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访西班牙(5)-地中海岸的明珠

走遍千山万水,只为寻找初心。
打印 (被阅读 次)

在人类文明伟大中心的地中海沿岸,散落着无数大名鼎鼎的城市,比如我去过的埃及的亚历山大、希腊的雅典和法国的马赛等。这些在公元前就建立的城市,像一颗颗明珠,闪烁在地中海岸,照亮了这块广袤的海域,使其成为世界文明的摇篮。在西班牙的这个“摇篮”边,也有无数“明珠”。我们在地中海温煦阳光的照耀下,在地中海温润微风的吹拂下,从英属直布罗陀出发,去拜访“明珠”中的米哈斯(Mijas)和马拉加(Malaga)。 

马拉加

马拉加

米哈斯

这一路,不管是不是在高速公路上,我都没开过直路。沿着贝蒂克斯山脉和地中海岸修建的道路,不是高坡,就是群山,山洞一个接一个,收费站也一个接一个,那九曲十八弯跟我在土耳其和挪威开过的一模一样。不过,西班牙人开车很守规则,因而我不需要高度集中精力去开这些盘山路,可以时常看向那片文明之海。有人说,世界上有一百种蓝,只有一种被奉为经典,那就是地中海澄澈、隽永、优雅的湛蓝。虽然我在冬天的埃及和希腊没有见过这种湛蓝,但我在夏天的土耳其和法国却把这种可以让人静心驻足的湛蓝全部收入了眼眸中。那时的我就想,我可能会像集邮一样,把地中海的四面八方都走遍,来表达我对它的敬仰。

跟冬天埃及和希腊暗蓝色的地中海不同,西班牙南部安达卢西亚的地中海在灿烂的阳光下,依然呈现出悦目的湛蓝色。这湛蓝色,让我情不自禁想起德国浪漫派诗人荷尔德林的诗句:“在柔媚的湛蓝中,教堂钟楼盛开着金属尖顶。燕语低回,蔚蓝萦怀。波光粼粼,宛若穿过银河的神的目光。”

马拉加

马拉加

马拉加

米哈斯

开进海拔400多米的米哈斯,映入眼帘的是跟贝赫尔-德拉弗龙特拉小镇一样的白色。这带有摩尔人建筑特色的雪白,是安达卢西亚小镇的标配,也是我如此喜爱安达卢西亚的原因之一。我觉得安达卢西亚的地中海岸的任何一处,都是冬季度假的好地方。跟贝赫尔-德拉弗龙特拉小镇一样的还有,米哈斯也被列入了西班牙十大最具特色的小镇中。但与贝赫尔-德拉弗龙特拉小镇不一样的是,米哈斯的小巷没有那么多迷宫似的“弯弯绕儿”,而且小巷中到处点缀着安达卢西亚特色的装饰花盆,还有到处盛开的鲜花。中心区域也比贝赫尔-德拉弗龙特拉小镇热闹,到处都是给游客准备的观光用的驴车。

为什么米哈斯要用驴车呢?据说60年代初,当地人因走山路不便,于是一些人骑驴上下班,过往的游客看着稀奇,便付费跟这些人和驴合照。结果这些骑驴上下班的人发现这比他们工资还多,就这样一个新行业诞生了。今天连旅游局办公室门口都放着一尊驴的雕像。

米哈斯

米哈斯

米哈斯

米哈斯

当然有着4万多人口的米哈斯的历史绝不是起于60年代。考古学家们说,此地史前就有人居住,之后该地区的矿产资源吸引了腓尼基人和古希腊人来到这里,今天发现的腓尼基铸币厂就是佐证。很多时候我都很好奇,公元前一千多年甚至更往前,这些古人是怎么知道当地有矿的?他们又是用什么器械开采、打磨并制造出精美工艺品的?真想坐着时光机穿越过去弄个一清二楚。

对于这样有着丰富矿藏的小镇,古罗马人、西哥特人和摩尔人是不会放过的,摩尔人把古罗马人对此镇的命名缩写后,演变成了今天米哈斯的名字。在摩尔人统治这里的近800年里,小镇的文化和建筑也不可避免地受其影响。除了将房屋涂上白色灰泥,借以反射强烈日照,维持屋内阴凉,从而形成雪白屋群的特殊景观外,小镇依山伴海而建也是摩尔人的风格。

米哈斯

米哈斯

米哈斯修道院

被绿色山麓包裹的环境、纯洁无暇的白色景观和每年超过300天的日照,让米哈斯不仅成了摄影者的天堂,也吸引着新婚夫妇的到来,还成了西班牙最大的高尔夫度假胜地。站在小镇的地标建筑修道院(Ermita de la Virgen de la Pena)旁,地中海和小镇的美景随即扑面而来。传说中说,圣母雕像在穆斯林统治期间一直隐藏在修道院所在地的岩石中,16世纪一个修道士在岩石中挖出了圣母雕像,于是在此建立了这个修道院。我不知道这个传说是不是真的,我只知道这里在19世纪遭受了海盗的疯狂劫掠,此地的瞭望塔就是为观测海盗活动而建的。

