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杰夫

打印 (被阅读 次)

邻居杰夫

2024年6月3日

邻居杰夫是我在墨尔本第一房子的邻居。我们买房搬入不久,邻居们都很友好地过来打招呼。聊天中杰夫告诉我们,他开了一家修车店,比较懂车,很喜欢四轮驱动。他的老婆,是个中学老师。夫妻俩有两个女儿,都正值青春期,比较叛逆。好难管呀,他无奈笑着。

他的女儿好象的确叛逆。路上碰到,从来不和我们主动打招呼的。她们每天上学、放学,都是自己去不远处的公交车站搭车。她们染着头发,一路板着脸,穿着超短裤,露着白花花的、还在成长的大腿。

一次我们聊天,谈及我们犹豫着该买什么样的家庭用车,杰夫邀请我们晚饭后去他家聊聊。我们夫妻俩带着一盒六瓶啤酒过去,却只见杰夫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房子里。他说,太太带着两个女儿去休假了,他自己工作忙,走不开。我们看着诺大的、昏暗的房子,一边聊着车,一边觉得不对劲。恩爱夫妻,哪里有单独一人带孩子去休假的道理?

住了一年多,我们和周围的邻居都熟悉起来。和别的邻居聊天的时候,谈到了杰夫门口新出现的一辆大型房车,那上面明显有人在里面生活:它通了电,接了水管,经常还排出些污水。邻居说,是杰夫本人告诉他的,那是有个德国来的访客住在那房车里。虽然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那德国访客,但杰夫说是那样,就那样吧。

杰夫家有只猫,经常四处乱跑,半野猫似的。有一整子,它的项圈掉了。没了项圈,它看起来就完全是只野猫了。有天我在路上溜娃,碰到了正在背着手走路、眼睛有些疾患的杰夫。我提醒杰夫,他家的猫项圈掉了,小心被市政府当作野猫抓走。杰夫眨着疲倦的眼睛笑着应道,他这就去给猫办理新项圈、今天就办。他慢吞吞地走远了,好象去购物,很有些心不在焉。中年老男人,青春锐气不再,家庭责任却实实在在地压在肩膀上,往往很疲倦。

又几个月过去了,杰夫家门口的大房车突然不见了。我们出门,突然多出来一块空间,感觉很明显。和邻居聊天时,他们却说,杰夫的老婆告诉的,他们离婚了。那房车,一直是杰夫本人住的,并没有什么德国访客。澳洲法律要求,办理离婚,必须先分居一年。杰夫不愿意离婚,又无处可去,只好住房车。

是的,杰夫不愿意离婚。他那么不愿意离开自己的女儿,和他唯一的家庭。这可能是他掩盖自己住房车的根本原因。他曾经数次哭着求自己的老婆回心转意,她拒绝了。他甚至把房车停在家门口,以便可以天天“回家”。一个满手老茧的中年老男人,失去了孩子,失去了积攒大半生的感情和家庭,还有什么开展新生活的机会。

后来有一天,我周末在溜娃的时候,又远远地看到杰夫,带两个女儿在购物中心走路。三个人,一前两后,没有一人说话,都神态落寞。我猜想,是杰夫周末在探望孩子吧。

杰夫的房车开走以后,就停到了他的修车店门口。他白天在修车店上班,晚上住在修车店门口的房车里。一天24小时,机油味和橡胶味弥漫着他的生活,再无一丝女人气。

茵芯 发表评论于
可怜
quanble 发表评论于
楼主文笔很好,竟然读出来一些鲁迅笔下孔乙己的味道。
格利 发表评论于
好惨!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唉,落魄的杰夫让人读着心酸。
登录后才可评论.