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18岁白人枪手:这一次,我同意央视的说法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不是白人至上,而是白人绝望。

央视这次没说错,制造了布法罗惨案的18岁白人枪手,确实是受“替代理论”影响,从而针对非洲裔美国人实施了攻击。

当地官员14日表示,此案中共有13人遭到枪击,其中10人死亡,3人受伤。受害者中有11人是黑人,两人是白人。

有一个细节,行凶期间,这名年轻的白人枪手在把枪口对准一名躲在收银台后的人,发现是白人时,说了一句“对不起”,并没有开枪。而当他瞄准黑人时,就可听见种族仇恨话语。

如此刻意和明显的针对性,可以非常清楚的表明这个枪手有着明确的行动目的,有着自己的“犯罪理论”,如央视报道所言,那就是“替代理论”。

而在这些年频发的白人枪击事件中,美国媒体似乎并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他们更喜欢一股脑说成白人至上,这简直是胡扯,他们明明是担心被替代,都绝望了,还至上个啥?

其实回顾这些年不定期发生的白人枪击惨案,我们都会发现共同的“犯罪理论”——“替代理论”,即欧美国家的白人,因为生育率低,不论在种族还是文化上都正在被少数族裔替代。

枪手深信这种“替代理论”,于是,他们的目标一方面把少数族裔驱逐出去,另一方面试图对少数族裔大开杀戒。

如这名18岁枪手,就在之前的《宣言》里,对2019年直播血洗新西兰基督城清真寺的澳洲枪手塔伦十分赞赏,并把自己的目标设定为“杀死尽可能多的黑人”,所以他选择了法布罗市的Tops超市,因为当地的黑人人口比例最高,宣言显示他原本不只计划攻击超市,还打算攻击当地社区,同时还仿效塔伦穿着军服直播枪击过程。

很明显,他就是在模仿并向他的所谓“前辈们”致敬。

而我早就说过,在政治正确和双标的政策之下,将会有越来越多的白人枪手大开杀戒。

这种杀戮不是这些白人自感优越和至上,而是因为深刻的生存焦虑和绝望的情绪,而长期以来,欧美的媒体却有意无意的、简单刻板去误判这种情绪,催生了更多的枪手。

01

早在挪威爆炸和枪杀案凶手布里韦克在2011年大开杀戒时,我就已经注意到欧美社会原本的主体民族——白人群体开始悄然弥漫一种生存焦虑。

当他们在面对外来移民和文化不断侵蚀他们所珍视的价值体系和文化传统,当大规模的“人口置换”悄悄变成了不争的事实时,他们不惜同归于尽的绝望心情。

我们来看看这些血淋淋的数字:

2011年的挪威枪击爆炸案造成77人死亡;

2019年3月的新西兰枪击案造成50人死亡;

2019年8月的美国德州枪击案造成22人死亡;

2022年5月的美国法布罗枪击案造成10人死亡......

然而,欧美主流媒体秉持“政治正确”的一贯作派,把这些枪击案简单归结于当事人的所谓“白人至上”观念,不去深究枪手背后所代表的底层白人的生存困境,不但无助于问题的解决,恰恰是这种自虐的鸵鸟心态催生了越来越多的白人枪手。

挪威枪手

新西兰枪手

德州枪手

布法罗枪手

然而,欧美主流媒体秉持“政治正确”的一贯作派,把这些枪击案简单归结于当事人的所谓“白人至上”观念,不去深究枪手背后所代表的底层白人的生存困境,不但无助于问题的解决,恰恰是这种自虐的鸵鸟心态催生了越来越多的白人枪手。

我们来看看2019年的德州枪手理论范儿十足的战斗檄文,在这篇檄文的字里行间,充满了对民主党给非法移民和西班牙裔进行利益输送,来获得更多选票的批评。

从这篇檄文中,我读不到一丝一毫所谓“白人至上”的种族优越感,通篇都是面对不利现实、依然冷峻分析的心态,和用正常途径无法改变的无奈,以及不得不通过极端手段来抗争的悲壮。

