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宝物

打印 (被阅读 次)

花瓶

  上海家中的大花瓶,是父亲极其爱护的宝物,从小我们就被告知只许看不许碰。

   我小时好动,父亲看到我在花瓶旁蹦跳,就吓唬我:小心,你要是打碎这个花瓶,我就把你从窗口扔出去。他指的是二楼窗口。害怕的同时也想不通,在他心里这个花瓶居然比女儿的命还重要。

   这个花瓶是爷爷留给他的。爷爷去世后,奶奶离开老家来到上海,能带的东西有限,这个花瓶当年经受了长途汽车的一路颠簸跟到上海,很不易。

   虽然父亲从没直说,但我想他对这个花瓶怀有如此深厚的情感,肯定是见到它就让他想到老家,想到爷爷。

   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花瓶没被他的孩子损坏,却被他自己不小心碰出了一个破口.记得那次我和妹妹两家六口都回到了上海,正逢他生日,知道他碰坏了花瓶,我们调侃他:该怎么受罚呢?看在你是老寿星的份上,就不把你扔到窗外去了,不过生日宴席级别下降,只给你一碗阳春面。我们全体哈哈大笑,可父亲却埋着头一声不吭,他心里真的非常难受。



漱口杯

  在北京住校时,每天一早一晚端着漱口杯去水房,刷着牙,眼睛常看着杯上的两个熊猫,他们也在注视我,互相对视了7年。

 出国前我把漱口杯与铺盖脸盆一起带回了上海,就再没想过它的去处。

 许多年后的一天,我走进父母的卫生间,赫然看到了父亲竟然在用着我当年的漱口杯。杯上一大一小两只熊猫神情仍如当年,算来,它应该有四十年的高龄了,还完好无损。

   不知父亲接收了我的漱口杯,是为了避免浪费,还是因为看到它,就想到远在它乡的女儿。看到当年这个与我朝夕相处的漱口杯,在我离开家乡后继续伴随父亲三十多年,有股暖流从心底涌出。

 

算盘

  不知这个老算盘到底有多少年岁了,只知道从记事起就看到父亲在用它,父亲是我家算盘打得最好的,大概跟他学财经有关。

  我上学后,用这把算盘学会了珠算,不过我很快就不需要它了,父亲却一直在使用它,直到他去世。每次家里要算账,与保姆计算开支,都由他在这把算盘上操作,他一直拒绝用计算机。通常用这把算盘算完账后,都要还保姆菜金,他拿出钱包时,总要有意故作心痛地大叫:又要来拔我的虎毛了!



 



棋盘

  这个可以关合成盒子的棋盘,是父亲利用家中的废物自己制做的,设计和做工都很妙,算来它应该有五十多年的高龄了。父亲的棋艺超棒,我没见过有人在这个棋盘上赢过父亲,他的棋风少有的好,极其安静,从不多话,从不悔棋。

   我和父亲下棋,一定要他让出车马炮,我不断悔棋耍赖,还是根本别想赢他。

  父亲晚年身体虽然衰老的厉害,但棋艺却一点没退步,平时糊里糊涂的,棋盘前却清醒之极。为了让他多动脑,来照顾他的老潘三天两头有意要求与他下棋,可是老潘实在不是父亲的对手,每次都是老潘在那里绞尽脑汁思考,老爸眯着眼半打着瞌睡等他,老潘好不容易以为走出一步好棋,父亲一动棋,马上让老潘又大叫“哎呦呦”!后来他干脆就拒绝下棋了,太没给力的对手,让他提不起兴致。





  父亲退休后开始学国画,就跟他十七岁时学小提琴一样痴迷。每天一得空就抓着画笔不放,从最简单的石头竹子开始画起,越画越好,进步飞快。家里那间他作画的北屋墙上很快挂满了他的画,后来他的老师推荐他去参加业余画家比赛,还得了一个奖。只是他中风后,虽然我们看不出他行动有何异样,可他说控制不好画笔,就不愿再作画了。幸好在他热衷作画时很勤奋,留给了我们不少作品。

 

小提琴

     父亲那把德国小提琴,声音明亮,尤其低音浓厚,在当年他那帮玩琴的朋友中很被羡慕。父亲一直引以为豪。

    到我长到可以用成人提琴时,父亲没把琴马上给我用,怕我毛手毛脚的损坏他的宝贝,平时练琴只配用他的另一把国产琴。只在我有独奏演出时,才允许我用好琴,并且一再嘱咐:一定要小心啊!

