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居续忆》:第一章:外公外婆及其他:十七、最后的日子

打印 (被阅读 次)

《山居续忆》

第一章

外公、外婆及其他

十七、最后的日子

徐家祯

          外公、外婆从屋搬里去住之后,我们还到杭州去过几,但住 在外婆家的次数少了起来,大住在。这跟大的子女都长大、人口 多起来了大外,外公、外婆,我们却住了去,么会安?

          然而,我们每杭州,总常去外婆家,也在大。但我记那时像外公、外婆已:的女时带来,他 们自己;或也有那帮助,但,不能跟大一家革 命。我们在屋饭团团时,外公、外婆常已了他 们的,然而他们来,只在走走坐坐,等我们了去跟他们话。到两老人如此不公,我们么会安?

          那时我与妹妹已二十出头,弟弟也都在中学。我们可不管外公、外 婆是地主还是,照样去他们,但是,外公、外婆总一定不讲故事了。

          我父、母也毫没有外公、外婆当。我们出门游玩, 外婆一般总。外婆身体一直,但那时不起来,于是 两人的家事,倒反外公做比外婆更。外公是个定、的 人,任何挫折,我没有见他过,只是着脸默默忍受。这,我也有 象他。而外婆,常要。尤其在我母亲前。

          外公、外婆一家分开住后,当时不定,只月八 或是十生活,大定给他们。那时我父亲也已革命子管起来,但没有家或没财产,经毫不。于是我们每杭州总问外公、外婆,留下几百元钱给老人

          既然我父亲头上也着一朵乌,当然就不再将外公、外婆到上 海来住。,如果大,不管外公、外婆到上海来 住,在我们的大子中!

          不过,使我们有来外公、外婆也是没有去上海的。 当时上海的“四也已,如果出我们“地主”,不但我父亲会”加等,而老人的会回杭,这样一下惊吓不是了 两老人?

          不,果然比“四一百暴昏地地横扫过来。我 们了家,了。如世, 人人,除了管住,别的什么都顾不了。我,大只有二人和七十年代“解后的柬埔寨真正我的话究竟 是什么

          我们家和的时一定是连都不给外公、外婆的:究 竟有什么可?或者究竟写法?如果实写过一、二封信的话,一定也只 是而已,他们:我们还活着,没折磨死!我们或到过大 或外公的,也只知道他们没而已。外婆那时因,已不能了。

          六七年”第二年,我不住了,偷偷杭 州去了一事的父亲这却没有阻拦我,大他们也想知道 外公、外婆近况。那时革命轰轰烈烈革命子女便行为。所以,我杭州之事完全保密的,就像特,一还 提,生怕被出,到了杭州当然也不住在外婆家,只是在

          在外公、外婆住的中,我六六年家、的事一一 了外婆、外公,但尽量用轻,有些特别悲惨细节了, 以老人。但着,我不住,在他们了起来, 倒反他们来我:只要外之

          外公、大他们的家比我们更,只是因为没有,所 以少。说,他们“高半”名这样家时出的财产却那么少。他们不知道经过抗战共产了空子,了。他们不知道,也不,于是家,要起来的 “金银财宝。他们不但每一间间、每一个,而且把整花园,连的大了个,要淤泥之中有没有西。结果当然一 无所。然而,那几杭州有的就此。当然,那时人都已 成草况原来本是花?!

          外公、外婆除了我外,只能连连。在他们里,我是他们 的小外保护我,是他们的然我那时已经二十岁,保 护他们了,但到了他们前,我却又得幼小起来。然而,其,在大的之前,我们谁都没法保护谁,只能听天由命罢了。

外公高孟徵先生一六三年摄于杭州荷花

          外公了,但行动仍如;外婆都已不活,大时间着 或上,要外公照顾。外公对外婆不大有,但默默做的 家。我去时,房靠西东,但东着,只有斜射点进来。外公、外婆的子都抄走,我不知道薄薄子和一薄薄棉衣,二老人如?况,房建能从,而外婆的西门,外公的就在 的东!

          杭州住了三,我就了上海,父母外公、外婆情况。没到, 我以后从此会见到外公了!

          外公在六年一去世。在这之前,因为所谓队伍,外公、 外婆又一作“地主”家。这,在外公下、着的有一张东的头像!因为在上,头像已有些。在当时,这大的革命:敢睡东的头上,而且将对着! 于是,在地主之上又革命行,,还要外公每多分委报到、。一,已经十二岁的外公上。里见了,一家,家来,从此就没 有起过

          “时,只要级敌,不但理发可以给他理发都是可以见的。生,总可以给外公一

          母亲杭州去照顾外公,但不,外公就去了。那是一的一个里。外公使病不起,也从不,总默默忍受着。我 :忍受,是佛教徒品质

          外公去世的那上,母亲给他喂好,他有,要母亲一下子。然后,他来,开关的样子。母亲外公要,就拉灭。母亲,外公有的样子,大去外公,给了他一,然后来对母亲说:外公大过不了了。于是大 家在大话。,大舅再去外公看看来说,外公已经世 了。

          第,大人来了外公,当然没有人为“地主”礼,也不知道去了里。对外婆,只说外公她知道外公已 去世会害怕。外婆一直到都不知道外公已先而去。

          外公去世之后,母亲见外婆情况定,就了上海。那年前后,我 还我最小的弟弟去过一次杭州。外公、外婆里只外婆一个人零零着 了,更显得清。外婆还问我去过外公没有,我只好忍过了, 外公

          外婆那时已下半身瘫痪上,连大小便都要人。我已记那时是谁照外婆的,大是大家还着的老。外婆上有线,有了事可线人。但外婆没有外公,常要,我一定 不会对那个事的“地主。那我去杭州,就没见什么人去外婆,就让她一人着。外婆见我去,当然如以前一样,但我却只 有,脸上出的也只是了。我记我还了几只大 子,一瓣瓣外婆里。这就是我为外婆的最后服务!