如果说米哈斯是地中海岸的一颗小珍珠,那离它半个小时车程的马拉加就是一颗大夜明珠。这个被群山和两条注入地中海的河流所环抱的城市,不仅是西班牙的第二大港口,而且是印象派著名代表画家毕加索的出生地。我把车停到了瓜达尔梅迪纳河(Guadalmedina River)畔,穿过差不多干涸的瓜达尔梅迪纳河,走进这个欧美人士超爱的度假胜地,去一探它悠长的历史和芳华。

马拉加

马拉加

马拉加

马拉加

在西班牙,马拉加只比加迪斯“年轻”。腓尼基人在加迪斯建立贸易据点后,于公元前一千年左右在这里落脚,用腓尼基语中的“盐”来命名它,只因此地港口附近的鱼都很咸的缘故。之后,它的历史跟加迪斯一样,历经迦太基人、古罗马人、西哥特人和摩尔人的统治,直到“收复失地运动”大功告成。值得一提的是,从西班牙的加迪斯到瓦伦西亚的地中海沿岸,包括马拉加和米哈斯在内,都曾被东罗马帝国的查士丁尼大帝划入麾下,马拉加还在西哥特王国时,多次成为主教会议的中心。他们的统治给马拉加留下了不同的印记,使它的城市中心成了一座“开放式博物馆”。

虽然各种文明都在马拉加留下了痕迹,但让这座城市走入巅峰时代的却是摩尔人。在他们统治这里的近8个世纪,马拉加成了贸易中心。它既是大西洋国际贸易的中转站,也是通往格拉纳达的陆地贸易起点。在后倭玛亚王朝覆灭后,这里还成了众多泰法王国中一个王国的首都。有记载说,在摩尔人时期,马拉加出产的葡萄干和石榴以及无花果的品质无与伦比。14世纪上半叶一个阿拉伯旅行家经过这里时,称马拉加是“安达卢西亚最大、最美丽的城镇之一。镇上的清真寺又大又漂亮,院子里都是特别高大的橘子树。”

马拉加主教教堂前

马拉加主教教堂

马拉加主教教堂

马拉加主教教堂

曾经辉煌壮丽的清真寺今天在马拉加是没了踪影,连摩尔人最经典的白色建筑在这里也不再是主旋律,而毁灭马拉加摩尔人建筑的,不仅仅是“收复失地运动”中的基督徒,还有1936年西班牙内战期间意大利和西班牙叛军对它的轰炸。幸运的是,马拉加还没有被这些人全部毁灭,当我们从停车场走进老城时,依然能感受到它的古色古香。

瓜达尔梅迪纳河岸的中央市场(Mercado Central de Atarazanas)在老城边缘。跟西班牙所有中央市场一样,这里也出售生鲜、蔬果和肉类等,还有很多商铺又卖生鲜又卖菜品,可我们却没看到菜单和菜品的价格,想点儿吃的都不知道怎么点。这个菜市场的外表一看就是摩尔人风格的,它最初建于14世纪,所在地曾是一个造船厂。被基督徒摧毁后,19世纪末重建,今天这个市场最吸引的是一大片彩绘玻璃。

瓜达尔梅迪纳河

中央市场

购物步行街

马拉加

我们沿着马拉加最美的购物步行街(Calle Marqués de Larios)走近马拉加主教座堂(Cathedral of the Incarnation)。这座马拉加的地标一眼看上去便很养眼,巴洛克式和哥特式以及文艺复兴风格让它既有气势又典雅。建于“收复失地运动”末期的它是在一座清真寺的原址上建成的,那时意大利和法国都开始了文艺复兴。受它们的影响,西班牙也开始了自己的文艺复兴,而此时期的珠宝之一就是这个大教堂。

历时两个多世纪还没完全建成的大教堂有哥特式的底部和圣门,文艺复兴风格的内部结构和巴洛克式的主墙装饰,唱诗班的席位上的58个木雕人物由著名雕塑家雕刻。正立面华丽的科林斯式柱子和半圆形拱门、墙上的精美雕刻以及安达卢西亚第二高的塔楼和塔楼上的圆顶,都让这座教堂散发出奢华、贵气的光芒,它比加迪斯的主教座堂正立面还漂亮。而教堂的背面,依然是华贵的巴洛克风格,门前种满了我最喜欢的橘子树。看过太多教堂的我以为我会对西班牙的教堂有“免疫力”,但不是的,我还是被它的“美貌”吸引住了。

