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零”下的中国不再宜居 外国人纷纷离开…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在全世界适应与新冠病毒共存之际,中国依然坚守清零政策。封城、强制隔离、出行限制、日复一日的核酸检测让生活在中国的外国人纷纷逃离。外企也很难再找到愿意到中国工作的员工。



中国曾是很多外企职员向往的工作地点

(德国之声中文网)"你们什么时候走?"这是在中国的德国人或其他外国人聚在一起时最经常聊的一个话题。自新冠大流行爆发后,越来越多的外国人离开了中国。据粗略估计,2020年以来,在华的外企派驻人员和其他专业人士的人数已经减少到之前的一半以下。此前有85万人,如今有多少,还没人能准确统计。

据德国商会(AHK)一项问卷调查的结果,在华德国企业已流失了四分之一的外籍员工。曾几何时,到中国工作意味着事业晋级的跳板,如今这里的岗位却很难找到愿意接替的人。

清零政策、反复封城、无所不在的监控、闭关锁国,这些都让生活质量下降,不可控风险增加。此外,地缘政治的紧张、与国际脱钩、少数族群受压迫、对香港的打压和对台湾的武力威胁都让中国的形象大受影响。皮尤(Pew)研究所的民调显示,对中国持负面看法的德国人的比例子2005年以来翻了一番,达到74%。

生活中恐惧中

世界其他地方早已开始学习与病毒共存,而中国却依然对病毒"零容忍"。所有入境中国的人,必须先在隔离酒店被关7天,然后再居家隔离3天。对于后者,各地的执行尺度不一,随意性大。航班数量非常少,一张从德国法兰克福到北京的单程机票价格超过2000欧元。



入境限制、天价机票阻碍人员流动

"旅行限制--不管是前往中国还是在中国国内,仍然是吸引和留住外籍员工的一大阻碍。"德国海外商会大中华区的董事希尔德布兰特(Jens Hildebrandt)对德新社表示,尽管人们预计会有放松,但根本上告别清零政策的希望不大,"再次被封城的危险像一把达摩克里斯之剑悬在所有人头顶上"。

"像上海封城两个半月这样的恐怖场景,在很多外国人头脑中留下了深深印记。"除此之外,危机时期的地缘政治氛围和中国在德国公众中的负面形象也让人却步。希尔德布兰特说,派遣和留住外籍专业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成了一项艰难的任务。"德国企业必须出大价钱,才能补偿中国作为外派地点的劣势",他说。德国企业其实很早就开始任用中国本地人才担任关键职务,因此那些及时投资本地员工培训和内部深造的企业,暂时受到的冲击较小。

"健康码"这样的防疫手机应用决定你迈出的每一步,让许多外国人在中国的生活感受大受影响。没有72小时有效的核酸检测阴性结果,就无法进超市和餐馆,有时甚至没法进小区回家。无时不在的全面监控和接触追踪,发现一个感染病例,整个楼宇或社区就会被封闭,任何一个可能的接触者,都会被要求隔离。

还能派人到中国吗?

"风险太大了",一位来自汉堡的德国女性表示,丈夫在中国的工作合同到期前不久,她带着7岁的女儿提早返回了德国。如果孩子测出阳性,会被强制送到医院隔离。德国大使馆现在至少争取到,在孩子去隔离的情况下让一名家长陪同。

被卷入新冠防疫的无情机器的危险实在太大,以至于欧盟商会在最新的文件中写道,"诸多限制如果意味着企业无法保障为员工及其家人履行最基本的责任义务,那企业不得不自问:将外籍员工派驻中国是否还是负责任的做法。"于是,企业往往挑选很年轻还没有家室,或者较为年长、子女已经成人的员工前往中国。这造成选择的余地十分有限。

外国人逐渐从中国"消失"已经可以察觉到。在北京街头,外国面孔正在减少。在一家因其自酿啤酒、汉堡包和披萨颇受外籍人士欢迎的酒吧,一个周六上午只有三五个客人,从前这个时候这里可是座无虚席。以前外国人聚居的小区也变得冷清了,一个社区会所的美发师Cindy说,"现在我的客流量只有过去的五分之一",她的客人以外国人为多,现在店里多半时候空荡荡的,"大家都走了"。

(德新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