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颂:儿长大 娘老去 沟沟坎坎很折腾(图)

打印 (被阅读 次)

毕业颂:儿长大 娘老去 沟沟坎坎很折腾

春风又绿东岸汀,明月何时照我行???(……省略n-3个)

2020年初春,当我看到儿子的大学发来的邮件通知,hold不住了。

简单粗暴地改写了古人的两句诗,俺又在句尾恨恨地加上一溜问号,作为那天“怨妇日记”的结尾。

你猜得没错,——因为疫情的迅猛传播,即将在五月中举办的毕业典礼,被学校临时取消。

过了限定期,我事先订好的机票已不可退,只能留着下次用。下次啥时候?新绿来有时,新冠去无期。横批:辛辛向永。

接下来新冠席卷全美,诸校停课。我和孩子爹开皮卡,把于州里上大一的女儿连同她的简单家当,一车运回家。

而在东岸读大四的儿子,则因禁足令、封城以及乘飞机被感染的高危,一个人被阻隔于校外公寓楼的单间里。

自此,全家团聚只能靠“网开一面”。

网聚看得见摸不着。电脑视窗前一坐,彼此尽量展示乐观积极的一面,倒像是相互做采访。真正的生活状态和心中的苦闷,都被说笑掩盖了。

就算孩子头疼脑热,连试试额头的可能都没有,还不如探监时可以直接摸摸对方的小铁窗。

从前节假日见面时必定给予彼此的大熊抱,更是因着这咫尺天涯的隔离,成为眼巴巴的回味。

儿子无法出去剪头,越来越“毛孩儿”。后来长发浓髯,颇有几分小田切让胡子拉碴时的颓废感。

怕他一个人憋在屋里越活越丧,我小小心心地建议:老妈感觉吧,我那清爽明朗的儿子更帅气。剪头发有困难,那你就来个“大光明”吧,就是把头发全部搂到脑后,扎个马尾,让整张脸亮亮堂堂地露出来?

儿子一听好惊喜:Really? 马尾辫可是我在高中就想试的发型,可你当时怕别人把我当成girl,坚决不同意,没想到今天你变了,成为更宽容的老妈,耶~~

我咧嘴笑,好“呲祥”,用尽量贴近“宽容老妈”该有的样子,掩盖了我的心里话。

灾难突发,形势严峻,我对儿子的要求,早已被焦灼的守望缩水到“一丁点儿”。我把那“一丁点儿”藏在心窝,暖暖地捂着,偷偷地念着:孩子,我别无所求,只希望你能在形单影只的孤独中,好好地活下来。

————————————————

2020,祸不单行,不可抗拒力围剿人生。

到了下半年,断电断网经常发生。没了网,不但摸不到娃,还看也看不到了。

说到“不可抗拒力”,那一年的Act of God,还真是防不胜防。关于此,网上有各种谶语和高见,华人中最为流行的说法,是“庚子必灾”。

 武汉瘟疫爆发后,时间已经进入中国“干支纪年”中的庚子鼠年。“庚子鼠”60载一遇,向来有“坎年”之说。

1840年的鸦片战争,1900年的庚子事变,1960年的大饥荒高峰期,这些都曾被网上说烂。我在此再次“摆烂”,是想强调,2020真是“无比惨烂”的一年,世界苍白无力,老迈蹒跚,虚弱得像古时候难达“古稀”的“花甲老人”。

向来不迷内经易理的我,也不敢说这一切纯属巧合了。

记得鼠年伊始、新冠在武汉大规模爆发后,我给这边的一小撮群友,发了一首诗。昨天为这篇“毕业颂”,回头找出来,节选几句敬呈于此:

虽说是鼠年

但请猫腰过

在庚子鼠带来的瘟疫里

猫会赢在认怂……

远离祖国

远离亲人

别给家国添麻烦

距离在善意中立起来

便是你体贴的高度……

彼时哪成想,不管距离有多远,高度有多高,都无法挡住疫情的强势逼近。仅仅月余,美国便一发不可收拾地沦陷。

要说这“庚子鼠”还真是凶猛阴鸷,五洲四海到处乱窜,世界各地厄运连连。

假如俺把自己用别针别在地图上,当作参照点,那么远有一天能吃掉3、4万人食物量的非洲蝗灾,近有让巨星科比葬身于Calabasas熊熊烈火中的坠机事件。这些都是让瘟疫中自顾不暇的地球人,不忍卒听的心痛事件。

