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阿拉斯加,逆流而上的三文鱼

打印 (被阅读 次)

我们在Kenai停留的时候,有幸目睹了沿着Kenai River逆流而上的三文鱼,规模比不上有些照片的轰轰烈烈,但也称得上是前赴后继。

我们下榻的Kenai Princess Lodge,建在Kenai River旁边。安顿好行李,被潺潺的水声吸引,我们沿着铺得很好的步道,去看看流水,还有水边色彩斑斓的野花和郁郁葱葱的草木。河水不深,清澈见底。出乎预料。我们在这里遇上了著名的三文鱼洄游。那些鱼,有的是银灰色的,有的在银色中泛出粉红,还有的,已经红彤彤的有如锦鲤一般了。有些鱼单打独斗,有些鱼三五成群。但是,所有的鱼都目标明确,不屈不挠,艰难地迎着湍急的水流一路向前。

这一幕让我感动,震撼。如果不是要去漂流,我愿意一直待在那里,不为别的,就想陪着这些执着的鱼。Kanai River地处峡谷之间,沿着山势缓缓下行,两岸的风景如诗如画。带着我们漂流的,是我上一篇提到的年轻英俊的船长,他来自南加州的圣地亚哥,正在亚利桑那州州立大学学习环境科学,这份工作属于暑期工。在国家公园暑期实习,是这个专业的学生接触自然,巩固所学的有效途径。

一路上,不时看到垂钓之人。船长告诉我们,在Kenai,如果有钓鱼执照,每个人每天最多可以捕捉三条鱼。为了保证足够数量鱼到达产卵地,合法捕鱼的日期也有规定。任何违规的捕鱼行为,都会受到重罚。

我突然有一个疑问,三文鱼回流期间,根本没有进食的欲望,鱼饵对它们应该没有什么诱惑力,那么,那些挥舞着鱼竿的人,用什么吸引三文鱼上钩呢?船长说,鱼钩上并没有鱼饵,渔夫将鱼线在水里晃来晃去,以便鱼钩随机性的钩住鱼的腮帮。三文鱼的回流真是九死一生,许多抵达终点之前力竭而亡;有些成了熊和苍鹰的腹中美食;此外,它们还要面对人类的追杀。船长宽慰我们,用不着太悲观,有一个专有名词Conservation,是指保护性的消费。回流Kenai的三文鱼,通过合理的利用,仍然可以保持健康的数量。

那么,鱼的不同颜色如何解释呢?原来,越是接近产卵期的三文鱼,颜色越红;到了产卵的时候,几乎是通身鲜红了。船长说,开始变红的三文鱼,其肉质已经开始发生变化,不再鲜美,渔夫钓到后多半会将它们放生。

经过大约两个星期的艰难跋涉,三文鱼最终回到了它的出生地,水势平缓的河水上游,在那里完成传宗接代。产卵之后的三文鱼。神经系统慢慢关闭,行为越来越接近于僵尸;它的激素和酶不再正常分泌,身体组织也开始分解·;大约一周左右,它的生命划上句号。死去的三文鱼,为贫瘠的阿拉斯加提供了丰富的有机质,它滋养了有机质稀缺的高山湖泊,为各种飞鸟走兽提供了食物。三文鱼的DNA,甚至出现在遥远的高海拔的树木上。

抵达产卵地的三文鱼(网图)

 

回来后依然觉得意犹未尽,于是在网络上,得到了更多的我感兴趣的有关三文鱼的信息。

三文鱼的回流不是盲目的,它们将会回到出生地,甚至将卵产在数年前自己孵化的地方。人类还没有完全破解三文鱼神奇的定位能力,一般的理论是,从海洋进入河流的时候,三文鱼利用生物磁感应导航。三文鱼具有灵敏的嗅觉,接近产卵地的时候,三文鱼通过气味寻找曾经的孵化地。

三文鱼的交配,是在产卵地进行的。鱼妈妈找到水流平缓的浅水区域后,轻轻翻起水底的石块,将卵子铺在河床上;这时鱼爸爸过来,在上面盖上精子;然后,鱼妈妈再把石块推回原地,将受精卵保护起来。

孵化出的三文鱼在淡水中度过它们的幼年时代;长大一点之后,它们慢慢迁移到河流入海的地方,那里的水含有一定的盐分,为它们进入海洋做准备;当长到15到20公分长的时候,它们成群结队的进入海洋,体验它们的成年生涯。最终,它们回到出生之地,用最坚韧最美丽的模样,迎接下一代的诞生。它们用生命书写了:落叶归根。

迪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 谢谢墨脉留言。

这种不屈不挠的精神令人感动。好像以前在日本电视上看过专门介绍。
迪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花老虎' 的评论 : 谢谢花妹妹留言,你说得对,看到的人都会被感动被震撼。

