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休斯顿全程和半程马拉松赛风情

音乐几乎伴随了我所有的文字,从音符中飘逸出的旋律有时比文字更能释译情感。
打印 (被阅读 次)



音乐:《Chariots Of Fire》


第48届雪佛龙休斯顿马拉松(Chevron Houston Marathon)和阿莫科半程马拉松(Aramco Half Marathon)于昨天(01/19/2020)早晨7点在我们城市举行,有接近3万人参赛。由于受冷空气寒流的影响,气温从几天来的70多华氏度下降到比赛早晨40多华氏度,是理想的长跑气温。天太冷,对我们这些义工稍具挑战性,但多穿一些衣服即可。先生和我凌晨4点50分准时起床,5点20分离开家,按照通知在6点之前到达全程马拉松与半程马拉松分道处做义工。我们的任务有4项:(1)布置场地,包括设立分道指示牌等;(2)保护赛道安全,如防止观众进入赛道以及及时纠正跑错赛道的参赛者;(3)为参赛者们加油;(4)清理场地。

当在执行第3项任务时,我为参赛者们加油,先生则拍一些比赛的照片。我们见证了一场长跑盛会,为我们休斯顿华人龙帮的跑友们、跑步俱乐部KARC的跑友们、以及每一位其他参赛者感到骄傲。

1. 大赛时刻:半马或全马身体残障参赛者们

每一位轮椅参赛者和身体残障参赛者们都令我非常感动!!陪伴他们的志愿者义工们也令我感动。祝福他们每一位!!

照片1:警察开车为轮椅参赛者们开路。

照片2-5:根据轮椅参赛者们的残障程度,配备相应的志愿者义工;有的是每一位轮椅参赛者配一位骑行配赛义工,有的甚至同时还有一位医疗志愿者义工陪同,有的是好几辆轮椅参赛者们配一位骑行配赛义工。

照片6-8:视力障碍参赛者以及双下肢残障的参赛者;他们每一位配备相应的志愿者义工。

照片9;这张照片对我来说有特别的感动和鼓励,照片中推轮椅跑的男士是我所在跑步俱乐部KARC的跑友S,坐在轮椅中的女孩是他的宝贝女儿A。他们父女俩已经跑过许多大大小小的跑赛,并且S和他的妻子P非常积极活跃在一个帮助其他身体残障孩子们的公益组织;而我先生去年劳工节参加的5公里赛就是为那个公益组织募款。


2. 大赛时刻:参赛半马的精英运动员们

男子冠军JemalYimer来自埃塞俄比亚,成绩是59分钟25秒(00:59:25)。女子冠军Hitomi Niiya来自日本,成绩是01:06:38;这位亚洲女士的速度超过了所有来自非洲国家的精英选手,并且在这场跑赛中打跑了14年前创立的女子半马记录01:07:26。

照片10: 警察开车为半马精英运动员们开路。

照片11-13: 半马跑在最前面的第一拨男子精英运动员们都是来自非洲,只有一位白人Jack。我记得Jake的全名是Jake Robertson,来自新西兰,他在2018年的半马赛中以1:00:01的成绩获得冠军。

照片14-15: 接下来的第二、三拨男子精英运动员们几乎都不是来自非洲。

照片16-17: 参赛半马的女子精英运动员们。照片17中的那位白人女士Sara Hall是美国著名长跑女子精英运动员,这次她的成绩是01:08:58,是所有美国女子半马参赛者中的第一名。 在2014年我参加精英运动员颁奖午餐典礼时才知道几乎美国每个国际马拉松大赛都有单独的奖发给美国运动员在赛事中的前几名,那年我们休斯顿半马和全马给美国前10名男女参赛者都发奖了。我觉得这样比较合理,否则所有赛事都只有非洲运动员得奖了:-)))。顺便说一句,Sara Hall的丈夫是美国著名长跑男子精英运动员Ryan Hall,美国半马男子记录的保持者,成绩00:59:43。

照片18:观看精英运动员们长跑是欣赏速度、健美、和毅力的享受。


3. 大赛时刻:参赛全马的精英运动员们

男、女冠军皆来自埃塞俄比亚,成绩分别是02:08:36和02:23:29。

照片19:警察开摩托车为全马精英运动员们开路。

照片20:刚开始全马跑在最前面的第一拨男子精英运动员们全部被一部分警车引导跑到了半马的线路上,之所以他们跟那部分警车可能是因为半马的线路是道路的内线,比较节省距离。我们这些志愿者大声的呼喊“半马在左道,全马在右道”,而我们的声音被摩托车轰隆隆的声音淹没了。但很快那些开着半马的线路意识到错误,回到其它警车所在的全马线路;而精英运动员们也紧跟着穿越全马/半马隔离安全锥回到正确线路。

照片21-22:全马跑在最前面的第一拨男子精英运动员们都是来自非洲,接下来的第二、三拨男子精英运动员们几乎都不是来自非洲。照片21中的第3位男士Hunt是所有美国男子全马参赛者中的第一名,成绩是02:17:18。

