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地主出道记(20)

用诗歌讲故事,用诗歌说心情
打印 (被阅读 次)

第二十回  秋光里做油漆争分夺秒,天亮前破酣梦丧魄惊魂

话说茂嫂忍着大拇指被压伤的剧痛,把车慢慢开回了家,找到了止痛片,吞服了两粒。时间也到了上班时间,就上班去了。因手指无创口,所以也没有包扎,只是为缓解疼痛,将左手举得老高。这当然引起了同事的注意,纷纷询问是怎么回事。同事看着茂嫂发紫的手指,敦促茂嫂务必去急救中心。但倔强的茂嫂坚持不去,说:“急救中心管什么用啊?他们只会保证你当场不倒在那儿而已耶。”有好心的同事找来了消炎的外用药,还有同事主动找来了冰块帮茂嫂冷敷。在止痛片的无私帮助下,茂嫂用一只手坚持着在实验室干活,坚持着安排好自己的日常起居,坚持着为出租房清理垃圾和擦洗灶台,坚持着到院子里去收获已经遭到晚秋霜风摧残的蔬果。茂嫂与伤残作斗争的鲜为人知的事迹体现了50后那一代人的精神风貌,是镶嵌在脑海里无数英雄形象激励的结果。在成功地独自登上回国的飞机的时候,那手指的伤势已初步被茂嫂的革命精神击垮,主动将疼痛的烈度从8降到了3。

花开两朵,单表一枝。话说老茂回到阔别三年的老家,便马不停蹄地投入了聚会前的准备工作中去了。八个兄弟姐妹,留在县城的也就只有三家,而在外地定居的大多在县城还留有房产,所以只需要安排20~30人在旅店住宿。外地客人中的贵客是住在外省的80多岁的舅舅一家,需要格外的细心安排。其他大都是小字辈,有一张床休息就成。聚会选在附近的一家农家餐馆,准备了8张大圆桌。

茂嫂到的那天,老茂因要招待多年未见的舅舅舅母表弟表妹们,没去火车站接茂嫂,而是交代了一个小字辈去。那小字辈说隔了多年没见舅妈,老茂说:“我这里有她的照片,我发给你。”完了又说:“你只要看见一个左手放不下来的旅客便是她无疑。她本来想学着周总理的样子横着右手能增添几分潇洒和几分风度,但不小心却学成了左手。”茂嫂举着发紫的左手,成为这次家庭聚会里一道靓丽的风景,也增添了茂嫂与家人交流的谈资,并赢得了数百人次的同情。

聚会第二天,老茂就把茂嫂送回她的娘家,让她在娘家好好养伤。老岳母看见女儿手指受伤,心疼地说:“你们就不要再经营那出租房了,又不是没有工作。”茂嫂说:“要受伤还得受伤,与出租房没啥关系的啦。”岳母说:“怎么能说没关系呢?要是不出租那房子,你们夫妻俩就可以一起出发,也许就不会有那样的事情发生。”岳母的话也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要不是经营那出租房,老茂出发的日子也可能要推迟好几天。世界上的事情原本就是有许多的偶然因素,在不同的时间点上发生完全相同的事情,这样的概率应该是数学上的无穷小。

老茂在岳母家只住了一个晚上,便启程回美。到达居住城市的时间是晚间10点。茂嫂在离开时特意在出租房的后院留了辆车,以方便老茂晚上回来时让出租少开一段4个迈的路,并且能使房子无人管理的局面缩短一个晚上。真个是

手受伤拨算盘却珠珠顺溜,脚有劲踏实地而事事周全。

老茂坐出租车到达了出租房已经接近午夜。房子里安安静静,学生都在各自的房间里,读书上网各行其乐。除了厨房里比较乱以外,一切都十分正常。老茂没急着离开,把厨房里堆积如山的垃圾清理干净,把灶台水池简单地擦洗了一遍,才回了家。

