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3. 兄弟同根,不同命

打印 (被阅读 次)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3. 兄弟同根,不同命

 

 

1947年春,豫北战役。我的大姑丈在此役中阵亡。

辉县城危。爷爷想往南避一避,那时候大姑姑怀有大姑丈的遗腹子,大爷也已成亲,有两个稚龄女儿。于是大姑姑和大爷一家决定留在县城,爷爷和奶奶带着父亲和小姑姑,南迁至新乡。父亲转入中兴小学完成六年级学业。

1948年夏,父亲小学毕业,准备考初中,在城里遇见县里来的学生要去南京念书。父亲想去南京,于是问爷爷,他也去南京读书好不好?爷爷考虑之后,告诉父亲,「也好,你去吧,这是去逃难,能走一个算一个。」

将近半个世纪后,我大学毕业即将来美求学,父亲把爷爷的话一字一句地又转送了给我。我虽然不以为然,但能理解父亲心头一辈子的阴影,我离家前都还经常能听到父亲半夜被噩梦吓醒的呜咽。

父亲离家前夕,爷爷告诉父亲,「只要共产党在,你就别回来。」。隔天,父亲拎个包袱,和步云伯伯以及几个同乡上了火车。

步云伯伯比父亲大几岁,当时已经是可以背枪的大孩子了。他们还没离开老家前,我的五爷爷曾问过步云伯伯,愿不愿意和他一起去闯一闯?步云伯伯不想扛枪,没跟五爷爷走。

后来五爷爷闯出自己的一番天地。 1989年,我和父母曾去洛阳拜访五爷爷。他派了司机开着黑色的红旗轿车去旅馆接我们。

我在五爷爷家阴凉舒适的客厅里,听着他和父亲谈论我不认识的人和我不知道的事。我什么也不记得。只记得五爷爷的儿媳,我应该喊婶婶的,她又年轻又漂亮,「婶婶」,我实在喊不出口。

我的爷爷和五爷爷是堂兄弟,他们那一辈是「善」字辈。爷爷是「进善」,五爷爷是「明善」,五爷爷后来改名了,单一个字「兴」。

「进善」和「明善」两兄弟的命运自1948之后,是朝完全不一样的方向走的。大爷和我爸是亲兄弟,不也走上了完全不一样的运道?

如果父亲能预见未来的五年,不知道他还去不去南京。

 

明家河 发表评论于
谢谢分享这段历史,一段心痛的历史。我们父母辈对我们也说过你爷爷的这句话
碼農學寫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曾在庄里' 的评论 : 是啊,听说有一部电影是关于五爷爷的。如果大小事,都是领导说了算,那日子还真是没法过。只能跑了。
碼農學寫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ID的D主' 的评论 : 谢谢您。
碼農學寫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华府采菊人' 的评论 : 1948年后,教育部又特设了许多联中和临时中学收容各地学生。到台湾的三大股是山东烟台联中,河北第二临中,和豫衡联中。河南学生就是跟着豫衡联中来的。
曾在庄里 发表评论于
刚查了一下,你五爷爷居然是电影“平原游击队”里李向阳的原型。那时候华北沦陷区富裕人家子弟分别投奔国共双方的很多。我大大伯抗战一开始就参加国军,随国军撤退到大后方了,后来1949年在浙江被共产党俘虏,已经是中校军官了。我二大伯倒是在老家参加了八路军,但1942年日本人大扫荡的时候,环境实在艰难,他岁数小,就让他回家了,后来又去大后方求学。看到你爷爷的话,跟我出国时我父亲跟我说的话一样,只要共产党还在,就不要回来了。当然我回去探亲是没问题的,就是不要回国工作定居了。现在国内又走回头路,证明了我父亲当初判断正确:只要共产党在,你就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干,所以最好离他们远一点。
ID的D主 发表评论于
喜欢这样的回忆文章。这才是历史。
华府采菊人 发表评论于
河南那时有大概八九千中学生, 跟着国民政府从河南王往南走, 所以叫“南下学生”, 我在河南工作时碰上过好几个, 文革期间都吃了不少苦头, 听他们说好像有些正南走到衡阳, 又散摊了, 也有朝东南走的, 在苏州还停留过一阵
碼農學寫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格利' 的评论 : 谢谢。
格利 发表评论于
跟读
碼農學寫字 发表评论于
抱歉,字体小了,文章编辑不让改。我是新手,仍在错误中学习,请多包涵。
碼農學寫字 发表评论于
谢谢觉晓提醒,马上改。
觉晓 发表评论于
这个字体小了,可否考虑换大的。跟读。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