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还能死里逃生

打印 (被阅读 次)

没想到还能死里逃生

文学城博主暖冬cool夏前几天写了一篇很有趣的《人鼠斗》,看到暖冬写的丰盛的果实被老鼠啃得七零八落,麦子也是恨得牙根直痒痒,然后就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当年和来子一起也搞过人鼠斗,当然没有暖冬那么大阵仗,因为我们不是在后院和一批老鼠做斗争,我们只是双人对峙一只小老鼠,说起来都要捂脸,不好意思的不是双打对单打,而是那个最后的结局,事情已经过去近二十年了,但每次一回想起来自己都会忍俊不住,这个故事和身边的不少朋友都讲过,无一例外麦子总是遭到每个人的无情谴责。

这件事发生的背景是当年麦子和来子从悉尼刚搬到黄金村,没找到特别合适的住处,就临时租住在一个广东老太太家,这是一间特别大的独立屋,上下两层,里面的卧室估计有八、九间,老太太(租客都叫她方太)把所有的房间都租出去了,各个租客的作息时间不一样,直到我们从那里搬走,都没能和所有的租客打过照面。方太住在另一个地方,但她几乎每天都要来这个独立屋视察一下,管理我们这些租客就是她这个包租婆的事业了。

我俩当时租住的是一楼的一个小卧室套间,来子白天要去学校上课,麦子我则在家复习考证,晚上一起做做饭散散步,然后闭户掌灯读书,小日子过得还算是岁月静好。有一天晚上,麦子在苦读的间隙,伸了个懒腰,突然一个黑影从眼前闪过,不知道哪里来的直觉,麦子大叫一声:“老鼠!”来子反应挺快,立刻把头从书中抬起:“在哪儿?”

麦子也不知道这黑影瞬间去哪儿了,但小小陋室没什么大件,只有床底下最有可能。来子问:“你看清了,确实是老鼠?”麦子说:“我没看清,但我知道肯定是老鼠。前两天方太不是说了,最近老鼠泛滥,还在公共区域放了一些老鼠夹,让大家小心些。我每天出门的时候都把门关得紧紧的,以为老鼠进不来,没想到还是防不胜防,被它钻了空。”来子知道这麦子是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老鼠进家门,听麦子这么一说,赶紧拍着胸脯说:“一定会抓到这只不知好歹的老鼠,将它绳之以法。”

(猫图是麦子回北京时在一家花店拍的,感觉很像来子准备逮鼠时的表情)

于是来子去厨房找了一大一小两个铁盆,又找出一粒花生米。他把花生米放在床底下,把小盆倒扣过来,一侧边沿压在花生米上,再把大盆斜扣在小盆之上,扣好后,花生米居于大盆的中央。当贪嘴的老鼠闻到花生米的香味,钻到大盆底下去拽小盆压住的花生米的瞬间,小盆落地,大盆因小盆的错动也同时落地,正好把老鼠扣在大盆下面,馋嘴之鼠就成了瓮中之鼠。这是方太前几天和我们聊天时教的招。

一晚上麦子都没睡好觉,就等着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声音,可是一夜静谧。早晨一起床,来子就赶紧看看那盆那花生,没有变化。来子怀疑地看着麦子:“你是不是读书读眼花了?其实根本没有老鼠。”麦子说:“不可能,我还没老眼昏花。”但是问题来了,来子白天要去学校上课,本来麦子自己窝在家里学习还挺惬意的,现在一想到这一整个白天要和可恶的老鼠同居一室,麦子就瑟瑟发抖,只好厚着脸皮对来子说:“在抓到老鼠之前,我必须和你同进同出,早晨和你去学校,我去学校图书馆看书,下午你下课后我们一起回来。”来子当时笑喷了:“好好好,这一个小小的老鼠把个彪悍的媳妇变得胆小如鼠小鸟依人了,看来我得感谢这只不知趣的老鼠。”

这样让麦子惊虚虚的日子过了有三天,第四天的夜里,麦子突然被“咣当”一声惊醒了,赶紧推推正在酣睡的来子:“醒醒,逮着老鼠了。”来子悠悠醒转,一看表,半夜三点,仔细听听声音,盆下有悉悉索索的声音,感觉是有东西在盆下四头乱窜,他对瞪大了眼睛的麦子说:“既然扣住了,老鼠就跑不出去了,明早再处理吧。”“不行,咱们必须连夜行动,否则我这后半夜也睡不着。”“好好好,听媳妇的最高指示。”

