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纳西探寻内战华裔军人之旅(上)

打印 (被阅读 次)

这是去年五月中旬的事了。

过去几年间,由于在科学网上发布大量关于美国华人历史方面的文章,得以有缘结识科学网上不少来自美国东﹑西两岸,中国及其他国家地区高水准的良师益友们。有幸一直在一种良性和知识的大背景下,接受鼓励和支持,在不断探讨学习中保持前进。

其中,来自加州的蒋讯博士,是我最早认识的一位。

蒋博士在硅谷的NASA实验室工作,他在科学网上开博的时间,要比我早上三年半。蒋博士发布的大量文章,是以计算数学与科学工程计算为主题,同时也有一些美国宇航方面的知识;他并出版过《数学都知道》等系列专业书籍。在我眼里,身形高挑,戴着一幅学者眼镜(我们一直未曾谋面,微信头像上看到的)的蒋博士,是一位不折不扣的理科大博主。但没想到的是,他对历史竟也同样情有独钟,并且兴趣深厚。他平时除了专注他自己的空间,也不时在科学网上给我的文章以品评和点赞。几年前,我们互加了微信后,平时没事也会私下闲聊或作些交流探讨。

去年四月的一天,蒋博士通过微信告诉我:他手上有达美航空公司的定额代金券(Voucher),问我有没有计划去什么地方做华人历史调查。他可以把那个代金券赠送给我,作为购买机票的费用。我听后很是激动和感动,知道他是一片诚心。所以当下并没有客套或推辞,遂欣然接受之。

那么接下来,我要计划去哪里,探访什么呢?

按照我过去的习惯性操作。一般近的地方,也就是平常开车能够到达并且不会过度劳累的距离。基本上是以纽约城为出发地,方圆四﹑五个小时之内的路程。通常我都是根据自己日常的既定工作行程,然后“顺便”做一个目的性探访规划。这样既完成了必要的工作,又节省专程去需要时间和交通耗费,可谓一举两得。这样几年时间下来,将兴趣融入工作,感觉无往不利,其乐融融。

在过去七﹑八年间,我就是运用这种“自由式”操作,到达过数不尽的“梦想”之地:东北至历史文化重镇波士顿,西南至华盛顿及“老版图”维吉尼亚州,向西到著名战场葛底斯堡及宾西“钢城”匹兹堡,北则达纽约上州各历史城镇(也曾经有两次是趁春节期间,专门开车长途到南卡,肯塔基及俄亥俄等州)。现在如果不再开车,而是改为乘坐飞机去探访,则去到更遥远,或者(车程)至少六小时之外的地方比较合算。

我跟蒋博士说,那给我时间让我考虑一下目的地吧。他说,没问题,并提醒我那张券的截止日期是五月中旬,在那之前订票都可以(之后就作废了)。

这样过了两天,我还没有明确的目标。一天傍晚,我突然收到国内(是早上)弟弟同学的微信。他发来的是一段屏幕截屏,兴冲冲地说是在中央电视台节目上看到了我。我惊奇的看了一下,那是我三月份在美国中文电视台录制的一段华人历史节目。内容是介绍在宾夕法尼亚州西部发现了一位参加过美国内战的华裔军人,节目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央视拿去播了。这位华裔军人一个世纪以来长眠在宾州西部一个偏僻的小镇墓园里,几乎与世隔绝。我曾在二月份路过那里,专程前往他的墓地做了探访并拍摄了一些视频及照片,随后也在科学网上撰文进行了全面介绍。

弟弟同学这个偶然的信息提醒了我,内战华裔军人是我近期正着重关注的。他们之中距离我比较近的,如康州的约瑟夫•皮尔斯,及央视节目播的这位托马斯•西尔维纳斯,还有葛底斯堡(牺牲)的约翰•汤姆尼(其实下落不明),我都已经实地进行过探访和调查,有的甚至多次(皮尔斯)。目前知道的距离比较远的,也就是我还没有找到机会前往的,还有内布拉斯加的爱德华•科霍特及田纳西的查尔斯•张等。

