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明尼苏达州的苗人之今世

这一天天的日子就象张白纸,该画啥?如何画?
打印 (被阅读 次)

5/25/20白警跪杀非裔的事件中,大家都注意到了与事件相关的两张东方面孔。一位是涉事警察Tou Thao, 在主犯Derek Chauvin膝压George Floyd的整个过程中,他无动于衷地阻挡着周围抗议的人群;另一位是Chauvin的前妻,Kellie Chauvin。在案发3日后她与Chauvin离婚,并放弃夫姓。Kellie是急诊室的一名护士,2018年当选为Mrs Minnesota。当大家发现,在一个重大事件中卷入两位亚裔,并且刚好都是Hmong Americans时,不禁奇怪,明尼苏达州有很多的Hmong吗?

这也是我20年前的问题。那时初到明州,我就在公园中注意到一个特殊亚裔群体——他们圆圆的脸庞,身材略低,有自己的语言,小孩子比较多。当我们在同一道湖堤上钓鱼时,人家能用一根简单的绳子,钓上来一条条活蹦乱跳的鱼<)#)))≦;而我们不断地甩杆,却总是空手而归。

以后我知道了,他们就是Hmong Americans,在中国称苗族,在越南称赫蒙族,据说他们更愿意被称为Hmong。自越战结束或老挝独立后,泰国难民营的31Hmong1975-2004年间,陆续移民美国。Kellie就是74年生于老挝,77年到达泰难民营,80年到达Wisconsin的。

Hmong的前生是一部被欺凌的血泪史,Hmong Americans的今世又是如何?虽然彼此在不同的圈子里工作生活,我也并不是personally认识Hmong,但毕竟在同一个州的蓝天下,抬头不见低头见,总还是有些有限而粗浅的交集的。

每年五月的明尼苏达万国节上,Hmong族大妈在秀民族刺绣。

Hmong二代志愿者。他们和我们华二代毫无差异,笑意写在脸上,对未来充满憧憬。

St Paul是全美Hmong人口第一大户的城市。开车在这里的一些街区里,你会怀疑自己到了东南亚,因为一整条街都住着Hmong。看来这个民族比较喜欢扎堆儿,或者说,这是让他们感到舒适安全的生活方式。

2018年,明州华人有了一个代表自己文化符号的新地标-湘江亭。亭子坐落在长沙的姊妹城市-St PaulPhalen Park内,是中美文化交流的结晶。 引起大家好奇的是,为什么在亭子的背后,有一面展示Hmong习俗的石雕刺绣墙?原来在中美双方推进建园的过程中,了解到公园附近是Hmong集中的社区,湖南又是三百万苗族的家园,于是在当地Hmong社团的积极支持下,中国友好公园里增添了苗族元素。

湘江亭开工之日,我也加入到了见证历史的行列。现场簇拥了不少Hmong 他们身着多姿多彩的传统服装,像过节一样喜气洋洋。

女人们下穿百褶裙,前后带围腰,繁复的帽子特别让我觉得有趣。我注意到他们华美的服饰比较强调色彩的对比,在大块的黑色背景下,点缀了精美的刺绣和鲜艳的坠物。如此炫目的节日盛装,给本已炙热的夏天和热烈的会场带来了更多的亮色和热点。现场的画面让我联想起荧屏上看过的苗家过龙舟节的热闹场面。

三位俏丽的少女赤足跳起了欢快的民族舞蹈

一位青年踩着乐点,吹起了悠扬的芦笙

除了居住抱团,Hmong的孩子们也是一起长大的。明州是继加州之后,第二大Hmong的集聚地,有6.6万之众,这里有七所Hmong专属公立学校,由此可以窥见这个族裔相当团结,为争取自身的最大利益,也是拼了许多年。Hmong在美的移民及其后代为何不融入本地学校,而要另立门户,自办教育?对此,我也是一直匪夷所思。最近看了网上Hmong的自述,感觉主要有两方面因素。