          外婆世前,我记妹妹妹夫结婚,他们一起去杭州看外婆, 外婆一定妹妹说,见外婆,就去了一头。 但那时外婆一都要帮助,那一后来如就不了。 在当时当,这是我妹妹能做的。

          外婆、外公都没有来见我弟弟妹妹的孩子们。外婆一喜欢女孩 子,要是她再多活两年,妹妹的女儿毛毛,会!

外婆摄于杭州西山公(现为花港观鱼部分)内原高上 (约摄于 1965 )

          可是,外婆等不及了,也要去了。外婆去世于那年六,母亲没在她 身,我们不知道详情况,只知道外婆去。我们到大要带学生去夏收。我在准备动身。母亲,说: 外婆去世了!母亲时不,这也没有。我不母亲 过,只起到隔壁的小间偷偷流

          外公、外婆世之后,我虽仍去过杭州两、三,但都已没有了他们在 时的杭州西湖山在,却已去了而只了空的外。每我在,在,在胜处,我都会情不回忆外公、外婆、 父亲、母亲我同的情。现在,外公、外婆已经不在,而我父、母也已年 老,不大会跟我同杭州了。杭州,带给我的不美感,而是惆 怅。既然我不知道外公、外婆的何处,也不他们的里, 那么,我就杭州,外公、外婆的不在!

          在我的心目中,外婆外公是我十岁时见的样子:外婆得发银发远梳得整整齐齐,一;面容、瘦小的身形穿。外公则目炯炯有神,两长长的寿一直挂 到,脸上的情既慈祥。外公使了大,只有 到最后几年起来。在我心目中,我的外公、外婆外公外婆有的象,我象不出,世上做外公、外婆的还能有别的样子!

          外公、外婆都属,他们的脸都长而瘦,有相”。尤其外公,子 和都有,生起来更是尖得。母亲常说:属什么而象什么者有想想外公、外婆,除了最后几年了些,也可寿双全之人了。如果 没有“四,他们一定、十年。我,如果我有外公、外 婆一,我也会!

                                                  一九九 0 年十二

                                                   写阿德莱德东城
                                                    二 0 一六年一十一

                                                    修改并注红叶山庄
                                                     二 0 年十二十七再次补充修改

          《外公外婆及其他》这篇长文连载完了。今年是我外公外婆去世53周年,就将此文发表在“文学城”以作对这两位老人的纪念吧。

          文中多次提到《山居杂忆》。这是我与先母高诵芬合著的一本回忆录,已经在中国大陆出了两版:

          第一版:1999年南海出版公司

          第二版:插图增订本,2016年长江文艺出版社

          最近将出第三版:2022年9月广州花城出版社

          该书已经发行十万册以上,广得佳评。《外公外婆及其他》中点到的一些事件和人物,在《山居杂忆》中已经有详细记叙了,所以无法在此文中再重复叙述,只能敬请感兴趣的读者自己再去找《山居杂忆》来读了。

                                                                  徐家祯补记

Ohjuice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湘水北逝' 的评论 : 谢谢你阅读拙作并提供回馈!你说得很对。他们越不让人们知道过去的真相,我们越要写出过去的真相,让后辈们知道我们的真实生活情景是怎么样的。你经过的“大饥荒”、“文革”都是荒谬绝伦的人间惨剧,跟欧洲犹太人的遭遇、柬埔寨华人的遭遇一摸一样,为什么我们的故事不能让全世界知道呢?对吗!
湘水北逝 发表评论于
谢谢老人家记录历史!真实的历史永存于民间,是独裁暴君无法伪造的!我是60后,比您惨多了:生于大饥荒,差点活不成,上学时又赶上文革,还下乡了两年。还好,高考恢复后上了大学,90年代永远离开了那片盐碱地。实在对那个政权没有信任感,这不,又开始折腾了!
Ohjuice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ybybaby' 的评论 : 你的观点有一定道理,但也不能一概而论。首先,我并不是“著作等身的大文学家”,这点要做声明;其次,你说我是“富n代”,那是可以的,但是,我从来没有想依赖家庭财富的思想,我一贯觉得,自己有一技之长、立身之本,这是最重要的;最后,其实,“富n代”并不都是吃喝嫖赌、游手好闲的。富家子弟中出过很多大学问家、大科学家、大政治家、大音乐家,等等,全世界各国都一样,因为财富为要求上进的个人奠定了优越的基础。
bybybaby 发表评论于
回复 'Ohjuice' 的评论 :
世事难料,家大业大照今天看,您就是妥妥富n代,还不一定成为著作等身的大文学家呢,所以塞翁失马,对不对
Ohjuice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ybybaby' 的评论 : 在欧洲,有一千以上的大家族,至今还维持得好好的。中国的战争、革命,尤其是这70年的独裁暴政,摧毁了所有的大家族,这就是中国的现状,也就是目前中国无数社会问题的根源。一个几千年建立起来的社会基础、思想基础和传统习俗,就这么被破坏掉了。不可惜吗?
Ohjuice 发表评论于
回复 'ahniu' 的评论 : 谢谢阅读并评论!请继续关注并提宝贵意见!
ahniu 发表评论于
真实感人。谢谢。
bybybaby 发表评论于
时代的一粒尘,落在个人身上就是一座山。辛苦经营几代世家一下被打入地狱,人生无常。有道说,人生一世就是和穷困斗争的历史,无论输赢,结局都会很悲催。谢谢回忆,一切尘埃落定,岁月依然静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