于是,我决定在最远的这两位之中,挑选一个。

查尔斯张和爱德华•科霍特,我之前都已经写文章介绍过。查尔斯•张在内战中参加了发生在田纳西州的富兰克林战斗,他阵亡后就埋葬在了富兰克林战场的旁边,他也是内战中唯一一位阵亡的华裔军人。富兰克林镇位于田纳西州府纳什维尔南25英里处,划分上属于纳什维尔大都会区区域。如果从纽约开车去富兰克林,行程约有1000英里。这样大距离不吃不喝需要15小时,来回至少30多小时。在我一贯秉持的自由轻松研究的原则下,开车穿州过郡,长途跋涉去探访一座墓,并不合理,也很不合算。在条件适宜的情况下,坐飞机自然是最佳的选择。

科霍特呢,虽然他早期在麻萨诸塞州生活,但他参加完内战,又继续从军,去到了遥远的“狂野西部”。科霍特去世后,埋葬在了内布拉斯加北部的瓦伦泰丁(Valentine)小镇。那座小镇其实更靠近南达科他州的南部边界,那一带现在有不少印第安人保留区和国家森林公园,是历史上著名的“狂野西部”中心区:干枯的植被,漫天的风沙,狂奔的牛仔,凄惨的土著,这一幕幕画面一直令我向往。在距离上,纽约到瓦伦泰丁及南科他州边境,有1500英里之遥,直线车程约25小时。如果来回至少需要三天时间,这还只是走马观花日夜兼程模式。

如果乘坐飞机,时空迅速斗转,情况立马迥异。这样的话,去到距离最远的地方探访更具有前瞻性,也符合未来效率掌控。于是,瓦伦泰丁的科霍特,进入到我的第一选择框。

下面该进入方案的优化核算阶段:从纽约坐飞机前往瓦伦泰丁,最近的机场是内布拉斯加的最大城市﹑密苏里河河畔的奥马哈。到达后,从奥马哈机场再租车,然后向西北方长驱直入直达瓦伦泰丁。缺点是:两地之间没有贯通的的大型州际高速,只有限速的州级公路。奥马哈到瓦伦泰丁的距离有250英里,车程单程至少需要6小时(州公路时速通常最高55/60英里)。即使在瓦伦泰丁停留1小时,拍完照录完视频立刻返程,来回也至少14小时。并且当时(春光明媚的季节)纽约到奥马哈这种中西部小城市的票价,竟然出奇的贵(500美元左右)。研判总体时间及金钱上的花费,仍是有一些勉为其难﹒不尽人意的感觉。

那么,我再来看查尔斯•张•的富兰克林吧。从纽约到纳什维尔的飞机单程是两小时(奥马哈是3小时),然后从机场租车去富兰克林,这样整个行程不过三小时。关键是,纽约LGA机场(离我最近,仅10分钟距离)早上八点有一班飞机;纳什维尔一方,则在晚上六点有回程的航班。这么一算,中间有约五小时的空档,轻松自如。并且一天来回,到纽约吃晚饭正好,也不误晚上的正常休息。最后的关键,是来回机票只有200多,Vocher用不完还有一定剩余。如此这般,蒋博士的盛情恰如其分地被运用,还可以保留一点其它筹谋的余地。

于是我告诉蒋讯博士:决定了,去田纳西的富兰克林,探访查尔斯•张。他自然表示赞同。记得之前我在科学网上发表关于查尔斯•张的介绍篇章时,蒋博士还在文末留了言,表达和我一样的惊奇(查尔斯•张的发现带有一定奇趣性)。这样的探访选择,也算是圆了我们具有的一颗相似探寻心愿吧。

我当晚便上网订下了纳什维尔的来回机票,顺便在网站租了一辆车崭新的雪弗莱,一天仅40美元。

大功告成,待日出发。

dorothy 发表评论于
Would you please kindly post link to 科学网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