   刚去北京上学时,音乐学院提供乐器,这把琴没随我北上。到了毕业考那年,感到学校那把琴不够好,要求带上父亲的琴,他同意了,很郑重地说:这把琴从此就交给你了。

   记得回到学校第二天刚进琴房,林耀基老师就闻声特地来看琴,看完出去时,听到有个等在门口的同班男生问:她那把琴怎么样?“不错”!林老师的回答随着即将关闭的门缝传了进来。我在琴房里偷笑,那是我班的高材生,他有点迫不及待想知道我带去的琴究竟有多好。

   当年国内的好琴非常有限,父亲这把德国琴算是佼佼者。一把好琴能为演奏者助一大把力。毕业考关键时刻,谁都希望自己的琴声不输于他人。

    父亲的琴伴随我完成了毕业考,又随我出了国。孤身到了国外,父亲的琴就是我最好的伴侣,为了早日拼杀出一条生路,我每天勤奋努力练琴,参加各类演出活动,不是举着琴不停地拉,就是背着琴赶路,时常在寂寞的路途中,我怀抱着琴盒,会在心里默默对提琴说话,它仿佛有生命,在静静倾听,那种时刻我会生出在与它相依为命的感觉。

   在澳洲学习的两年,是我学习生涯最辉煌的时代,我获得了硕士文凭,开了两场独奏会,三次与乐队合作演出,在维多利亚省音乐节比赛获得两项小提琴第一名,并被选入混合项目的决赛,最后获得了音乐节决赛的唯一金奖。

   离开澳洲后,用父亲的小提琴考入新加坡乐团,欧洲乐团,在乐团工作期间,同时就读当地音乐学院,以第一名的成绩获得演奏一等文凭。

     86年,和老公与乐团两个同事组成了四重奏,不久,老公幸运地买到一把意大利古琴,这把琴光彩的声音,遮盖住了父亲的琴声,使我的声部在重奏中显得薄弱。为了使重奏的音色平衡,不得不寻找一把音色相近的提琴。琴找到后,只有忍痛把父亲的琴放进柜子,从此冷落了这把陪伴我多年的琴。

   几年前,我忽然想到可以把父亲的琴带回上海,至少每年我回去探亲时,可以在上海每天练琴,让它重见天日。记得那年回去,把琴拿到父亲面前那一刻,我看到了他眼中闪出了难得的激动,有如重见一个久别亲人。

   每年回到家,总会尽快拿出它来,它的状况几乎都是惨不忍睹,四根弦走音,甚至全部松拖。小心翼翼调好弦,发出的声音总是不堪入耳。我相信琴是有生命力的,受到冷落之后,它会失去活力。每次在开始的两天,演奏它都很困难,但随着我的努力,声音会越来越好。

    每当假期快结束时,它的声音一定变得通畅圆润。每回临走前,一定要好好擦拭它,对再次要远离它感到不舍,必是歉意重重在心里对它说:对不起,又要冷落你了,好好等我回来······。







