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抗美援朝老兵郭三五

海外原创 - 故事,散文,随笔,诗歌,文艺评论,时事点评
油管视频:《山琳观察》
推特账号:《山琳观察》@yocketpocket
版面摄影: 谢进进 https://www.clickasnap.com
打印 (被阅读 次)

记抗美援朝老兵郭三五

 

    

 

         我第一次看见郭三五在电台家属院里淫威并使,欺负他人,是在他来电台不久的一个夏天。当时,我打算去后院找朋友小七玩,结果一出门就看见小七正从从后院往大门方向跑。我紧跟上去,问她怎么了,她一边跑一边说:“郭三五说要打死东子!我去叫他爸!你去看看。” 

 

    我听了,就径直往后院跑了。结果一拐弯,就看见郭三五手里正拽着东子的衣领不放。郭三五有一米八的个头,东子才是个十一二岁的男孩,个子又小,郭三五拽着他,感觉东子会随时被他捏死。

 

    “我让你躲,我打死你个XX养的!” 郭三五口沫四溅地骂东子。东子哭了,嘴里喊:‘我没有躲你,我是想跟着小七玩的!”

 

     郭三五的声音像公鸭子在叫:“你没有躲我,你还赖账!我叫你立正,你却要跑!你再敢跑,我把你的X踢了!” 郭三五越说越声高,我眼看着,他就给了东子一巴掌, 东子的半张脸被打的通红。

 

       这时候,院里住的播音员王叔叔走了过了。他轻轻地的拍了一下郭三五的肩膀,优雅地问到:“老郭,这孩子怎么惹你了?消消气。” 

 

       “我没有惹他,我什么都没有干,就是从他背后跑了过去。” 东子小声说,眼泪又流了出来。

 

     郭三五把抓着东子衣领的手松开了,他转向王叔叔,骂到:“去你妈地,谁让你拍老子的肩膀?“ 播音员王叔叔很沉稳地说:”好的,没问题。“ 

 

     那天郭三五就这么无缘无故地打了东子一顿。事后,他没有道歉,谁也不敢让他道歉,包括东子的父母。

 

   郭三五在家属院还喜欢干一件事儿,那就是,只要他看见手里抱娃的母亲,就会上去问:‘你娃听话不?要不听话就交给我管!” 说完就扯起公鸭嗓子对孩子叫:”听话!不然郭叔打死你!“ 孩子被吓得哇哇地哭,那个手里抱着娃的妈还不敢说什么,甚至有的妈妈还装出一幅感激的样子讨好郭三五:“对对,要听话,不然郭叔叔就不高兴了。”

 

        秋天到了,家属院的家家户户都在想办法把自家房子里的的砖地铺成水泥的。如果有人能和郭三五说上话,那郭三五就会派电台的工人来铺水泥地了。郭三五是电台房产科的科长,家属院的房屋都归他管。但是,在电台能和郭三五说上话的也只有的几个台长了。

 

     我家的地是爸爸的几个朋友帮忙铺上的水泥。

 

     那天晚上,差不多七点来钟,家里刚刚亮起灯,铺成的水泥地面已经凉干了。爸爸让我把驾在在地上的几个木板挪开。我家的门还是是敞开的,因为爸爸想让家里有空气流通。

 

     突然,郭三五站在我家的屋子中间了,他是一边骂一边踏进我家的!

 

     “妈的X,谁让你往地上铺水泥地的!问我了吗?”

 

    爸爸被郭三五震住了,一时说不出话来。

    

    “给我铲了,把洋灰扒了,你现在就给我铲,不然我把你们今晚就赶出电台!” 郭三五大声叫骂着,估计整个家属院都能听见。

 

      ”什么,你,你说,你说,你今晚上把我家赶出电台?你,你才来电台几天?“ 爸爸气的有些结结巴巴地质问郭三五。郭三五其实调到电台不到半年。

 

     ”我来电台几天?老子来一天,也敢踢你!“ 郭三五气势汹汹地叫嚣着。

 

      “你说话,要有礼貌!这是我从外面请人铺的,和电台没有关系的。“ 爸爸稍微镇静了一下,温文尔雅地告诉郭三五。

 

     ”我不管谁给你铺的,你只要在这里住着,干什么都归我管!你给我听好了,老子有权!“ 

 

        “你跟谁老子,你,你才多大岁数,跟我老子?你不要仗着你是个抗美援朝的老兵就来这里耍威风!我不怕你!” 爸爸被逼急了。

       

      “你,你,你敢骂老子?我,我踢了你?” 

 

       “我没有骂你,我是让你懂一点起码的礼貌。再说了,你去朝鲜打仗,能让自己完整地回来,应该珍惜才对。听说真正上战场的,没几个活着回来的!” 我爸忍无可忍了!

 

         “什么?我有完整的人回来吗?” 郭三五愣了一下,反问到。

 

         ”你不是个完整的人,你站在这里是什么?“ 爸爸气愤地说。

 

        郭三五的脸在我家不大明亮的灯光下变成了非人。他的双颊上有的几道深深的褶痕,让他更看上去刻薄又悲苦。还有他的眼睛,像是空的,里面几乎看不到眼珠子。他就像魔煞入虚空了,让人害怕。

 

      “我活着回来了,怎么了? 你个祖宗,宗,宗......” 郭三五吼了起来,听起来却像在哭。然后眼神发呆,不说话了,过了一瞬间,突然就自己离开了我家。这让我和爸爸很吃惊。

 

