渭河的今昔

闲暇时喜欢舞文弄墨。偶有所得,贴上网,自娱自乐。若能给网友一点儿乐趣,也不枉所劳。
打印 (被阅读 次)

渭河是一条有内涵的河流。像是江太公直钩垂钓,泾渭分明, 以及唐代发现的神秘文物石鼓等都与渭河有关。更不用说对中华文明有重要影响的周朝就是发祥于渭水河畔。我出生在秦岭余脉的渭水边,天然对渭河有着独特的感情。夏天在她的怀抱里扑腾,冬天在她的脚边玩耍,一年四季喝着渭河的水长大。从小到大十几年里,一直在家乡的渭河边游荡,直到远去外地求学。十几个春秋的朝夕相处自然有着深深的眷恋。

渭河起源于甘肃的渭源县,《山海经》中说,“鸟鼠同穴之山,渭水出焉 ” 的鸟鼠山是也。等她到了我的故乡,已成壮年,一条黄色河流,九曲十八弯,沿着翠绿的秦岭山,宛入王母娘娘掉落的一根金色飘带。

小时候都随当地的叫法把渭河称作大禹河,还以为里面有大鱼,所以叫 “大鱼河 ”。后来长大读的书多了,才明白在四千多年前,渭河源头鸟鼠山堰塞湖形成洪水泛滥,给关中华夏民族造成极大生存威胁,大禹跋山涉水,三过家门而不入,疏导渭水,为了纪念大禹的功绩,人们将这条河称为大禹河。至今沿岸的人民仍是这么叫的。

人们都知道川陕之间的蜀道,以险要著称。其实古代先民们在陕甘之间渭河南岸的秦岭峭壁上也开有一条通路,险峻的地方只能容一人贴着岩石通过,有些石壁上仍然留有人工开凿的桩洞,曾经有多少年它们承载过历史的负重,如今仍然睁大着眼睛看着高速铁路和公路从身旁穿过。

渭河在夏末雨季来临时,水量比平时要大五,六倍,咆哮的渭河一改平时的温顺,以一种势不可挡的气势猛烈撞击着峭壁,似乎要把它撕开一个口子,然而每次都是粉身碎骨,但千万年的努力终也在坚硬的岩石上留下了自己的痕跡。谁说水太软弱?她需要的只是时间 ! 也有那么几年,渭河极其虚弱,也许她需要让自己休息一下,平时裹携的泥砂沉默了下来,渭河水变的碧绿,静静的象个少女,轻轻的从山崖边略过。但不管是她发怒时,还是温柔时,几千年来,她一直都在用自己的乳汁哺育着两岸的土地。

人类进入二十一世纪,中国的经济快速发展,“ 小河有水大河满 ” 已经不再是一条自然规律。经过几十年的在外漂泊,我终于回到了渭河畔的故乡,来到渭河边,本想重温一下儿时的旧梦,然而映入眼睑的景象让我惊呆了,这么大的一条渭河据然干涸了 , 没有一点儿流动的水 !河床象是垂暮老人的肌肤,坑坑凹凹,百样皱褶,一点儿生机都没有。小时候曾经对渭河底长的什么模样充满好奇,如今真的见到了它,没有一点儿兴奋的感觉,而是在心底里为它流泪。不好妄言渭河水被上游贪婪的人们层层盘剥截流,但可以肯定的是:渭河两岸人的钱包慢慢鼓起来了,而养育过他们的渭河水却被他们吸干了。

渭河曾经流淌过中国灿烂的历史,曾经养育过两岸无数的人民。如今社会仍然在前进,两岸的人仍然在奔波忙碌,渭河却沉寂了。人类在无度索取的同时,也在一歩歩缩小自己的活路。有一天当人类也沉寂了,随后又会是什么? 不过到那时对人类已经不再有意义。所以说人类在这一切还没有发生的时候,是不是应该问问自己:若大的渭河都会干涸,人的眼泪又能流淌多久?

渭河不只是一条河流,更是一条生命。

Google 卫星图片

西府纳言 发表评论于
谢谢各位。尤其是BillyZ 网友的长期支持。
BillyZ 发表评论于
西府乡党,写得好!
西府纳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风里飞奔' 的评论 :
你好,乡党。我下乡就在宝鸡西边的原上,出工时在山顶上就可以看到宝鸡(西府)。祝好。
风里飞奔 发表评论于
您好啊,我小时候在宝鸡长大的。
西府纳言 发表评论于
谢谢各位支持和关注。
回网友南加的天空,我来自宝鸡西的一个小火车站。卫星图中就是。
南加的天空 发表评论于
谢谢分享!请问作者从渭河哪里来?
五湖以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高斯曼' 的评论 : 写得充满了感情,叫人叹息呀,那些母亲河
高斯曼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onnexin26' 的评论 :
是呀,任鴻翔84年的,那时我已经工作不玩琴了,后来听了这个曲子很喜欢,手痒痒就胡乱练了练,早就忘的光光的啦哈。咳,有时还是心痒手痒呀!
connexin26 发表评论于
琵琶曲"渭水情“吗? 作者任老师。
高斯曼 发表评论于
想起了“渭水情”,都已经忘了,回家试弹看看还能不能想起来了。
谢谢分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