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荡的女人

打印 (被阅读 次)

          放荡的女人

   手机上悦耳的铃声响在冰花梦中,心里半烦:“ 谁呀这是,深更半夜的。 ”

   勉强睁开朦胧睡眼,却见一道灿烂的阳光透过厚厚的落地窗帘缝隙,洒在床前。回头看看,LG 已不见了踪影。

   伸手抓过手机:“ 嗨,早上好 !”

  “ 好什么呀,快吓死了! 你起来了吗?” 声音很急促。

  “ 是方方啊,又怎么了?这大清早的。” 一星期就周末这两天能睡到自然醒,这不,又给她搅了。

  “ 你 LG 在吗?”

  “ 你找他呀,可惜,他出去了。” 

  “ 别扯了,屋里没别的人了吧? ”
       
  “ 你什么意思?你以为俺也象某些人啊,床上一个床下一个的!”

  “ 听我说,快吓死了,刚刚做了个噩梦,我杀了人了,我被判死刑了!  啊啊,真好,噩梦醒来是早晨,阿门 !”

         *          *          *
       
  方方是冰花原来的一个邻居,一个生猛海鲜般的活泼泼,任谁放在家里也难圈的住的女人。在那个小城里,华人圈子很小,正经人家都不肯接待她的,脊梁骨都快被人戳断了。可我们住在一个院子里,孩子又同岁,想回避都难。聊的多了,竟对冰花无话不谈。

  原来也是苦孩子出身。从小失去了父母,跟年老体弱又不负责任的祖父母生活。12 岁时就被邻家大男孩糟蹋了,上初中后一发不可收拾,三天两头换朋友,招摇过市,出双入对儿的,谁也管不了。只有一点可取,酷爱文学,读小说一夜一夜不合眼。

  冰:“ 你从来都没有认真过吗?有没有过清新的初恋?爱没爱过什么人? ”

  方:“ 当然有过。初中毕业考上职业小中专,认识一个男孩,不算怎么帅,但周到体贴。被人疼,被人爱的感觉真好。但就在有了更亲密的接触之后,给他讲了我的‘ 情史 ’,男孩难以接受,绝情而去,象甩把鼻涕一样就把人甩了。那之后大病一场,几乎自杀 --- ”

  她闭了闭眼,甩了甩头发,象甩掉一个梦魇。继续说:从那时起,就打定主意报复男人! 引诱一个算一个,玩儿腻一个丢一个,象丢一件过时的外套。

  中专毕业后,分在南方一个著名的旅游景区任导游,结识了比他大 15 岁的Bill ,一个去中国旅游的老美。从认识到结婚到办她出国只用了半年时间。出来后英语不大好,安生了两三年,生了一个女儿,由男方父母照看。居家生活过厌了,就边学英语边打餐馆。接触的人多了又故态复萌,稍象样一点儿的顾客请她喝两次咖啡就喝到床上去了。讲起来津津乐道,并没丝毫羞耻感。

  冰:“ 怎么那么贱呐,就值两杯咖啡?”

  方:“ 我从不把自己放在从属位置上,两情相悦,鱼水之欢,谁又吃了亏了?”

  可能曾经受的伤害太深了,她骨子里看不起中国男人。

  方:“ 你知道中国男人有多虚伪?明明要的是你的身子,却偏要扯出什么友谊啊,爱情啊做幌子,哄得你意乱情迷时再拥你上床。有些人根本不是人,脱了衣服是禽兽,穿上衣服是衣冠禽兽,有几个懂得怜香惜玉?”

  冰:“ 那西方人呢?”

  方:“ 他们更坦率一些。喜欢你就告诉你,时机成熟就约你出去,几分钟过后就切入正题: ‘ 你很性感哦,我可以吻你吗?’没那么多虚头八脑的东西。”

  冰:“ 你经历过几个中国男人?怎么可以一概而论?”

  方:“ 你不见得非要每个猪身上啃一口才知道猪肉的味道吧?”

  有一次神神秘秘的来炫耀,结识了一位老美大款,共赴云雨后竟送了他一把真皮旋转靠背椅云云。

  冰:“ 嗯,比那些偷香窃玉又一毛不拔的强一点点,但也决不是尊重你,他是为了他自己心理的平衡。”

  方:“( 压低声音 ) 那人很会玩儿呢,和风细雨,温存探索,还没动真儿就足以让你魂魄荡漾了 --- 。女人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被人需要,任人求索,好象唤醒了你生命深处的母爱,那感觉很神圣呢。”

  冰:“ 打住打住,千万别作践了‘ 神圣 ’这两个字。你不觉得你象个风尘女子了么?”

  方:“ 看你,以前说人贱,就值两杯咖啡;现在又 --- ,人有物欲,情欲不很正常吗?象刚刚学会坐的娃娃都知道伸手抓他喜欢的东西,抓不到就哭就闹。”

  冰:“ 你Y 还振振有词呢,满足物欲,情欲也要通过正当渠道不是?象满商场东西你不能随便抓一样,你要付钱。挣钱你就要付出劳动 --- 。”

  方:“ 他们从我这里得到他们需要的,我从他们那里得到我需要的,等价交换,不干旁人的事,我就不明白,怎么就那么多人指责我?”

  冰:“ 人生在世,需要遵从一定之规,有形的,无形的。你越了这个规,就别怪人看不惯,就要有足够的心理承受能力。另外,有些事不能也不便与人分享的,宁可烂在肚里,带进坟墓。有些人,你以为他是你的挚友,掏心掏肺,而你的挚友还有挚友,这样,你就不愁名满天下了。有人赛马时把自己的坐骑命名为“丑闻”,也是这个道理。”

  方:“ 那武则天,叶卡特琳娜二世后宫养了多少面首,谁又敢说什么?谁来给她们定规?”

