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亚平宁 - 漫步文艺复兴

从荷马到三哲再到维特鲁威,三千年前爱琴海东岸那片贫瘠的土地上诞生了人类史最伟大的先哲和我们得以生存的现代文明
打印 (被阅读 次)

这次(2013)去意大利三个城市,专门买了Rick Steves的三本袖珍书 Pocket Books,每一本袖珍书里都会设计几条步行路线。在罗马的第二天我们走了一条线(见《夜游罗马》)后我们一致爱上了步行路线,因为这种方式既随意有趣又不会遗漏。不过我们预留的时间比书中多一倍,这样可以有兴致时离开既定线路。

在佛罗伦萨我们走了 Renaissance Walk 漫步文艺复兴,见右图。

漫步的起点是圣若望洗礼堂。这座建于十一世纪、佛罗伦萨最老的市政建筑见证了佛罗伦萨从兴盛到极盛、从中世纪到文艺复兴的变迁;在她建成后的两百年间一直是城市的象征,重大节日或仪式均在这里举行,但丁、马基亚维利受洗于此。1401年,佛罗伦萨重建圣若望北大门时决定招标,让全市的能工巧匠呈现他们的设计;很多历史学家认为,文艺复兴起始于1401年的这一次招标。

稍微做一点背景介绍。13世纪时佛罗伦萨是欧洲银行、贸易及皮革制品中心,政策或行政决定由各行业联合会集体做出,其政体类似于精英制(源于两千五百年前古雅典五百人议事会、两千年前古罗马元老院)。庞大财富和开明政体的结合构成了文艺复兴诞生的土壤。

回到那次招标。年仅25岁的洛伦佐·吉贝尔蒂(Lorenzo Ghiberti)以对圣经故事的人文设计击败众多名家包括伯鲁乃列斯基中标(巴杰罗博物馆有两人的原始设计),为此吉贝尔蒂重新发明了(自古罗马失传的)青铜脱蜡铸造。他的设计被米开朗基罗誉为“天堂之门”。

有意思的是,伯魯乃列斯基竞标失利后辗转去了罗马并花数年时间研究万神殿的穹顶,为其后来主教堂Duomo的设计打下基础,而这一设计又奠定了伯氏文艺复兴建筑教父的地位,也算是两全其美。

圣若望洗礼堂的铜门

圣若望洗礼堂的穹顶画是建造圣马可大教堂的威尼斯艺术家的作品,《最后的审判》代表中世纪晚期对生后的理解:要么天堂要么地狱没有中间地带。

圣若望洗礼堂:「最后的审判」

比洗礼堂高大的多的钟塔和主教堂其实都始于十三世纪末期,还有明显的哥特建筑特点;由于设计师坎比奥 Cambio 去世而停顿了三十年。1334年,67岁的乔托受命继续时立志要把钟塔装饰的“象油画一样”,为此他专门采用 Carrara、Prato 和 Siena 三地的白、绿、红色大理石构成钟塔外墙的基调,被公认为欧洲最漂亮的钟楼,人们也习惯称 Companile 为乔托塔。后来主教堂的外墙采用了同样的颜色及图案。

因为紧邻住所,我们在钟塔下经过数十次,迎着旭日、踏着夕阳、顶着月色;亦数度从远方遥望:乌菲兹天台、维奇奥钟楼、波波利花园。对她除了折服还是折服,这个地球上能把哥特尖顶造型和古罗马圆弧结构融合的天衣无缝的大概只有乔托塔了!

乔托塔:从地面仰望、从主教堂穹顶俯视

主教堂(正式名称是圣母百花大教堂)的建造更加有戏剧性。建造时主大厅没有屋顶、是个地地道道的烂尾楼,盖因建造如此高大的巨型穹顶技术根本不存在。不过佛罗伦萨人是如此自信,No Problema!他们说“教堂盖好了、能封顶的人就会降生”(六百年以后在电影《梦幻之地》里,凯文•科斯特纳听到了同样的声音“if you build it, he will come”)。终于在开建120年后这个奇才出现了:1418年伯魯乃列斯基从罗马归来,时候到了!

