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魔鬼共舞的女儿

讲述一个个真实发生的小故事。从媒体报道中收集编译而来。
打印 (被阅读 次)

“洗脑”这个词大家经常讲。但洗脑要成功,一个先决条件是被洗脑者的轻信。其实,我们周围,轻信的人并不少。只要看看每天有多少朋友在转发别人精心泡制的鸡汤文就知道了。有意思的是,轻信的人还往往不相信自己的亲朋好友,而相信外人。如果一个轻信的人只是胡乱相信鸡汤文,胡乱相信广告,也没什么关系,可能有时破点小财,无伤大雅。但如果遇上居心叵测的有心人,可能就会有很大麻烦,甚至是血光之灾。下面这个真实故事,是一个幸福家庭的不幸遭遇。读者听完这段故事,再回头看这个开场白,就会有体会了。

  

故事发生在纽约的奥辛(Ossining, New York),离曼哈顿只有一小时车程。曼哈顿是个大都市,奥辛是个小城镇。
55岁的帕特里夏·梅瑞(Patricia Mery)是中学的西班牙语教师,是语言组的主任。她有30年教龄,深受学生和教师们的喜爱。也是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徒。
帕特里夏很早就离婚了。独自抚养长大一儿一女。女儿安妮(Annie)22岁,有志成为一个艺术家。儿子约翰(John)21岁,是义务消防员。
这一家三口关系亲密。母子之间,母女之间,都很亲密。姐弟俩年龄相仿一块长大,也是亲密无间。母亲经常在一旁看着姐弟俩打打闹闹,互相逗乐,心里暖洋洋的。

   

约翰买了一辆新摩托车。这天他要去考驾照。妈妈让他路上小心。他说,放心吧,妈妈。
约翰通过了考试,拿到了驾照。在回家的路上,一辆小汽车切进他的前方,他来不急刹车,撞上汽车侧面。
这场交通意外夺去了约翰的生命。

一个晴天霹雳,就这样炸响在帕特里夏和安妮头上。
对于帕特里夏,独自辛苦养这么大的儿子,这么好的儿子,突然就没了?!
对于安妮,那个从小相伴长大,从没分离过的,每天给她带来欢乐的弟弟,突然就失去了?!

  

教堂里,约翰的葬礼上,帕特里夏的弟弟,麦克·梅瑞(Mike Mery),和他的家人们紧抱着帕特里夏和安妮,尽力安抚。

帕特里夏决定退休,希望能更加照顾安妮。失去弟弟,给了安妮巨大的精神打击。

  

虽然有母亲在家照顾,但家里没有了弟弟,安妮觉得空虚。她去夜店跳舞,去酒吧。她的衣着变了,人变了,交的朋友也变了。
人们还传言,安妮大量吸毒。安妮的男朋友说其实没有吸毒。安妮的男朋友,罗恩·克纳(Ron Kerner),是个拳击手。人帅气,正直,安妮被他深深吸引。
因为有传言,罗恩有黑社会背景,帕特里夏不希望安妮和罗恩在一起。但安妮仍然和罗恩相爱,维持着恋人的关系。

 

安妮怀孕了。罗恩很高兴,我要当爸爸了。他希望和安妮尽快结婚,组织家庭。但帕特里夏和安妮考虑到罗恩的黑社会关系,决定不能和罗恩结婚。

其实,罗恩并没有黑社会的背景。传言有多少可信度呢?用流言作依据来决定人生大事,这对母女,让人叹息。等读者知道以后事情的发展,也会深深叹息。这个决定,将为俩人带来血光之灾!

一星期后,安妮骗罗恩,她已经堕胎了。此后,她与罗恩也断绝了来往,因为她想自己生下这个孩子。

帕特里夏带安妮到教堂寻求心灵安慰。
但安妮不觉得教堂的神职人员提供了多大帮助。她自己去找了灵媒丽莎·布鲁诺(Lisa Bruno)。

坐在丽莎家昏暗的小房间里,丽莎双手握着安妮的双手,紧闭双眼。丽莎一会儿轻轻说,你身后有人,安妮一惊,回头看,什么也没有。丽莎又说,是约翰。
安妮着急地问:我弟弟说什么了?
丽莎闭着眼睛,说:到处都是血。
安妮急忙问:怎么回事?是我弟弟的血吗?
丽莎把手抽回来,睁开眼睛,说:约翰走了。

 