茂嫂要在娘家继续呆3个星期才会回来,这给老茂提供了努力干活的大好机会。平时老茂干活,茂嫂总是会在安全方面加以干涉,尤其是要爬梯子的活,非得有她扶住梯子的时候才让老茂干。所以像掏屋檐排水沟,砍树枝这样属于有安全漏洞的事情,都不会让老茂单独做。这次可好,茂嫂不在,老茂可以放手把推迟了几年而没有实施的漆外墙的事情做完,或者至少可以把低矮处漆完,留下那些24尺的梯子都够不着的地方请个合同工来做。

老茂因只有自己一个人的生活需要打理,空闲时间比两人在一起的时候要多得多,因而油漆外墙的工程进展顺利。上班前下班后,一有时间就刷上一阵,虽然有专门用于油漆的衣着保护,但仍然有时候是脸上手上都带着油漆的痕迹去上班的。就这样赶紧赶慢,平时的零散时间加上周末的整块时间,到茂嫂回来前的那个星期五,整个房子的三面外墙都漆完了,只剩后院那一面的外墙,再干一个周末,必将胜利完工。

虽然才从家乡回来不久,星期五晚上,照例要与老母亲视频半小时。半小时要有许多话要说,当只想到要说天气时,那趣味性就必然会大打折扣。所以老茂总是要创造一些话题让老母亲的大脑维持高度运转。这不,小时候的事情就要一件件一桩桩抠出来说,直说得老母亲的口里需要补充水分了,才停下来说今天暂且休口,下周再做回忆。完了,微信又转到岳母家。茂嫂说:手指已大有好转,已经有几天不觉得疼痛了。这几天忙着收拾行李,没什么东西好买,买些枸纪子,党参,红枣,莲子之类,以便增加早餐稀饭里的品种。

老茂是作息时间的严格遵守者,这是在农村插队时养成的好习惯。在农村当知青,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个40余户的小村庄,晚上没几家亮着灯。人民公社的社员们习惯在黑暗中抽着烟草,聊着天,在讨论完田里的劳作后,便开始取笑一切认为可以取笑的人和事,包括城里人的抠门,山里人的不谙世事,邻近村里的老牛受到的虐待,以及集市里小贩的吆喝声奇奇怪怪等等,然后就各自回去睡觉,到睡觉时也就不到九点钟。老茂在乡下待满十年才上的大学,将早睡早起的习惯贯穿了整个的一生。除了高考之前的个把月开过夜车,人生所有的阶段都是按部就班,晚十点准时就寝。

第二天是星期六,天气预报这个周末无雨,白天温度60几,正好把油漆做完,迎接下周茂嫂的到来。内心充实,入睡就更顺利,很快就进入了梦乡。梦里好像又回到了老家,在母亲的寿宴上与一个小字辈的陕西籍的配偶聊天,听着她的陕西口音,正要问他延安窑洞里冬天怎么通风的问题的时候,只听见桌子上有谁的手机响了。梦中的老茂问谁的手机在响,没人回答,手机还在不停地响着。现实中的老茂觉得不对,是床边的手机响了。感觉天还没亮呢,是茂嫂来的电话?有什么急事?抓起了就哈罗了一声。对方是一陕西口音:“不得了,不得了呀。着火了,房子着火了。”老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问:“你是谁?”对方说:“我是官小兰呀,房子着火了。快来呀。”老茂只听明白了对方是那个小官,才住进来两个月左右的陕西籍进修女老师小官,由于一秒钟前还沉醉在梦乡里,所以没听明白小官老师后面说什么,就问:“啊,是小官啊,这么早有什么事吗?”电话那边的小官在先前房子着火的句子后面连加上了若干个惊叹号,这下子才把老茂的梦给彻底惊醒了。真个是

电话铃声急误为梦中事,学生口音重恰似天外雷。

欲知老茂如何面对出租房着火的突发性事件,请听下回分解。

雁过无痕文学 发表评论于
茂老这一回结的真是绝了!快赶上红楼梦了 :) 真恨不得立马就能看到下一回! 着火能等吗?简直一分钟都不想等下一回!! 感谢茂老妙笔生花!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