他采用八瓣肋架券构成穹顶的白色脊柱(见下图),首创双层屋顶、室内屋顶是自支撑的八角形架构并以此支撑外层房顶,架构之间以鲱鱼骨砖自下到上以交叉方式铺就、靠挤压形成自我支撑。他完成了一项奇迹:这个直径150呎的圆形穹顶大厅没有一根立柱支撑

穹顶构造示意图

伯氏的这一发明在当时极为流行,以致佛罗伦萨成为佛罗伦萨大型宗教建筑的主流。一百年后的米开朗基罗为此钦佩不已,他主持建造的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穹顶也袭用类似技术:虽然大厅更大不过不得不采用四立柱支撑;米氏为此自叹不如:“我可以建一个比它大的圆顶,却不可能比它的美。”。美国国会大厦也抄袭了伯氏穹顶。

主教堂的外墙其实是三百年之后的1870年为庆祝意大利统一而“匆匆”铺就的,几乎全盘采用了乔托的设计。

主教堂的内部立有设计师们的雕塑:Cambio、乔托、伯魯乃列斯基和 Fabris(Duomo外墙设计)。

主教堂屋顶及支撑屋顶的白色脊柱

从450呎的穹顶嘹望佛罗伦萨:近景是巴杰罗、远景是圣十字

从阿诺河北岸远望主教堂广场,右下端是圣若望洗礼堂屋顶

到佛罗伦萨当天正举行自行车赛,终点就在主教堂

从主教堂出来往北是美第奇宫。动身去意大利之前稍微了解了一点罗马、佛罗伦萨和威尼斯,获知文艺复兴和洛伦佐·美第奇(“非凡的洛伦佐 Lorenzo the Magnificent”)密不可分,也知道美第奇家族富可敌国又好善乐施,走到佐近才发现美第奇宫在窄窄的Cavour大街上和别的建筑物混杂在一起,如果不是按图索骥谁会晓得撬动文艺复兴乃至整个西方现代文明的美第奇家族的官邸竟然一点都不“土豪”。

据说当1440为修建美第奇宫老美第奇曾征集设计方案。伯魯乃列斯基为此花了数年时间,倾注了他全部才智,他甚至制作了模型;他说早就梦想着一生中哪怕只有一次能创作出一件罕见的艺术作品,他身边的人说他在制作这件模型时快乐无比。

但是他的方案被老美第奇否定(尽管他为此懊悔不已)!理由不是设计不好而是太过昂贵、担心佛罗伦萨人反感。听到这一消息时,愤怒的伯氏把模型砸毁了,所以世人无缘目睹这个据说“只应天上有”的模型。

其实老美第奇还以同样理由否定了另外两套方案,最后采用的是面积比较小的一个方案,就是我们看到的第一进院;后来虽经老美第奇的儿子“非凡的洛伦佐”扩建,因为“先天不足”终是不够“气派”。

身为诗人和艺术家的洛伦佐酷爱古希腊罗马艺术,并结交了众多艺术家。他和艺术家平等相待不以保护人自居,所以他的宫廷中聚集着波提切利、达芬奇、委罗基奥等大艺术家;同时他经常为这些艺术家介绍赞助者。1490年,他在圣马可的私人花园开了一所雕塑学校,其中有一名15岁的学生米开朗基罗。此外洛伦佐的代理人从东方找回大量的古希腊著作,他将它们传播到整个欧洲。洛伦佐是当之无愧的文艺复兴“教父”

在佛罗伦萨的时候乌菲兹画廊有一个美第奇收藏展。

看了美第奇宫,我们折返经主广场向南来到圣弥额尔 Orsanmichele 教堂。这是一座带有明显中世纪特征的教堂:供奉中世纪晚期的圣者、深深的壁龛 niches(雕塑是后来制作的,其中两侧外墙的壁龛是多纳泰罗制作的圣乔治和圣马可雕像)、哥特式尖顶等等。

