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边卖猪肉边跳芭蕾的9岁女孩 站上了央视舞台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她家是开肉铺的,但是她迷恋跳芭蕾。

于是,就出现了一个反差巨大的场景:


前面是磨刀霍霍、血污满满、人声鼎沸的猪肉摊。

后面是心无旁骛、腰身柔软、独自起舞的小女孩。

大俗与大雅,在此交汇。

就像生活与梦想,并肩同行。

这个肉铺里的小女孩,是很多普通人的缩影。

她的故事真心精彩,我想讲给你听。

0 1

这个视频片段,来自于纪录片《小小少年》。

在猪肉铺里跳舞的小女孩,名叫邬刚云。

她的家乡云南省文山州砚山县那夺村,是国家级的贫困村。

她的父母,都是辛苦谋生的中年人。

真的辛苦。

爸爸就是长途货车司机,经常在外面跑车。

他说自己是车队里最能撑的一个,有时要熬夜开车,他就嚼一个小米辣,辣得自己俩小时睡不着,“家里有老人有小孩,不拼不行啊。”


而小云儿的妈妈,一边要照顾三个年幼的孩子,一边还要经营家里的猪肉摊。

杀猪、卖肉,每天都过着同样的生活。一年365天,只能休息一天。


小云儿在这样的家庭里,自然也不可能太安逸。

每天凌晨4:30,她只要不上学,就要带着年幼的妹妹,跟妈妈一起去猪肉铺里帮忙。


才七八岁的小姑娘,干起活来已经非常麻利:

擦洗猪身上的血水、拿喷枪烧猪脚上的毛、清洗猪大肠……



她这一天最大的快乐,就是跳一会儿舞。

她说:“去肉店要早起,会很困,但是想到可以跳舞就很开心。”

一般天亮之后,店里没那么忙了,妈妈会趁着客人少,在旁边帮小云儿数拍子、压腿、拉筋……


0 2

这个视频里跳得像模像样的小孩,其实当时根本没有老师教。


起初,她是在手机里无意中看到了芭蕾舞的视频。

她一下子被曼妙的舞姿吸引了,不自觉地跟着模仿。

没想到,居然就无师自通,学得有模有样。


很快,院子里的板凳、猪肉铺的空地,都成了她练功房。

猪肉铺前,常有人围观,指指点点,觉得小丫头奇怪另类。

但妈妈没有感到丢脸。

她愿意尽自己所能,去帮助女儿:“只要她喜欢,大人就得帮帮她。”


那一边,爸爸同样支持。

小云儿想要个跳舞房间,但家里没钱请工人,全家人就一起出力,一根一根地搬木头,亲手为小云儿搭起了简易的练功房。


芭蕾,在很多人眼中,那是用钱砸出来的高雅艺术。

但这对父母也没想那么多。

他们就是一个特别朴素的想法:孩子喜欢,就帮帮她。

他们在为了生计苦苦奔波的同时,也想要竭尽全力,去托起孩子的梦想。

这一点,他们胜过了很多城市的父母。

尤其是小云儿的妈妈,她意识到女儿自己在家瞎练肯定不行,便带着她去县城里的培训班一个个咨询,想给她找个正规的老师。


让妈妈没想到的是,小云儿身体的协调性和柔韧度实在太强了。她现场随便展示了几个自己练的动作,就让在场的老师和学员们惊得合不拢嘴!


县城的老师看到这样的好苗子,也很惊奇:

“我教舞蹈三十多年,我觉得她是一个小天才了,她到我们这里来有点屈才,我们这都是基础班,我没有什么可以教她的。”

“带她去昆明、去北京,找个好的老师好好培养,这孩子一定前途无量!”


可是,别说去请北京的老师了。

就连去一次省会昆明,对云儿一家都非常困难。

送孩子去北京、昆明学,简直是天方夜谭。

所以,娘俩又回了那间猪肉铺。

妈妈继续从网上找教学视频,让小云儿跟着自己学。



妈妈一边剁猪肉一边喊拍子,陪着小云儿一个动作一个动作地反复练习……

菜市场里人来人往,这番特别的景象,让路人们总忍不住停下来看上几眼。

没有人知道,这个猪肉铺里的天才女孩,明天会怎样。


0 3

直到一次。

特别偶然的,一个驾校教练看到了小云儿在肉铺里跳舞的视频。

他意识到这是一个千里马,需要伯乐。

于是主动牵线搭桥,将小云儿介绍给了北京舞蹈学院的关於和张萍老师。


这两位老师是一对夫妻,这些年一直在教贫困村里的女孩子跳舞。

他们让很多乡村里黝黑瘦小的女孩,从芭蕾中收获了美丽和尊严,人生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所以他们遇到小云儿,那真是伯乐遇到了千里马。

关於老师特别惊喜。

他教芭蕾舞20多年了,即便是在聚集了全国最优秀的舞蹈人才的北京舞蹈学院,也很难找到这么有天赋的孩子。


可是他们在北京,小云儿去不了。

怎么办?

夫妻俩一狠心,去了云南。直接奔到小云儿那个村,教她跳舞。

两人已经48岁了,也没有孩子。

他们说:“我们想要做一件正确的事情。”


0 4

在片子的最后,小云儿和关於老师的另外一些学生,得到了一个登上央视舞台的机会。

这个贫困山村里的天才女孩,独自摸索和坚持了那么久,终于,看到了光。

她第一次走出大山,第一次坐火车,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来到首都北京,第一次面对那么多人表演……

看到她站上舞台的瞬间,很多人热泪盈眶。


那就是属于她的地方。

可是她走向这里的路,却那么艰险漫长。

有一个细节,我印象深刻。

小云儿在彩排间隙问妈妈:我们能来北京多少次?

妈妈回答:“这回表演好就经常来,表演不好就不用来了,就回家放牛、养猪。”

从科学教育的角度来看,这并不是一个好答案。

但那已经是小云儿妈妈,一个农村卖肉的女人,能给出的最好回答了。


有一个镜头,我久不能忘。

在北京舞蹈学院,小云儿小心翼翼地跟在两位漂亮的北舞学生后面,怯生生地踮起脚尖,默默起舞。


黝黑瘦弱模样,看起来像是一只丑小鸭。

但是。

我们都知道,这只丑小鸭终会变成白天鹅。

穿过黑暗,穿过卑微,穿过乡村和城市的沟壑,穿过一切命运的阻挡,飞到她自己的广阔天地。

到那一天再回看,她会为今天的自己鼓掌。


这个故事里,最让我最感动的是,小云儿和她的父母,在困境和选择面前,从来都没有抱怨,没有卖惨。

他们一直怀着一种质朴的坚韧,不由分说地去努力,去追逐。

即便身在最低处,他们也勇敢地想要绽放出最美丽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