在阿拉斯加见过三文鱼回流,还是黑灰色的阶段,一只只巨大无比,有的跳的头破血流,粉橘色的鲜肉都露出来了,仍然一往无前..
迪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谢谢梅华留言。
迪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谢谢小树留言。羡慕小树住在美丽的多伦多,除了离三文鱼回流不远,还有太多得天独厚的地方。

我也去看过三文鱼回流,很悲壮!
迪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寒一凡' 的评论 : 谢谢一凡留言。一凡想象力丰富,你也许可以拿他当素材,写一篇寓言呢。

太悲壮了,感动!没见过三文鱼回流,谢谢迪儿介绍。
迪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康赛欧' 的评论 : 谢谢赛欧留言。

头次看到红色的三文鱼,真漂亮。谢谢分享,学到了不少知识。
迪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基多山人' 的评论 :谢谢您的留言,非常多的共鸣。

我也在Ketchkan看到了你说的吊脚楼和陶莉的小屋,墙上的名言“Where both men & salmon came upstream to spawn”也让我觉得有趣,还拍了一张照片呢。

我小姑也和我们同行。在Juneau,我们去看冰川,小姑参加了“三文鱼鱼苗场,她也看到了你说的一幕,人工干涉的三文鱼产卵。

谢谢您的分享。

...今天我们来到Ketchikan 市。从陆路由南向北进入阿拉斯加,它是第一市集。这里一共只有八千居民,镇中最大规模的建筑就是停泊在港湾里的游轮。

出了码头就是一排商铺,沿水而建-怎么和中国张家界凤凰镇的吊脚楼有得一比呢?真在纳闷之间,游客们一阵骚动- 原来一群salmon 鱼“招摇过河”

-阿拉斯加海鲜产量美国第一,还向全世界出口。这里有 “salmon capital of the world’之誉,果然名不虚传!...在小街中段有一栋浅粉绿色的木屋- 原来曾经是红灯区名妓陶莉所有,现在已成旅游中心,它的墙上印着陶莉的名言,把 男人和salmon 鱼联系在一起:(where both men & salmon came upstream to spawn)他们奋勇向上只为产卵,令人莞尔。

简陋的商铺除了传统的旅游景点的商品外就是各式包装的salmon 鱼产品了-在店门外更夸张的贴着 中文标语:免费品尝- 期盼着中国大妈们的光临。....在阿拉斯加州行政首府Juneau 的最后一站的节目是参观”salmon鱼苗场”- 我见识过蟹苗虾苗鱼苗场,所以 心不在焉地跟着大家进场... 参观完毕,才感到大开眼界- 这是一家没有政府补贴而不追求卖鱼苗为目的,也不算什么研究企业的“salmon 鱼卵产集和鱼苗投放”场吧。根据salmon 鱼的“回游产卵”的特性,技术人员把小鱼苗在“陷阱”里养上个把月后放回大海,然后到了产卵季节,这些“被自由”的和男人一样健壮的salmon 鱼,会自由的回游到“陷阱” 里-在这用不锈钢材料制成 的牢笼里,拼命的勇往直前,纵然粉身碎骨,也要完成产卵的使命- 导游说: 大概放养出去的鱼苗的百分子一能成功的回游归来- 但它们贡献的鱼卵足够维持渔场的开销,那些产卵后的死鱼都买给动物食料加工厂,...参观完毕,果然长了知识,但老汉我心有余悸。(奇景共赏)
迪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步可妮' 的评论 : 谢谢可妮留言。一直跟读你哥哥和嫂嫂的故事,非常感动。喜欢看你的文字,有空多些哦。

前不久专程去多伦多附近观看三文鱼洄游,很有同感。"三文鱼神奇的定位能力"和它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从垂直的激流下跳上奔泻的逆流再奋力而上的那种力量,不可思议地让人有些目瞪口呆!三文鱼真是值得一书!谢谢迪儿分享。
迪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王妃好久没更新了,在忙吗?最后那张鲜红色的三文鱼是网上下载的,那么艳的颜色我也没有看到。

三文鱼成红色还是第一次见,漂亮啊!
迪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谢谢园姐留言。我在想,如果可以修得向死而生,从容面对,晚年是否可以少一些悲切。


比起三文鱼的悲壮归途,我们晚年的“血雨腥风”都不算啥了。
迪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谢谢晓青留言。我以前也不了解,这次知道了一点皮毛:-)

太漂亮了,谢谢迪儿分享!我对鱼一点都不了解。
迪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Rolfemom' 的评论 : 亲爱的若芙,好久不见了,谢谢你的鼓励。我给你发了一个悄悄话。


迪儿描写得真美,惊叹大自然的奇妙。 "最终,它们回到出生之地,用最坚韧最美丽的模样,迎接下一代的诞生。它们用生命书写了:落叶归根。"
迪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谢谢五湖留言。传宗接代是所有生物最原始的本能,人类对它赋予了社会责任,一定程度弱化了原始的本能。


