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病毒人工制造的更多铁证

马可安在全球首先提出中国华北严重雾霾的核雾染成因理论,成为唯一被当局组织全面讨伐围剿的雾霾成因理论,我利用本博客进行进一步的学术探讨。
打印 (被阅读 次)

武汉冠状病毒流行肺炎,是一场进行中的危害全人类的深重灾难。科学界正努力寻找病毒的真正来源,美国白宫已经高度重视,要求美国科学家们运用他们的智慧和技术把病毒的真实来源查个水落石出。

许多疑点指向坐落在这次肺炎重灾区武汉的武汉病毒研究所,怀疑是该研究所研制的生化武器人工病毒泄漏出来,造成天大的灾难。我们注意到一个事实,武汉病毒所应该完全有能力可信服地排除其内部研究病毒泄露的可能性。他们应该知道自己手上所有病毒品种,和流行的新冠状病毒进行对照之后,得出结论,他们拥有的所有病毒,没有一种和流行的病毒高度相符,因此可以断定新病毒的来源并不是武汉病毒所。可是至今为止,我们没有看到武汉病毒所发布这样一个官方声明,说可以断定新病毒和他们拥有的所有病毒无关,因此可以排除病毒为该所泄漏。我们只看到武汉病毒所官方死亡般的沉默。让人更疑心。

我们注意到,在国际专家纷纷质疑武汉新冠病毒为人为制造之后,武汉病毒所的石正丽团队匆匆发表论文并提交了一个病毒的基因测序数据,即云南蝙蝠冠状病毒RaTG13,其NCBI编号为MN996532。武汉病毒的编号是MN908947。云南病毒来自2013年7月24日采集的云南蝙蝠屎中提取的冠状病毒。这时间点非常可疑,2013年的标本,采集后既没有发表过论文,也没有提交过基因数据,为什么这几粒蝙蝠屎珍藏七年之后,突然匆匆递交数据呢?我们可以相信这是真实的数据吗?

通过BLAST搜索,我们发现云南病毒和武汉病毒整体相似度达96%。这个相似度不足以断定云南蝙蝠病毒是武汉病毒的源头,因为云南蝙蝠病毒并不会传染人,并且,剩余4%的差异,从病毒进化学角度,至少需要70年的进化时间才可能产生。因此,2013年的云南蝙蝠病毒,不可能仅仅经过7年进化就变成武汉病毒。

但云南病毒和武汉病毒的高度相似性,明确显示两者之间有某种内部关联,这种关联可能是天然的,或许他们在70年前有一个共同的祖先,然后两者分别进化,产生今天的4%的差异。这种关联也可能是某种人工因素的关联,比如拿了云南病毒进行人工的基因编辑,把它改变成另一种病毒,本来不传染人的,变成高度传染人的病毒。我们是否有办法确定两者之间的差异是天然进化还是人工编辑的结果?

我们有办法确定!天然进化的基因变异是随机发生,随机分布的。人为编辑的病毒,因为有意识的改变某些部位,因此变异的部位肯定不随机。我经过分析,得出的结论是,两者之间的差异具有高度非随机性,强烈证明这是人工编辑基因的结果。

两个病毒都含有一个突触蛋白,简称Spike蛋白或者S蛋白。

武汉病毒S蛋白编号是QHD43416,长度是1273个氨基酸:https://www.ncbi.nlm.nih.gov/protein/QHD43416

云南病毒S蛋白编号是QHR63300,长度是1269个氨基酸: https://www.ncbi.nlm.nih.gov/protein/QHR63300

武汉病毒S蛋白比云南病毒多4个氨基酸,这是个有趣的插入片段,PRRA,位于681-684位置。许多国际专家指出这个PRRA插入物是人工病毒的一个痕迹。事实上,完整的片段是加上前面的一个氨基酸和后面的四个氨基酸,是SPRRARSVA,总共9个氨基酸的长度。这段插入物非常有趣,我们使用BLAST(https://blast.ncbi.nlm.nih.gov/Blast.cgi)搜索QHD43416,限制搜索范围为680-688,得到的搜索结果,一个天然病毒物种都没有,但是出来一大堆百分之百吻合的搜索结果来自生化研究者广泛使用的人工基因片段,一个是Chromosomal Replication Initiator Protein,一个是DUF1349。请学生物的朋友们解释一下什么是DUF1349和Chromosomal Replication Initiator Protein?但是我猜是基因编辑经常使用的工具。关于PRRA插入的更多疑点讨论见: http://virological.org/t/tackling-rumors-of-a-suspicious-origin-of-ncov2019/384 更详细的技术分析见: https://mp.weixin.qq.com/s/0lh0hKcE4VOYXwpPG3X4dQ

