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小同学会(结尾篇)

打印 (被阅读 次)

Ensenada是个临海城市,在墨西哥似乎名列三甲,但若与中国动辄人口几百万上千万的巨无霸城市规模相比大概只能算是海边小城。游轮靠岸,过了一个看似农副产品收购站似的简易边境海关,就进入了这个小城。

一出海关就有三五个墨西哥男女导游围上来争拉我们去坐相互挨近停靠在路边的巴士。我们随一小胡子上其中一辆车。两美金一人送往市中心。所谓市中心其实近在咫尺,徒步不过十来分钟。小胡子挨个儿收钱,零钱自备余额不找。钱收了车却迟迟不动。说要把车上剩下的俩空座填满才开车。女同学徐君拍案而起(车上没“案”,但此时无案胜有案)给小胡子最后通牒,说:我们有十六人,OK?我数到十六,车再不动我们就下车。你得把钱吐出来。末了加一“CLEAR?”,气势磅礴好比列宁给富农讲“真理”:只要你们存在一天就必须给我们粮食,你要不给就强迫你给,你要反抗就消灭你们。“CLEAR?”。一个“CLEAR?”立竿见影效果立显,小胡子毫无脾气,一连串“OK,OK”声中,引擎轰鸣,五分钟后我们便已人在市中心。

市中心不过如此,虽有麦当劳沃尔玛仍不免有些冷清惨淡,有几分从前美国电影里常见到的小城镇景象,仿佛哪条街上随时会冒出无家可归踟蹰街头的兰博,然后后面突然警笛长鸣大警车嘎然停住,车里钻出气喘吁吁大胖警察无端将兰博铐回警察署去。

我们一行人包了一辆中巴去一到此必去一游的盛名之地。那里可以看海和海水冲击礁石而起的冲天水柱。中巴出发前一小胡子(墨西哥中年男人仿佛人人都是小胡子)中年墨西哥汉子怀抱吉他上车来自告奋勇给大家一展歌喉,边弹边唱,嗓音架势似可去“好声音”一试身手。开始唱的是“拉亚拉亚”,后来唱词突然变成了“ONE DOLLOR,ONE DOLLOR”,循环往复没完没了,边唱边在车道里来回走动左顾右盼,直到有人掏钱给他,“ONE DOLLOR”方嘎然收住,取了钱下车去。我后来去街边上厕所,意外发现“ONE DOLLOR”和一女的在那里把守厕所收费,小解50 美分,大解一美金。但在厕所门口“ONE DOLLOR”并不怀抱吉他深情吟唱“ONE DOLLOR”。

水柱景地距市中心三四十公里。一路农村景象。公路旁开阔田野,田地上罩着许多拱形灰白塑料膜暖棚。田中不见耕作农夫,偶有拖拉机停于田边,巨大轮子沾满黄泥。街旁零零落落偶有不见人迹的破旧矮房,还有在公路旁摆摊卖瓜果的妇女。公路上来往车辆稀疏,没有斑马线,两旁望望车远尽可随意横穿马路。

车在一荒凉空地停定,导游说到了,向前穿过一集贸市场,走到底就是景点所在。集市摊棚鳞次栉比,见有游客出现小贩竞相出来拉客兜售货物,嘴里荒腔走板的“你好”“昂宁哈赛要”“恐你急哇”相互交织,墨西哥人眼里中国人韩国人日本人大概一个样儿。走到头下一阶梯就是水柱景点。那里是一海湾,边上岩石陡峭,海湾之外蓝天白云碧海无垠。海水缓缓涌来,到了礁石处忽而水势汹涌,礁石那里有一狭长石缝,海水涌进石缝受到挤压砰然激起高大水柱,大片水花溅洒到十几米高的岩壁上。那景象让人想起钱塘潮涌,虽然规模不可同日而语。

 

离开水柱景点后去看一动物园。动物园小如中小地主家中后花园。一进门,正中一玻璃房,里面顶天立地一巨像,白晃晃俩大象牙,大象稳如泰山纹丝不动,定睛一看原来是假的,一像模型。真的会动的有猴子,还有老虎豹子。那虎豹同居一室,相互嬉闹,打情骂俏。猫科动物据说领地意识极强,有同自己的敌人血战到底的勇气,谁也别妄想从它神圣领土中分割一寸土地出去,但这俩同科不同族的兽类却在那里其乐融融构建和谐社会。边上相隔不远还有一方圈起的空地,里面有鸡鸭猪羊驴,滥竽充数也是园中动物。鸡鸭羊驴各自无声老实呆一边儿,只有那只脏兮兮营养不良的苍白瘦猪在碎石铺成的空地上一溜小碎步来回转悠,卷曲的小尾巴在屁股上甩来甩去。那地儿空间弥漫膻臭味儿,凭味儿可知有饲养场,就如国内许多旅游地用鼻子可以发现厕所一样。