有人问为啥要结婚生子,看过三文鱼洄游就会明白了
迪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亲爱的七月,谢谢你的补充。非常有道理,我们要引以为戒,少生气少发火。


哈哈,迪儿,你把阿拉斯加的事儿写得真清楚啊!
关于钓鱼的人用假鱼饵, 除了随机性地钩住鱼以外,据说(因为我自己不钓鱼)还有个作用,就是鱼饵鱼钩晃来晃去,让鱼烦了,恼火地张嘴咬一口,然后就把他钩住了。 所以鱼和人一样,发脾气,不理智,准出错。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这种不屈不挠的精神令人感动。好像以前在日本电视上看过专门介绍。
花老虎 发表评论于
在阿拉斯加见过三文鱼回流,还是黑灰色的阶段,一只只巨大无比,有的跳的头破血流,粉橘色的鲜肉都露出来了,仍然一往无前... ...
梅华书香 发表评论于
漂亮、壮观、太值得前往吖!谢谢分享了、祝快乐!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我也去看过三文鱼回流,很悲壮!
寒一凡 发表评论于
太悲壮了,感动!没见过三文鱼回流,谢谢迪儿介绍。
康赛欧 发表评论于
头次看到红色的三文鱼,真漂亮。谢谢分享,学到了不少知识。
基多山人 发表评论于
....今天我们来到Ketchikan 市。从陆路由南向北进入阿拉斯加,它是第一市集。这里一共只有八千居民,镇中最大规模的建筑就是停泊在港湾里的游轮。

出了码头就是一排商铺,沿水而建-怎么和中国张家界凤凰镇的吊脚楼有得一比呢?真在纳闷之间,游客们一阵骚动- 原来一群salmon 鱼“招摇过河”

-阿拉斯加海鲜产量美国第一,还向全世界出口。这里有 “salmon capital of the world’之誉,果然名不虚传!...在小街中段有一栋浅粉绿色的木屋- 原来曾经是红灯区名妓陶莉所有,现在已成旅游中心,它的墙上印着陶莉的名言,把 男人和salmon 鱼联系在一起:(where both men & salmon came upstream to spawn)他们奋勇向上只为产卵,令人莞尔。

简陋的商铺除了传统的旅游景点的商品外就是各式包装的salmon 鱼产品了-在店门外更夸张的贴着 中文标语:免费品尝- 期盼着中国大妈们的光临。....在阿拉斯加州行政首府Juneau 的最后一站的节目是参观”salmon鱼苗场”- 我见识过蟹苗虾苗鱼苗场,所以 心不在焉地跟着大家进场... 参观完毕,才感到大开眼界- 这是一家没有政府补贴而不追求卖鱼苗为目的,也不算什么研究企业的“salmon 鱼卵产集和鱼苗投放”场吧。根据salmon 鱼的“回游产卵”的特性,技术人员把小鱼苗在“陷阱”里养上个把月后放回大海,然后到了产卵季节,这些“被自由”的和男人一样健壮的salmon 鱼,会自由的回游到“陷阱” 里-在这用不锈钢材料制成 的牢笼里,拼命的勇往直前,纵然粉身碎骨,也要完成产卵的使命- 导游说: 大概放养出去的鱼苗的百分子一能成功的回游归来- 但它们贡献的鱼卵足够维持渔场的开销,那些产卵后的死鱼都买给动物食料加工厂,...参观完毕,果然长了知识,但老汉我心有余悸。(奇景共赏)
步可妮 发表评论于
前不久专程去多伦多附近观看三文鱼洄游,很有同感。"三文鱼神奇的定位能力"和它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从垂直的激流下跳上奔泻的逆流再奋力而上的那种力量,不可思议地让人有些目瞪口呆!三文鱼真是值得一书!谢谢迪儿分享。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三文鱼成红色还是第一次见,漂亮啊!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比起三文鱼的悲壮归途,我们晚年的“血雨腥风”都不算啥了。
Rolfemom 发表评论于
迪儿描写得真美,惊叹大自然的奇妙。 "最终,它们回到出生之地,用最坚韧最美丽的模样,迎接下一代的诞生。它们用生命书写了:落叶归根。"
晓青 发表评论于
太漂亮了,谢谢迪儿分享!

我对鱼一点都不了解。
PeonyInJuly 发表评论于
哈哈,迪儿,你把阿拉斯加的事儿写得真清楚啊!
关于钓鱼的人用假鱼饵, 除了随机性地钩住鱼以外,据说(因为我自己不钓鱼)还有个作用,就是鱼饵鱼钩晃来晃去,让鱼烦了,恼火地张嘴咬一口,然后就把他钩住了。 所以鱼和人一样,发脾气,不理智,准出错。
五湖以北 发表评论于
有人问为啥要结婚生子,看过三文鱼洄游就会明白了
迪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儿。这也是我们这次旅行的额外收获。
迪儿 发表评论于
纠正一下,应该是conservation而不是conserve。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一直听说三文鱼回流这下在迪儿这里见识和学习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