更大的疑点,是除了这四个插入氨基酸,两个病毒S蛋白之间还有29个氨基酸的差别。这29个差异,其中一大半,有18个,集中出现在439-519这一段仅81氨基酸的狭小区域。这是非常不具随机性的一个极端集中分布,见图:

这段狭小的变异集中出现的439-519区域,石正丽们心中非常清楚是什么,这是和人体细胞ACE2受体RBD功能蛋白区域,这是决定病毒是否能够传染人的关键部位,通俗说就是病毒进入人体的钥匙部位。参读石团队2015年发表在自然杂志的学术论文,中文链接:https://zhuanlan.zhihu.com/p/105543132

英文链接见: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nm.3985?fbcldi=lwAROiTTfDIT-uxNFPtvQH-xFrF6QaF1hKE1Ey2TPrEi17XfFUIbpUIAosDc

除了插入物外1269个氨基酸总共有29个氨基酸的差异,其中18个集中出现在长度仅81的ACE2受体,这个分布绝对不随机,绝非随机进化产生的差异。我们可以具体估算这种分布随机出现的可能性是多少。具体来说,算出81个位置放18个变异的可能组合数,乘以剩下1188个位置放剩下的11个变异的可能组合数,再除以全部1169个位置放29个变异的可能组合数,就是这种高度集中的分布随机出现的几率。具体计算略,计算结果是:

8.87x10^-16  (一亿亿分之9的可能性)

仅有一亿亿分之9的可能性这种高度集中的变异分布是天然随机出现的。这个可能性仅仅只有 0.00000000000000887%。这证明99.99999999999999%的可能性,这是人工编辑基因的结果,不是天然进化的结果。

还有一个更加强有力的证据,无可辩驳证明新病毒是人工合成的。我们注意到S蛋白的605-1124位置,除681-684四个氨基酸PRRA是新病毒中有而云南病毒中没有的,其他的516个氨基酸完全相同,可是对应的RNA核糖核酸并不完全相同,有约6%的差异。看下图。每行的中间是RNA转录的蛋白质氨基酸,完全相同,上下分别是来自两个病毒的RNA,略有不同,比如右上角的ATT和ATC是不同的,可是ATT和ATC恰好都转录成I,导致蛋白质氨基酸序列片段完全一致。注意转录时,DNA的t是当作RNA的u看待的。

这样恰巧的“歪打正着”在自然界不可能存在。自然界只存在从RNA到氨基酸的转录,转录方式是唯一确定的,每一组三个核糖核酸翻译成一个氨基酸,看下图。可是同一个氨基酸对应的一组三个核糖核酸,有不止一种的对应方式。因此生物界不存在从蛋白质倒过来转录成核糖核酸的倒转录,这样的蛋白质到核糖核酸的倒转录只能在人类实验室出现。

两个天然病毒,如果核糖核酸不一样,那么是极不可能纯粹因为偶然的巧合,他们转录的蛋白质恰好完全一样。可是如果人工设计的蛋白质有一段一模一样,那么倒过来转录成核糖核酸的时候,因为存在多个可能的对应方式,因此出来的核糖核酸序列和原病毒不同,就非常顺理成章了。因此,武汉病毒和云南病毒有这么一段S蛋白完全一致,但是对应的核糖核酸序列不一致,唯一的解释是这是人工基因编辑合成新病毒产生的结果。

事实上,石团队在2015年确实进行了人工基因编辑,制造出人工新病毒。在这篇2015年的论文里讲的清清楚楚。他们拿不会传染人的蝙蝠病毒,改造了S蛋白的ACE2受体部分,人工创造了具有高度人传染性的新病毒,他们并且拿老鼠进行了试验,在活的猴子身上进行了试验,甚至在人体采集的活细胞上进行了试验。他们管创造出来的新病毒为Chimera Virus,我翻译成麒魅骡病毒。麒是麒麟,一种纯粹想象出来的动物,魅是鬼魅,从阴间跑到阳间害人的鬼魅,骡是骡子,本来天然不存在的物种,被人强迫驴和马交配生下的怪胎动物。他们制造的高度传染性的人造病毒,就是麒魅骡病毒。请读者上网搜索麒魅骡病毒,并广泛传播有关真相。