安妮以后经常去找丽莎,通过丽莎与在天堂的弟弟联系。丽莎投其所好,一步步赢得安妮的信任。

帕特里夏和麦克试图说服安妮,不要相信灵媒的鬼话。但安妮不仅不听,还由此怨恨舅舅麦克。读者看到了吧?这就是轻信的人的特点,相信外人,不相信亲人。

丽莎还把自己的女儿,比安卡(Bianca),介绍给安妮认识。比安卡和安妮年龄相仿,俩人很快成了很好的朋友。安妮去丽莎家就更勤了。帕特里夏和麦克十分无奈。

读者可能觉得这太可笑了,美国是全球科技领先的地方,怎么可能还有人相信灵媒。其实,在西方,相信灵媒(psychic)的人非常多。这是一种文化。文化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比如,我们有“补药”文化,相信那些珍贵补品是“有病治病,无病强身”,甚至是 “包治百病”还能治癌 。这样打比方,有人肯定会急眼,就跟安妮向她母亲舅舅急眼一样。这里,没有冒犯“补药”文化的意思,吃当归炖鸡也挺好的,但如果有人让你卖房买虫草,别做。

这年春天,安妮的女儿出生,取名阿里安娜(Arianna)。

阿里安娜的降临给了帕特里夏又一个三口之家。欢声笑语重现。麦克也为姐姐能逐渐减轻丧子之痛感到欣慰。

接下来的几年,日子还算安稳,阿里安娜一天天长大。

     

但让帕特里夏不舒服的是,丽莎和比安卡总是不请自到,打扰她们的生活。碍于安妮与她们的紧密关系,帕特里夏只好隐忍。
平常也就算了,在一些特殊场合,比如阿里安娜的生日聚会,帕特里夏一家三口加上麦克一家,都是亲人,正热闹着,丽莎和比安卡跑来了,就像一盆冷水泼在篝火上,欢乐的气氛瞬间消失,让帕特里夏和麦克郁闷。

丽莎和比安卡还到处宣扬她们是多么地爱阿里安娜,多么地为阿里安娜着谜。好像阿里安娜是她们的孩子,而不是帕特里夏的孙女。

更为过分的是,丽莎竟然要帕特里夏付账帮她买东西。这算怎么回事?帕特里夏委曲求全,满足了丽莎一次又一次这样无理的要求,只为了不让女儿怪罪。

帕特里夏委曲了,但无法求全,丽莎向帕特里夏借一大笔钱。帕特里夏拿不出这么大笔钱,只能拒绝。总不能卖房子吧?

丽莎是个赌徒,没有灵媒客户时就是泡在赌场,已经欠下了大笔债务。她向帕特里夏借钱就是为了还赌债。别说帕特里夏没有这么大笔钱,真把钱借给赌徒,那就是打水漂了。

丽莎要报复帕特里夏的拒绝。

一天,安妮在看电脑。帕特里夏抱着阿里安娜和她玩。安妮的即时通讯突然跳出信息,

安妮,我很想你,我是约翰

啊?是弟弟来的信息。安妮急忙敲击键盘,打出自己的询问:

约翰,真的是你吗?

那边又传来:

安妮,你要小心妈妈,你要小心舅舅,妈妈要绑架阿里安娜。

然后,即时通讯就断开了。安妮在震惊中发了一阵呆,一方面,弟弟从阴间通过即时通讯出现让她震惊,另一方面,弟弟发来的信息内容让她震惊。

安妮在震惊中缓过来,她走向帕特里夏,抱过了阿里安娜,对阿里安娜说:跟外婆说再见。然后就往外走。帕特里夏觉得不对劲,追问:这是怎么啦?
安妮一边往外走,一边没好气地说:你自己知道怎么了!

安妮和阿里安娜住到丽莎家去了。

后来,在帕特里夏的追问下,安妮讲了约翰来信息的事。帕特里夏惊呼:我的上帝呀!是谁开的这么病态的玩笑,你也相信?!
妈妈和舅舅尽力劝说安妮,鬼魂使用即时通讯是荒谬的,是有人捣鬼,不要相信。
但安妮就是坚信不移。读者应该猜到是谁在捣鬼了吧?妈妈和舅舅的劝说,反而更让她相信,弟弟约翰的警告信息是真的,妈妈和舅舅是在串通一气。

