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城市记忆:国内篇(一)

打印 (被阅读 次)

迄今这辈子,我没什么成就,但待过不少地方。到了北美之后,待过一年以上的城市有多伦多,芝加哥,旧金山,休士顿。在中国期间,有杭州(家乡),南京,北京,上海,广州。就此写个城市回忆,先从国内说起!

杭州

我出生在杭州,幼年随下放的外公在浙江长兴的乡下和县城长到该读书了,又回到杭州,一直待到高中毕业。大学毕业后又回杭州工作了5年,娶妻生子。因此,杭州是我待得最长,印象最深刻的城市。

现在再回杭州,和我记忆中的城市已经完全不一样了。自古有很多诗词美化杭州,但幼年记忆中的杭州是个很小,很破烂的城市。70-80年代的杭州,中心就是现在仿宋城的河坊街为中心的一个小城市,现在的市中心武林门一带,那时全是农田,公共汽车记得只有1-5路,第5路公共汽车开到笕桥,那已经是远郊了。官巷口是最宽的马路,现在最宽的延安路上,当时有个监狱(小车桥监狱)。当时骂人,到小车桥和到龙驹坞(火葬场所在)是最狠毒的话了。

我住的地方,在现在的胡庆余堂附近。我妈妈的工厂,就在胡雪岩的故居里。那些假山洞,那时都是堆放工厂废物的仓库,也是我们孩子躲猫的天堂。戴望舒那首著名的“雨巷”,就指这一带那种由大青石板铺就的小巷,两边是民初那种有很高的墙的白色大户人家住宅,如果在下雨时节,一个女孩单独走过,确实会让人联想起彷徨的感觉。


像梦中飘过
一枝丁香的,
我身旁飘过这女郎;
她静默地远了,远了,
到了颓圮的篱墙,
走尽这雨巷。
 

杭州的方言,我自己都觉得不好听,很土,有次坐火车到北方时拿手机给老婆打电话,别人问我是不是日本人。仔细听听,和日语真有点像。杭州话也很脏,随口就有类似于f*ck的词,相比之下,日语倒很干净,最狠的话八嘎, 就是混蛋。杭州话很多名词都带“儿”,棍子叫“棍儿”,饼子叫饼儿,唯有饺子不能叫“饺儿”,那是鸡巴的意思。杭州话在吴越方言中很特别,离开市中心十里,方言就不一样了。有人考证,杭州当过首都,杭州话受当时从开封逃过来的宋朝官话影响,有点河北味儿。

小时候学校里不读"封资修"的东西,即封建主义(古代的),资本主义(西方的),修正主义(苏联的),我们小孩的文化修养因此非常有限。西湖经常去,因为没读过那些诗,只把西湖当游泳撒尿的地方,也没觉得怎么漂亮。西湖边柳浪闻莺也有个监狱,据说是关国民党战犯的。因此到柳浪闻莺去也是句骂人的话,但比小车桥高级点。

到西山公园去玩,大人神秘地指着隔着一湖之水的一个被密密的柳树林掩盖住的地方,告诉我们,那边是刘庄,毛主席住的地方。幼时曾朝那个方向眺望,还曾冒出大胆的想法,潜水过去看毛主席,但有个小伙伴神秘地说,水下有水雷,还没上岸就会被炸死的。

南京

我大学期间在南京实习,在那儿呆了一年,也谈了恋爱。南京留给我很好的印象,如果问我最难忘的地方是哪里,我一定回答,最忆是南京!

那时的南京,和杭州简直不是一个档次的,毕竟当过民国的首都,非常大气。道路很宽敞,两边是巨大的梧桐树,很有气场。市中心叫新街口,有个很大的交通岛。希尔顿饭店就在新街口的中心。我有次在书店里,碰到一群老外和店员发生沟通问题,就当了回翻译。结果那群老外邀请我一起去饭店坐坐,在那儿第一次吃了汉堡包,里面全是牛肉,够饱的。临行时,老外要我的地址,我脑子里有根阶级斗争的弦,没给他们真的地址,现在想来真傻!

南京出了太平门,那时是一片荒野。里面有些小湖,夏天可以在那儿游泳,湖里竟然有水牛同游。谈恋爱到那儿也不错,夜深人静,还有萤火虫环绕,做点出格的事也不用怕人来抓。从那儿出发,可以到紫金山,也可以到明孝陵,中山陵。到了秋天,那里是一片金黄,美不胜收!

