坏的白人说,排华法案是对的,因为当时中国那边有金三角黑帮组织,是防止罪犯进美国。你说这有道理吗?
car88 发表评论于
这是个偶发事件,但被民主党的州、市长利用,放任打砸抢蔓延,给老川的大选上眼药。
randomspot 发表评论于
赞一个
ahhhh 发表评论于
很难那。前两天黑豹们不就去骚扰唐人街了吗?你叫那里的华人怎么来支持黑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