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中学回忆录之七--《刻钢板》

一位爱好艺术、文学、摄影和旅游的海外游子
打印 (被阅读 次)

前些天,高中同学群里有人贴上了一张我们的母校-老潍坊一中的照片,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既惊讶又兴奋,想不到见到了“老一中”早年的样子。

这张照片展示的应当是“老一中”文革前的样子,校门极其简陋,院墙也不过是用一些竹竿之类的材料编成的篱笆。校门正对着的那房子是学校各教研室及办公室,与后来我们上学时的格局一样。

看到了这张照片,仿佛回到了当年的校园。不过当我们这届学生进入潍坊一中时,学校的大门已经移到了照片中该校门左面五、六十米远的地方,而且校传达室位于校门内侧的左边,一条林荫大道从南到北通到最北面的另一座校门,大道两旁高大的杨树遮天蔽日,是学校最惹人瞩目的风景线之一。

(潍坊一中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校门)

(校内的林荫大道)

我是于1970年夏天,初一下半年从另一所中学转入一中的,当时学校的院墙已经不是篱笆了,而是由许多“琉璃(锅炉烧结的炉渣)”砌成的(也不只是从哪里搞来那么多炉渣, 该不是1958年大办钢铁是的产物吧?)。不仅墙面坑坑洼洼严重不平,而且许多地方还因有人攀爬而形成一些缺口。不仅如此,学校最东面靠近操场的那段院墙甚至还有几个很大的豁口,任何人都可以从那里不受阻碍地自由出入,常有些社会闲杂人员在校院里游荡,打群架,偷东西,校园的安全性就根本谈不上了。大概是在我们上高中的时候,学校南面和东面的围墙才改成了砖墙,比较像个学校的样子了。

前面老照片中校门右侧的那座小房子想必是当年的传达室,校门改变位置后那所小房子并没有拆掉,而是改变了用途。它周围的空地种上了许多桃树。每年春天来临时,那里即成为“桃花盛开的地方”,粉红的桃花,碧绿的树叶,成为当时“老一中”最靓丽的地方吧。

看到前面那张照片,勾起我一段难忘的回忆。大家都看过小说《红岩》吧?小说中负责刻印《挺进报》的成岗同学们一定有印象,中学时代的我也曾有过一段象成岗那样刻印钢板的经历(当然不是“地下工作“)。初二以后我参加了校团委的宣传组,除了定期出学校的黑板报和壁报外,还经常参与刻钢板,出油印刊物,刻钢板的地方就在照片中的那所小房子里。

(网络照片)

小房子有两间,校团委占用的那间的只有七八平方的样子,里面放着两张办公桌,一张课桌,以及一些纸张和油墨等杂物。参加刻钢板的还有两三位同学,我们经常在那里忙到深夜,有时周末也不休息。每刻印完一期刊物,都累得头昏眼胀,腰酸胳膊痛,浑身煤油味,手、胳膊和脸上还被油墨抹得黑乎乎的。说来也奇怪,当时也不知哪里来那股热情,现在想来也许是爱好使然吧?

为了刻好一页蜡纸,我们都极其谨慎认真,生怕哪一笔用力过猛而造成整页蜡纸作废,前功尽弃。油印时也需要仔细,不仅油墨要调的均匀,浓度合适,推油棍也不可用力太猛,免得压坏了网子,或者渗油过多,造成字迹模糊。如果刻印的成功,一张蜡纸可以印一两百页,一期刊物一页蜡纸就可以了,否则的话,还要另刻一遍。

(网络照片)

1975年高中毕业后就下乡了,在学校学到的技能在农村也得到了运用,下乡期间也曾经给大队和公社刻过钢板和油印刊物。再后来,随着时代的进步,刻钢板这档子费工费时的技能就不需要了,被打字机和电脑取而代之了。不过,刻钢板往事还是很值得回味的,那是我人生中的一段不错的经历。。

记下这篇,与当年的同窗共勉。

2019年11月18日

 

流浪北美的蚂蚁 发表评论于
回“花似鹿葱”:

谢谢你的点评! 其实也不尽然,刻钢板要求的字体要清晰,大小匀称一致,不能潦草,一笔一划,工工整整,而且最好在两笔交叉的时候轻一点,免得把蜡纸划破,刻好的字看起来像隶书。可是,刻钢板习惯了以后写字时就十分刻板,不活泼,字体十分难看,像二三年级学生写的,至今也改不过来。
花似鹿葱 发表评论于
能刻钢板,说明有一手好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