需要说明的是,这次的武汉病毒,还不是石等在2015年合成的人工病毒。当年石在美国北卡大学和她的导师搞的这个研究,引起强大的非议。美国有关部门觉得这样的研究太危险,禁止了一切产生新生物功能的病毒研究,也就是说禁止了合成新的病毒物种的研究。可是中国有关方面觉得如获至宝,终于找到一项进行超限战的锐利武器了,因此以优厚的条件吸引石正丽等人回到中国,继续了合成具有高效传染力的新病毒的研究。石的团队在武汉病毒所到底研究了什么,没有研究什么,我们无法得知全貌,也许永远无法知道。

但是我们知道,武汉新冠肺炎病毒,就发源在武汉病毒所所在地,并且具有天然病毒中从来没有过的高效传染杀伤力!!!并且我们从蛋白序列数据知道,造成这种高效传染力的特殊变异,天然发生极不可能,几率不到0.00000000000000887%。全世界不禁要问,武汉病毒所到底做了些什么?

lingzi68 发表评论于
好像甩锅大会还在进行中
要甩给5个去年十月去武汉的得病的境外运动员
不知人家接锅否?
lingzi68 发表评论于
真不知该可惜还是庆幸咱不是干生物技术的 一念之差就决定造福还是祸害


中国甩锅大赛

湖北各级政府甩锅:不是我们不报疫情,是没有批准;
专家甩锅:我们虽然知道疫情,但权力有限;
某地级市疾控中心主任甩锅:不是我一问三不知,而是情况太严重,我不敢说实话,又不想说假话;
红十字会甩锅:募捐得来的资金和物资,我们没有处理权,只是代为保管;
被指责只想发表论文而不顾人民死活的专家级院士甩锅:已经签订了保密协议,正常渠道不敢透露信息,只能靠境外发表论文间接透露。
击鼓传花,最后锅甩给了谁?原来都是蝙蝠惹的祸!迄今还没有听到蝙蝠为自己辩白。
突然传出“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的宏亮声音,锅终于接住了
马可安 发表评论于
南开大学的论文指出了PRRA插入物的重要性,认为它增加了传染效率100到1000倍:
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Shan_Gao13/publication/338804501_A_furin_cleavage_site_was_discovered_in_the_S_protein_of_the_Wuhan_2019_novel_coronavirus/links/5e2b3536a6fdcc70a148e91b/A-furin-cleavage-site-was-discovered-in-the-S-protein-of-the-Wuhan-2019-novel-coronavirus.pdf
遍野无尘 发表评论于
回复 'haohao88' 的评论 : 文章我看过。 第一,他们加的不是 PRRA, 第二,加了他们的变异后,没有用!! 其中一个变异反而让fusion降低50%。 既然没有增加(感染)病毒活性,为什么有人还会想着干蠢事(当然是在 武汉病毒出现以前)。

1) Nonetheless, the cleaved S glycoprotein was not able to enhance the infectivity of pseudotyped virions.

2) The mutant R667N was still able to cause cell–cell fusion; however, the fusion was not as efficient as that observed for the wild-type protein (maximum fusion for the mutant was ≈50% of the fusion of the wild-type protein
haohao8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遍野无尘' 的评论 :
往sars里面加Furin蛋白的论文两篇
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19321428
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16519916
三颗石头 发表评论于
不是生物专业的,不懂得不乱评论。
就单单说说文章最后提的自然进化的概率问题。
之前看过科普,宇宙中能产生生命的概率小之又小,生命中出现人类这种智慧生物的概率又是小之又小,但是还是产生了。从氨基酸,进化到人类,看似不可能,但是还是发生了。
这种病毒自然形成的概率,在我们日常的概念来看,的确是极小。但是如果放在地球的尺度上来看呢?时间以百万年计算的话,我觉得结果又可能不一样。
不过说到底,据说人工造的话,是会有痕迹的,现在欧洲美国都有病人,他们也都能拿到病毒样本,如果能检测出来什么,相信这些研究机构一定会发声的。
mike33 发表评论于
美国很快会正式公布调查研究结果
smeagolrocks 发表评论于
咱不懂病毒,但看包子这么急迫推出生物安全法,感觉这事情肯定不简单。
遍野无尘 发表评论于
你需要证明
1)PRRA片断对于和ACE2 的结合很重要。这个应该不难。
2)更重要的是证明过去有人玩过PRRA(任何人都可以,不一定是做毒者)。
就是说在嫁接PAAR时,他/她知道这么做会有很大改变。 不然谁会在不知道是否有用的时候,闭着眼睛瞎做? 其他都不重要。
遍野无尘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马可安' 的评论 :
2015年的那片文章,已经说明每个作者的不同贡献,看看都是谁做了什么。
遍野无尘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遍野无尘' 的评论 : 你提到的F486, Q493, S494 和N501....."

