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年前的首次美加东部游

打印 (被阅读 次)

  今天读到博友五湖以北“背包客闯美东”的文章,欣赏之余,不由得回想起自己当年第一次游历美加东部的点滴经历,随便涂鸦几笔,和五湖兄凑个热闹。
  1993年夏天,在卡尔加里大学接到一个去蒙特利尔的麦吉尔大学开会的邀请。得知与会者中有两个熟人分别在加东,于是通过电子邮件相约,先去多伦多渥太华小游几日,再赴蒙特利尔。那会儿囊中羞涩,自费连一般的酒店都舍不得入住,三人决定,在多伦多住价格最低廉的青年旅馆YMCA,渥太华住朋友家客厅。会后,利用假期去美国东部开开眼界。
  临行前不久,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来学校讲演。机会不可多得,演讲内容先不说,戈氏大名如雷贯耳,其尊容一定要一睹为快。于是早早站在礼堂门口,引颈恭候。不多时,见得学校一众头目簇拥着一个光头,有说有笑漫步而来。迎在门口的听众们急急忙忙鼓掌相迎。老戈经过我时,我一时激动,脱口而出一句俄语:“你好戈尔巴乔夫先生!”。老戈一愣,随即伸出手来,我这边厢连忙双手奉上一阵紧摇。谁都知道,西方国家领导人容易见到,东方共产主义国家领导人想见太难了,更何况还能握手。老戈虽说当时是下台了,那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呀。握手完毕,又连忙掏出相机,抢拍一张。老戈讲演内容,早已忘记,只记得是掌声不断,也忘不了他光头上的那块印记。

  言归正传,这日飞抵多伦多机场,三人会合。进城入住YMCA。办好登记,步入二楼房间,哇,这房间也太狭小的可以,刚刚能摆下两张上下铺单人床。里面一位金发女郎坐在一张床上正在整理行囊,大吃一惊,是不是走错了房间?倒是那位德国女子大大方方,告知我们这房间准确无误,旅馆规定里面所有房间都是可以男女混居的。听罢,两位同仁
迅雷不及掩耳,立马霸占了另一张床的上下铺,我别无选择,只能屈居美女上铺。他俩可以随时大饱眼福,我这位置那是中听不中用,美其名曰与美女同床,眼睛却只能盯着天花板。
  出得房间,眼见隔壁另一间屋子门洞大开,里面五张床都坐满了西女,突然两个小伙抱着行装进去,直接铺在地板上,那些个女子们大吃一惊,鼻子都气歪了。
  多伦多是加拿大最大的工商业中心,气派繁华。CN塔上登高远望,气势磅礴,壮观无比。坐船去对面湖心岛, 湖水浩淼 明净澈底 涟漪潋滟。有幸参观证卷交易所,被那些敬业的马甲们手舞足蹈的操作深深折服。两日下来,流连忘返。


                               多伦多CN塔上

  渥太华的参观重点是国会山,尤其是卫兵换岗仪式。多年后在伦敦也目睹类似仪式,感觉上还差那么一星半点,也许是渥太华卫兵们的红衣太夺人眼目了。

                            渥太华国会山

                   蒙特利尔圣.约瑟夫大教堂

  蒙特利尔开完会,晚上搭上灰狗汽车前去波士顿。车上大部分乘客是非裔兄弟姐妹。几小时后到美加边境,人家拿的都是蓝皮护照,全车就我们三个手持中国护照的人被请下车。入得办公室,验明正身,递上6美金,大印一盖,算是过了关。天亮时分抵达波士顿,同学开车来车站接我们,我还是睡眼惺忪,懵懵懂懂,倒是对他那辆几百美元的老旧马自达车羡慕不已。

  在波士顿拜访了那两个著名大学,心里一个劲盘算以后儿子能不能考进。当时完全没有想到多年后波士顿与温哥华冰球队在北美冰联斯坦利杯决赛相遇,第7场战胜温哥华加人队,引起温哥华一场大骚乱,至今心中还隐隐作痛。

  继续乘坐灰狗前去纽约,到达中央车站时在纽约读书的妹妹与当年同学龚小姐一起来车站相迎。数年不见,甚是亲热。两位随行同伴各有住处暂时分别,我与妹妹和龚小姐步行至洛克菲勒中心坐下闲聊。片刻功夫,随身两个挎包便消失一个。里面贵重物品倒没有多少,可是偏偏回程机票在内。急忙向近处一位警察报案,他听到包内损失不大,双肩一耸,来了句:“Forget it",让我哭笑不得。

  纽约游玩处很多,自由女神像自然先行拜访。排队坐船上岛时,工作人员都是白人,嘴里却不停大喊中文:”票!票!“,忍俊不禁。当时可以进入女神像内部参观,人挤人慢慢挪,一步一个脚印爬上狭小的转梯上得头部,如释重负。

                        自由女神像内部头顶处

                          当年双子塔仍然屹立

  国际贸易中心登顶当然不能错过,排大队入内时每个人都要检查包包。93年初有人开车携带炸药冲入爆炸,由于大楼坚固,损失不大,但此后便实行了安检。谁又能想象多年后会被恐怖分子开着民航机给毁了。

  登高望远总是让人心旷神怡。曼哈顿是狭长的地形,底下街道上间或绵延着数条或红或白的灯光。龚小姐告诉我,街道都是单行的,红条是无数车辆的尾灯,白条自然都是车前灯。红白交错,煞是壮观。