在丽莎家,安妮再一次收到约翰的信息,说舅舅和妈妈要绑架阿里安娜。安妮着急地与比安卡商量。比安卡安慰她,没关系,有我呢,我会保护你。

2006年5月14日,星期天,是母亲节。麦克已经有三天没有帕特里夏的消息,教堂里也没见到她。这很反常。帕特里夏是极虔诚的基督教徒,总是在教堂出现的。
麦克决定去帕特里夏家看一看。敲门,按门铃,都没回应。麦克知道有一处窗户是永远开着的。麦克从那处窗户进入房子。屋子里静悄悄的。四处查看一番后,麦克在客厅发现帕特里夏倒在血泊中,看样子死了有一段时间了。麦克赶紧跑出房子,报警。

警方迅速到场,封锁现场,勘察现场。
帕特里夏被棒球棒重击头上,身上,还被刺24刀。警方想,难道有不止一个杀手?
帕特里夏手上有一根毛发,应该是凶手留下的。
很离奇的是,凶手在帕特里夏的身上留下了一张手写的信。信上说,帕特里夏和麦克雇我们去绑架阿里安娜,但在付款时,他们反悔,拒不付款,所以我们杀了帕特里夏来报复。

法医判断出案发时间是3天前的旁晚。

刑侦队长威廉·苏里文(William Suilivan)负责侦办此案。

苏里文的办案方式是系统地由里到外调查。从最亲近的人开始,一个个向较远的人排查。
帕特里夏最亲近的人是她女儿安妮。但安妮不在附近,她在较远的丽莎家,可能还不知道情况。
苏里文找到安妮时,她抱着阿里安娜和比安卡在街上。苏里文上前,自我介绍是警察,问安妮可不可以谈一下,安妮说,好啊。苏里文说,是私下谈。
安妮把阿里安娜交给比安卡,和苏里文走到一边。
苏里文说:有一个不幸的消息告诉你,你母亲被谋杀了。
安妮很吃惊:啊?什么时候,谁干的?
苏里文说:是三天前。还不知道是谁干的。你三天前的旁晚在做什么?
安妮想了想,说那个时候是和比安卡在逛商场。
苏里文把头朝向远处抱着阿里安娜的比安卡晃了晃,问:就是她吗?
安妮说,是的。
安妮从钱包里找出一张商场的停车票,递给苏里文。苏里文看了一下时间,确实是三天前旁晚的。

苏里文去商场调看监控录像,确实看到在那个时间,比安卡抱着阿里安娜在商场里走。

第二个最亲近的人是麦克。安妮告诉苏里文,麦克这些天与帕特里夏发生争吵,关系很不好。
苏里文去到麦克家。麦克向苏里文证实,最近自己确实与帕特里夏关系不好。事情发生在安妮搬去丽莎家住之前。
有一个儿童保护局的人到帕特里夏家调查,是否阿里安娜受到虐待。有人打电话到儿童保护局举报。儿童保护局的人在查看了家里情况,询问了安妮和帕特里夏之后,认为不存在儿童受虐待情况。帕特里夏问是谁举报的。调查的人说,这个是保密的,不能透露。
安妮认为一定是舅舅举报的。因为麦克一直强烈反对安妮与丽莎母女走那么近,导致了安妮对麦克的怨气。
安妮跑去麦克家质问:舅舅,你为什么要举报我虐待阿里安娜?
麦克莫名其妙:你说什么呢?什么举报?
安妮:你别装糊涂!除了你还有谁?
麦克:你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安妮:你以后不要再靠近我和阿里安娜!
安妮说完,气呼呼地走了。

麦克与帕特里夏联系,询问情况。帕特里夏选择相信自己的女儿,也认为是麦克干的。姐弟俩就是为这件事发生争吵,很不愉快。
苏里文问麦克,真是你举报的吗?麦克说,当然不是。
苏里文把那张凶手留下的信给麦克看。麦克看了,说,这是什么天方夜谭的故事,我和我姐姐绑架阿里安娜干什么?
苏里文问麦克,案发时在哪?麦克说,我在给我女儿的毕业舞会试服装。这个不在场证明很好验证,所以麦克肯定不在现场。

苏里文去告诉安妮,你舅舅有不在现场证明。安妮告诉苏里文,可能是阿里安娜的生父罗恩干的。因为她骗了罗恩。现在可能罗恩知道了,生气了。他有黑社会背景,生气了就会杀人。他可能以为阿里安娜在帕特里夏那里。