我的原话是 [已有文章发表证明,武汉病毒S-蛋白的要害氨基酸(变异)是 L455, F486, Q493, S494 和N501。根本没有提到PRRA]
文章发表在https://jvi.asm.org/content/early/2020/01/23/JVI.00127-20

文章提到认为这几个最重要(F486, Q493, S494 和N501),但是文章没谈论任何PRRA。 重要的意思是和ACE2的结合重要。 是,是包含在那个片断中,(我没说一定非要是变异的)--- 明白我说的意思吗?
关键字 发表评论于
真会扯
马可安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心戚然2' 的评论 :
你根本不了解在美国出论文的署名规律,倒数第一的是大老板,倒数第二的是二老板,这才是关键人物,署名靠前的是打苦工的年轻人。
马可安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遍野无尘' 的评论 :
你提到的F486, Q493, S494 和N501,统统包含在我提到的439-519之间集中的18个变异里面,但是L455不是变异,在云南蝙蝠病毒和武汉病毒中都有。见
Yunan 421 YNYKLPDDFTGCVIAWNSKHIDAKEGGNFNYLYRLFRKANLKPFERDISTEIYQAGSKPC 480
YNYKLPDDFTGCVIAWNS ++D+K GGN+NYLYRLFRK+NLKPFERDISTEIYQAGS PC
Wuhan 421 YNYKLPDDFTGCVIAWNSNNLDSKVGGNYNYLYRLFRKSNLKPFERDISTEIYQAGSTPC 480

Yunan 481 NGQTGLNCYYPLYRYGFYPTDGVGHQPYRVVVLSFELLNAPATVCGPKKSTNLVKNKCVN 540
NG G NCY+PL YGF PT+GVG+QPYRVVVLSFELL+APATVCGPKKSTNLVKNKCVN
Wuhan 481 NGVEGFNCYFPLQSYGFQPTNGVGYQPYRVVVLSFELLHAPATVCGPKKSTNLVKNKCVN 540
7000miles 发表评论于
顶 ! 这个太专业太厉害了!
遍野无尘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心戚然2 的评论:
很重要的是那个石女人(或任何人)以前玩过PRRA,知道这个片段很厉害。这次用在了人造病毒上,才顺理成章。如果没有人玩过这个PRRA,谁能在开始前,就知道这片断有这么大的威力? 
-----顺着这个思路,也许能顺藤摸出个瓜来。

别高估了某些人的预设能力。
心戚然2 发表评论于
你应该明白石合成的病毒技术是在哪儿研究的?!石的那论文主要的工作是在哪里做的?!石在自然文章中不是主要的技术人员,否则怎么可能论文作者倒数第二?
gasbag 发表评论于
铁你个大头鬼
遍野无尘 发表评论于
PRRA(801-804)---〉PRRA(681-684)
遍野无尘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awan' 的评论 :
病毒没有PRRA, 不能直接感染人的细胞。什么时候发什么测序结果,只有uploading sequence 的人才知道啊。
-----
楼主应该解释这个PRRA起了什么作用。有无 PRRA 有什么影响。如果这个片段根本无所谓,则文章就是扯淡。
已有文章发表证明,武汉病毒S-蛋白的要害氨基酸(变异)是 L455, F486, Q493, S494 和N501。根本没有提到PRRA(801-804)
在以往的6-7个SARS病毒中,没见到PRRA附近的变异,会导致什么毒性的改变, 那么制毒的人是如何想到这个片段的重要性的?
遍野无尘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老姐 发表评论于 2020-02-18 07:57:47
提交蝙蝠毒是想摘清自己,推到动物身上去。
-----
既然说蝙蝠病毒不传人,怎么个赖法?
dingc2008 发表评论于
请问楼主是哪个专业的?如果与病毒不搭界那你的推论就是扯淡。
老姐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遍野无尘' 的评论 : 提交蝙蝠毒是想摘清自己,推到动物身上去。
老姐 发表评论于
同意楼下死无对证的说法。管轶去了武汉,叹息证据全被抹去,无用武之地,走了。
也许哪一天石院士良心发现吐出真相。无论如何,拍些大片的材料是足足有余的。
cawan 发表评论于
Please check your QQH.
cawan 发表评论于
病毒没有PRRA, 不能直接感染人的细胞。什么时候发什么测序结果,只有uploading sequence 的人才知道啊。