六十一轮回,庚子饶过谁。后来“参照点”参着参着,也变成祸不单行的灾区。

洛杉矶的夏天发育迟缓,到了八九月,才进入盛暑。然而庚子年的酷热中,你不但被新冠逼得大热天戴口罩,还要紧捂至少双层,哪怕是在自家园中散步。

南加州当时久旱不雨,四周山火连天,烧个不断。空气中AQI一路蹿升,不断贴近美国环保署空气指标示意图中红色区块的最高点:200。而当时的气温,已经达到华氏114度。

数字只是个参考。让我再用当时写下的一首“噢噢噢噢”,来感性化一下当时的难。

有一种夏天

喜剧却没有笑

烈日以114度的高温

“烘托”你脸上的口罩

我向传说喊

后羿噢

有一种山火

画风如同落日

飞动火苗改写古诗

夕阳无限火

誓把黄昏烧

我向商隐喊

小李子噢

有一种天空

玻璃倒退到窗纸

世界被扔进大烟馆

抽还是不抽

由不得你挑

我向历史喊

林则徐噢

有一种苦笑

是相遇时的暗号

我熟悉陌生的你

隔着两层口罩

不用打招呼

就往前走吧

相信你听得见

我心里乱叨叨

活下去噢

当然,再怎么噢噢地呼天唤地,也驱不散烟尘弥漫,解不了呼吸问题。撂下笔合上本,还是得跟大家一起上网抢购,——广告满网飞一点就没货的空气净化器……

————————————————

火灾引发的次生危机,就是经常断电断网,手机上FaceTime经常卡带。我们跟大娃的即时交流,保准的只剩下电话。

只是,仅凭电话里听声音,对他的身体状况、精神状态的辨识度,其实都是很低的。

又担心,孩子一旦染上新冠,身边连个通风报信的人都没有。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给他电话打不通,彻底失联了。我让女儿上网看脸书,她说哥哥没在。我让她去查Instagram,她说他近日没更新。

我抓心挠肝,越思越怕,后来浑身发软,瘫坐下来。

脑中固执回放的画面,是我前日刚读过一则报导:一位在医院中被感染的女护士,因为疫情加剧医院里人满为患,连她所工作的那所都住不进去,最后默默地死在家里的沙发上……(待续)

儿子在疫情中扎马尾

俺更喜欢平日里干净清爽的儿子



疫情中lockdown的那段日子,白天不让随便出门,俺只能在晚上出去散步。一日女儿陪我,在夜色中为我捏个影,后照着它为我画像。那时候尚戴一层口罩,还不知“更憋气”的日子,就在前头

当时洛杉矶四周的山火之一 (这张取自网络)

前些日子终于成行,去东部参加了儿子的毕业典礼。当儿子搂住老妈合影的那一刻,我感慨万千,鼻子发酸。回来的飞机上按捺不住,开始码这篇。

早上整理出上面这些,先发为快。愿我们在分享快乐的同时,片刻回眸,一道纪念疫情时代你我走过的沟沟坎坎。

感谢您的阅读!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dontworry' 的评论 :

是的无忧。看到你要去度假,远远滴送上祝福。旅程皆遇美好,满载而归啊:))
dontworry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哈哈,对,应该赶紧记录下来。我有好多事情当时以为永远不会忘,但也架不住时间流逝,很多印象模糊了。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dontworry' 的评论 :

无忧好!可不是嘛,回过头来写,因为孩子安好无恙,怎么写也写不出当时的惶恐不安了。害怕时间会带走一切,包括记忆(万一将来得老年痴呆症呢),赶紧趁着孩子的毕业季,做个疫情回顾~~

感谢无忧!你家的小溪怎么样了,赶快追剧:))
dontworry 发表评论于
儿行千里母担忧,尤其是疫情的时候不能联系上太揪心了。竟然还停电断网,更加让人抓狂。好歹都过去了。采心的文笔好幽默,现在看来轻轻松松,当时肯定心惊胆战。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ionaRawson' 的评论 :

俺不是说你书里的,是说你家里的那位大帅哥(小帅哥俺还没见过照片)。。。去你给的链接看了,俺咋觉得刚强不大像发仔呢?这位帅哥只痞不大帅:))
FionaRawso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看不到眼睛,就说这个“头型”,那是我老公最最羡慕的那种“汤克鲁斯特工头”,呵呵:)