很显然,这些白人枪手想展示的不是什么“白人至上”,而是一种“白人绝望”。

他们的工作被替代,他们的人口在减少,他们的话语权被剥夺,这一切都是拜双标的政治正确政策所赐。

他们普遍认为自己的国家已经被非洲裔、拉美裔等移民群体借助人口优势逐步控制,而白人群体自身的力量却越来越虚弱,连保护自身的能力都逐步丧失。同时因为白人生育率的持续下降,和外来移民一直以来的高生育率之间产生的此消彼长,造成白人群体正在被外来种族“人口置换”。

白人枪手们的“杞人忧天”,并非空穴来风。

据统计,早在2012年拉美人口占35%以上的州就有4个,在3亿美国人中,拉美混血移民至少有5800万人,差不多占到全美人口的五分之一。

据美国国情调查局估计,预计到2050年,美国的拉美裔将占到23%,接近四分之一,大有成为美国第一大族的趋势。届时美国种族人口将发生根本性的逆转,除了拉美裔,黑人将占到16%,亚裔占10%,而欧裔美国人将从此在美国变成少数族裔。

很显然,人口比例的减少在民主国家意味着在选举和立法上必然处于劣势。

在当今的欧美国家,随着白人所占的人口比例的直线下降,其生存处境的恶化和传统价值日渐式微,都是无可辩驳的事实。

 任何一个头脑清醒的人,都不会否认针对移民的白人枪手不断出现,跟白人群体的生存危机和文化存亡,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越来越没有话语权,越来越憋屈的底层白人,不但面临生存和价值认同的双重打击,而且在“政治正确”氛围的压制下,他们甚至连发出声音都变得异常困难。在正常途径都无法改变现状的情况下,暴力反击就顺理成章成了他们表达不满的唯一选择。

然而,这么明显的事实摆在面前,美国的媒体是怎么做的呢?

他们一如既往的如同鸵鸟般的,选择视而不见,依然不假思索的给德州枪手戴上了“白人种族主义”的帽子加以批判。

对此,德州枪手仿佛是个有着先见之明的、冷静的预言家,他在“战斗檄文”预见到:

“他们(媒体和政客)会把我的行为,作为种族主义和对其他民族的仇恨进行鞭挞。尽管有大量证据表明,这些外来的入侵者才是所有问题的根源......

我知道,媒体无论如何都会称我为白人极端主义者......他们对这次袭击的反应,可能恰如其分地证实了这一点。”

如同为了印证德州枪手的正确预言,枪击案后充斥美国主流媒体依然是顾左右而言它的虚伪高调,而对枪手所试图揭示的问题选择了无视。

02

一而再再而三,同样的悲剧以同样的理由和同样的方式发生,欧美的媒体和主流社会却依然在当鸵鸟,对真正的问题视而不见。

我当时就说,如果欧美社会还不重视“政治正确”的危害,还没意识到无原则的多元文化所带来的社会危机,那么,涌现更多的白人枪手并不让人感觉意外。

矛盾可能会长期累积不被重视,但从来不会无缘无故、自动消失,它一定会在某一个时刻总爆发。而这种沉默后的爆发产生的破坏力是长期持续并且在强度上也不可控,一个失范的社会,民众的道德素质恶化也是必然的结果。

无论是对于个人还是社会,最佳的方案从来都不是、也不应该是当鸵鸟,永远都应该是面对事实,而不是逃避事实,应该选择做个勇敢的理性人,而不是只会唱高调的伪君子。

无视事实伤害最大的其实不只是白人,那些无知无识却被授予特权和好处的外来移民最终也会遭致悲惨的命运,这样的事情在南非、委内瑞拉、津巴布韦轮番上演。

当一个社会的不同群体只能用相互伤害而不是尊重一个共同的一视同仁的规则行事时,没有一个群体会长期受益。

03

还好,时至今日,美国的主流媒体终于不再回避,开始勇于承认这些枪击事件背后的“替代理论”了,这至少是一种直面事实真相的积极态度。

要想解决问题,回避问题不行,粉饰问题不行,直面问题本身是基本前提,即使“替代”的事实正在无可抑制的发生。

在政治正确笼罩的欧美社会,这个问题目前看也似乎是个无解的难题,因为导致它出现的正是“政治正确”,虽然俄乌冲突暂时掩盖了它,让它显得没有那么紧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