遍野无尘 发表评论于 2020-02-18 06:44:10

遍野无尘 发表评论于
你的结论建立在随机变异基础上。如果生命不随机,则整个推理就塌陷了。
人类长期思考,因此进化了大脑,而不是随机进化四肢,所以生命的进化不是随机的。和外界环境变化有关,和进化的必要有关。

S-蛋白的变异不会是随机的。RBD 是S蛋白的主要功能部分。最容易受到刺激的部位。因此比其他结构性部分变化大就不足为奇了。病毒要生存和传播下去,也最好在这个部分变异。

另外,既然两段不同的RNA都可以产生同一蛋白,为什么“那些人”不直接用蝙蝠的,而自己另搞一套,为同一目的。为什么非得要费事,另搞一套?人的本性是懒,不是没事找事走弯路。

还有。武汉病毒提交是1月5日,云南蝙蝠病毒是1月27日(封城以后)。按你的说法,提交云南病毒等于罪犯主动“提交犯罪证据”。 罪犯会那么傻吗? 最可能的是罪犯不再公开云南蝙蝠病毒才有利。

无意为“罪犯”辩护,只是你自以为是的推论/判案有缺陷。

taxidriver 发表评论于
武汉石某弄这些病毒实验有啥用?病毒没弄死人死了,武汉人受苦受难啊
行者一路歌 发表评论于
逻辑上看起来是正确的。但本人生物学水平底,难以判断正确性。
playnice 发表评论于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2020-02-18 04:35:23
楼主作为科学家提出专业质疑,这是一方面。上周五,很多人都注意到一尊下令人大要尽快推动生物安全法成法,这是不是从另一方面证实五毒所就是罪魁祸首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还有,五毒所为什么现在由生化部队的少将接管?肯定出了问题。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楼主作为科学家提出专业质疑,这是一方面。上周五,很多人都注意到一尊下令人大要尽快推动生物安全法成法,这是不是从另一方面证实五毒所就是罪魁祸首呢?
harry-1092 发表评论于
相信你的
helix22 发表评论于
“但是我猜是基因编辑经常使用的工具”

能不能不猜?

非随机性,变化集中在RBD? 凭什么应该均匀随机? 蛋白演化都有不怎么变化和经常变化的地方,不是均匀的,而RBD 正是常变化的地方!
GuoLuke2 发表评论于
很专业,信你的
TRUEFIRE 发表评论于
这个太专业太厉害了!太顶了!不过抓小偷还得人赃俱获才能定罪啊!病毒来源这事最终结果就是死无对证!信我的……
常有好心情 发表评论于
您是一个完美的妄想狂。
超然看众家 发表评论于
你快把这文章翻译成英文送美国国会,一定会得大功大奖!
行道堂主 发表评论于
习包子很蠢!
其1月7日就亲自指挥,亲自部署,亲自隐瞒!
祸害全国老百姓,还祸害了全世界!
应马上下台谢罪!
红米2019 发表评论于
你列这文章干啥?人家明明是否认人造的:

http://virological.org/t/tackling-rumors-of-a-suspicious-origin-of-ncov2019/384
playnice 发表评论于
如果觉得说的不对,就具体地指出来。冷嘲热讽并不能让别人更相信你。
路边的蒲公英 发表评论于
马可安在全球首先提出中国华北严重雾霾的核雾染成因理论
===============
请问您到底是啥专业的?
curiousGeorge2 发表评论于
民科还很有passion 吗, lol.
curiousGeorge2 发表评论于
民科还很有passion 吗, lol.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