我书里那些剧照都是找的电视明星啊,不算数。哦对了,我给刚强换了剧照,不知道采心看过没有: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77469/202405/5971.html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水星98' 的评论 :

开心星哥忽悠俺,句句击中俺虚荣心的罩门!不过俺的圆满标准,是孩子也会下围棋啊,这样一说,不免惦记水星家的公子,希望他早已康复继续驰骋棋场:))

俺闺女画素描,应该只是“业余一段”,我感觉画得最像的部分,就是老妈的皱纹,哈哈哈。。。多谢星哥的捧场和厚爱,贼高兴~~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感谢园姐的美言和抬爱!明明知道就是一般般,但还是愿意听夸奖,这就是母爱的盲点吧。哈哈,相信园姐最理解俺的大实话:))

问好!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园姐和星哥,俺晚点再回啊:))

先谢谢亲爱的你们!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冯墟' 的评论 :

哎呀,有冯兄说挺好,咱立马就美滋滋的,贼得意~~

嗯嗯,强大的纠偏能力是社会进步的关键,让我们拭目以待:))

多谢支持!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ionaRawson' 的评论 :

对对,“绝望的控诉”,准确。那时候主要是上不来气,不出门躲在家里也是不敢一口气吸到底就吐出来,结果久而久之,就变喘的啦:))

俺家小伙子看上去还行吧,只要别跟他高阿姨家的俊男站一起,嘿嘿~~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XQQ' 的评论 :

太好了巧巧,如果不是提前上学,那么你家的娃,也应该是个小虎仔 @~@ 。那一年的“金鼠”真厉害,让那么多的“小老虎”都失去毕业典礼。不过小老虎们不一样的人生,也许正从这不同寻常的毕业季开启。。。

那时我还没有回来写博,主要是我母亲才过世一年多,整体上说我的心情挺衰的,也就错过了文城里很多疫情中的好文,以后得空一定去欣赏巧巧的文章:))

问好+感谢!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瓜苏' 的评论 :

嗯,儿子还行吧但妈肯定是不靓了。我女儿问我哪块画得最像,我说皱纹啊,哈哈

再次感谢!等看你的小凤~~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瓜苏' 的评论 :

可不是呱呱,等过后我再改。谢谢你看得那么细 ~0~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瓜苏' 的评论 :

谢谢呱呱的谬赞!俺每次到你那里看文,就没有能把你的金句妙语一网打尽的时候,最后不得不网开一面地少捞几句了,哈哈。。。

感谢亲爱的呱呱:))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的评论 :

亲爱的蘑菇,谢谢你真诚感人的文字,读着读着就泪目了。常态生活中,家里有孩子做医生,带给父母的永远都是骄傲和欢欣,然而在三年抗疫中,最揪心和受苦的,就是你和亮妈这样有孩子天天奋战在第一线的母亲了。

疫苗出来前的病毒感染,是非常可怕的。我看到太多的青壮年染疫后束手无策,慢慢地就不行了。感恩蘑菇的儿子有健壮的身体,和那么爱护他的妻子,让他安好无恙。也向你和亮妈家中年轻的医生致敬!

多谢蘑菇的鼓励!抱抱你:))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好不容易又读到采心的文章了,真是高兴,从头乐到尾。儿子继承父母基因,学业有成,博士在身,相貌堂堂,充满爱心,令人羡慕啊。女儿的画也是精品,既显示出功力,又勾勒出母亲的风采,让我们一饱眼福。采心一家现在是功德圆满,笑傲江湖了,祝贺!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哈哈,菲菲,你明媚又婉约的藕荷色和服inspired俺了,让我也忍不住为这美好的春天写上一篇:))

再次感谢亲爱的菲儿!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百万庄大侠' 的评论 :

不名贵,不名贵,不过就是普通的孩子上回学,然后毕业了,又赶上从疫情走出没多久的五月天,就分享出来请大家一道热闹一下,开心有大侠来捧场啊:))

问好!多谢大侠的鼓励!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帅哥,扎马尾也好看。
冯墟 发表评论于
菜心的诗挺好。文化大革命每七八年来一次,来自中国的瘟疫也暂时不会停止。西方在吸取一些教训,祖国在原地踏步。
FionaRawson 发表评论于
啊,是啊,赶上疫情上大学的学生太可怜了。

