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知道这场运动是针对习近平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陈小平



2022年11月27日中国警察在北京与举着白纸的抗议者对峙

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埃夫丽尔·海恩斯(Avril Haines)12月3日在加利福尼亚里根国防论坛上对中国发生的白纸抗议风暴发表看法时说,“抗议活动不会产生稳定、政权更迭或类似威胁”、“抗议活动未来如何发展,对习近平的地位很重要。”

2022年11月25日起,从乌鲁木齐到上海,从武汉到北京,一场罕见的大面积的民众抗议在中国多地出现,短短两三天里,抗议席卷了全国半数以上的省份。

海恩斯针对这场运动发表之时,正是抗议活动趋于缓和之时,抗议运动的舞台也从中国的街头转移到了海外。人们比较关心的是,美国最高情报官员为什么此时暗示习近平的地位有问题?此外,她将这场抗议运动对中共和习近平可能带来的政治后果进行区分,也让人民有眼前一新的感觉,这一视角颇为值得关注讨论。

全世界都知道这个运动是针对习近平

澳大利亚蒙纳士大学商学院副教授史鹤凌博士在接受美国之音时事大家谈节目采访时指出,海恩斯讲话是向习近平发出的不要采取极端措施的呼吁,因为全世界都知道这个运动是针对习近平的。如果习近平对运动参加者采取极端措施,他个人将要对其行为承担不可推卸的责任。

史鹤凌博士认为,从西方学者和政客视角看,这场运动是对清零政策和百姓基本生存条件表达不满和反抗,而清零又是习近平亲自指挥、亲自领导的,所以矛头必然指向习近平。抗议者还没有上升到对共产党的政治体系表达不满。

此前,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 亚太政经风险预策家范畴先生也指出,六四是对中国共产党权威的挑战,威胁到的是全党的存亡,但白纸革命实际上只是对习近平一个人的权威的抗争。

拜登政府的谋士们有一种天真:中共大而不倒

与史鹤凌博士一同接受美国之音时事大家谈节目采访的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博士并不赞同白纸风暴是针对习近平的抗争这种说法。他说,任何对习近平的不满,实际是对共产党治理的挑战。在上海这个习近平曾经工作过的地方,示威者喊出“共产党下台”和“习近平下台”的口号,是中国的经济奇迹中成长的年轻人看透了中国的危机,它与习近平的个人极权和共产党的体制有不可分割的联系。

斯坦福大学中国经济与制度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吴国光的看法与夏明博士的看法有相似之处。他在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指出,中共最高专制者习近平的“亲自决策、亲自指挥” “大监狱”防疫举措,民众怒火指向习与中共毫不奇怪。事实上,抗议“大监狱”防疫体系与举措,与抗议中共及习近平专制,二者绝不是相互对立的。

在进一步讨论海恩斯为什么将白纸风暴对习近平和中共的影响加以区分这个问题时,夏明博士说,目前的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有一个深度分歧。拜登总统谈二十一世纪是民主与专制的决战,但他周边多数中国问题顾问则有更妥协的看法。他们不想将中共体制作为改变目标,让中共体制有喘息空间。他们有一种天真叫中共大而不倒, 一些情报官员也看不到百中国百姓的呼吁。

习近平并无持久极权主义成功秘诀

在白纸风暴发生之后,西方媒体不约而地聚焦这场罕见的规模巨大的街头抗议运动与习近平政治命运之间的关系,特别是这场运动是否会影响习近平的政治地位。由此看来,海恩斯的讲话有回应西方主流媒体关注之意。

《外交事务》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亚瑟·罗斯主任夏伟的分析文章中提出了两个重大问题:抗议事件是否会威胁到刚刚连任第三个总书记的习近平的统治? 这会是中国的一个历史的转折点吗?政客网站的文章标题是《中国的抗议是习近平末日起点吗》?《纽约客》网站上的一篇播客标题是《中国的反清零政策抗议会对习近平构成威胁吗?》,《纽约时报》文章标题是《习近平“加冕”后,抗议浪潮挑战其威权统治》,《经济学人》的文章标题是《中国的抗议活动可能会改变习近平管理国家的方式》。

在《外交事务》的文章中,夏伟本人并没有正面回答他自己提出的两个问题。比较有趣的是,他说,美国不乏中国专家,但从未准确预测过这个“人民共和国”的历史转折时刻。这包括毛泽东的文革、邓小平的经济改革和六四大屠杀、习近平的新毛派技术专制和最近的这场白纸风暴。

他补充说,对于那些从外部观察中共这个黑匣子的人来说,他们太容易假设一切都在控制之中,而且习近平已经找到了持久专制的有效秘诀。 无论这些示威的结果如何,它表明习近平并没有比希特勒、墨索里尼、斯大林、卡斯特罗或毛泽东本人更能发现极权主义成功的秘诀。

人们看到了铁腕政权的软弱

在谈到抗议事件究竟对习近平有多糟糕时?政客网站的文章认为,到目前为止,没有迹象表明习近平在共产党最高层的地位受到任何重大损害。但习近平治下的老百姓首次大规模反抗声音如此之大,他不会听不见。

白纸抗议风暴发生后, 北京放松了一些封控措施, 美国评论家章家敦的推特据此评论说:“这可能是习近平和中国最重要的时期之一”。他写到,“一个铁腕政权最危险的时刻就是当它屈服于公众诉求的时候。从此,长期被压迫的人们将认识到他们领袖的软弱,并感觉他们能施压以促成更多改变。”

“这场抗议将改变习近平治理方式。”这是美国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教授裴敏欣为《经济学人》撰写的分析提出的看法。他说,抗议让习近平陷入了两难之中:如果按照抗议者的要求采取行动,会让中国出现一波卫生系统难以应对的疫情挑战,如果他不妥协的风格不再被人民认可,他未来十年的执政将会是一个比防疫还要巨大的挑战。

《纽约时报》关于白纸风暴挑战习近平的威权统治的报道采访了新西兰研究中国异见的学者白杰明(Geremie R. Barmé),他说,“现在,这种对自身、对权利和思想的设想重新浮出了水面。”而吴国光先生评论认为,不能期望“白纸革命”风暴般摧古拉朽地就完成了革命的使命。但是,“白纸革命”的这种勇敢却一定会改写中国的未来。

杨小凯六四结果预判对白纸风暴仍有效?

在白纸抗议发生之后,中国出现了政府一边妥协一边镇压的现象。史鹤凌博士解读说,之所以发生当局放松疫情防控政策这种妥协现象,是因为运动发生后有一段“空窗期”,当局并不知道如何来应对这种大规模抗议。随着时间推移,出现了政府一手软一首硬的处理方法。

史鹤凌博士认为,他对抗议进程并不乐观。他回忆了当年自己对六四走向保持乐观,但导师杨小凯提醒共产党本性在,不能乐观,为此还与导师拌嘴,但结果证明老师的预判是对的。因为中共体制并没有变,镇压是必然结果。即使政府承认了抗议者诉求,它也绝对不会认为这是抗议者诉求的结果,而会认为是党的正确领导。

夏明博士认为,确实中共会通过禁声、消失或监禁等手段有选择性打击抗议者中的强硬者,但当下的白纸革命与1989年那场运动有重大不同---一张无言白纸的舆论共识是1989年看不到的。现在的人们也不是1989年时的人民。

资本家的财力已经可以跟习近平的权力抗衡。现在到明年人大召开之间,是中国政府治理的非常长的空窗期,这个时候中国老百姓施压效果会非常好。这一次共产党如果不从政策和体制上进行适当的变更,扬汤止沸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