清明的到来,让我倍加怀念父亲,我要对父亲说:这些宝物也是我的宝物。

音来小提琴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野性de思维' 的评论 : 好像城里没人晒自己的正面照片,俺还是不开这个先例吧。
野性de思维 发表评论于
这次把脸“切掉”了,俺们已经看见小提琴了,并且很专心致志滴欣赏了,哈哈,不用担心,下次肯定不会溜号了,那就请把“切掉”的部分回复吧?看望问候友人!
音来小提琴 发表评论于
回复 'gaobeibei' 的评论 : 谢谢蓓蓓鼓励,我妹妹没成为音乐家,她小时候学钢琴,但我妈把精力都用到学校学生身上去了,反而没时间多教她。最后她放弃搞专业。
音来小提琴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声音' 的评论 : 好高兴又见到小声音,前阵你出游的日子不短,一定大有收获吧,盼着读你的文。
拿着父亲老琴的照片是特意在上海照的,那家影室正好在我童年的住处旁边。很有纪念意义。
音来小提琴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弄弄的话让我笑翻了,喜欢传家宝,下次回去抓紧翻箱倒柜哈。
音来小提琴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有女儿的父亲最理解这种情感了。都说女人是父亲的前世情人。
音来小提琴 发表评论于
回复 'wumiao' 的评论 : 好像是清末的瓷瓶,画是临摹的,也可见老爸的口味吧。
音来小提琴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水星98' 的评论 : 谢谢水星夸奖,其实我父亲一辈子都一心不闻窗外事,埋头只顾做他喜欢的事,工作上一点没野心,连对评职称这类大事都毫不在意,也懒得与聊不来的寒暄哪怕一两句话,是个奇葩人物。
好久不见你更新,好期待读你的文哦。
音来小提琴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野性de思维' 的评论 : 哈哈哈,我是故意把脸切掉的呀,要不然都看脸不看琴,那就喧宾夺主了。
音来小提琴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野性de思维' 的评论 :“ 父爱,就是那种,当你蓦然回首,屹立在远方的那座巍峨的高山”说得太好了!
音来小提琴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桃木' 的评论 : 谢谢分享。
音来小提琴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迪儿' 的评论 : 父亲酷爱小提琴,但最终因各种原因没能成为专业小提琴家,就逼迫我学小提琴,我能为他圆了小提琴梦确实让他觉得非常幸福。很高兴我的收藏能令您想起也有意义重大的旧物,期待能分享它们。
音来小提琴 发表评论于
回复 '99yyt' 的评论 : 很高兴得知您的父亲也是一名小提琴爱好者,当年有此雅兴的男士多半是浪漫有情调之人,我们为有这样的父亲骄傲。感谢您读懂了我的以物思故人,并留下了如此美好的文字。
音来小提琴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寒墨' 的评论 : 一定会好好珍藏的。见到它们如同见到了父亲。
gaobeibei 发表评论于
文章写得真好,睹物思情。一直以为音来是独女,没想到还有个妹妹,可能也是音乐家吧!
小声音 发表评论于
感人的小故事,父女情深,这把小提琴太珍贵了,最后一张倩影是音来与那把德国小提琴吧?
喜爱音乐的人,感情都很细腻真挚感人,音来的爸爸多才多艺,琴棋书画样样棒,佩服佩服!:))
问好音来,前一段外出游玩去了,谢谢音来温馨亲切的问好,等抽空就整理了游记与大家分享!:))
无法弄 发表评论于
都是好物件!件件有故事有真情!我也喜欢老古董,却一个没有:)一定好好寻么,找个值得的传家宝:)
土豆-禾苗 发表评论于
最后一张照片里的短发女孩,才是父亲的宝物,掌上明珠,永远的至宝。
wumiao 发表评论于
瓶子好像清末红绿彩刀马旦人物瓶。
画儿也有些古意。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99yyt' 的评论 : “好感人的分享,每件宝物,每段故事,点点滴滴,满满的思念回忆,感恩涌怀思悠悠,令人触动泪目” +100! 杰出的父亲造就了杰出的女儿,每一件遗物,每一个故事,都折射出父亲高尚的人品,都浸透着女儿对父亲深深的怀念。好文!
野性de思维 发表评论于
那张照片中怀抱小提琴的人是你吗?俺使了很大的劲,想把照片上边遮挡的部分卷上去,让某某某的真容显露出来,但还是徒劳无益。唉,俺真的是很努力了。到底该怎么办呢?问候友人!
野性de思维 发表评论于
好文,写的情真意切。父爱,就是那种,当你蓦然回首,屹立在远方的那座巍峨的高山。
桃木 发表评论于
谢谢分享。送你一首我比较喜欢的Schubert的quintet.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3k81__bwrM
迪儿 发表评论于
深情细腻的回忆文,耐读。
爸爸的特长成为你一辈子的事业,这份传承,一定是爸爸最欣慰和骄傲的。你爸爸的绘画天分也好高,真是做什么成什么。
你的收藏让我想起我保存了一些对我意义重大的旧物,承载着属于我们的岁月和情感。自拍很美,知性优雅。
99yyt 发表评论于
好感人的分享,每件宝物,每段故事,点点滴滴,满满的思念回忆,感恩涌怀思悠悠,令人触动泪目。尤其 “记得那年回去,把琴拿到父亲面前那一刻,我看到了他眼中闪出了难得的激动,有如重见一个久别亲人。” 和最后一段 “。。。必是歉意重重在心里对它说:对不起,又要冷落你了,好好等我回来······。”
此言虽对琴说,更似音来老师再次离别父亲不舍又无奈的心声,抱琴在心里地对父亲依依不舍地说 “爸爸,我要回去了,您多珍重,好好等我回来。。。。。”

读文也令我想起远去的父亲,他生前闲时也拉点小提琴自娱自乐,消遣时光。天涯永隔,往者当思念,生者当珍惜。祝福身边人身心如意安康无恙。祈愿我们在天国的父亲一切安好,琴声相伴,安心长眠。。。
寒墨 发表评论于
瓷瓶和小提琴都是值得收藏和传给下一代的物件,好好珍藏,也是个念想。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