第一次到中山陵,觉得太雄伟了,须仰视才行,及至爬上去了,年纪轻轻也气喘吁吁。同时间爬上去的一个小孩,对孙中山的题词念道,“公鸡下天”。孙中山怎么题这么个无聊的词?仔细一看,原来小孩将“天下为公”从左到右念了,那繁体“公为”二字真的看起来像公鸡!

南京那时的城墙是连着的,可以在城墙上走很远。我和女朋友就沿着城墙从太平门走到玄武湖下来,从城墙上看湖光山色,气势还是很大的,怪不得金陵有虎攀龙据的风水,杨秀清到了这儿,就定为首都了!

南京话和普通话很接近,音调上有点苏北味,骂人没杭州话那么难听,最多也就“你妈!”。南京气候有点不好,夏天非常热,热得刻骨铭心。那时没空调,我一晚上得去冲快十个澡,平均一小时一个,才算对付过去了。冬天又特别冷,比杭州冷上一个数量级,那时又没有暖气,晚上只觉得鼻子如冰刺般疼痛,冬天长冻疮是常事。

南京的景点很多,秦淮河也是一处。那时妓院,夜总会不像现在那么普遍,秦淮河沿岸主要是些餐馆,记得和女朋友花15元吃了一顿,太爽了。那是1988年,平均月工资也就30元,泡妞自古花钱,但那钱花的值得,真是秦淮一夜,胜却人间无数!

 

朱头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砚池' 的评论 : 我也是那年在南京,南大学生和黑人打架闹起来学运,据说是64的前奏!
砚池 发表评论于
南京88年夏天是创记录的热!42摄氏度连续热了42天!那年热死了好多人。那个夏天还有个大新闻:一男生勒死了他父母,原因是父母逼他高考要进名校,逼得太狠。那个夏天我正好在南京。
明麗草原 发表评论于
楼主对北京和上海的描述太准确了!对广州不熟悉。
淼淼1 发表评论于
问老乡好!雨巷应该描写的是大塔儿巷,我就住那一带。
过往的西 发表评论于
对于杭州来说南京就是大城市了,看区号就知道了。
但南京被打压的太厉害了,99年的时候我去南京,觉得南京不太好,灰蒙蒙的,带点儿土味儿。前几年去南京的时候发现变化挺大的,但是就如同有些朋友说的那样,现在城市都一个模样,失去了自我
十分僵化 发表评论于
南京话很脏的,可能您接触的南京人素质都比较高,连脏话都不太会讲。
朱头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所以需要古诗的熏陶,否则就是一滩塘水。改开前,西湖是死水,很臭,以后接了条渠道通往钱塘江,才变成了活水
朱头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杭城一丫' 的评论 : 你是对的,原来那地方有个胜利剧院还是电影院,可以在对面高一点的房子看到监狱里面的状态。这条路叫延安路,而通过官巷口的叫解放路,这些都是文革后改的名。记得羊坝头,被改成硬骨头路
井观天 发表评论于
浙江和广东应该是中国最牛的两个地方。下回写广州的时候能不能比较一下谁更牛?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原来朱兄是在杭州长大的,那是一座多么美丽的城市呀!我是80年代初去的杭州和南京,更爱杭州。我住的是西湖边一个旅馆,见到的是古诗词里形容的湖光水色。南京,相比之下过于庄严肃穆。
杭城一丫 发表评论于
看来是老乡了。经历相似。我也是生在杭州、长在杭州,后又去南京上大学,再后又回杭州工作。只是记得“小车桥”在延安路的龙翔桥附近。看到这些,开始怀旧了
杭城一丫 发表评论于
看来是老乡了。经历相似。我也是生在杭州、长在杭州,后又去南京上大学,再后又回杭州工作。只是记得“小车桥”在延安路的龙翔桥附近。看到这些,开始怀旧了
朱头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远游人' 的评论 : 好啊,南京真的不错,但可惜的是,以后的建设把城市特色都搞没了,新世纪后所有城市都一个样了。还是非常怀念80年代的南京!
远游人 发表评论于
原来老朱还有南京的经历,似乎映像还不错,瞧:新街口,中山陵,太平门,玄武湖,秦淮河都能娓娓道来,可以攀个南京老乡啦!改天请你尝尝自家种的菊花瑙,芦蒿芽如何!?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南京杭州都很久很久前造访过,杭州除了西湖,其他没啥印象。南京印象可就太深了,在那里被小偷光顾,一分钱一两粮票都没有了。能活着回家实属幸运。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