来子起身后,先打开灯,侦察了床下的大盆,发现已经完全扣在地上了。麦子焦急地问:“怎么处理呀?”来子说:“我先出去找个硬纸板,从盆下面塞进去,这样就可以连盆带老鼠一起运出去,看你想让它怎么个死法?水淹还是乱砍还是摔死?”天哪,来子这么一说,让麦子的小心脏蹦蹦直跳:“直接杀生,这也太残忍了吧?还是算了,咱们走得远点,把它放了吧。“来子一听,刚从梦中被强行唤醒的迷离双眼立刻变大了:“我的媳妇,咱们费半天劲逮着的猎物,你居然要放生,那还抓它干嘛呀?再说了,是我动手又不是你动手,我看你还是别管了。”麦子说:“抓它是让它滚远点,咱们找个远离房屋的地方放了,这样它就不会到各家各户祸祸了。”来子对麦子的说辞不能苟同,但又不想让麦子难受,只好从了。

于是半夜三更,来子雄赳赳气昂昂地捧着盆,麦子胆颤心惊地跟在后面,还不敢靠来子太近,怕来子突然脱手,老鼠逃生了再咬我一口。两个人深一脚浅一脚地在漆黑的夜里走着,至少走了有半个小时,麦子环视周围已经看不见任何房屋了,对来子说:“就这里吧,全是野地,让它自生自灭吧。”来子看着麦子:“你确认放了它,不后悔?”麦子坚定地点点头。于是,来子把盆放在地上,突然间把盆打开,就看见一只小小的老鼠,是小的,不是大的,正一动不动地爬在那里,两只眼睛在黑夜里闪着亮光,我们俩就一动不动地瞧着这只小老鼠,它也不动神色地瞪着我们,互相至少对视了有一分钟,估计小老鼠在确认是不是陷阱,然后它就嗖得一下窜没影了。

麦子长出一口气,来子说:“这老鼠肯定在观察周边的形势,本来以为自己大限已至,却万万没想到居然稀里糊涂地就死里逃生了。人家是月黑杀人夜,我们这叫风高放鼠天。” 麦子被来子一路夹枪带棒埋汰着,原路返回,进屋上床,这下麦子睡了踏实觉。

第二天见到方太,麦子和她说了昨晚的经历,平时和蔼的方太当时就惊讶地一脸严肃:“麦子呀,你哪能把老鼠给放跑了,不管多远,它都会找回来的。”因了方太的这句话,麦子对来子说,我们得搬家了,这老鼠我惹不起,还躲不起嘛。

其实后来麦子看到一条科普:老鼠的警觉性很高,具有特别强的记忆,如果受过袭击,它会长时间远离此地。方太当时的理论吓跑了她的租客,我们在新搬去的小区住了两年,再没有和老鼠为伍过。

在以后的岁月里,每当麦子和朋友们讲起这个故事,朋友们在哈哈大笑的同时,都会顿足捶胸地以不同方式教育麦子:老鼠是四害之一,祸害庄稼,传播疾病,你这仁慈之心用错了地方……此处省略500字。