苏里文觉得从现场的纸条来看,不像与罗恩有关。但苏里文决定还是去见见罗恩,一探究竟。

苏里文去拳击场找到正在训练的罗恩。
苏里文:你认识帕特里夏吗?
罗恩:认识。
苏里文:她被谋杀了。
罗恩:啊!怎么会有人杀她呀?
苏里文:有人怀疑你。
罗恩:我?我都多长时间没见到她了,怎么会跟我有关系?
苏里文:因为你是她孙女的爸爸呀!你以为你女儿在她手上。
罗恩:爸爸?什么爸爸?什么女儿?慢点,等会儿。你在说什么呢?…你是说, 你是说, 安妮没有堕胎?
苏里文:是啊!5月11号傍晚你在哪?
罗恩:我在,我在拳击比赛。你怎么,还真是怀疑我啊?那我要找律师了。
苏里文:你觉得有必要就找吧。

罗恩的不在现场证明也没问题。苏里文调查的下一个人是丽莎。

麦克向苏里文讲述了丽莎与帕特里夏家的奇怪纠葛。特别是最近帕特里夏拒绝了丽莎的高额借款要求。由于安妮和丽莎母女的紧密关系,丽莎母女肯定想除掉帕特里夏,她们就可以通过安妮获得帕特里夏的财产,包括房产。她们的动机很明显。
也有传言说丽莎有黑社会联系。警察的调查没有发现丽莎与黑社会有关联。但丽莎确实有犯罪的历史。
苏里文在赌场找到正在玩老虎机的丽莎。她否认自己与帕特里夏谋杀案有任何关系。苏里文问她案发时她的行踪。
丽莎说:我就在这里,在赌场。
苏里文:你有证人吗?
丽莎举出几个赌友。他们给丽莎提供了不在现场证明。当然不能排除她雇凶作案。

下一个还没有正面接触的人是丽莎的女儿比安卡。虽然比安卡有不在现场的证明,但苏里文办案的方式是每个相关的人都要正面接触了解。而且,苏里文对丽莎母女的感觉很不好。苏里文已经了解到,比安卡和被害者的女儿安妮关系十分亲密,人们说她俩实际上是同性恋的关系。帕特里夏和麦克都极为反对她们这种过分亲密的关系。
麦克告诉苏里文,他认为最大的嫌疑人就是比安卡。

比安卡被叫来了警察局。在一个讯问室,苏里文与比安卡正面交锋。比安卡非常镇定,面对苏里文一次次的逼问,毫不慌乱。

苏里文:比安卡,我想再问你一次,5月11号傍晚你在哪?
比安卡:我已经告诉过你了,我在商场,和安妮和她女儿阿里安娜在一起。

讯问进行了很长时间。从讯问的录音来看,调查毫无进展。比安卡镇静自若,甚至还有些傲慢。她的话,没有任何有用的信息。最后,苏里文感谢了比安卡花时间配合调查,让她走了。
其实既然安妮已经作证比安卡和她在商场,商场的监控录像也证明了比安卡在商场, 苏里文想,比安卡大概不是挥舞棒球棒或手持匕首的人,但她是否与案件有关,或有多大关系,就是苏里文想探查的。这个讯问,看起来是比安卡的胜利,但这个胜利,是苏里文送给她的。
在讯问过程中,老练的刑侦队长苏里文从比安卡的肢体语言,表情,语气等枝微末节中,明确判断出,比安卡与此案有直接关系。这才是苏里文进行这次讯问的真正目的。是苏里文对案件侦破取得的第一个突破。

  

经过几天摸索,明确了侦办方向,下一步怎么办?苏里文想了想,还是再回顾一下与比安卡有关的资料。审查了相关资料后,苏里文决定再仔仔细细重看商场的监控录像,看看能不能发现比安卡耍了什么鬼花招。
监控录像确实有比安卡抱着阿里安娜在逛商场。苏里文耐心地看下去,尽管好像也看不出什么新花样。看了快一个小时录像,苏里文也有些头昏脑胀。他喝了口水,用手使劲搓了搓头,让自己清醒一些。突然,他脑子里灵光一闪:安妮在哪里?他眼睛盯着荧幕上,比安卡抱着阿里安娜在闲逛,可是,这么长时间的录像,好像没有安妮出现?

这一惊,非同小可。是不是前面漏看了?苏里文叫来几个警察,让他们把那个时间段的录像从头到尾完整看完,他自己去睡觉去了。他睡觉起来,警察们向他报告,监控录像完全没有安妮的身影。

也难怪苏里文一开始看录像,脑子里没有安妮这根弦。安妮是死者的女儿,又第一时间提供了不在现场证明。是最没有作案动机的人。母女间所谓的不可调和的矛盾,只存在于女儿脑中,是由鬼魂灌进去的,连母亲自己都不知道,叫外人如何知晓?

