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漂亮女人的现实生活(十二)

打印 (被阅读 次)

总务处长董建中心脏病突发猝死在学校花棚里。那事来得突然,出人意料之外。那天中饭前董建中还一如往常抽着烟边与人下象棋边扯着大桑门与人吹牛皮。中饭后他习惯性跑去花棚找花匠老周唠唠嗑——老周沉默寡言,是唯一一个似乎有耐心听他吹牛皮的良好听众。董建中边东一榔头西一棒子不着边际地自说自话着边在花棚里转着圈看花,忽然脚步停下没了说话声,老周后来说听到几只花盆从花架上落到地上稀里哗啦摔碎声和“噗通”一声人摔倒在地的声音,赶紧跑过去看,董建中闭眼倒在地上花盆碎片中已不动弹。等老周慌忙找人叫来医务室校医,学校又赶紧叫来救护车时,早已回天乏术,董建中就此告别人间了。

许多人议论董建中的猝死,说他真不走运,五十几岁就死了。他是“老干部”,若多活几年,是可以享受离休干部待遇拿百分之百全工资的。宋晓琳说他脾气不好,容易得罪人,但其实人是个好人,可惜命不好。董建中喝酒抽烟,心情似乎一直不是很好,他虽是总务处长,但在学校里似乎是个边缘化人物,不受校领导待见。人事处长同他谈话向他转达整党办公室转来的对他的群众意见,说他工作热情不高,说话粗鲁爱骂人有军阀习气,公私不分,考虑个人利益较多。董建中一听就火了,说,老子当的是共产党的兵,哪来他娘的军阀习气?爱骂人咋地啦?共产党不兴骂人呐?毛主席彭老总哪个不骂人啊?你管得着吗?考虑个人利益?老子十五岁就参加共产党(军),脑袋挂在裤腰带上,打小日本(其实他参军没几天日本就投降了,他并没有赶上打小日本)打老蒋,解放全中国,老子命他妈都交给党交给毛主席了,考虑什么屁的个人利益啊?你们这些个光耍嘴皮子不干事的家伙当初都在干什么啊?老子打天下,你们坐天下,坐享其成,好处都他妈给你们拿走了,还反过头来说老子考虑个人利益,什么王八蛋混账屁话啊!董建中大概觉得说他考虑个人利益多与他侄女的事儿有关,他侄女是乡下人,董建中想为他老实巴交一辈子窝在乡下农村的大哥尽点兄弟义务,把他大哥女儿叫到上海,想给她在学校里安排个后勤工作,可是人事处态度暧昧很不配合,说没有先例,而且他侄女文化程度太低,后来费了半天劲才让他侄女在校门口收发室做临时工,董建中认为整党办公室是拿这件事出来说事儿,给他小鞋穿,故而十分恼火。

虎落平阳遭犬欺,董建中上不受校领导待见,在下面有时也觉得不被尊重,人们背后叫他董大兴,说他喜欢瞎吹牛。有次有个小青工故意问他,处长,你这个建中的名字到底是陈老总起的还是朱老总起的啊?董建中说哪个给你说是朱老总啦?是陈老总起的。宋晓琳丈夫在边上插科打诨说,干脆说是毛主席他老人家起的好啦,毛主席给许世友起个名字叫世友,给董处长起个名字叫建中。董建中一下火起,眼一瞪骂道,小兔崽子没大没小,按老子从前的脾气,一枪毙了你个小王八蛋!那使得宋晓琳丈夫和几个小青工面面相觑,不知所措,气氛十分尴尬。然而事后董建中并不记仇,反而对宋晓琳丈夫格外关照,他坚持要提拔宋晓琳丈夫做科长,说总务处的许多实际工作都是小贺(宋晓琳丈夫)在负责安排,没有大学文凭有啥关系?老子没有文凭能做处长,小贺不能做个科长?在他一再坚持之下,宋晓琳丈夫被提拔做了副科长。那使得宋晓琳夫妻对他心生感激和好感,说老董虽然脾气有时不好,人其实很热心,是个好人。

董建中的追悼会在西宝兴路召开,学校去了许多人,坐满两大巴。校领导都去了,瞿秀秀和宋晓琳夫妻也去了。人死为重死者为大,学校给他的悼词里都是好话,赞美之辞,说他是忠实的共产党员优秀的好干部,说他勤勤恳恳为学校师生做了很多有益的工作和奉献之类,至于整党办公室转达给他的那些群众意见则只字未提。

瞿秀秀宋晓琳那几天常发感慨,宋晓琳说,活生生一个人就这样没了,想想都觉得不真实,感觉老董好像到哪里去了,过几天又会回来样的。老董走掉了,想想伊人实际上真是蛮好的,作孽啊,运道太坏了。瞿秀秀说那天去西宝兴路路上,车子里人们嘻嘻哈哈说说笑笑,就如同去参加婚礼或什么PARTY一样,追悼会上放哀乐时候她就想,除了家属,这些低头默哀的人里有几个会真的在意老董,为他在心里感到悲哀难过呢,一会追悼会完了一出大厅,还不是该干嘛干嘛,嘻嘻哈哈说说笑笑插科打诨高谈阔论。我说,那还指望怎样呢?毛主席周总理死了,地球也没不转,人人照样拉屎吃饭嘛。

 

一年似乎转瞬即逝,瞿秀秀的同学吴东进从北也门回来了。西服领带皮鞋锃亮,头顶上的头发秃光了,变成一个列宁头,外加前额上荡下一小缕残毛。他在学校里散步,嘴上叼着外烟,套在一花里胡哨的小烟嘴上,学校里人看到他上去搭讪两句,好几个女的说,啊哟,小吴发唻,像华侨,派头都不一样了。他的丈母娘章淑慧也显得格外容光焕发,开口闭口我家东进如何如何,仿佛吴东进给她也挣足了面子。吴东进此次回国一是探亲,二来也要办退职手续和给他老婆办理出国申请,他在北也门找到了生存门道准备长期在那里扎下去了。吴东进又去看望了瞿秀秀,送给她北也门带回来的小礼物。他听说瞿秀秀与丈夫闹离婚的事儿,半开玩笑说,我们当初婚姻都太轻率了,我那时候太自卑,你嘛太漂亮太引人瞩目,要不然我追你该多好啊。瞿秀秀后来说,她那时候就直觉到吴东进有点花绰绰(花心)的。

章淑慧的开心和骄傲没能延续几天,因为她们家里知道了吴东进瞒着家里早已经替团委女干事孙莉莉办好了去北也门签证的事儿。孙莉莉是我那届的留校生,做学生时就是团干部,留校后在团委是吴东进的下属和同事。吴东进去北也门后没多久就悄悄给她办理了出国申请。如今已经拿到签证,将与吴东进一起去北也门。吴东进老婆和章淑慧与吴东进大吵一架,说他昏了头,不动好脑筋,不知想的什么。吴东进说,我光明正大,行得正坐得端,她是我的同事,好朋友,我帮帮她怎么啦?人家自己出的费用?我为啥不可以帮她啊?他老婆说,你自己老婆不帮去帮外面女人,你到底想干什么?你要她跟你去还是自己老婆跟你去啊?吴东进说你想去就去,不想去拉倒,我给你办手续还要跪下来求你不成?莫名其妙!(待续)

玉米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就事论事^*^' 的评论 : 谢谢博友。问好!
就事论事^*^ 发表评论于
请继续写,我一直跟读着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