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二十一:二八年华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打印 (被阅读 次)

爸妈:

今天是老大生日,十六岁,二八年华,正是一个女孩子刚刚开始绽放的年纪。

我们准备了双层水果蛋糕,可是,她和朋友一起去庆生,回家已没余力再吃一次了,只挑着吃了几颗水果。老三向来不吃甜,老二和外甥女各切了一小块,还剩大半个。她的生日礼物,早在几个月前就预支了。我前天临时给她订的一套画笔,还在路上。老二花了很久给她做了一个视频,神神秘秘的,不肯给我们看,也不知道是什么?总之,现在的她,对这些都不在意。连生日歌也不要唱,生日照也没有(当然,和朋友们一起肯定是有的)。回头看看,唯有感慨流年似水。

自己十六岁的生日是怎么过得?全无记忆。算算时间,那一年刚上高中,我在四班。高一的教室在三楼,四楼只有一个教室,是计算机房。房门口还铺着一块红毡,显得特别高大上。那时,只有一中才有计算机课,因为一中是最好的高中。当然,高高瘦瘦的老师是不教我们编程的。只让我们把编好的程序原封不动输入电脑,让一首曲子成功响起,就能花掉一节课的时间——其实还不够。像我,无论输入多少遍,都不能运行,那首乐曲一直不曾响起过。

那栋教学楼的楼道很宽,楼梯转角处的窗户特别大,窗台上可以坐好几个人。每到晚自习的课间,我们几个关系特别铁的女孩就坐在那里,对着城市的点点灯火,说悄悄话,或者小声唱歌:“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人生难得一知己,千古知音最难觅”,“依稀往梦似曾见,内心波澜现”,“万水千山总是情,聚散也有天注定”,“谁知我心,难道你还不明了?”……很多歌词,多年以后才真正明白了其中的深意。

当年肩并肩手挽手的那几个,到现在依然是朋友。可那栋教学楼,不,是整个校园已经不在了。学校在“五一二”地震后迁址。其实不迁,也不同了。所有的布局都被打乱,重新修葺过。一大一小铁校门,校门口的花园,花园旁的修竹,教室前花开满枝的杏树和四季常青的棕榈树,长长的水泥台子上的一排排水龙头,操场边高大的几棵槐树(有一年美术课,老师带我们写生,让我们画槐树。我只画了一小截树干,纸就到头了。完全不知道怎么才能把那么大的一整棵树,画在小小的一页纸上。那种苦恼,到现在还记得。哈哈),连跑道都没有的黄土操场、单双杠、沙坑、水泥乒乓球台子,教师宿舍前绿色的龙爪菊……这一切,只存在于记忆里了。上次回国,到了原址门口,犹豫了一下没进去,我不想让新修的校园抹杀记忆里的那份美好。毕竟,能印证我十六岁年华的东西,只剩下记忆了。

想起来,你们的十六岁定然与我不同。唯一相同的,大概也就是只存在于记忆里了吧?这几十年,不能说沧海桑田,但翻天覆地的变化还是有的。等多年以后,老大回头看她十六岁的华年,不知能留下什么?希望是开心的、美好的。

晚安。

树枝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猫姨' 的评论 : 没错。以后让她给我买蛋糕。我才是那个受苦的人啊。:)
猫姨 发表评论于
总之,现在的她,对这些都不在意。---

对她太好了,司空见惯所以毫不珍惜。 以后不给过生日,没有蛋糕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