这首诗写得好友味道啊,像那种来自蛮荒的绝望的控诉。欣慰的是——儿子长得特别帅!
XQQ 发表评论于
采心博文勾起我的同一段回忆,同一份情感,因我家二娃和你儿同年毕业,也是一个没有仪式的毕业。2020年真是太糟糕的一年,许多记忆触目惊心,当年我也留下一些文字,然后就尘封往事,再也没有勇气掀开它。今天采心的文字,让我感到,其实所有的一切都藏在心头。
儿女优秀 父母优秀
南瓜苏 发表评论于
帅儿靓妈,母子连心,三春晖暖。这篇疫情文写的好。
南瓜苏 发表评论于
捉个虫子:六十一轮回,庚子绕过谁。饶?
南瓜苏 发表评论于
全家团聚只能靠“网开一面”=======这种词也就采心你能写出来,羡慕。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发表评论于
午餐时间,端着咖啡、拿着三明治,稳坐在办公桌前,我觉得颇有仪式感,可以读久盼了的采心的文了。随着你的文字,那几乎模糊了的记忆潮水般涌来,有点猝不及防,湿了眼眶。看采心写对儿子的那份牵挂,如此真切感人,让我想起为什么对我家儿媳心存感激:疫情期间是她陪伴了我们家老大,做医生的老大毫无悬念的早早中标,那时候都没有检测或疫苗,就知道他从来没有病得那么严重过。如果不是知道儿媳跟他在一起,我估计要不管什么隔离政策就开车奔过去了…
好在都平安度过,福气的采心儿女成双,成就一个好字。知道你女儿的才气,那肖像画得真好。第一次看见采心儿子的照片,好帅啊,祝贺恭喜毕业!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anhe' 的评论 : 喜见荷姐,我们必须敲锣打鼓地给采心家博士大公子庆祝!问好!
百万庄大侠 发表评论于
祝贺采心,就像园丁培育名贵的花草一样,采心辛苦的付出换来儿子今天的成绩,祝贺采心~敬佩你!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亮亮妈妈' 的评论 :

哇,亮妈好厉害啊!俺sure你是洋硕士,儿子是洋博士,结果你是母子档双博士,太牛了!

你好贼啊,看出了我变成黑白照是想混淆专业,服你!嗯。。。等下集再揭晓专业吧,反正也怼不过你,哈哈哈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真的啊,弄弄哪天在文里晒晒儿子的帅照,看看哥俩的相似度?关于头发,俺家大娃就不行了,嫌俺的手艺差,葱高中到现在,让我剪过的次数屈指可数,这个还真要感谢疫情,它总还给亲子之间带来点儿小福利,哈哈

多谢亲爱的弄弄!
亮亮妈妈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哈哈,采心,别忘了咱也是穿着博士袍子在美国毕业的:)所以袖子上面的三道杠绝对门清:)你那一张不是彩色的,如果是彩色的我还可以知道是什么专业。当然医生是绿色的,音乐是粉色,教育是浅蓝色,Ph.D是深蓝色。我猜你儿子也是医学院毕业吧?祝贺祝贺!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花似鹿葱' 的评论 :

鹿葱好!咋说得这么准确呢?葱姐一定也有男娃。赶明儿给俺们写一篇呗?

多谢支持!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嗯嗯,有位优秀女儿的茜茜最了解俺。反正俺家大娃今年毕业后,就再也不付学费了,你说俺能不幸福吗,嘿嘿。。。

多谢暇茜!
无法弄 发表评论于
采心的文字好看:)你儿子和我儿子长得像,他现在头发也一大把了,等着我给剪呢,上次发廊剪得跟狗啃的是的,他就又回来找我了。你女儿的画画功底不错啊!真是儿女双全,个个都棒!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的评论 :

哈哈,亲爱的蘑菇,我说我当时在空中码字时咋这么有动力呢,原来是蘑菇的期待产生了念力:))

愿蘑菇正在甜美的梦乡,好好休息~~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亮亮妈妈' 的评论 :

亮妈真内行,估计你当医生的儿子先前毕业时,你就研究透了:)说真的,刚开始我都不知道毕业袍的详细说道,这次去也正逢其他大学的毕业季,各式各样的彩袍让我开不少眼界:))

谢谢亮妈的祝福!俺的俩娃得知后不知有多高兴 ~0~ *~*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是的小青,虽然都过去了,可回想当时的困境仍然心有余悸。主要是在新冠疫苗出来之前,感染后周围没人照顾、无声无息在自家走了的人,无计其数。每天这样的报导铺天盖地,当时真为一个人在外的孩子担惊受怕:))