                   双子塔南楼顶部与同学龚小姐

  依依不舍离开纽约赴华盛顿,依然是灰狗。白宫,五角大楼和国会都可以免费入内参观。老婆大人来了之后再去华盛顿,这些都成了禁区了。在白宫和五角大楼里,参观者可以站到发言人的讲台上虚拟讲演和拍照,现在想来,恍如隔世。

                        五角大楼内与童子军合影

    有意思的是,从白宫迈出后不远,一个中国小伙子疾步冲向我,我心想不会遇见抢劫犯了吧。他一开口就问:“请问你是姓H吗?”,我大吃一惊,他连忙说是以前同大院的邻居小刘,我这才回过神来。他说他在加拿大读书,放假过来旅游,刚刚出白宫。我说我也是啊,他又说住在阿尔伯塔省,嘿,我也是。最终不是在同一城市,他在埃德蒙顿,我在卡尔加里。相距300公里,这世上真是无巧不成书。

                                 华盛顿他乡遇故知

  华盛顿之后又是灰狗,经匹兹堡到水牛城,游览了尼亚加拉大瀑布,回到多伦多。飞机有惊无险地乘坐上。灰狗一路相随,感情深厚。多年后看到一则消息,加拿大温尼伯一辆灰狗上发生精神病人割下邻座旅客的头,心情沉重万分。

                                      尼亚加拉瀑布  网络照片

  美加东部之行很快就结束了,当年穷得叮当响,没车开,没好旅馆住,没有美食入嘴。然而,美景却是久久留在心中,挥之不去。

 

  为了响应五湖兄鼓励,匆匆行就此篇流水账,文字粗糙,惭愧惭愧。照片都是刚刚用手机翻拍的,见笑。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谢谢来访!
cowwoman 发表评论于
很棒的回忆录。楼主年轻很俊朗。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写好了以后发出去才想起来,好多事儿都忘了写。可是现在又不能改了。很佩服你们,写东西又快又好。谢谢松松!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心中之城' 的评论 : 谢谢城城来访!这回我不会搞错了,不会乱称呼了。:) 偶尔会想起往事,可惜青春不在。
南山松 发表评论于
丰富多彩的经历和旅行,谢谢好分享。
心中之城 发表评论于
水星兄当年也是年轻有为啊!佩服!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大马哈鱼' 的评论 : 谢谢游泳健将的夸奖! 把我整了个大红脸。:)
大马哈鱼 发表评论于
帅哥水星!生活怎么不是一部连续剧?当仁不让的男一号!好文!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竹野' 的评论 : 那个大教堂后来又去了几次,确实觉得有点今不如昔。谢谢!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百万庄大侠' 的评论 : 谢谢大侠来访。这家青年旅馆就在你们多伦多,好像是在央街吧。哈哈!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谢谢思韵留言!字字珠玑,弥足珍贵。我特别欣赏你的文笔功夫,每次读来都如饮甘怡。我也很怀念当年的美好时光,可惜再不复返了。我儿子中学毕业时是学校第一,他妈妈舍不得他出远门,没有去美国。排名第二的印度小哥去了哈佛。不过现在他俩的工作和收入也都差不多,殊途同归吧。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儿夸奖!我还记得你曾经听过戈尔巴乔夫的讲演。咱们俩应该是这世上为数不多的听过他讲演的华人。:) 我与五湖兄相识于文学城,后来才得知我们俩毕业于同校同系。不过无论从事业上和生活上,他都比我强去太多,他现在是儿孙绕膝,我儿子还是王老五。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我是读了你的文章,才产生写这些往事的念头,文笔比你差远了。我和大款一点也沾不上边儿,94年倒有一次机会,不过被我自己踢跑了。在美国被偷仅此一次,去欧洲倒遭过很多回,完全是因为我自己粗心大意。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ibelieu' 的评论 : 那会儿确实有些无忧无虑,对将来想的不多。哈佛先生的脚是要排大队摸的,我自然是不能错过。可惜摸了以后也没带来什么好运。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铁驴' 的评论 : 谢谢来访!戈氏的疤痕比较明显。我还真不知道是画上去的。呵呵。
竹野 发表评论于
怀念美好旧时光,圣.约瑟夫教堂比我去的时候漂亮多了
百万庄大侠 发表评论于
哈哈哈哈:
真有意思,这是哪家酒店?我也要去住!
思韵如蓝 发表评论于
水星这篇读得我又笑又泪。与戈氏握手,画面感十足。YMCA与美女同床,忍俊不禁。每一个到访城市的最著名最经典的地方都留下了水星自信,潇洒,矫健的身影。青春太美了!那时候的世界太美了!
水星,宝贝儿子后来去了波士顿的大学吗?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哈哈哈,觉得水星兄和五湖兄有点像,都喜欢旅,都图文并茂。文字也都比较细腻,生动,家里又有爱妻。两个人这么早就游了这么多的地方。两个人的芳华也让人记忆深刻。:)

我也听过戈尔巴乔夫的讲演。水星兄真是走遍天下,值得书写的人生回忆。。。

五湖以北 发表评论于
老兄写得很生动,细节很有趣。照片上老兄生龙活虎,像个打体育的。老兄看来是大款,走哪里都会遭人惦记,好在丟的东西不大值钱
ibelieu 发表评论于
青春年少,无忧无虑,穷并幸福着! 对了,你在波士顿摸了哈佛先生的脚了吗? :)
铁驴 发表评论于
您的游记很有趣,我听说戈氏头上的疤是画上去的,为的是酷,洗澡就容易洗掉,所以他很少洗澡。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