麦姐 发表评论于
回复 'laopika' 的评论 : 那很有可能,看很多在美加的朋友都遇到过松鼠在后院捣乱,但我觉得松鼠挺可爱的,我们这儿没见到松鼠。
laopika 发表评论于
我家后院外面是大片树林,每天有许多松鼠乱窜,不知道是否会在秋天来抢夺果实:)
麦姐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雅佳园' 的评论 : 谢谢佳园,实在不敢痛下狠手。
麦姐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蓬莱阁' 的评论 : 阁阁所言极是,斗不过只好帮它搬个家,最后连我们的家也搬了,还是小老鼠厉害。
雅佳园 发表评论于
哈哈, 麦姐佛性大发 :)
蓬莱阁 发表评论于
麦子啊,你们这哪里是斗鼠?明明是在帮老鼠搬家。^_^
麦姐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海风随意吹' 的评论 : 谢谢海风!这个善人也不好当,被一堆人批。:)
麦姐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谢谢梅华!被一只小老鼠逼的只好搬家了。
麦姐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枣泥' 的评论 : 谢谢枣泥的支持,我也是担心余生有噩梦。:)
麦姐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谢谢松松!杀还是放,当时真是纠结。
麦姐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谢谢弄弄鼓励!你试试厨房里喷些柠檬水,据说可以防蚂蚁。
麦姐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杜鹃盛开' 的评论 : 谢谢杜鹃!你地里的花和菜,兔子有嫌疑,但也有可能是老鼠干的。我家地里的菜全被火鸡挖完了。
麦姐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波城冬日' 的评论 : 谢谢冬日!你们那里松鼠多,松鼠比老鼠可爱多了,是不是可以抓两只当宠物养起来?
麦姐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谢谢京妞,小鼠估计已经知错了,再也不上门打扰我的美梦了。
麦姐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谢谢点点,我还在想着你那个奇怪的味道呢,是不是有惊天大案?
麦姐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星如雨86' 的评论 : 星雨不愧是写小说的高手,你这一续,吓得我又一个激灵。
麦姐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谢谢小溪姐姐的鼓励!找照片时看到了这只猫,立刻觉得就是它了,问来子像不像他,来子说比他本人好看。:)
麦姐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谢谢暖冬让我回忆起这一段,你太有想象力了,让我想到了一凡的小说。暖冬和鼠的故事真不少,你可以写系列了。这老鼠的眼睛真不能看,很容易让你觉得它很冤。
麦姐 发表评论于
回复 'Tigerlily66' 的评论 : 谢谢百合,一起欢乐!
麦姐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息于目-好于心-候于手' 的评论 : 哈哈,谢谢目心手,斗这一回,我就噩梦好多天了。
麦姐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心中之城' 的评论 : 心城说得对,有猫就不用怕鼠了。
麦姐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谢谢喜儿,至少有支持我放鼠的人了。
麦姐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我去买花,这只猫咪就跳上桌,静静地看着我。
麦姐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是呀,王妃,来了澳洲就是选择了和各种动物和平相处。这蛇更是避免不了,不过,据说有蛇的地方没有老鼠。在澳洲还不能随便猎杀动物,没准就犯法了。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哈哈,真好,生动形象,俩大善人。
梅华书香 发表评论于
哈哈,你太有爱心啦,也太有办法啦,学习啦!!!
枣泥 发表评论于
哈哈哈,还是放了好,不然睡觉都不安生。谢谢麦子好故事。
南山松 发表评论于
麦子两口很机智啊,捉到了老鼠,还很仁慈,又放了老鼠:)
无法弄 发表评论于
故事写得好啊!栩栩如生。我天天跟蚂蚁斗,看见就得捏死,看不得这东西在我厨房。怎么就灭不了呢
杜鹃盛开 发表评论于
哈哈哈,写得好。幽默。我地里的花,和紫眉豆的苗都被啃了,一直怀疑是兔子,没准儿也是老鼠干的。
波城冬日 发表评论于
妙笔生花,惟妙惟肖,哈哈! 我们这里的种菜群,每天都在讨论怎么抓松鼠。
BeijingGirl1 发表评论于
写得真逗, 事儿也逗。 猫咪很可爱, 小鼠不敢来。 :)
spot321 发表评论于
可乐,可喜,可贺呀。麦子很仁慈吗。~~
星如雨86 发表评论于
"于是半夜三更,来子雄赳赳气昂昂地捧着盆,麦子胆颤心惊地跟在后面,还不敢靠来子太近,怕来子突然脱手,老鼠逃生了再咬我一口。两个人深一脚浅一脚地在漆黑的夜里走着,至少走了有半个小时,麦子环视周围已经看不见任何房屋了,对来子说:'就这里吧,全是野地,让它自生自灭吧。'”

这一段把我笑死了....幸亏搬家了,不然某天回家,麦子一开门看见小老鼠长跪不起,高呼万岁万岁万万岁,大谢不杀之恩!那可就成精了:)))
小溪姐姐 发表评论于
人鼠大战太太精彩啦!!更被那张猫咪的照片,和麦子的介绍,笑S了。
(猫图是麦子回北京时在一家花店拍的,感觉很像来子准备逮鼠时的表情)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麦子写得惟妙惟俏,读到野地里一双眼睛时,我还以为故事有转折,里面是只猫:) 麦子,我前一个星期整理院子,角落里有一个大桶,暂时不用的,里面有1/3的土,上面盖着很多落叶,那天我是准备用那个大桶移植玫瑰花的。掀开上面枯树叶时,我突然就想到老鼠会不会在里面。没有看见。然后我就端着沉沉的桶到院中央的砖地上,哐嘡一声放下来,里面果然有只老鼠窜出来,它在逃走之际也不忘瞧我一眼,那一刻,我也起了妇人之心了:))
Tigerlily66 发表评论于
哈哈哈,写得妙趣横生
息于目-好于心-候于手 发表评论于
与老鼠斗,其乐无穷,呵呵!
心中之城 发表评论于
还是找只猫来最踏实啊!:)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这过程惊心动魄的。哈哈,还是放了好。
晓青 发表评论于
这个猫咪好可爱!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澳洲小动物随处都是,老鼠不算啥,就是膈应!上月晚上散步撞上两条蛇,吓了半死:)
麦姐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寒一凡' 的评论 : 谢谢一凡,是呀,尽管人鼠势不两立,但老鼠也是生命,也得有自己的生存之道,没准小鼠的上一辈子是只猫。
麦姐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 谢谢墨墨。是不是日本太干净了,老鼠找不到粮食吃?
麦姐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给菲儿上杯清香的绿茶!这段经历实在是记忆太深刻了。
寒一凡 发表评论于
善良的麦子!有趣的故事,写得惟妙惟肖。人类不喜欢鼠类,是它们妨碍了人类。其实小鼠也是生命,生来为鼠,并不是它的错。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写得好有趣。还别说,我在日本从没见过老鼠。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沙发,哈哈哈,真是惟妙惟肖的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