其一是语言障碍。一位93年到美的Hmong讲述了作为难民学生,在公立校园遭受的种种霸凌。校车上,他们常被非裔孩子取笑扔鞋子秀肌肉;食堂里,白人和黑人被安顿好吃喝后,才会招呼到Hmong的小孩;老师们会经常性忽略这个群体在课堂上的存在;家长们因不会英语,而与学校零沟通。在需要用丛林法则生存的North Minneapolis学区,第一批 Hmong学童的挣扎,让我们读来心痛。

其二是文化考量。Hmong有着强烈的维系本民族文化的情节,这是一支没有国土的迁徙民族。历史上,从中国到东南亚,他们以山为家,备受主体民族的压迫,有着太多属于移民的辛酸之泪。越战中,“站错队”的他们更是惨遭灭顶之灾。倘若不坚守本民族的价值和信仰,Hmong可能早已成为字典上的一个名词。所以他们希冀下一代有Hmong的认同感,在Hmong charter 学校就读,是Hmong家长们的首选。

这种选择可以理解,但如此与社会长期的自我隔离,定会有相应的后患。

Minneapolis有一所pre K-8Hmong International Academy, 以传播Hmong的语言和文化为其特色。在学生人口比例上,67%是亚裔,24% 是非裔,而整个学区人口中,亚裔6%,非裔36%。可见,Hmong的小孩是相当地浓缩。在经济上,90%学生是符合免费或减价午餐的标准的。在学业上,18% 15%的学生分别达到阅读和数学的proficient

在美的Hmong群体中,高中肄业率是30%,与13%的全美平均值相距甚远。Tou Thau的成长史是这样的,高中毕业后,他未能在Hennepin County的社区学院毕业,转而到Minneapolis警察局做志愿者,随后进入警校,一年内毕业后上岗。

总体看,Hmong Americans在脱贫穷奔小康的道路上,依然路漫漫兮。

周末参观了新近落成的Hmong Precollege Academy k-122350名学生),硬件没得说。室内图片和学生图片来自学校网站。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第一次听说,长见识了。
茅山道士 发表评论于
长知识了,谢谢
XQQ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无言无语无声' 的评论 : 各民族都会以自身利益为重
无言无语无声 发表评论于
NYT 有一篇,采访了苗族警官的街坊们。他们都团结一致地站在警官一面,一点都不躲闪。他们小生意很多 价值观和咱们亚裔完全一致,而且敢说。
XQQ 发表评论于
回复 'iced91030' 的评论 : 苗的祖先是战神蚩尤, 不过那是远古的事了
XQQ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凤梨酥' 的评论 : 不同民族在美的发展之路不尽相同,有其历史的烙印
XQQ 发表评论于
回复 'GoBucks!' 的评论 : 曾经吧。
XQQ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是的,历史和现状都耐人寻味。
凤梨酥 发表评论于
谢谢分享!学习了一段特殊的熔炉历史。
iced91030 发表评论于
很早以前听说过这些人是因为他们枪打的极好
BeijingGirl1 发表评论于
好文章, 图文并茂,历史和现状一一道来,文笔简练清晰。 涨知识了。
XQQ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是啊, 即便是务农,小作坊的规模也是步履维艰哪。
思韵如蓝 发表评论于
图文并茂,真长见识!看来苗没有汉民族的“唯有读书高”传统。:)
GoBucks! 发表评论于
美国还是人道的,曾经合作过配合过的在美军撤离后都移民美国,否则肯定被杀死。共党会这样吗?
XQQ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长天共秋水' 的评论 : 感同身受,怎么说, 他们和我们华人也算是亲戚。
长天共秋水 发表评论于
Hmong的历史是很悲哀,看来他们现在在美国也还在挣扎
XQQ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国庆之日,刚好研读一段美国特殊的历史,温故知新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长见识了,谢谢分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