接下来是往南步行几分钟是领主广场,曾是意大利最重要的公共空间之一。这里的领主凉廊曾是大众辩论的场所,后被美第奇摆放了众多雕塑。

圣弥额尔的壁龛(自左至右):圣乔治、圣马可(多纳泰罗)、圣约翰、圣马修(吉贝尔蒂)

领主广场

旧宫Vecchio位于领主广场。1299年的佛罗伦萨充满了希望,似乎前途无量,他们雄心勃勃地准备建造托斯卡纳地区最宏伟的主教堂(含钟楼)和市政厅(也就是旧宫)来代表佛罗伦萨的永存,设计者都是当时名噪一时的坎比奥。

旧宫始称领主宫,是一个多功能的市政建筑:集行政、立法、司法和监狱于一体。其五百人大厅庞大精美,米开朗基罗和达芬奇都曾在这里创作,可惜作品没有保留下来。1435年佛罗伦萨失陷时老美第奇曾被关押在此,之后美第奇把官邸迁至碧提宫,佛罗伦萨人改称其旧宫。

乌菲兹的天井可称文艺复兴名人堂,这里站立了“非凡的洛伦佐”、乔托、多纳泰罗、达芬奇、米开朗基罗、但丁及伽利略等众多文艺复兴先哲。

乌菲兹南面的老桥见证了佛罗伦萨的兴衰。这座始建于一千年前的石拱桥把佛罗伦萨市区和Oltrarno连结起来,早期曾是屠夫贩卒集散的地方,后来美第奇在老桥上方修建了一条空中走廊便于他在碧提宫和旧宫之间行走。为了“提升”老桥,他下令禁止肉贩在这里营业,遂即这里黄金商人所占据。老桥也是二战德军撤退时唯一没有摧毁的桥梁。

旧宫和圣十字教堂

圣十字教堂

在罗马和网友天婴一家吃饭时,天婴的先生跟我们讲了一个故事:米开朗基罗在罗马去世时,骄傲的佛罗伦萨人认为米氏是佛罗伦萨人、理应回家乡安葬;为此他们把自己最伟大的艺术家的遗体从梵蒂冈偷出来运回佛罗伦萨,最后安葬在圣十字教堂。我听后神往不已,立誓一定要看一下米开朗基罗的墓碑。

圣十字其实和我们住的地方只有数步之遥,也数度从圣十字广场经过,不过去那里却第四天了。

圣十字是圣方济各会的主教堂,据说为圣·方济各(San Francesco,顺便说一句、现任教皇也取名方济各 )亲建,设计师也是坎比奥、建筑风格简朴。里面有众多乔托的作品,还有多纳泰罗的雕塑,不过我们我们来这里的另一个目的是祭拜但丁(据说实际葬于拉文纳 Ravenna)、伽利略、洛伦佐·吉贝尔蒂、马基亚维利和米开朗琪罗这些先贤。

米开朗琪罗(左)和伽利略(右)的陵墓

原方济各会宿舍已成为手工皮制学校、现场制作名闻天下的佛罗伦萨皮具

圣十字的庭院、后面为建于1842年的钟楼

其实火车站旁边的SMN新圣母大教堂也是一流的。SMN是佛罗伦萨第一座宗座圣殿,曾建于九世纪,1246年重建故称新圣母大教堂。SMN庞大的庭院遍布墓碑拓片,犹如西安碑林;东侧的修道院和西班牙祷告堂极有特色,大堂里的宗教作品为乔托、利皮等人所作;马萨乔在其《圣三位一体 The Holy Trinity》里透视画法更为成熟,可称传世的 masterpiece。

新圣母教堂: 左面是庭院里墓碑拓片,右面是马萨乔的圣三位一体

相关 

情迷亚平宁 - 在文艺复兴的圣地?

情迷亚平宁 - 梵蒂冈国

情迷亚平宁 - 夜游罗马

情迷亚平宁 - 永恒的斗兽场

情迷亚平宁 - 印象

哈德良留下的罗马:智帝之都

哈德良留下的罗马-万神殿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