多谢小青!开心又听到你的广播节目,随意自然,期待下次!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anhe' 的评论 :

荷姐别这么说,不管是采心还是悉心,都爱荷姐呀。打字的副作用就是会出错,可是采心变悉心那是歪打正着的好啊:))

抱抱亲爱的荷姐!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anhe' 的评论 :

哎呀荷姐,你怎么可以给我这么大一个惊喜呢!我好想抱住你不放啊!休息得差不多了吧,回来写博吧。我没啥事就跑过去看看,就是不敢催你:)

多谢亲爱的荷姐!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有荷姐现身支持,好完美啊!
花似鹿葱 发表评论于
当妈的啊!儿在家烦儿离家痛。。。。
xiaxi 发表评论于
祝贺采心!儿女都有出息,都成才了,采心是个幸福的妈妈!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发表评论于
扑捉到了一点城里的gossips,听闻采心去参加毕业典礼了,就在期待着这一篇呢,可这会睁不开眼睛了,我先祝贺采心、占个座,明天来慢慢读
亮亮妈妈 发表评论于
恭喜贺喜,当博士儿子搂着妈妈的那一刻,所有的担心焦虑都烟消云散了!采心好文好诗。一儿一女成就一个好字,女儿为你画的画特别好。让我们看到女儿笔下美丽智慧的好妈妈。谢谢你分享,再次祝贺,为你们高兴!
晓青 发表评论于
虽然大流行过去了,但看着还是很紧张的。儿女成才,是妈妈最大的安慰。女儿画画得真好,儿子好帅!
canhe 发表评论于
啊呀,该死我真的老不中用了,把采心写成悉心了。真的要下决心搁笔了。请采心包涵原谅!!!
canhe 发表评论于
悉心,好久不见!问好!隔空hug!hug!
祝贺悉心帅哥儿子毕业!经历了疫情煎熬的毕业更显可贵!祝大帅哥鹏程万里!!!
母以子荣,又有小棉袄贴心暖人,悉心的日子越过越舒心!!!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可能成功的P' 的评论 :

原来可可家的公主小俺儿子两届,那咱们更有分享的话题了。有一首歌这样问:我吹过你吹过的风,这算不算相拥?我走过你走过的路,这算不算相逢?现在俺在可可这里找到答案:疫情中共同的牵挂之心,让咱们早就相识相知了,嘿嘿:))

多谢可可的留言和分享!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感谢菲儿的问候和鼓励!感觉单纯写毕业季的欢乐,有点儿对不起从疫情中刚刚走出的春天,有沉重的历史做陪衬,美好才更加令人珍惜。。。

有菲菲的理解和共鸣,心里真暖啊~~
可能成功的P 发表评论于
难怪采心“失踪”多日呢!祝贺大帅哥毕业!女儿给采心画的画像真美!
唉,那一段不堪回首的日子啊。我女儿22年毕业,典礼头一天阳啦,于是我们都只好猫家。
还好,沟沟坎坎之后,大家终于能够投入彼此的相拥!这种温暖感动,可以滋养很多怀抱遥远的日子。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云霞姐姐' 的评论 : 挤挤沙发,谢谢分享那一段的心路历程,懂你,心疼你家帅哥,好在我们都活过来了。恭喜采心 ,儿子学业有成,前途无量!女儿的画是一如既往的赞,妈妈是一如既往的知性美!赞你们一家子,祝福!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云霞姐姐' 的评论 :

《疫情小记》?那太好了,等我过去翻翻,细细拜读。嗯呢,儿女双全好,不过天灾人祸中牵挂也是双倍,好在现在都长大了,放心很多。

感谢云霞的美言和支持!正在码下篇,你这一说俺更来劲儿了:))
悉采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云霞姐姐' 的评论 :

云霞好!赶快给你上茶~~
云霞姐姐 发表评论于
好感人哦,喜欢这真实的记录,满满的母爱之情。
疫情期,我也写了系列文《疫情小记》都是当时最真实的情感写照,火光冲天,我写的《令人窒息的日子》很多网友跟我一起难过,好在现在一切都过去了!
悉心有儿有女,好福气,儿子真帅!孩子们是咱们的牵挂,也是咱们的骄傲!
期待跟读下一篇
云霞姐姐 发表评论于
哎哟喂,坐沙发,高喊声:“悉心,来找你玩啦!”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