  冰:“ 那都是野心勃勃,毅力顽强,充满激情,受权力欲,征服欲驱使而最后成功的女人,多少男人拜倒在她们石榴裙下,多是仰慕她们的雄才大略,而你只看到她们的私生活了。”

  大概从小没得到过父爱母爱,没人言传身教,象从森林里刚走出来的野美人儿,世间的道德规范没给她多少影响。有时赤裸裸地自私,办事不顾前后,看你生气了又象个小狗似的摇尾巴,楚楚可怜: “ 冰姐,你将军额头跑骏马,大人别记小人怪。你怎么骂我都行,千万别不理我啊 !” 话说得叫人腻。

  人心深处都有一种获得友爱与真诚的愿望。看她形影相吊的好不孤单,于是又来往。还企图拯救她,借给她看小说“ 简爱”,希望她从中学到人该如何自尊,自爱。

  江山易改,改造一个人谈何容易?不被她改造了就算很有定力了。

  方:“ 冰姐呀冰姐,上帝白给了你个美人坯子,你这么循规蹈矩的生活,实在是浪费资源呢 !”

  冰:“ 想堕落也难,从没人勾引过我啊?”

  方:“ 谁敢呐! 人家给你开个玩笑,你都羞涩难当,正色训斥,还勾引呢!”

  冰:“ 对感情的事我一向是认真的,你不要拖俺下水啊 !”

  方:“ 认真?跟谁认真?男人都是一路货。兴趣或者说感情象夏天的阵雨,来得急也去得快,新鲜感过去了就开始瞄下一个目标,你要动了真情,你就等着下地狱吧! ”

  冰:“ 两性感情中应该还是有一些稳定的东西在吧?我看Bill 对你蛮深情的,那么惯你纵容你,你却意识不到。”

  方:( 神秘兮兮地 ) “ 他不行了,他那活儿工作时象个煮熟的红萝卜,嘻嘻。可我还年轻啊。”

  几年前Bill 在父母朋友的压力下与她离了婚,女儿判给了男方。她净身出户流浪了两三年又住了回去。高兴了给Bill 做顿中餐,给他生理上满足。生活在一个房顶下,他并不干涉她的一切。

        *          *          *                      
          
   冰:“ 到底杀了谁了?跟谁不共戴天呐? ”

   方:“ 杀了 Bill 了 ! 我梦见他拿把剪刀朝我前胸刺来,我反手夺过又向他刺去,他死了,我被判了死刑。离家前难舍我的宝贝女儿,想想再也见不到她了,她会象我的童年一样成为流浪儿,心里难受,我都哭醒了 --- ,你会圆梦,你说说,这象征着什么?”

  冰:“ 常言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心里有一种恐惧,你怕失去你的女儿 --- ”

  方:“ 天地良心,我可从没动过杀他的念头啊,为什么做这样的梦,吓死人了!”

  冰:“ 潜意识里的东西,大概你也没意识到。你内心深处很挣扎。你还是有做一个贤妻良母的愿望的,但你放浪惯了,总有一股力量拉你往外跑。试着战胜自己,静下心来吧,为了你的女儿,该过另一种生活了。 ”

  我知道我的话很苍白,说服不了她。但她这个梦给她以心灵震撼,也许能促使她开始一个新的人生呢。

        ( 故事完全虚构 2009年5月2日)

鲁冰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Happyyl' 的评论 : 嗯,人无完人,对人不能太苛求。我是把当时我们那个小城华人圈子里的两个出尖的人捏到一起了,现实中找不到的,所以也不怕。。哈哈,多谢.
Happyyl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鲁冰花' 的评论 : 不过这种人真没必要在意。

大学一同学写回忆录,文中指名道姓地骂一当时不太受欢迎的同学。读了他的文章后,我对他比他笔下的同学更反感。
鲁冰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Happyyl' 的评论 : 好多年前就断了联系,再说我还披着羊皮,哈哈。谢谢教授。
Happyyl 发表评论于
好故事,好文笔!
但你不怕这人也读了你的故事。
鲁冰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diaozhi' 的评论 : 哈哈哈,抗议无效,你认错人啦:)
diaozhi 发表评论于
强烈抗议!

我只有一个漂亮赛模特的表妹;老天爷啊,她无辜的照片怎就被楼主选中给“放荡女”作写照了啊。

呜呜呜呜。。。
鲁冰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Jas.J' 的评论 : 多谢建议,毕竟没有杀谁啊:)
Jas.J 发表评论于
标题价值取向太明确了,放着现成的好标题:Kill Bill
鲁冰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这样的人是有的,把结婚当跳板。。谢谢妹妹:)
鲁冰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试着学写,谢谢晓青:)
鲁冰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儿早,哈哈,有木材:)
鲁冰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海风随意吹' 的评论 : 谢谢海风,这是十多年前的一个小说。“编”字很确切,哈哈,小说就是胡编。。:)
无法弄 发表评论于
我听说我家一个邻居女孩,认识一个老美,嫁到米国了,去了就离婚了,重拾卖相日子。还真有这样的人
晓青 发表评论于
写得真好!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牟山雁' 的评论 : +1冰花有才啊!:)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还继续往下编吗?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小说啊?语言生动,节奏感不错。还继续wang?x
鲁冰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牟山雁' 的评论 : 多谢老乡,学写的,试试笔:)
牟山雁 发表评论于
寫小説的好手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