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8月14日,我的JMT背包旅行第六天(36)

走过的路 、爬过的山、想过的事
打印 (被阅读 次)

         森格山、萨莉凯斯湖和缪尔山径牧场

塞尔顿山口无标示物,也没有什么可以记录的感慨,上到山口就要马上下山,几乎没有可以停留的地方 。山口本是折磨人的,无论从哪一方来,都要急上急下几千英尺,尤其对背着几十磅大背包的人尤其如此。

离开塞尔顿山口,沿缪尔山径一路南下,下山还是十分轻松,走大约1.3英里,就抵达心湖(Heart Lake),这个湖泊形状有点像心脏,命名的人是优山美地的国家公园的第一任医生,他是约翰·缪尔的朋友,他那时常来离这不远的缪尔山径牧场渡假,有一天走到这个湖泊时取了这个名字。



                            心湖

在心湖的正东面,走在缪尔山径上就会看见海拨12286英尺的森格山(Mt Senger),在森格山的周边是一系列的山峰,这座山是所罗门斯在1894年以塞拉俱乐部的创始元老约阿希姆·亨利·森格(Joachim Henry Senger)的名字命名的。森格1848年出生于普鲁士,1882年来到加州担任加州大学的德语和希腊语教授,他也喜欢远足和爬山,他后来也认识了约翰·缪尔,十分肯定他为保护内华达山脉所做的努力。1892年,森格给缪尔写了一封信,建议成立塞拉俱乐部(Sierra club),致力于保护内华达山脉的环境,缪尔立即将信转给同为加州大学英语文学系美国文学专业的副教授威廉·达兰·阿姆斯(William Dallam Armes),阿姆斯年轻而充满活力,他迅速行动起来,准备制定章程,组织成立大会,并由旧金山的律师、政治家沃伦·奥尔尼(Warren Olmey )写出俱乐部章程,加上约翰·缪尔,他们四位成为了创始元老,并一致推举缪尔担任俱乐部总裁,奥尔尼任副总裁,阿姆斯为俱乐部秘书。

塞拉俱乐部成立大会于1892年6月在旧金山市第一国民银行大厦奥尔尼宽敞的律师事务所举行,森格教授担任大会主席,29位学者、艺术家和环保主义者参加了大会,其中近三分之一的创始会员是来自于加州大学的教授,会议确立了塞拉俱乐部的宗旨:鼓励会员探索、接触和享受内华达山脉,争取人民和政府对该组织的支持,保护内华达山脉的森林和其他自然景观。斯坦福大学的第一任校长大卫·斯达·乔丹、加州大学的勒孔特教授等成为最早的董事,但缪尔因故没有参加第一次大会,他想将会议延期,但由于一切组织邀请准备工作均巳完成,第一次会议在约翰·缪尔没有出席的情况下举办,在此后的5个月内,塞拉俱乐部发展到182名会员,最年长的是78岁的盖伦·克拉克,最年轻的是缪尔11岁的女儿旺达·缪尔(Wanda Muir),从此,这个组织不断发展壮大,成为美国最大的民间环保组织,目前拥有380万会员。森格教授无疑是塞拉俱乐部的开山鼻祖之一,功勋卓著。在这四位创始元老中,沃伦·奥尔尼于1903年成为奥克兰市的第34任市长,在赫奇赫奇山谷被淹没一事中,他站在了支持旧金山市政府的一方,他退出了塞拉俱乐部,从此与约翰·缪尔分道扬镳。



                         森格山

我站在心湖边久久地看着森格山的顶峰,那周边一系列的山峰都是当年塞拉俱乐部组织高山脉活动时攀爬的山峰,这里留下了当年克莱德、埃克霍恩等传奇登山大师的足迹和影子,也是环保主义者们的圣地,当我走在缪尔山径上,步入到森格山边时不禁感慨万千,百年前发生的一切,如电影一般在我眼前浮现。