马拉加主教教堂

马拉加主教教堂

马拉加主教教堂

马拉加主教教堂

“上套”的后果就是不管门票多少钱,我都想进去一探究竟。西班牙跟欧洲很多国家的免费教堂不一样,这里的大部分主教座堂都收门票,马拉加的8欧元。如果我没去过意大利和法国的众多教堂,那我会对内部也金碧辉煌的马拉加主教座堂赞不绝口。它的主礼拜堂内是镀金的,里面有意大利画家的画作,描绘了基督受难、在花园里祈祷和最后的晚餐等场景。由美国雪松、桃花心木和黑木雕刻而成的大教堂合唱团被誉为17世纪最杰出的西班牙巴洛克雕塑之一。它分三层:第一层上刻着各种几何、植物、动物和寓言图案,还有男性和女性的头像;第二层上是加冕圣母玛利亚的雕塑,周围环绕着使徒、福音传教士、教会圣师以及各种圣徒和宗教团体的创始人;第三层是一系列女性头像,它们都运用了最精致的技术雕刻而成。让这个教堂出彩的还有它有着4千多个乐管的乐器在今天仍然可以使用。

可是这些在意大利和法国的教堂中都不稀奇,就连教堂内部四周会把人眼睛晃晕的镀金的巴洛克式壁画装饰和透露着浓浓中世纪黑色之风的绘画以及古老的哥特式祭坛画对我来说也不稀奇,我有点儿后悔买门票进来,这是我在西班牙之行中唯一买门票进入的教堂。如果说这个教堂还有特殊的地方,那是它的名字。因为第二个塔至始至终都未完工,因此它又被称为“独臂女士”(La Manquita)。

马拉加主教教堂

马拉加主教教堂

马拉加主教教堂

虽然这个教堂内部在我眼中并不算什么,但我得承认,马拉加是地中海的明珠。原因是跟其它城市晚上才会有川流不息的人群相比,马拉加的大街小巷白日里就已经熙熙攘攘了,包括主教座堂前的主教广场,可这一天并不是周末。我们随着摩肩接踵的人流走入了“露天博物馆”的中心,这里不但有罗马人留下的剧场(Teatro Romano),还有摩尔人留下的阿卡乍城堡(Alcazaba-Gibralfaro)。罗马露天剧场跟阿卡乍城堡近在咫尺,建于公元前一世纪,而有着双面石墙和高塔的阿卡乍城堡建于公元九世纪,它由后倭玛亚王朝创始人所建,用于抵抗海盗袭击。两座古迹的旁边是现用于毕加索博物馆的宫殿,此宫殿建于16世纪。

露天博物馆

罗马剧场

乍得城堡

离开这里的我们没有“打道回府”,而是穿过了海岸边的马拉加公园,走向了海滩。在我们眼中,这里才是马拉加最迷人之处,它的“地中海明珠”在这里才最名副其实。公园的甬道边都是参天的大树、棕榈树和热带植物,从我们眼前一直向远处铺展开去。我很想沿着这林荫大道走到它的尽头,但地中海的湛蓝比它更有吸引力。在海岸边,是长长的滨海步道,步道旁种着草坪和棕榈树,一副度假胜地的“打扮”。我们在清净的海岸边,在明媚的阳光下,极目远望,似乎要把那深邃、精妙的湛蓝全部吸入眼中。

马拉加公园

马拉加公园

马拉加公园

而最能把这湛蓝吸入眼中的一定是登高望远。回到停车场,我把车开到了希伯法洛城堡( Castillo de Gibralfaro)旁的吉布拉法罗观景台(Mirador de Gibralfaro)。建在海拔100多米山上的希伯法洛城堡是马拉加的大“明星”,在马拉加市和马拉加省的印章和旗帜上都能看到它的身影。不过,站在观景台上,掩映在树林中的它的身影却很模糊,而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中在此发生的规模最大的马拉加海战更是失去了踪影,可是圆形斗牛场(Plaza de Toros)和马拉加港及地中海中的湛蓝却无比清晰。

观景台上

观景台上

观景台上

观景台上

望着那片跟在法国马赛看过的一样的海水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的银光,望着欢乐热闹的马拉加城在眼前如画卷般地展开,我觉得有着深厚文化历史底蕴的马拉加的确是西班牙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阿莱克桑德雷·梅洛(Vicente Aleixandre Merlo)所赞誉的“天堂般的城市”,也明白了为什么生于此地的毕加索大师说:“没有体会过马拉加阳光的人,就创造不出立体主义的绘画艺术。” 

一年中有300多天日照的马拉加,一天中人们可以享受9种喝咖啡方式的马拉加,一生中随时可以去细数它千年文明的马拉加,是传奇,是晴空万里!

路线

马拉加路线

 
lily0824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eijingconnection' 的评论 : 是的,谢谢。
beijingconnection 发表评论于
可以看到当年的辉煌。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