游轮最后一日在船上渡过——次日早饭后离船。我们去一舞厅嘻哈歌舞,之后暗号照旧不见不散一拨人仍去十层自助餐厅山侃海聊。

舞厅是魏君钟情所系之地。在船上时每当经过附近他总要跑去那里探头探脑一看究竟,看看有无化妆舞会白马王子灰姑娘水晶鞋之类。然而王子也好辛德瑞拉也好愣是没露面。到最后一天魏君提议干脆我们自己去那里过过舞瘾,他可教我们大伙儿跳交谊舞。魏君在德国是当地社区华人合唱团组织者兼男高音,也是一名资深舞者,除了肚皮舞广场大妈舞不为其他舞无所不跳。他教大家交谊舞,又让我们排成两排,随他“恰,恰,恰恰恰”地跳了一阵“恰恰舞”。你方舞罢我登台,孙君技痒,上前来一段“大海航行靠舵手”独舞。看那舞有几分少林和尚扫除山门落叶动作,有几分长臂猿仰天长啸动作,还有些许迈克杰克逊太空步,但仿佛怎样都与大海与航行与舵手八竿子打不着边。然而一旦和尚扫落叶与猴子仰天长啸和杰克逊太空步有机结合连成一串,莫名其妙顿时活脱脱就成了“大海航行靠舵手”舞。女同学高君跳了一段北风吹,舞姿曼妙,足以让杨白劳拒喝农药。之后是老歌样板戏串唱。从希望的田野上到一条大河波浪宽,从这个女人不寻常到想当初老子的队伍才开张,从都有一颗红亮的心到人家的闺女有花戴,你爹钱少不能买。大家嘻哈唱来不亦乐乎,直到有人来整理收拾舞场方才结束。

聊天分两桌。女同学和仨俩男同学一大桌家长里短嘻嘻哈哈。偶有青菜肉丝程度的轻微荤腥段子让人笑得前仰后合。另一桌安静恰成对比,胡君魏君周君在那里讨论金融科技政治军事等议题。我中途跑去听到魏君胡君争论美国如何维持美元世界货币地位问题。两人意见分歧,但彼此展现君子风度,坚决表示拥护对方发表自己观点的权利,不搞制裁与反制裁。我虽对金融经济话题极有兴趣,但关心重点只限于银行里的美金能否增值。由于缺乏相关预备知识,听他们讨论时云里雾里一头雾水。

次日早饭后轮游结束,开始登岸。一周时间白马过隙弹指一挥间。大家彼此告别,又一轮熊抱拍肩拍背。彼此约定各自珍重,注意健康,为下一次聚会共同努力奋斗。

 

后续:轮游结束后,大家各奔东西打道回府。胡君夫妇魏君陈君女同学朱君严君和本人又借车从洛杉矶驶往旧金山。一路沿海岸而行,看“乱石崩云,惊涛裂岸,卷起千堆雪”,看蓝天白云之下海豹如酒囊饭袋卧倒在沙滩上晒太阳,看夕阳西下大群海鸟腾空而起在暗红色天空中盘旋飞舞。在旧金山大桥上看到汽艇由桥下穿出在翡翠色海面上快速划过屁股后拖出由细变宽的白浪,想起美国经典老片《美国往事》中的情景,那电影的背景场景正是旧金山,有许多旧金山大桥的镜头。电影里罗伯特德尼罗老后总是不由自主回想往事,儿时街头混混小伙伴的音容笑貌老在眼前闪现。在一栈桥上的海鲜饭店吃饭时,胡君一脸严肃告诉一阳光十足年轻招待员说本人是中国功夫高手,那大男孩将本人上下打量一番,一脸平静地说:我可以摆平他。两天后,我们七人在旧金山机场分别。此次发小同学会落下帷幕。

 

胡君在同学会结束后作一《不老兄弟》诗,其诗如下:

春与夏

隔着一场旧梦

新柳依依

雏羽唧唧

 

秋与冬

隔着一树落叶

江海漂零

客路依稀

 

我与故乡

隔着一片月色

月色明灭

乡音如忆

 

我与兄弟

隔着一段时光

时光老去

不老兄弟

其中“江海漂零,客路依稀,时光老去,不老兄弟”四句本人尤为喜欢,录之,以为本文结尾。  (全文完)

玉米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是的。呵呵。谢谢梅花博友。问好!
梅华书香 发表评论于
你的发小很给力啊呀!
玉米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螺丝螺帽' 的评论 : 谢谢博友。
螺丝螺帽 发表评论于
认真读文,知道原因了。祝贺发小聚会圆满成功!
螺丝螺帽 发表评论于
孙同学呢?咋不在照片里?
玉米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曦安.風' 的评论 : 是的。呵呵。谢谢博友。
曦安.風 发表评论于
这么多发小聚到一起实在不易。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