                            萨莉凯斯湖

从心湖沿缪尔山径继续向南走大约一英里,就到达萨莉凯斯湖(Sallie Kayes Lake), 这里是许多短期远足者的基地,萨莉凯斯是附近缪尔山径牧场最早的主人希普先生的女儿,当时她的姑妈露丝·贝弗里奇夫人(Mrs Ruth Beveridge)以她的名字命名了这个湖泊。



                    萨莉凯斯湖

 萨莉凯斯湖位于缪尔山径海拔10194英尺的地方,她的东边是森格山,西边是墓碑山(The Tombstone)北边是塞尔顿山口,南面是北岩山(North Rock),湖泊的东边沿着缪尔山径,半条南北向的花岗岩石将湖泊几乎一分为二,湖中间的坝上长满了松树,与北方的森林连成一片,湖水每天伴随着太阳的移动由蓝转绿,四周的山峰倒映在湖中,湖的东南西三面布满了是灰白色的花岗岩,湖水清澈透明,完全一个世外桃源。今天这里还有一些人在此扎营,我心中有点纳闷,这儿离缪尔山径牧场才4英里左右,干嘛还有人在这扎营?



                  走过萨莉凯斯湖

走过萨莉凯斯湖,继续沿着缪尔山径向南一直折返向下,在这段步道上,小径沿山腰大幅度下降,一直走向森林最浓密处,4英里后就走到了缪尔山径牧场。到此为止,我的缪尔山径之旅正好走完了一半,这里也是我需要补给的地方,20天前,我邮寄了一个塑料桶到缪尔山径牧场,里面装着我接下来的后半程全部的食物。



                    走过萨莉凯斯湖的缪尔山径

缪尔山径牧场是一个建筑在荒野中的渡假酒店,最早的主人为希普家族,现主人自1953年接手后一直经营到现在,本着远离都市喧嚣、回归原始自然的经营理念,这里完全没有交通。最近的通车的地方为离这5英哩山路处的佛罗伦萨湖。

“Treat the land lightly. Remember that we are borrowing its use from our children.”

“请小心谨慎地善待这片土地,请记住,我们是从我们孩子哪里借用这片土地的。”挂在渡假酒店墙上的这句话充分体现了MTR的经营理念。

牧场中最古老的建筑希普小屋(Shipp Shake)是希普家族于1895年前后用手工砍伐的原木和手工辟开的松木建筑而成,今天依然在这里。

这里最早对外开放为1940年,到1970年时,由于缪尔山脉名声大噪,人们进入荒野达到高潮,许多好来坞明星,作家、诗人、教师、医生、企业家、科学家、银行家到这来渡假。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的女儿曾在一个夏天,在这短期打工,帮忙酒店洗碗。

这只是曾经的历史,希普家族出售这个牧场后,缪尔山径牧场早已换了主人。我到达下午5点刚过5分钟,一个放补积的小屋子早已没有人了,门口写着上班时间8 am-5 pm,小屋子前放着一面美国国旗,边上有个水池,分别写着洗手水和可饮用水,洗手水正常速度,饮用水则几乎像在滴水,后边两个男女厕所已用布条封上,看来不让用,门前写着非上班时间不可以放垃圾,唯一让人开心的是门口有个小桌子放着充电板,可以在此给手机和充电宝充电。



                    缪尔牧场

我一直站在那充电,看见边上另一个屋子走出一个年轻人,带著两条狗,我大声对他讲:”我要取补积”,他说下班了,我说我还没有吃晚餐,包里什么都没有。他想了一下,回去取钥匙去了,然后把补给给了我,我的晚餐终于有着落了。

我背着背包来到营地,营地没有厕所、没有熊柜、没有饮用水设施,与路过的荒野一样。我还没晚餐,这时大雨来了,我匆忙跑到营地扎起帐篷,将所带衣物一古脑扔进帐蓬,然后穿上雨衣回去补给屋前继续给手机充电,下午7点,我回到营地,做了晚餐,餐后感觉有点疲劳,直接钻进帐蓬,发现积水进了帐蓬,睡袋部分湿了,我也无可奈何,倒头就睡,居然立即睡着了,醒来时已是凌晨2点,今天可能太累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