     郭三五是从朝鲜战场上回来的老兵。因为没有文化,电台就安排他去了后勤,让他当上房产科的科长。官虽然不大,但却非常有实权。那个时候,每家住什么房,睡什么床,还有写字用什的桌椅板凳都是由单位的房产科分配的。因此郭三五在电台大院走起来很牛,家属们谁都不敢得罪他,即使他经常无端地欺负人,用脏话骂人。家属们也只能忍受着。

 

        秋天到了,小七说郭三五要结婚了,新房就在她家隔壁。新娘是乡下找来的一个石女。

 

      “ 石女?” 我听了奇怪,就问小七郭三五人也挺高,骂起人来又那么狠,怎么会找个石女?小七说:“你还不知道呀?电台谁都知道的。“ 

 

         我听的云里雾里的,就问小七:”知道什么呀?“

 

      原来郭三五抗美援朝时,敌人的机枪把他的两个蛋给扫没了。后来部队就给他颁发了一枚英雄奖章,再后来就让他专业了。小七提醒我:”你没看他那神经病样吗?逮谁骂谁,尤其是骂男人。

 

      我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那天他骂我爸,骂到中间突然闭嘴走人了。

 

     郭三五的媳妇是个眼睛很小,脸盘却很大的小个子女人。电台家属们因为她胖,就叫她胖阿姨。她和郭三五就是搬到一起住下了而已,没有举行婚礼。

 

    胖阿姨成了郭三五的媳妇后,因为惧怕郭三五的淫威,很多女人看见她就会满脸堆笑地打招呼问好。但是胖阿姨不和她们笑。她学着郭三五的样子,板个脸,就像没看见一样爱理不理的。

 

     我不愿意和胖阿姨说话。自从郭三五闯到我家霸凌我爸后,我看见他们就心生厌恶。要是我小七家里玩时,她看见了,她会和小七主动到招呼,满脸堆笑,因为小七的爸爸是电台的台长。对我,她给个白眼,就把头扭过去了。

 

      不久,郭三五和胖阿姨从医院领养了一个女婴。郭三五是亲手从医院把他的女儿抱进家门的。从那以后,只要说起他的女儿,他就会情不自禁脸上露出笑容。像是完全不同的另外一个人了。大院里的人们感叹道;”这郭三五也有露出人样的时候!“ 只是那让人们看着愉悦的时候来的太晚,走的太早。

 

     就在七六年四人帮刚刚被打到的时候,郭三五得了败血病,据小七讲,郭三五是当天晚进的医院,到了第二天早上就死了。

 

     郭三五死了,家属院没有起一点儿波澜或响声。生活平静如初。没有人再提起郭三五的名字。倒是胖阿姨脸上有了笑容。人们发现她其实是个家常朴实的女人。想必郭三五的女儿也长大了吧。

 

山琳-寅兮 发表评论于
回复 'dengzc1971' 的评论 : 好人有的,一般他们的身体没有什么大的残疾。我们院里的两个抗美援朝的转业军人,都很坏,他们两个都是残疾人,一个是自己的命根子被炸了,一个是丢了一条腿,按了一条木头腿。一个是科级干部,一个是处级干部,见人没有笑过,看见孩子都是吓声断气的,现在想起来都是噩梦。那时候哪里有心理治疗?他们肯定是身心俱残,组织对他们的补偿就是给他们权力来指使人。所以把他们心里的恨都通过手中的权力发泄在可以让他们欺负的弱者身上了。
dengzc1971 发表评论于
我身边的两位抗美援朝的复员军人都是大好人。一位是我初中哥们的爸爸,志愿军炮兵,在战斗空闲时间学会了雕刻的手艺,家里都是自制的工艺品,退伍后是干部,对我们总是笑眯眯的,作得一手好菜。另外一位是邻居,说的南方话我听不太懂,收养了一对孤儿兄妹,有了自己的儿子女儿后对养子养女仍然视若己出,日子过的紧巴巴的也没耽误孩子们上学。
山琳-寅兮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共-产-党' 的评论 : 谢谢你分享你的感触!是啊,在那个大国敢说出真实的感受来。好在我在美国,我看到的是人性的无奈和悲苦。我希望我的故事能让一些人看到人在经历创伤和悲苦后,有可能会变成什么样的。
山琳-寅兮 发表评论于
回复 'Timberwolf' 的评论 : 是的,这种“英雄”变恶魔的事情在退伍军人里发生的不少。美国也有拍类似的电影。
山琳-寅兮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葱蒜' 的评论 : 是的,战争只是又一个人类灾难的开始,等战争结束了,那个抛向人类巨大的黑色风尘才落地,那时候,那些回来的士兵们就成了痛苦的象征,走过他们的人谁也躲不过去。
山琳-寅兮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兵团农工' 的评论 : 郭死了,我们院的人1??有一个说一句同情话的,就是想说,都不知道怎么个把话圆起来。大家相互对视,心知肚明。
但是反过来想,如果他不去朝鲜,的话。所以还是人间悲苦啊!
共-产-党 发表评论于
这是在“侮辱”英烈啊!
中共军人怎么会有战争症候群,那不是美帝大兵才有的吗?
中共的军人都是雄赳赳、气昂昂的,怎么会像美帝大兵一样有精神疾病?
按照现在中共的“法律”,侮辱英烈是要被抓捕判刑的。
Timberwolf 发表评论于
曾经有个全军战斗英雄柴二仁,回乡后比这更要骄横无比无法无天。最后在大街上强拉民女淫辱。地方政府无法再包庇,捅到北京后被批准给毙了。
现在网上竟然完全找不到一点此案的信息。
葱蒜 发表评论于
战争创伤的受害者。从这种血腥的战争回来,多少都会有些不正常的。
兵团农工 发表评论于
报应!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