照片23:全马和半马精英运动员们同框,半马在左道,全马在右道。

照片24-27:跑在最前面的第一拨女子全马精英运动员们,全部都是来自非洲;与她们跑在一起的两位男士是她们的配速员。


4. 大赛时刻:全马和半马的大众参赛者

虽然精英运动员们跑得很美,我很喜欢欣赏,但觉得还是大众参赛者与我的跑步经历更加接近,更加感到亲切。无论跑步成绩,每一位全马和半马的大众参赛者都令我感动。

照片28-31: 不同的跑速组,每个时间组有相应的志愿者领跑。有趣的是我观察到跑到我们义工站(大约8英里左右)跟着成绩2小时45分(2:45)配速兔子跑的一大群人中大多数是女士,而成绩3:00兔子后面跟的大多数是男士;我好奇究竟有多少女士跟到了终点:-)))。

照片32: 昨天早晨气温对跑步非常有利,但风较大,不利,所以,昨天早晨扛着国旗参赛是真的不容易。

照片33-34: 比较吸人眼目的跑装:-)。

照片35: 几乎每年都看到这位有漂亮长胡子的男士跑全程马拉松,非常佩服。

照片36: 我们城华人俱乐部“龙帮”有多人参赛,包括这位笑容甜美的女士JY。她是一位妻子、两位孩子的母亲、以及临床医生;在“龙帮”,有多位象JY这样人到中年的华裔女士和男士参赛们,锻炼身体,挑战自己。而这一切都离不开亲人们的支持,对此,我深有体会,在此,谢谢我们的亲人以及支持我们的朋友们。

照片37:感人的一幕。在我们义工站附近站着一位男士带着两个小孩,从交谈中得知是他带着儿子和女儿(从不同的国家和地方领养)等待着参赛的妻子。孩子们看到妈妈后,非常兴奋;那位母亲专门跑到路边,亲吻了孩子们,并且停下来请人拍了全家照;她也开心地同意我拍摄她的全家。

照片38: 参赛半马的少年,跑得好帅呀。

照片39:经过我们义工站的最后一位跑者,也是昨天赛事的最后一位参赛者。我很感动她的不放弃,警车和收尾的工作车辆耐心地在她的身后慢慢行驶。


5. 志愿者义工经历

(1)大赛前夕 (01-18-2020)

明天将是先生第5年、我的第6年为我们城这个大型赛事雪佛龙休斯顿马拉松(休马)做志愿者义工服务。刚才查了天气预报,明天的气温对我们志愿者来说是冷了一些,但对参赛者来说是很好的长跑温度,为所有的参赛者感到高兴。祝福我的所有参赛朋友们!祝福所有的参赛者!祝大家平安愉快完赛,心想事成!

照片40: 明天义工签到证件。虽然证件上表示我们义工站10点结束,但根据以往经验,通常会拖到10:15至10:30左右。

照片41: 明天的天气预报。

照片42-43: 2018和2019年做义工的照片。红色外套几乎成了我为休马做义工的专用工作服:-)))。先生曾经纳闷地问:“你有那么多外衣可以选择,干嘛穿这一身的红色?奔60的人了,穿红色太艳了。”我微笑着告诉他:“第一,这件红色棉袄是我们2014年去南极旅游时买的,比较保暖;第二,我故意穿一身红衣 ,是为了让参赛的朋友们容易看到我。”红色醒目,便于我的朋友们看见我,使先生为朋友们拍照:-)))。

(2)大赛早晨(01-19-2020)

先生说他完全是因为舍不得老婆一人辛苦而陪老婆一起为休马做志愿者义工。非常感谢先生的帮助和支持!!先生和我凌晨5点20分离开家,按照通知在6点之前到达全程马拉松与半程马拉松分道处的义工站。

照片44: 离开家时,拍摄的黎明前月亮。

照片45:义工们到达临时义工作站签到。

照片46: 位于我们义工站签到处的新闻媒体车辆。

照片47: 谢谢守护大赛安全的警察们使用警车阻路,保证机动车辆不上赛道。

照片48: 不同于往年,我和先生今年分配到的主要任务是在我们区域每一个必要的位置(如路口、居民住宅的车道入口等)放置安全锥。刚开始不觉得吃力,过了一会儿就觉得这些安全锥比我想像的重多了:-(((。

照片49: 义工们分工合作,齐心协力,为经过我们点的参赛者们一切准备就绪。

照片50:旭日东升,在等待第一位参赛者经过我们工作站之前,起得太早的一位义工赶紧躺在地上睡一会儿:-)))。

照片51:然而,在得知第一位参赛者即将到达我们工作站时,大家就精神抖擞,预备为参赛者加油。

照片52:我手中的这个小铃铛已经跟随我好几年了,为参赛者们加油。根据以往经验,当看到这些持气球的参赛者们时,通常是最后的全马参赛者经过我们的工作站;任何在他们之后的全马参赛者必须改为半马。

照片53-54:没有全马参赛者了,我就转到马路左边,为剩下的半马参赛者们加油,站好最后一班岗:-)))。

照片55:当最后一位参赛者经过我们义工站之后,我们开始整理和清理场地,我和先生担任了将所有安全锥收起来的任务。

照片56:与一起工作了4个多小时的警察告别,我们互相感谢了对方。

照片57:走一条街,到义工组织者建议的停车街道开车回家,明年再见。

广陵晓阳 发表评论于
一并谢谢“胖”亲戚和墨农姐 。志愿者义工服务是心甘情愿去做的,许多行业都有;我的工作单位有上千名志愿者,是重要的组成部分。在这个国家很普遍,是对社会回馈的方式之一。

祝新一周愉快!
墨农 发表评论于
积极参加社区活动,赞一个.
我胖我的 发表评论于
义工都很了不起,赞一个,鲜花送给你们!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