苏里文向电话公司查询安妮和比安卡手机位置。电话公司的资料显示,在案发时,比安卡的手机确实是在商场的位置,与监控录像显示的一致。但安妮的手机位置不在商场,而是在帕特里夏的家附近,或者说,是在案发现场!手机位置数据还显示,两部手机曾一起在帕特里夏的家附近,然后,比安卡的手机单独离开,去了商场,两小时后,比安卡的手机又回到帕特里夏的家附近。

有了这个重大发现,苏里文把比安卡再次叫来讯问 。这一次,胜利的天平倒向了苏里文。比安卡一直坚称是和安妮逛商场,这个大谎言被录像和手机位置戳了个稀烂。无法自圆其说的比安卡顶不住了,终于开始交代。
据比安卡的交代,她参与的作案过程是这样的。
比安卡开车把安妮送到帕特里夏家,安妮下车,比安卡开车到商场,取得停车场的票以后作为安妮不在现场的证明。比安卡抱着阿里安娜在商场转,也给自己提供不在现场的证明。两小时后,比安卡开车回到帕特里夏家门口,安妮出来,手上拿着一包衣服,在渗血。比安卡开车到远处一个地方和安妮一起处理了血衣。

警方逮捕了安妮。帕特里夏手上的毛发,经检验,是她女儿安妮的。凶手留在死者身上的信,根据笔迹专家的鉴定,是安妮手写的。

安妮进家门时,帕特里夏看到女儿回家,很高兴,但她不知道,她女儿的心已经被魔鬼占据了。安妮敷衍了母亲几句,去到壁橱,取出一根棒球棒,帕特里夏疑惑地问安妮要干什么。安妮不回答,将母亲用棒球棒击倒。再用刀猛刺24刀。

这位女儿,轻信外人,不相信自己的至亲,到了这样极端的程度。怪不得罗恩后来对记者说:她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安妮。

安妮被判无期徒刑,25年后有资格假释。
比安卡因为妨碍司法公正被判4年。 2011年她出狱了。麦克觉得这实在判的太轻了。
最让麦克不满的是,最大的魔鬼丽莎没有受到任何惩罚。

刑侦队长苏里文在侦破此案的过程中,根据他的办案经验,已经知道丽莎是主谋,比安卡是帮凶和操纵者,而安妮,不过是个牵线木偶。 警方追踪安妮的即时通讯信息,追踪到丽莎家的电脑。 但警方找不到足够证据起诉丽莎和比安卡。现实世界有时就是这么无奈,不会总是恶有恶报的结局。

小女孩阿里安娜离开了那三个魔鬼。 她的生父罗恩获得了她的抚养权。

罗恩说:“阿里安娜是我的公主,我的生命,是我今后生活的全部”。硬汉子拳击手也有柔肠。
罗恩不时带阿里安娜去墓地缅怀她的外婆。罗恩说:“我不会让她忘记她的外婆帕特里夏,我要让她一直记得,她的外婆帕特里夏是世界上最好的女人,是她在天堂的守护神”。

让我们祝福硬汉子罗恩和他可爱的小公主。

 

真实故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风酥酥' 的评论 : 很高兴你喜欢!
风酥酥 发表评论于
好看!谢谢分享!
真实故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洋葱炒鸡蛋' 的评论 : 这是很有阅历的人哪!这个故事够离奇的,怪不得进了reader's digest.
洋葱炒鸡蛋 发表评论于
是,哪怕是过良好教育。但这个女作家当时爱情不顺,年纪也不小,单身一人,难以找到人倾吐。更奇怪的是她去灵媒时,起初只是打发时间,觉得或许可以找一点素材,没想到自己卷到那么深。
被骗的人真的就是蒙进去了。reader’s digest 有这个故事。
真实故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洋葱炒鸡蛋' 的评论 : 送几个million,还是作家,难以想像
洋葱炒鸡蛋 发表评论于
灵媒控制了对方的mind,被洗脑的顾客言听计从,送钱送物的事,美国可真不少。上次看到一个比较成功的女作家的例子,送了对方几个million的钱才醒悟。灵媒也没有被定罪…灵媒们很多是一代传一代的,眼光特精明,特别会摆出替对方各种着想的样子,极为善骗。又善于在送上门的顾客中寻找好猎物,逃避责任也是滑溜溜的好手。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