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同事是越战老兵

旅美三十五年,如今闲云野鶴安度晚年,偶得文思泉源,盼借此博客平台抒发,自娛自乐,也求高手斧正。
打印 (被阅读 次)

越战老兵John烔恩

炯恩个子瘦高,不苟言笑,蒼白的脸上镶嵌着浓眉大眼,灰蓝色的瞳子闪烁着睿智的光芒,二只眼睛总是炯炯有神的。他的名字很平常叫John, 但我不想按莫名其妙的常规中文译法叫约翰,我自译叫他炯恩,自诩为神翻译,更名符其实。他的姓氏我永远记不住叫不准,是很拗口、又长又无规律的北欧姓,他的脸型也是那种典型的北欧立体型,即正面狭长,侧面却十分俊美清秀,年轻时一定是美男子吧!他和我在剑桥市立医院共事5年多,按他的话讲,除了下班回家,我们工作与相处的时间比家人还多。他话语不多,言简意赅的,但为人极诚恳,是可以讲真话,给人谆谆教导的那种人。我把他看作好同事兼异国兄长,遇事总要向他讨教。有一次我们聊起18岁时在干啥?我说在南中国山区上山下乡修理地球呢,他讲被政府抽签去越南当兵,他有一姐姐不算独子(美国人不象有的国人观念不把女孩子当后代,有的家庭有好几个女儿,但还称儿子是独子),遂与另二个中学好友同时应征入伍,同时开拔去越南打了二年战,一个好友葬身战火,他与另一好友复员回家后上了大学,复退军人免学费,他们毕业后都当了医技工作人员,也算安居乐业了。我好奇地想问起当年他参战的实况,没想到炯恩的脸色突变,冷冷地撇我一眼道:"please don’t ask ,I don’t 
want to talk anymore”! 即"別问了,我再也不想讲那些事了!” 从此以后对越战当兵话题自然是噤若寒蝉再也不提了。

炯恩的的业务水准很精深,我们经常讨论疑难病例互学互助,工作中配合默契,十分和谐愉快。他还是小说迷,每天都带书来,等待病人的工间就静静坐在办公室一角阅读,有时我也借读,多是侦探推理警匪之类,风花雪月的很少。他也很心灵手巧,业余爱好即hobby除了打高尔夫球,就是常在家翻新厨房卫浴,也无偿为亲友弄点,是典型的喜欢动手的handyman, 中文译作"汗滴男",哈哈!他对朋友也很热心,那几年我和先生的美国生活大事小情,如与邻里关系,翻新厨卫、砍树种草什么的都向他资询,他也都耐心解释,俨然成了我们的私人法律和技能顾问。他又很助人为乐,有次听我讲喜欢一款棉绳木框的树间吊床,他就趁周末去购买了运到我家并帮忙安装。女儿喜欢极了,有空就拿本书抱着爱猫,躺在吊床上晃悠。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五年后的一个清晨,毫无征兆地,炯恩宣布他准备退休了,我們知道他还不到60岁呢,离美国正常66岁退休还早呢!他道出的原因是:他的同学发小,就是那一同当兵的退伍越战老兵,近日诊断晚期癌症,时日无多,他要尽可能陪伴照顾老友。另一原因竟是上班不自由,他先前提早半年请假想去打高尔夫球比赛未获批。当然最重要的是,加上当兵的军龄和补贴,他的工龄够长,可以拿一份较丰厚的养老金与社安金。他已经在南卡瑞里市的高尔夫球场旁买了房子,不日将乔迁新居。拜拜,炯恩,希望你安度晚年,余生做自己喜欢做的事,过自由自在的生活。一个厌恶战争,崇尚和平与自由,"不自由,毋宁退"的越战老兵,我的好同事好哥儿们,就此别过了,余生各自安好各生欢喜!

2021年秋写于洛杉矶

后记:
此旧文是习作“美国众生相”系列中的一篇,今大年初三修改发出。刚才从谷歌上搜索到了越战的一些历史资料如下段,多少解开了炯恩对参加越战的惨痛经历讳莫如深的原因。

越南战争中,美军死亡6万人,战后回国后还有10万余士兵选择自杀。
1965年3月2日,美国总统约翰逊批准“滚雷行动”,开始对北越进行大规模轰炸。8日,约有3500名美国海军陆战队员在越南岘港登陆。越南战争正式爆发,美国也从原来的干预转变到了直接参战。据相关数据显示,美国参战人数为65万人,战后死亡人数为58202人,受伤人数为303616人,失踪人数为2500人。但其实,在十几年的越南战争中,美国前后出兵并非只有65万人,而是300万人,其死亡人数高达5.8万人。但是相比之下的对手,也就是北越死亡人数高达1176000人,其受伤人数甚至高达60万之多。越南战争是可以说在美国战争史上损失最严重的一次。
据统计,从1965年到1973年间,美国公布的官方军事支出就高达1347亿美元。在战争中期,也就是在1969年的时候,每年平均要花费149.7亿美元。越战产生的军事开支,占到了当时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1.5%之多,最高的时候占到3%。但是这也不过是物质上的损失罢了,实际上真正损失惨重的并不是钱,而是人,是那些被开赴到越南前线去作战的美国士兵,是那些因为战争而失去亲人朋友无辜的越南人民。

战争给人民造成深重的苦难,带来难以弥合的创伤!越战结束近五十年了,依然是美国和越南人民心中永远的最痛!谴责战争谴责暴力,世界需要和平,我们永远热爱和平!

2023大年初三于洛杉矶

无法弄 发表评论于
我姐的一个女朋友嫁了一个越战老兵,估计现在快80了吧,老头在中国赚了大钱,讲一次MBA的课2万,有个很棒的公司,回美国后,公司转给中国付手了。现在西雅图过着悠闲的退休日子
feiteng 发表评论于
谢谢好文!我曾在岘港及附近做野外考察。我本想找找越战纪念馆之类的建筑,但没找到。我也曾去过不少当年被美军的agent orange蹂躏的原始深林;越南合作者提醒我们,那里山泉仍然不要饮用。我也见过几位越南北部当年被中越“自卫反击战”致残的越南平民,至今仍然不能忘怀。人类不需要战争。。。
tongchuanli 发表评论于
世界需要和平,反对侵略战争!
普京必败,正义必胜!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